有报道称,较之前几年落马的贪官,如今贪官的贪腐金额也大幅增长,动辄数千万甚至上亿。在房价持续高涨的情况下,坐拥众多豪宅也成为贪官敛财的手段,引发公愤。江苏的女厅级官员张美芳被双规后,调查发现其拥有七套房产。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山西蒲县原煤炭局长郝鹏俊,今年一审获刑20年,被处罚金3.2亿。本身仅为科级官员的郝鹏俊利用权力违法经营众多煤矿,被调查发现拥有100多个银行账户,冻结查扣1.27亿元,另有1亿元未对账;拥有房产40套,仅在北京三环内的豪华地段就拥有33套豪宅。


据悉,贪官们的腐败手段也更加多元化,除了插手房地产、工程建设、煤炭等高「利润」行业,还伙同家族成员直接参与股票内幕交易,谋取暴利。


笔者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参与过党风党纪的报道,当时贪腐大案涉案金额也就几十万或百万元以上。如今反腐倡廉时过几十年,现在发现的贪官居然越来越多,在诸如交通、人事、煤矿行业,甚至有贪腐“前赴后继”之势。贪官的贪腐金额动辄数千万甚至上亿,这是为什么?是反腐不力,还是制度有漏洞?


前些天,看到一篇文章,说执政党的最大危险不是腐败。为什么?因为明知腐败是危险、制约是根本,却无法控制危险的局面;是知道危险和根本在哪,却没有出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措施;是知道危险和根本,却没有使监督和制约的制度公平地运转起来。我想,这种说法尽管不一定全对,但结合中国当今现状进行思考,也有一定的道理。看来,作为执政党,需要从制度上寻找滋生腐败之弊,今后反腐倡廉的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