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一卷.毁损基石 第一章.残月遭劫(3)

shugangj11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1.1.3

T市城区大道

20:20

当依维柯和帕拉丁一前一后的驶出街角进入海湾大道的时候,天空中飘下的雨丝逐渐变密,T市的这个春天里雨总是伴着黑夜来临。高杆上的路灯昏黄迷蒙,如果不是越野车的强劲大灯照射,你是很难看清雨夜湿滑的路面的。

在依维柯仅能容纳下一张担架的车厢内,年轻的孔医生高举着盛满无色液体的瓶子,透明的药液正通过输液管一点一滴的注入到荆轩的体内,在药液的作用下他的呼吸虽然平稳,但是神智仍不清醒,人依旧处在昏迷之中。他必须在十五分钟之内赶到医院进行抢救,否则就可能永远无法恢复知觉了。

中年司机面无表情,他谨慎的把握着方向盘,汽车在他的操纵下以八十迈的时速平稳的行驶着。与副驾驶位子上的年轻特工一样,他们身着统一的黑色圆领T恤、外罩深蓝色卡其布夹克,下穿深蓝色牛仔裤,脚蹬黑色高腰胶底短靴,腋下是沉重的全自动格洛克。连同前面帕拉丁上的四名特工一起,他们同属于林烈原来管辖的外勤组,现在,保卫荆轩的安全是他们的全权职责。

晚饭刚过的这段时间是人们在一天当中最疲乏的时段,大街上的车辆渐渐稀少,白天忙碌了一天的出租车也如倦鸟归林一样急急的往家奔了。道路两侧飞速闪过的法国梧桐象屏风般的整齐排列着遮住了近旁的公寓,车灯扫过叠叠憧憧的城市街道落下一路斑斑驳驳的树影,副驾驶座位上的年轻特工警觉的观察着沿途的情况,依维柯呼啸着闯过人流车辆已经稀落的街区,引擎的轰鸣声在寂静的夜空里传出去很远。


汽车行驶的前方形如卧牛般出现一座环形立体高架桥,正是那座蝶式的高架桥,在桥的另一端大约四五个街区远的地方就是市立第一中心医院了,中年特工稍稍提速,大桥越来越近了。行驶在前面的帕拉丁开始减速,让出空旷的桥面给紧跟在身后的依维柯,中年特工脚下加力,依维柯继续加速爬上了湿滑的引桥路面,紧接着后面的帕拉丁也接近了桥口,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突然,桥边的辅路上旋风般的冲出一辆越野摩托,鲜红的车身从后视镜中一闪而过就象是黑夜里划过的一道红色闪电。

没等帕拉丁上的特工做出反应,红色本田就贴身挤进了帕拉丁与桥膀之间的狭窄缝隙,驾驶帕拉丁的特工连忙避让,摩托车便趁机加速挤了进来,就在它贴身超越帕拉丁的一刹那,摩托车手“啪!”的将一块口香糖大小的黑色塑胶炸药贴在了擦身而过的帕拉丁的车身上。

主要成分由聚异丁烯、火药和混合塑料组成的C4炸药,爆炸当量超过了TNT的一点五倍,威力极大。贴在车厢上的少量塑胶炸药并没有产生巨大的爆炸声,却在帕拉丁的车体上炸出了一个直径约一米的大洞。

受伤的汽车腾空翻滚着撞在了高架桥的水泥护栏上,立时桥头被浓烟烈火所笼罩,高高升起的烟柱远在一公里以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中年特工在第一时间里做出了反应,他脚下加力依维柯的轮子发疯似的转动,刺耳的摩擦声在斜坡的桥面上带起了一阵焦糊的青烟,汽车转瞬间就窜出十几米,而身后的摩托车则象是弹力十足的橡皮球一样,它“呼”的一下跃上了桥面的路肩边缘,躲开了C4爆炸所产生的冲击。


刚刚钻出浓烟的红色本田紧接着又画了一个“之”字形的轨迹,然后猛地弹向前面拼命提速的依维柯,倾斜着的车身几乎擦着了路面,刚刚摆正车身的摩托车手不等对手喘息便猛轰油门,他的手上赫然擎着的是又一块C4塑胶炸药。

高架桥连续的环形弯道限制了汽车的速度,中年特工努力的控制住汽车,离心力已经使年轻特工的身体紧压在了车门上,他奋力地抽出枪来反身探出车外,寻找追击者伺机开火,他想用火力压制住紧追上来的摩托车。

汗水沿着藤田的两鬓淌进他敞开的领口,浸湿了扎在脖子上的白色丝巾,一天来的连续追杀和紧张追逐已经使他精疲力尽,手脚逐渐变得僵硬,他努力排除杂念集中精力,同时尽量的压低身体,整个人就好像一块胶布一样紧粘在了摩托车的车身上。

砰砰!砰!

子弹击打在坚硬的桥面上爆起一缕缕的青烟,借助依维柯的车厢作掩护,藤田不断的变换着位置以躲避迎面射来的枪弹。

对手的格洛克已经消耗了17发弹夹中的一半,现在他只需要再坚持几分钟等耗尽了对方的弹药,便可借他更换弹夹的机会贴身进逼到车尾。那时候,只需让他的坐骑轻轻一跃,就能轻松的靠近车厢,左手上十克左右的C4 炸药能把这辆中巴车的轮子轻松炸上天。

但是,他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刻了,依维柯已经盘上了高架桥的最后一段环路,再过30秒钟它的前面就是笔直的引桥坡路,然后便是一马平川的城西大道了,到那时再想追上去恐怕就很难了。

藤田咬紧牙关死死控制住摩托车尾随在依维柯的身后,就在汽车绕出弯道驶进引桥的下坡道的一瞬间他调正了摩托车的车位。

他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收起双腿纵身跃上车座,接着猛地轰大油门,250CC的越野摩托象只猛兽朝着依维柯的车尾猛撞过去,借助着摩托冲刺的强大动力,藤田突然松开车把,身形猛地弹起,整个人象只大鸟一样的腾空跃了起来,飞身落在了疾驰之中的依维柯的车厢顶上。

失去了控制的本田摩托猛地打了一个踉跄翻倒在地,接着在强大的惯性作用下沿着倾斜的下坡道急速的滑下,狠狠地撞在了引桥一侧的灯杆上爆出一团巨大的火球。

看着燃烧的摩托车翻滚着消失在视野中,年轻特工重新坐回到车里,他大口的喘着粗气,紧张的情绪令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他希望能赶快到达目的地,尽早的结束这疯狂的一切。

中年特工依旧稳稳的把住方向盘,目睹了一天以来的残酷杀戮,他的内心已经变得麻木,来不及安慰惊魂未定的年轻特工便大声的命令道:

“检查一下伤员,马上就倒医院了”,

“好的”,年轻特工压下紧张的情绪连忙答道。

透过背后的窗口看到的情景让他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在摩托车的大力冲击下,依维柯的两扇后车厢门已经大敞四开,在左右晃动和剧烈颠簸下荆轩连同担架一起在车厢里不停的窜动着,年轻的孔医生一只手依旧坚持高举着输液的药瓶,另一只手则努力的拉住沉重的担架以保证他不至于从敞开的车门中滑脱出去。

“停车!赶紧停车!”年轻特工连忙大喊。

“教授快要掉下去啦!”

中年特工边减速便向路边靠去,依维柯在冲下高架桥后不久变戛然停在了路边。这正是藤田煞费苦心想要得到的,俯在车厢顶部的藤田单膝跪起,他双手持枪,西格-绍尔瞄准了两名先后下车的特工。

噗噗!轻微的枪声湮没在春雨声中,一老一少两名特工应声倒地,血水混杂着雨水沿着草棵下的泥泞渗入地下,当警方发现他们的尸体时,他们身体里的血已经流干了。

年轻医生惊恐的看见了九毫米枪弹迎面而来时的情景,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头撞在了泰山脚下皇家园林的巨型石碑上面,残存的意识甚至使他感觉到了脑浆四溅时产生的失重感觉,弥留之际他还以为自己是乘着飞船在星际间飞翔。

藤田一把拔掉了荆轩腕子上输液器,然后用力将意识模糊荆轩扛到了肩上,刚一跳下车,就见远处一辆黑色的本田CRV闪着大灯疾驰而来,它在依维柯的车尾处戛然而止。

这里距离市立第一中心医院仅有二公里的路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