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春香

dbszyk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三十二章 春香 2010年4月5日,清明节,我回老家给父亲上坟时,县里却来我家将爷爷接到新落成的红军公园,参加李家俊烈士汉白玉雕像的祭拜活动。也许是年纪太大,经不起野外的寒冷天气,等我回来时,爷爷就已病了。在家输了两天液,还是不得不送去住院。 刚把爷爷安顿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三十二章 春香


2010年4月5日,清明节,我回老家给父亲上坟时,县里却来我家将爷爷接到新落成的红军公园,参加李家俊烈士汉白玉雕像的祭拜活动。也许是年纪太大,经不起野外的寒冷天气,等我回来时,爷爷就已病了。在家输了两天液,还是不得不送去住院。

刚把爷爷安顿好,公安局二大队打来电话,说我的摩托车找到了。我兴冲冲地跑到二大队,他们却说要统一发放。我就奇怪了,本来很感激公安局的,失主的东西找到了,发给失主不就行了,干啥还要统一发放?不就是举行个仪式,让县电视台的记者摄个像,使全县的人都知道,他们公安局的还是做了些事,没白吃干饭吗?可从另一角度来看,全县被偷那样多摩托,偷儿都成群了,治安工作做得也就可想而知。不知公安局长是如何在想问题,这样做是在表功呢还是在为自己脸上摸黑?

悻悻地从公安局回到住院部时,五楼内科闹吵吵的。原来,钟家安爷爷的儿孙们正在找县老干局的人扯皮,他们说,钟爷爷是县委在清明节时折腾死了的。要满百岁的人了,去祭拜个啥李家俊,这不,回来病就加重了,才三天人就不行了。我走到病房,一看床上钟家安果然被白被单盖着。轻轻揭起被单,只见他清瘦的脸呈青灰色,嘴巴微微张开。自从找到了钟家安,爷爷就特别健谈,也特别兴奋。他一直认为钟家安牺牲了的,没想到他还活着,并在有生之年还见了几面。遗憾的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多聚,钟家安就死了。钟家安的儿子是县委副书记。听他们家人说,他还在省党校学习呢。也可能就因为这,他们才把县老干局的人骂得像龟儿子样。这回,我估计,县委将钟家安弄去参加清明活动,拍马屁可能拍到马蹄子上去了。回到七楼,我还真不知该不该跟爷爷透露钟家安去世的消息。


张占荣打死了强奸妇女的自卫队长,回到屋里时,那女人已穿戴好出现在火房。几个战士正从火房往外抬死人,那女人见了,吓得浑身直抖。不怪自卫队长起了色心,那女人确实长得太漂亮了。白净的脸上几滴眼泪就像梨花上洒了几点露水,大大的眼睛虽露着惊恐,被眼泪一泡,就像刚洗过的葡萄,闪着亮亮的星光。张占荣从她脸上收回目光,问道: “你男人呢?”

那女人指了指后门:“被他们拉出去了。”

张占荣带人到后门外去找,果然在一棵树上找着了一个人。不过,他已经死了,和周老汉一样,被吊死在树上。

从树上解下那男人时,女人显得很平静。这倒让张占荣感到奇怪。

“你们家就两个人?”张占荣问。

“还有他爹和他兄弟,他们个多月前到长坝去了。”

“长坝?”张占荣警惕地问:“去长坝干啥?”

那女人不说了,但她瞟一眼张占荣的眼睛,还是怯生生地说:“去参加圣母团。”

“圣母团早就被消灭了。”张占荣说:“原来你是反属,我还真不该救你!”

“可我不是他们家的人。”那女人急了。“我是被他们强留下来的。”

“啥?”张占荣迷惑不解。“到底是哪们回事?”

“我是跑反跑到这里的。本来我们一路有五个人,我、爷爷、大爹、我爹、还有我哥,可跑到罗文时,遇上了抓挑夫,我爹和我哥没跑脱就被廖雨辰的人抓了,大爹拉着爷爷和我拼命地跑,可人挤人,我一个人就跑散了。找了他们两天没找到,我才沿跑反的路往回走,走到这里时,他们见我一个人就把我留下来不让我走,还强迫我跟他家大儿圆房。”

“你是哪儿的人?”

“我家在郑家碥------”

“啥?郑家碥?”

“是。”

“郑老太是你啥子?”

“那是我婆婆(祖母)。啷个,你认得?”

“你爷爷和你大爹张子孝早回到了郑家碥。可你爷爷已在跑反回去的路上饿死了。现在张占明、张占华参加了红军,在我的部队里,刚才都还在一路,听说有自卫队的人抢东西,我才带人来找的,他们到马渡关去了。还有,我叫张占荣,和你是一辈的。几个月前,我继抱给了你大爹,因为张占榆参加红军后牺牲了,就是死了。”

一听这话,女人是又悲又喜。悲的是她爷爷和大哥死了,喜的是二哥和三哥就在附近,并且眼前这位就是新的大哥。她都有些不敢相信这位红军大哥的话了。

“你别是骗我?”

“我真是你大哥。”张占荣说:“你叫张占春,小名叫春香是不是?”

春香点着头,都有些控制不住喜悦了。

“可你们红军不是要杀光发财人吗?二哥他们还参加红军?”

“我们只分了你们家的田地和财产,并没有杀你们家的人。只要不与红军作对,不破坏土地革命,我们就不会为难的。况且,你们家也是受土豪劣绅欺负的,你二哥和三哥这才被你婆婆送来参加了红军。”

“大哥,我跟你走行不行?”张占春激动得哭了起来:“你总不可能把我一个人丢下不管吧?”

张占荣笑了,“你当然得跟我们走了。我也不可能丢下你不管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