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为周老汉复仇

dbszyk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三十一章 为周老汉复仇


马鞍山位于罗文西北。红军主力已向北撤,县址在罗文的红胜县苏维埃就处于危险境地。好的是王陵基的主力是一直尾随着红军主力的,才使得红胜县苏维埃安全撤退到了河口乡的行县坪村。

有周英兰随医院撤离,张占荣对王成功的安全就放心多了。为掩护县苏的撤退,张占荣提前一天就在罗文后山开挖战壕,堆砌石头,以阻遏敌人的追击。

县苏机关和伤病员刚刚撤走,对峙在河东面的敌人就开始渡河。当他们攻击过河时,才发现被攻击的全是草人。气急败坏的敌人就开始朝山上攻。弯弯曲曲的小路从山脚绕上山梁,两个团的敌人顺小路往上爬,就像一条巨蛇在山上盘绕。张占荣一声令下,堆成大垛的石头铺天盖地就砸了下去。那些石头是越滚越快,不可阻挡,砸了第一层又砸第二层的人,直到砸下底。一时间,整个山谷哭天喊地。被砸伤的人多数是腿脚骨折,被砸着脑袋的实属命孬。第一轮石头滚下后,那些从空隙中躲过或躲在岩下和树后的人又开始朝上攻。对冲上来的密度不很大的敌人,张占荣命令用枪射击,不多一阵,好脚好手的敌人又成队形布满山路,张占荣才命令再推下几十堆石头。这次的效果就比上次好得多了,那些坐在地上不能动弹的伤兵几乎全被砸中上半身,不是砸得脑浆迸裂,就是七窍流血。等石头滚下山底时,山坡就只有了哭号声,枪声没有了,移动的人影也消失了。

“还攻不攻?”张占荣大声问。

山下没有回音。

又等了一阵,突然看见有人朝山下跑,一个,两个,跟着就是一群。那些躲藏起来的敌人疯也似地朝山下跑。张占荣让大家将堆砌好的石头全部推下,这一次比上两次都还壮观,密密麻麻的石头砸下,从山腰到山底,活下来的敌人就不算多了。

这时,胡德云建议乘机冲下去。

“冲下去干啥?”张占荣训道:“好脚好手的早跑了,就抓几个伤兵?到时,是杀吧又不对,是医吧还嫌麻烦。我们的任务是守到天黑。天黑后,向西边的马渡关靠拢。”

敌人果然没再进攻。天黑后,部队起程出发,刚翻过一个山头,就见前边树上吊着个死人。张占荣走拢一看,这不是周英兰的爹吗?他怎么吊死在这里的?张占荣抱着他的岳父,让胡德云砍断绳子,一边派人挖坑埋了,一边派人到四下村里问情况。刚埋完,派出的人就回来说,周老汉是被罗文乡自卫队吊死的。

“为啥?”张占荣问。

“老乡说,今天下午,这个瞎子老汉要饭来到刚才路过的那个村子时,罗文自卫队的几个人在那个院子抢东西,被他臭骂一顿,说红军哪能抢老百姓,结果就被队长派人把他吊死在这里了。”

一听这话,张占荣简直气疯了。他一直以为周老汉战死在了五龙寨,万没想到他还活了下来。可他的眼睛是怎么瞎了的呢?都怪自己刚才大意,没发现他是个瞎子。他也够可怜的了,这么大的年纪,兵荒马乱的,一个瞎子靠要饭还苦撑了这么几个月。他为什么不去找红军呢?也许他并不知道周英兰还活着,可只要说是红军战士,苏维埃是不会不管他的。可他为什么不去找红军呢?还瞎着眼睛自己讨饭过活。没死在敌人手中和饥荒年馑,倒死在红军自己人手下。张占荣折返身回到那个被抢的院落,当得知自卫队的人向河口场方向去了才一多小时时,就决定由钟家安带大队人马到马渡关,自己带一个排的兵力去追赶自卫队。

到了晚饭时分,前面一个独家院落人声鼎沸 ,灯火通明。按平常,山乡小院在兵荒马乱的日子应是冰封哑静的,这种潮闹实不正常。张占荣命令几个人抄到房屋的后面,自己带人从前面围了上去。他刚摸到门前,就见两个穿着红军衣服的人在啃鸡腿,一个背着枪在耳房门口笑,而耳房里却传来女人的哭喊声。一切都明白了。张占荣用手势示意旁边的几个攻耳房,他攻火房。准备停当,他一脚踢开门,连续几枪,那啃鸡肉的两个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了阎王。耳房门口那位也被另一个战士击毙。几乎在枪响的同时,三个战士冲进了耳房,将一个三十来岁的光屁股人拎了出来。

“首长饶命啦!我也是红军呀。”那人跪在地上哀求起来。

“你也配当红军?红军是哪个的队伍?”

“可他们是发财人呀!”

“是发财人就可共人家婆娘?你这是欺男霸女的土匪行为。”

“我错了。”

“我问你,山上那个老头儿是不是你们吊死的?”张占荣问。

“他是敌人的探子呀!”

“敌人有派瞎子当探子的吗?”张占荣义愤填膺:“我告诉你,他才是真正的红军,可你杀了他,你知罪吗?”

“可我不晓得呀!”

“但他阻止你们抢东西就错了吗?你居然还把他吊死。你就还他一条命吧!”

说完,张占荣拎起那人,拖出院坝就是一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