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熔炉火最红 正文 五、胜利喂出了连队的士气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4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7.html[/size][/URL] 到了日子,七连和工兵排打着红旗,迈着整齐的步伐列队开到了五连的工地。 这回轮到赵大江主动上前,以胜利者的姿态跟五连的洪连长热烈握手,带领大家高喊口号:“向五连的同志们学习!向五连的同志们致敬!”然后不由纷说,就分派大家插进五连的施工队伍里。 五连的洪连长尽管脸上发烧,也只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7.html


到了日子,七连和工兵排打着红旗,迈着整齐的步伐列队开到了五连的工地。

这回轮到赵大江主动上前,以胜利者的姿态跟五连的洪连长热烈握手,带领大家高喊口号:“向五连的同志们学习!向五连的同志们致敬!”然后不由纷说,就分派大家插进五连的施工队伍里。

五连的洪连长尽管脸上发烧,也只能埋了心中的不悦,咧着大嘴跟着傻笑,绕着工地跟对手们胡乱拍肩膀地献殷勤、亲切问候。

七连的弟兄们本就歇足了劲,再携了助人为乐者的得意,干起活来自是神气十足。到了吃午饭时,整个施工任务已经临近完工。

这天的午饭,两个连队都送来的是“大米炒肉”。

胡璎日送来饭后,就到五连的工地上转了,回来向赵大江报告:“连长,五连工地有一段河道上横过一条公路,就在公路下面修条涵洞隧道。那隧道可宽,有一百多米长,里面积了水。俺估摸那里面肯定有鱼。河道断水时,河里的鱼肯定都躲到里面过冬了。”

“哦?涵洞里是会藏着不少大鱼哟!”正跟洪连长蹲在一起吃饭的赵大江来了兴趣。

“对,我们连有人下去看过。里面的鱼还不少呢。”洪连长也说。

“好啊!洪连长,剩下的活儿很快就完了。我们下午去捉鱼吧。”赵大江兴致勃勃。

五连本是准备完成任务后,再去取了这份收获的。赵大江此议等于是提出分享。洪连长也不好说别的,只得同意:“好啊。”

吃过午饭,七连和五连各抽人去淘隧道里的水。待施工全部完工时,隧道里的水也淘出了一多半,却不见水中有什么动静。两个连的人围了在隧道两侧,继续轮流下去淘水。到了下午四点钟左右,隧道里的水只剩及小腿肚子深浅,里面的水面仍然平静得毫无声息。胡璎日耐不住性子了,说声:“俺下去看看。”就脱鞋挽裤腿地冲进隧道里。两个连的兵也都跟着纷纷跑下河堤,围聚在两头的掏水口处,蹲下身伸着脖子往隧道深处瞧。

胡璎日进了里面没走几步,突然“哇!”地大叫一声,“扑嗵”滑倒在水中。与此同时,隧道中像被惊炸了锅样的,“噗噗啦啦”地翻腾起一片水花。

胡璎日惊喜地大叫:“有鱼啊!有老多的大鱼啊!”

“哗啦啦”溃堤般的,洞口两边的人不由自主地发一声喊,一下子都冲进隧道里。里面顿时就闹翻了天。欢呼声、惊叫声、水花声和鱼在水中拍击翻腾声响作一团。跟着就不断地有两三斤重的大鱼被扔出洞口。赵大江和洪连长本也跟着冲到了洞口。见里面闹成了这样,便自重身份地矜持站住,饶有兴致地看弟兄们抓鱼。

水中摸鱼也要技巧,谁是哪个地方的人立见分晓。南方人大都是捉鱼的行家。他们双手在水中摸索,一触到鱼身就闪电般掐住鱼的两腮。那鱼就再挣脱不得,被提出水面。而北方人、尤其是山西人就闹笑话了。他们双手在水中一触到鱼,当即像被开水烫了样的,赶紧抽回双手大叫:“啊呀,有鱼!”再赶紧下手去摸,结果鱼早跑了。

这种围猎式的捉鱼,是个很奢侈的游戏。弟兄们只顾比谁捉的鱼大,小于手掌的鱼谁都懒得抓。不一会儿,大鱼抓得差不多了,弟兄们也尽兴后纷纷走出隧道。隧道外捉到的大鱼扔了一地,算算至少得有两百多斤。

赵大江建议:“洪连长,我们今晚上在这里会餐,怎么样?用河里的清水炖鲜鱼,好不好?”洪连长只得“好啊,好啊!”地赞同。就叫两个连的炊事班回去取了炊具调料。

两个连的弟兄们听了这消息都很兴奋,自动在淘出水的水洼里开始收拾起鱼来;再在河岸边打扫出一方会餐的场地。

夕阳沉落,夜幕降临,万里秋空湛蓝澄彻。待到天际间的西北向,只剩了一线火红晚霞时,苍茫原野上燃起三堆熊熊篝火。火光欢腾跳跃,映红了一方天地,也激越起人们心中收获的喜悦和豪兴。胜利完成施工任务的两支连队,整齐地围坐在篝火四周,边进行着拉歌比赛,边等待“全鱼宴”的开席。高亢的军歌声此起彼伏,回荡在空旷的夜空中。

炊事兵们抬着盛米饭的笸箩和两大行军锅侉炖鲜鱼,来到篝火旁。这侉炖鲜鱼用清甜的河水炖就,里面下了当地农家自制的新鲜黄豆酱,上面还铺满一层紫皮大蒜。待行军锅盖掀开,那股混和着蒜香酱香的鱼鲜味儿勃然喷发,简直勾魂摄魄得让兵们再按捺不住。

一声令下,队伍大乱。兵们齐声欢叫着围拢上去,纷纷下手盛饭盛鱼肉地大吃大嚼起来。新鲜鱼肉之香自不待言。那熬出的浓浓汁汤之甘美,更是令人恨不能裹着舌头一起吞下去。那年头当兵的人,哪里有过如此尽情敞开了吃鱼的机会?弟兄们边吃边傻笑,人人都吃出了一脸的油汗,神色间全是极度幸福而又满足的表情。

赵大江和洪连长各端了饭盆,边吃边巡行在战士们中间,享受着弟兄们的崇敬、喝彩和称颂。这场不意间排开的丰盛庆功宴,使得他们忘却了各自此前的一切心机和谋算,沉浸在“酋长大筵群臣”的快乐中。他们相视大笑,只觉彼此的友谊是如此令人陶醉感动。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