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锋所指 正文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3.html


显然绑匪们人手不足,原先我所估计的机动哨一个都没有。除了两个偷懒的家伙溜在七楼的楼梯口聊天打屁外。其它能用上的人全都集中在十八楼。说是十八楼,其实也只能算作十七层半。十八楼有一半都是露天阳台。等于是楼顶。另一半自然就是这个十八层了。被人搞成了一家餐厅。呆在这里能防止乘坐直升机的警察从楼顶索降下来。至少也让警察们不能安心索降,为下面的人争取点时间。

正是出于这个目的,所以十八楼的人不算太多。被我打死了一个,加上巫师的手雷炸死了好几个。这会应该没几个了。

和巫师一起把听到动静冲出来的两个人打成了筛子之后。我便对巫师做了个掩护的手势慢慢朝前搜索过去。那两个可怜的家伙,我们两开火的时候他们正冲在半路上,避无可避,尽管立刻卧倒翻滚。但是仍然被自动步枪凶猛的火力追着打成了筛子。

手里的自动步枪呈战斗持枪。枪口随着视线转来转去。我小心翼翼的朝前推进。这帮家伙明显是受过正规训练的。要不是平时也经常玩WG,加上超级喜欢军事,缠着当过特种兵的师父学了不少东西。说不定我们几个都得壮烈在这里。

摇摇头赶走脑袋里的杂念。我继续朝前推进。前面好像是一个转弯。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扔一个手雷或者闪光震撼弹过去探探路的时候。突然一个东西模模糊糊的影子在墙上撞了一下,接着朝我这边飞了过来。

“**——”

我大喊了一声,赶紧转身跑了几步紧接着就朝地上卧倒。巨大的惯性使得我在光滑的地板上磨出去好长一段距离。

“轰”的一声巨响,我终于体会到了猴子为什么那么痛苦了。而且体会的更为深切。由于卧倒的及时,使得G10强大的冲击波没有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随之而来的碎片就让我深刻的体会到了“破片杀伤”这四个字的含义。

铺天盖地而来的爆炸碎片——弹体的以及被炸碎的混凝土块全部呼啸而来。我只来得及双手抱住脑袋。无数的碎片便打在了我的身上。

猴子虽然也挨了一次。但是楼梯的扶手帮他挡住了大部分的冲击波和碎片。只有有限的几个落在了他的身上。而我趴的地方空无一物,又是走廊里,打在墙壁上的碎片也纷纷反弹过来。虽然快冬天了,穿的衣服厚。还是有不少碎片钉在了朝向爆炸方向的身体上。腿上,腰上,胳膊布满了爆炸碎片。

我“嗷”的惨叫了一声,便扔掉枪抱住了胳膊。随即又疼的赶紧放开。刚刚补上我的空位的猴子看见我倒下。大吼了一声“老大”就要冲过来。

旁边的巫师一把拉住了他。端起自动步枪打了一个点射击倒了一个投完手雷冲出来的家伙。吼了一声“掩护”便端着枪一边射击一边左蹦右跳的跑了过来。顺手投出一颗G10手雷。拉起我便退回了楼梯口。

“老大,老大,你没事吧?”猴子着急的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摸到钻进身体的碎片上。疼的我又是一声惨嚎。

“老大,坚持住。外面好像有直升机的声音。”

巫师又扔出一个SP14闪光震撼弹。端着枪警戒着那边的转弯。转过头来快速的瞄了我一眼说到。

“死不了,赶紧走。”

我喊了声,挣扎着站起来。牵动了腿上的伤口,疼的我又是一声惨叫。咬着牙颤颤巍巍的站了一会。慢慢适应了疼痛的感觉。我端起自动步枪。还好受伤是右臂。不太影响持枪。只是稍微对击发影响一些。不过好在楼层内距离近,射击精度可以通过连发来补充。所以情况不是非常糟糕。

“只剩一枚闪光弹了。”巫师喊了声。

“我们过去,到转弯那投出去。转过弯应该就是餐厅了。用不着那东西了。”

我回了一句。巫师点点头。端起自动步枪快速搜索过去,甩手将最后一枚SP14闪光震撼弹投了出去。一声巨响后。我们三人立刻冲了过去。

“最后一个了。”我的心理不由得一阵激动。我已经看见餐厅的收银台了。过了餐厅就是楼顶了。我们就算脱离了一大半危险了。正在我准备冲出去的时候。突然几发子弹伴随的哒哒哒清脆的自动步枪的射击声打在了前面的墙上。脆弱的墙壁无法阻挡穿透力极强的子弹。被打穿了几个弹孔。

我正打算冲出去的脚步猛然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担心对方再扔手雷。我们赶忙后退了老远端起枪警戒。不过占据了地理优势的绑匪显然没打算浪费宝贵的手雷。打了几个点射之后便停了下来。看来是想等我们冲出去。

等了好一会,对方再没有其它动作。我便对巫师说了声:“我扔烟雾弹掩护,你没受伤,速度快,马上冲出去。”巫师点点头。

我正回过头掏出烟雾弹正准备摸过去。背后突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和喊叫声。“**,追上来了。”巫师喊了一声,掏出一颗G10破片杀伤手雷扔出去,隔了一会又马上扔了一个。

我狠狠的一跺脚,骂了一句“**”便赶紧冲了过去,快到墙边的时候马上半蹲下将一枚SF60烟雾弹滚了出去。等了三秒钟,估计烟雾已经足够遮蔽我的行动的时候,贴着墙壁闪了出去。马上翻滚着离开原来的位置。

枪声在我扔出烟雾弹的时候便同时响起,不过对面的两个家伙显然估计错误。他们可能估计我会直接跑出去。所以射界比较高。子弹在头顶上嗖嗖的飞过去,穿过墙壁传来的闷响听的我头皮发麻。子弹没有再跟过来。可能是两个家伙没有看见人出来便停止了射击,正在搜寻目标。我连续翻滚着到一张桌子后面。马上半蹲起来打了一个点射。

XM2030自动步枪1.5-4倍的快速瞄准镜帮了我的大忙。本来以为距离有30米左右可能打不中的我还是在瞄准镜上看到子弹击中一个家伙的脑袋。没来的及再看。我马上再次连续翻滚了离开原来的位置,子弹跟在屁股后面追了过来。打在桌子,椅子上发出“仆仆”的声音。

枪声又停了。也许是那家伙正在换弹闸,也许是没有击中目标后停止了无谓的射击继续搜寻目标。我赶紧再次半蹲起来,脑袋探出桌子快速的瞄了一眼。那家伙也离开了原来的位置。看样子也是个老手,此时正拿出一个手雷作势欲扔过来。我赶紧快站了起来扫了一个小扇面,手中的XM2030自动步枪冒出轻微的枪口焰。随后便在瞄准镜里看到那家伙胸口冒出一阵血雾。

“干掉了,赶紧走。”我冲着嘴巴下面的喉麦喊了句。换了个弹闸赶紧冲向那道玻璃门。过了那道玻璃门就是楼顶天台了。我们就算成功了一多半了。巫师已经和追来的绑匪交上火了。我得动作快点了。

快速的扫了眼餐厅,确定再没有人之后我便冲向玻璃门。气喘吁吁的刚架好枪的时候,便看见猴子冲出了烟雾四下张望了一下看见我奔了过来。随后是抱着自动步枪的巫师。

“快点。”我喊了一声,等到猴子和巫师快冲到跟前的时候摸出最后一枚手雷扔了过去。猴子和巫师头也不回的奔向一个放置通风用的大型风扇的混凝土墩子后面。我也赶紧对着追过来刚刚赶上手雷爆炸的绑匪打光了一个弹闸后奔了过去。

外面的情况显然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以为刚才传来的声音是警察的直升机。没想到等奔到混凝土墩子后抬起头一看,居然是六架全副武装的WZ12武装直升机。距离如此之近我甚至可以看清楚飞行员的飞行头盔。

我发誓我从来没觉得中国人民解放军这几个字像现在这样亲切过。看见悬停在大楼外边缓慢移动,30mm机炮仍然对准大楼来回转动的武装直升机,我激动的将自动步枪放在胸口。举起还能自由活动的左手用力的挥舞着。嘴里喊着:“喂,快过来,我在这。”怕飞行员听不见。我将身上最后一个SF60烟雾弹拉开扔在了我们跟前。

这一招果然奏效,武装直升机缓缓的飞了过来。

“老大,小心它对我们开炮。”巫师使劲把激动的站起来的我拉下去。

“不会,它是我们的飞机,怎么会朝我们开炮?”猴子反驳了一句。

“它又不知道我们是谁。”巫师立刻说到。

仿佛是为了验证他的话。WZ12的30mm机炮缓缓转动着,指向我们。

“**,好不容易逃了出来,这回要死在自己人手里了。”猴子盯着WZ12缓缓转动的30mm机炮,脸色苍白。

正在这个时候,绑匪第二批追上来的人已经到了门口。我投出的为武装直升机指示目标的烟雾弹自然也暴露了我们。还没来得及为即将牺牲在武装直升机的机炮下伤感。子弹便铺天盖地的砸了过来。绑匪显然是动了真火。连楼外的武装直升机也不顾了。瞄准我们的武装直升机陡然上升,机身和机炮一起转动着指向餐厅里还在拼命射击的绑匪摁下了发射按钮。

一连串的30mm高爆弹药接连钻过餐厅周围脆弱的玻璃。就连墙壁也未能幸免。WZ12的30mm机炮充分显示出收割一切的死神风格。仅仅几秒钟。我们对面的餐厅里便没有一只步枪发出声响。显然飞行员对一票绑匪们无视他的存在感到非常恼火,更对于有人竟然敢在全挂的武装直升机眼皮底下搂火深感不满。

“**。”我们三个人惊的目瞪口呆。我们拼了老命才闯过来的地方。人家轻轻一按按钮就搞定了。

对面餐厅里的人都成为一堆碎肉后,直升机又转动着身子和炮塔指向我们。

“猴子,快快,掏身份证给他看。”

顾不上细想,猴子赶忙从口袋里扒拉出钱包,翻出很久都没再摸过的,差点忘了在哪的身份证朝着飞行员高高举起。

“有用吗?”巫师问到,

“有用,航空相机可以拍到40公里外的一个高尔夫球。这么近的距离,飞行员肯定看得清楚。”我心虚的说到。

这招好像奏效了,武装直升机的机炮又转了回去,继续指向餐厅。似乎是在掩护我们。我们三个长长地舒了口气。顿时瘫软在地上。

刚才情况紧张要玩命没感觉到,这时候放松下来,便觉得身上各种疼痛一起袭来。我忍不住疼的喊出声来。旁边的猴子也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哼哼。

过了一会,似乎是飞行员和地面取得了联系。一架直15C高原型运输直升机远远的飞了过来。看着越来越近的直升机,我不由得完全放松了。他妈的,总算没死在这鬼地方。模模糊糊看见直升机贴着楼的墙壁悬停在外面,几名全副武装的战士敏捷的跳下飞机一路跑过来,身后跟着几名抬着担架的医护人员。我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