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双英传 九一八 第十节 国仇家恨

ls1030 收藏 21 4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size][/URL] 王铁汉带着第620团的东北军士兵同日军对峙,日军的两门重炮不断轰击北大营,炮弹把北大营炸得支离破碎。过了也不知道多久,隆隆的炮声停息。 等了好几分钟,王铁汉再也没有听到炮声,他觉得纳闷:“小鬼子怎么不开炮了?” 李锐望了一眼对面人数不多的日军,突然他发现对面的日军乱成一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


王铁汉带着第620团的东北军士兵同日军对峙,日军的两门重炮不断轰击北大营,炮弹把北大营炸得支离破碎。过了也不知道多久,隆隆的炮声停息。

等了好几分钟,王铁汉再也没有听到炮声,他觉得纳闷:“小鬼子怎么不开炮了?”

李锐望了一眼对面人数不多的日军,突然他发现对面的日军乱成一团。于是爬到王铁汉身边:“团座,刚才日本人的后阵就乱了一次,现在又乱了一次,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

王铁汉道:“一定是有友军部队在敌人后面袭扰敌人!也不知道是谁!”说完,王铁汉拔出盒子炮对天放了一枪大吼道:“弟兄们!传我的命令,冲上去杀光那些狗日的!”

第620团的官兵们见敌人阵型已经溃散,重炮也停止轰击,一时士气如虹,一千多官兵向不到两百人的日军发起反攻。

虽是占据了优势,东北军的损失却不小。日军枪法准,不少东北军战士倒在冲锋的途中。但是凭借着人多火力猛的优势,东北军在几挺捷克轻机枪掩护下,冲到日军跟前。几枚手榴弹落在敌人头顶,把日军炸得人仰马翻。

此刻平田幸弘正觉得不可思议,一直在轰鸣的重炮怎么突然停了?难道是炮弹打完了?不可能的!为了准备这满洲事变,他们可是精心部署啊!炮弹怎么可能耗尽呢?他总是觉得今天晚上特别蹊跷,先是有人打冷枪袭击,好像就一个对手,居然把自己的军队捣乱成这样子!现在炮声突然停了,这时候日本人的军心有些不稳。偏偏此刻对手又发起反攻,就凭借面前这点人根本抵挡不住。

只一会儿功夫,还赖在北大营内的一百多名日军就被王铁汉带着官兵们驱赶出去。任凭平田幸弘如何弹压,都制止不住自己“勇士”溃败的步伐。

岛本大队的大队长岛本正一被人打死,失去指挥官的独立守备第二大队暂时归属平田联队指挥。

听不到自己营地里响起的炮声,岛本大队的一名军官请示平田幸弘:“报告大佐长官,我们守备队兵营里的炮声停了,我怀疑是遭到支那人偷袭,我带一个中队回去增援!”

平田幸弘同意了他的要求,让那名大尉军官带着一个中队回去增援。他自己不肯撤离,带着身边的一百多名日军,在四辆坦克的掩护下布置防御阵地,阻挡“支那军队”的攻击。

王铁汉对日军的四辆坦克也心存忌惮,不敢贸然率军出击,只是退回北大营内利用工事固守。

不久之后,去搜索那个杀手的日军士兵陆陆续续回来,他们只给平田幸弘带来一个很令人失望的消息:“报告长官!我们没有抓住那个袭击者,被他跑了!”

平田幸弘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脸部肌肉扭曲变形,他一记耳光打在带队的那名军官脸上,拉开嗓门大声咆哮:“八嘎!一群饭桶!两百多人,连一个袭击者都抓不住?帝国白养你们这些废物?”

过了一会儿,平田幸弘的气消了些。毕竟现在人手又多了,这时候麾下有了四百来人,于是拔出指挥刀向北大营的方向一指:“杀嘎嘎!”

平田幸弘对日军的战斗力可谓是信心十足,他认为以自己的四百余人,肯定能够攻下只有一千来人防守的北大营,把那些敢于抵抗的,可恶的“支那军人”赶出北大营。

日军一连发动了三次进攻,却被已经稳固了阵脚的东北军战士一次次打退了回去。

又过了一个小时,在一声爆炸声过后,岛本大队的人只剩下一个回来汇报:“报告大佐长官!我们的兵营遭到袭击,一个步兵小组和一个机枪小组全部玉碎,炮兵中队损失惨重,所有炮手全部玉碎,我们也……”

“是谁干的?”平田幸弘面无表情冷冷的问了句。

“不知道。”

对于这样的回答,平田幸弘恨不得赏那名大尉军官一记耳光。只不过人家不是自己的下属,是岛本大队的人。平田幸弘只好耐着性子挥了下手,让那个家伙下去。

双方对峙了三个多小时,一直到了凌晨五点。一名日军传令兵来报:“报告大佐!多门师团长阁下到了!”

听了传令兵的汇报,平田幸弘兴奋得差点要跳起来:“什么时候?”

“马上!第二师团的增援到了!师团长阁下亲自带着一万多人前来增援!”

“太好了!我们看住这里!等将军阁下到!一起冲入北大营!”

晨雾弥漫的铁路线,两条平行的钢轨一直延伸向远方。此时远方传来的汽笛声回荡在天地之间,两条平行钢轨交融成一点的地平线上出现一台蒸汽机车。

蒸汽机车“轰嗤轰嗤”喘着粗气,连杠推动曲轴,涂着红漆的巨大车轮碾压在钢轨上发出惊心动魄的“铿锵”声。火车接近北大营,车轮发出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使得人们感觉耳膜都快被刺破了。

火车“咣当”一声在北大营附近的铁路线上停下,棚车的车门“哗啦”一声拉开,不计其数穿着黄色军装的日军士兵下饺子一样从车上跳下,跳进铁路线边上的高粱地中。

平板车上用绳索固定着一门门41式山炮,刚刚跳下车的日军炮兵随即就冲到平板车前,七手八脚的把山炮从火车上卸下。

第一批赶到的是平田幸弘自己联队驻扎在铁岭一带的驻军,一共一千三百多日军赶来增援。加上独立守备第二大队和平田幸弘自己身边的两百多名第29步兵联队士兵,现在平田幸弘一下就拥有了两千多人的实力,另有四辆89式坦克、两门90式野炮、四门41式山炮、四门大正十一年式曲射步兵炮和两门大正十一年式直射步兵炮。

此时日军的实力已经是远远超过了北大营的第620团,平田幸弘大喜道:“增援到了!传我令下,向支那人发起攻击!”

说完他拔出指挥刀向着北大营的方向一指:“杀嘎嘎!”

成群结队的日军端起上好刺刀的步枪,在坦克、野炮、步兵炮、重机枪和掷弹筒的掩护下,再一次向北大营发起猛烈的进攻。

听到外面枪声大作,王铁汉明白了是日本人的援军到了。

日军的攻击异常凶猛,第620团又坚持了一个小时,打退了日军多次进攻。在敌人以坦克加大炮的攻击下,第620团损失惨重。

“团座,撤退吧!再打下去,我们620团要打没了!”一名参谋军官走到王铁汉面前央求道,“留有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看着身边浑身是血的官兵们,想起第七旅的第619团和第621团已经全部撤退,非战斗人员和辎重后勤人员全部撤退,东北讲武堂的学生兵也已经撤退,自己的第620团却在孤军奋战。北大营内的骡马和大车还在,现在若是撤退还来得及,如果不走的话,等到日军增援都到了,那么孤军奋战的第620团将被敌人包了饺子。

可是北大营是自己的家啊!谁舍得丢掉自己的家任凭强盗的铁蹄蹂躏!

“团座,撤退吧!”参谋军官再次恳求王铁汉。

王铁汉看着官兵们,悲愤的说道:“日寇侵我国土,犯我兵营,国格人格都已无法维持!我等愤慨,已经忍无可忍!弟兄们,就算是要撤退,也要像个汉子一样从容的走!等我们打退小鬼子这次进攻再走!别丢了我们东北汉子的脸!”

又激战了一个半个小时,等到所有伤兵被抬上大车,王铁汉才带着弟兄们从容的撤离北大营。

离开被视为自己家的北大营,回头看着火光冲天的兵营,王铁汉感觉自己眼睛一热,滚滚热泪滴落在黑土地上。他大吼一声:“北大营,我王捷三还会再回来的!”

高粱地中,邱良军仰面朝天以最舒服的姿势躺在黑土地上,枪和掷弹筒都丢在一边。任凭蚊虫叮咬自己,也懒得再动一下。从昨晚十点多到现在,他已经激战了一个晚上,感觉全身的“零件”都快散了,整个人已经虚脱,这时候他最需要的是美美的睡一个好觉。但是想到这里邱良军又感到脸红:我至少已经睡了两天两夜了,怎么还不能恢复呢?

其实这没什么好感到脸红的,他是中弹受伤昏迷了两天两夜,伤口尚未完全愈合又进行了一夜的激战,体能消耗极大。

之所以邱良军不去北大营找王铁汉,他是担心自己万一被强迫跟随大军南下呢,那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既然来了,就要轰轰烈烈做出一番大事!决不能窝窝囊囊的跟着东北军撤入关内,把东三省三千万百姓丢到鬼子铁蹄下任人蹂躏。

邱良军很想美美的睡一个好觉,但是他不能睡,还有很多大事等着他。现在他必须先去找那个叫“攀儿”的女孩,这个猎户的女儿枪法准,经过训练之后必将是自己最好的助手。更何况,这位少女和她的父亲救了自己。现在邱良军在这个世上无依无靠,在心里已经把这位善良的女孩当成自己的亲人。

“我可以把攀儿训练成一个最好的狙击手!”邱良军自言自语了一句。

硬撑着从地上爬起来,拾起步枪和掷弹筒。他用弹药袋做出一个背带,把掷弹筒背在肩上,以步枪当拐杖,一瘸一拐步履艰难的向小村子走去。

杨攀把父亲的遗体背回去之后,又去了柳条湖一趟,她把日本人尸体上的枪支弹药都给收集了背回家里。

在村民们的帮忙下,杨攀连夜掩埋了父亲的遗体。跪在小土坟前,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悲痛。这位少女实在无法承受这样的变故,自己的父亲是一位老实的庄稼汉子,平日里除了种田之外,偶然去打些野味。就这样一位老实人,日本人却要杀他!

简简单单处理了父亲的后事,坐在家里的土炕上。听着彻夜响个不停的枪炮声,杨攀心里却担心那个“小坏蛋”的安全。父亲走了之后,现在那个“小坏蛋”可以说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不,他不是“小坏蛋”,回想起他杀日本人给自己父亲报仇的一幕,杨攀觉得这个大男孩绝对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整个小村子中所有人也是彻夜未眠,柳条湖的爆炸,村头距离铁路线最近的一座平房被炸塌,一家五口人全部被掩埋在废墟中,一名未满周岁的小男孩当场死去。村子中,人们都在忙碌着,扒开废墟抢救那一家人。

天已经快亮了,杨攀脸上的泪痕已干。这个时候“大英雄”还没有回来,她心里十分担心,担心那个大男孩会不会死在日本人手里。想到这里,杨攀站起来刚刚走到门口,却冷不防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定神一看,只见面前这个浑身是血的大男人正是自己挂念的“大英雄”!

“呜呜呜,小坏蛋,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杨攀心中百感交集,已经忘记了少女的羞涩,一下就扑到邱良军怀里痛哭流涕。已经失去了父亲,也许只有这个大男孩在身边,她才能感觉到一点温暖和安全感吧。

邱良军却轻轻推开杨攀,一把就把她拉进屋中:“进屋再说!”

走进屋内,邱良军问道:“攀儿,你父亲的后事处理了吧?”

杨攀含着泪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已经掩埋了,但是帮忙的人要请……”

话还没说完,就被邱良军打断:“那些事情已经来不及处理了!我们得要尽快离开这里!柳条湖那里鬼子死了那么多,他们一旦追查下来就会追查到这里的!让村民们也赶快逃难吧!跟着东北军逃往关内!不然小鬼子会报复你们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邱良军一直看着杨攀,此际他心里也很矛盾,即希望这个女孩跟着大家一起逃难去关内,那样可以脱离这块受苦受难的土地;但他又不希望这女孩去关内,去了关内,就这样一位孤女,谁能保证这女孩的安全啊?

杨攀紧咬着银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邱良军,过了半晌才挤出几个字:“大哥,以后您去哪里,妹子都跟着您!”

“姑娘,我连自己的明天在哪里都不知道!如果跟着我,你会有危险的,可能随时都会没命!你怕不怕?”邱良军盯着那对美丽的大眼睛,以略带一丝威严的声音说道。

杨攀用力摇了摇头:“大哥!俺不怕!俺还要多杀小鬼子给爹报仇!”

听这女孩这样说,邱良军点了点头又说:“姑娘,先找一套干净的衣服让我换了,我们还得先去一趟城里,你都听我的安排!”

一转头,发现放在炕上的枪支弹药,邱良军又道:“把这些枪支弹药也找个地方埋了,做个记号,以后还用得着的!”

杨攀默默无语的取出父亲遗留下来的衣物,让邱良军去洗漱一下再换上。

邱良军换好衣服之后从内屋走出,看到杨攀正要把那套染满鲜血的迷彩服连同枪支一起包裹起来埋了,他连忙制止了杨攀:“姑娘,这套衣服不要埋!以后可以当样品,用得着的!包好了我带在身上。”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