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的中国正在“抛弃克制”

四等虾 收藏 3 805
导读:[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2月9日文章]题:崛起的中国正寻求权力(作者 菲利普·斯蒂芬斯) 中国现在无心辩解。不久前,北京还在老一套地宣称自己无意打破现有国际秩序。但是,正在崛起的中国如今已变成崛起的中国。北京抛弃了昔日的克制,似乎正在制定美国门罗主义的东亚版本。 除了对西方有关普世价值现的告诫到不满外,气氛还有了更多变化。中国正在更加明确地划清自身与别国之间的国家利益界限——从其今年对不断加剧的朝鲜半岛局势的反应,便可见一斑。 北京对危险而不可预测的金正日及朝鲜的核武计划确实感到不满。朝鲜袭击韩国威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2月9日文章]题:崛起的中国正寻求权力(作者 菲利普·斯蒂芬斯)

中国现在无心辩解。不久前,北京还在老一套地宣称自己无意打破现有国际秩序。但是,正在崛起的中国如今已变成崛起的中国。北京抛弃了昔日的克制,似乎正在制定美国门罗主义的东亚版本。

除了对西方有关普世价值现的告诫到不满外,气氛还有了更多变化。中国正在更加明确地划清自身与别国之间的国家利益界限——从其今年对不断加剧的朝鲜半岛局势的反应,便可见一斑。

北京对危险而不可预测的金正日及朝鲜的核武计划确实感到不满。朝鲜袭击韩国威胁着地区和平,朝鲜作为核扩散国家的记录也威胁着全球安全。但在中国看来,稳定压倒一切。北京不愿看到朝鲜半岛按照韩国(与美国)的主张重新统一。

我最次一次对中国的访问交流让我感到意外。此前我已经习惯被告知,中国认真地研究了历史教训。北京外交事务专家对威廉二世统治下的德国的了解似乎比大部分欧洲人都多。正在崛起的大国与现有大国间的冲突,曾是许多战争的特征。中国的“和平崛起”将避免类似灾难的发生。

据我观察,这类词语已被悄悄从词汇表中删除。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常见的观点:美国霸权将走向穷途末路;多极是当今国际社会的现实;中国的战略利益已经随着其经济实力一起扩大。北京需要保护这些利益——这是它正在建设一支强大海军的原因之一。

在此,我要作几个说明,与中国政策制定者谈话,几乎每次仍是从中国国内事务说起——保持经济增长、维持社会及政治秩序压倒一切。外交事务是国内政策的延伸。对中国来说,重要的是保障石油及其他为经济增长提供动力的自然资源的供应。

若假定中国对世界的看法完全一致,那就错了。在如何对待西方、特别是美国的问题上,中国共产党内部也有激烈的辩论。与华盛顿一样,北京也有自己的鹰派与鸽派,也有自己的国内政治。

在中GONG中央党校一次活动中,我发现了一些对立的思潮。一名中国高官介绍了她最近参加的一次党校研讨会的情况。她的一些同学认为,华盛顿是永远的竞争对手,永远不能信任。其他人则认为,与美国开展建设性接触符合中国的利益。这一争论短期内不会停止。

在其他地方,我发现了解放军与文职官员之间的分歧。大国地位的一个矛盾是,它暴露了中国在某些方面的脆弱。中国对外国原材料的依赖意味着它将更加输不起。这种不安全感增强了解放军的力量。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也已经从街头蔓延至网络。

有迹象表明,北京也许会退后半步。朝鲜半岛局势的升级,已经让北京相当紧张,促使它加大努力让平壤冷静下来。

可以明显感觉到,中国迫不及待地想控制本国海岸线周边的海域,也就是说,它正在划定一个海域,这个海域将不容美国挑战。

在与日本就东海有争议岛屿、与越南及其他国家就南海问题发生激烈冲突之际,中国海军正迅速壮大。大约两个世纪前,时任美国总统詹姆斯·门罗声称美国在西半球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你可以听到北京正在问自己——为何中国不应在东亚也这样做?

这种想法已促使中国多个邻国向美靠拢。韩国承诺将对朝鲜的好战以牙还牙。华盛顿近来正在巩固与印度的战略关系。我听见中国官员抗议说,这一切都标志着美国决心遏制中国。我认为,华盛顿的目的是约束而非遏制:美国发出信号表明它在未来几十年不会退出亚洲。不过,我意识到误判的可能性有多大。但话说回来,和平崛起从来不是板上钉钉的。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