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二章北朝鲜的进攻 第五节“洛东江岁月”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1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五节 “洛东江岁月” 一个士兵被烧焦的尸体仍然直直地坐着,露出白骨的双手还紧握着方向盘,好像他仍然在驾驶着汽车。 几个小时之后,第8集团军的官兵们无不对这道命令感到震惊! 焦虑不安的北朝鲜高层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五节 “洛东江岁月”


一个士兵被烧焦的尸体仍然直直地坐着,露出白骨的双手还紧握着方向盘,好像他仍然在驾驶着汽车。

几个小时之后,第8集团军的官兵们无不对这道命令感到震惊!

焦虑不安的北朝鲜高层明白,对于朝鲜来说,时间则意味着整个朝鲜民族的命运……


7月20日大田战役结束后,21日,人民军立即展开了第四次战役,朝鲜战史称之为“洛东江战役”。其战役目的是:“击溃永同、咸昌、安东地区的敌军防御部队,解放洛东江以北和以西广大地区,并且迅速抢渡洛东江,为最终消灭敌人创造有利的条件。”

7月23日,人民军第3师在汉(城)釜(山)公路上与美军骑1师展开了肉搏战,用刺刀硬是杀垮了美军的一个营。

同日,迪安少将的美24师残部仍然在狼狈不堪地向南溃退,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电视部的摄影记者、孪生兄弟查尔斯﹒琼斯和尤金﹒琼斯拍摄下了惊慌失措的美军士兵沿汉城至釜山的公路败退时的情景。

炮弹从头顶上呼啸而过。在回撤时,琼斯兄弟经过一个马厩,看到弹药整齐地堆放在马粪中。附近,一辆卡车正在燃烧,车的后半部已经被炸飞,他们在汽车残骸中看到了两个士兵的尸体。其中一个士兵被烧焦的尸体仍然直直地坐着,露出白骨的双手还紧握着方向盘,好像他仍然在驾驶着汽车。

在7月份时,伦敦《工人日报》的记者艾伦﹒温宁顿来到了大田,他对跨过鸭绿江后的所见所闻感到震惊。他遇见了成群结队躲避美军轰炸的难民,他曾看到一架美军“野马”式战斗轰炸机正在俯冲扫射平民百姓。在大田,有人带他去看一个山谷,山谷中被雨水冲下来的一层薄土之下覆盖着腐烂的尸体。温宁顿写道:“通过缝隙可以看见发臭的尸骨、手、腿、白森森的脑壳、被子弹打裂的头以及被捆在一起的手腕等。” ——有人告诉他山谷里至少埋有七千具尸体。

7月24日,在沃克的部署下,南韩军司令部撤销了已经土崩瓦解的第2师,将其3000名生还的士兵编入了南韩第1师。这样,南朝鲜剩下的五个师兵力全部集中在了北部战线:第1师和第6师在咸昌周围,第8师和首都师在安东一带,而第3师则部署在东海岸的盈德。

在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上,霍巴特﹒盖伊一直是美国名将乔治﹒巴顿将军的得力主任参谋,但此时面对在大田获胜后锐气正盛、继续向东南突进的北朝鲜人民军,盖伊也感到了力不从心。7月25日凌晨,他的三个营已经被消灭或击溃,绝望中的盖伊开始率部从永同后撤。

在大邱市美第8集团军司令部里,沃克中将坐在桌前,考虑着糟糕的战况 ——东线,南韩军队和美25师正在同人民军争夺东海岸上的盈德,双方均伤亡惨重;中线,汉城至釜山的公路上,美骑1师未能挡住敌人的进攻;西线,敌人的一个师像若隐若现的幽灵,令人不安……。

沃尔顿﹒沃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经担任机枪连连长,并因屡立战功而得到破格提升。作为一个美军中的战术家,他在欧洲战场曾获得“攻势权威”的美名,并被冠以“虎头狗”(也有人译为“猛犬”的)的美誉。美军还以他的名字为M-41轻型坦克命名,称这种性能良好的坦克为“沃克虎头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沃克在巴顿将军手下供职,先后任第20军军长、装甲军军长等职,作战以凶猛强悍闻名,巴顿常常亲热地称他为“我那个最棒的杂种小子”。他的风格也和巴顿一样如出一辙 ——佩着两支手枪,驾着吉普车在战场上到处奔走,骂骂咧咧地怒斥那些表现不佳的人。

但是面对人民军凶猛的进攻,沃克也时常感到力不从心,难以支撑。第八集团军的军官和士兵们,在日本当了几年快快活活的占领军,在酒吧和妓院的寻欢作乐中,早已养成了一身臭毛病。这支在二战中骁勇善战的精锐之师,已经被日本女人温暖柔软的胸脯抽空了脊梁骨,被醇美的日本清酒腐蚀掉了强健的肌肉 ——他们只需花上一名少尉二十分之一的军饷就可以雇到一个不断地“哈依,哈依”点头哈腰、俯首听命的日本“女佣”或“男仆”,为自己干各种擦擦洗洗、打扫卫生之类的脏活,有些部队甚至发展到了连擦枪洗炮这类事情都出钱雇人来干的地步。在二战战败后遭受重创、艰难度日的日本人面前,每一个美国士兵就是一个麦克阿瑟,吃饭有人做,洗涮有人管,臭袜子有人缝补,没有人胆敢顶撞,而每月只需为此支付几十美元。另外还有免费乘坐火车的制度,包括从东京开往南方和北方的两条火车线路,往南的那条被称作“迪克西专列”,往北的那条则被称作“美国佬专列”。迪克西(Dixie)指的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组成南部邦联的美国南部各州。

一个美国随军牧师曾有过不祥的预感,他描述说:


“在被占领地人民的眼里,这些美国士兵都是些可怜的年轻人,他们不懂得为什么打仗,也不懂得胜利的意义。

他们感兴趣的只有三件事 ——找女人睡觉、偷喝白兰地酒和等待下一班船回国。”


然而谁会听得进去一个卑微牧师的忠告呢?

于是,有人送给这些美国大兵们一个“雅号” ——“榻榻米军队”。

冒着朝鲜人民军的炮火频频奔走于前线各防御阵地的美国陆军中将沃克,面对这样一群宝贝兵,常常不由自主地把自己变成一个粗鲁的中尉。他不止一次地对着部下暴跳如雷:“我不想见到你们从阵地上退下来,除非是装在棺材里运回来!”

面对着美、韩军队节节败退、难以控制的局面,麦克阿瑟也急了,他亲自率领远东司令部大批高级将领从东京飞往大邱,劈头盖脸地把沃克臭骂了一通,并严令沃克不得再后退半步,如果再退下去美国人就只有跳进冰冷、诡谲的日本海了!

麦克阿瑟飞走后,沃克立刻依葫芦画瓢,将骑1师师长盖伊臭骂了一顿,随后,7月29日,他赶到美第25师师部所在地尚州,向高级军官和参谋人员们发布了他在朝鲜战争期间最著名的“就地死守”的命令,几个小时之后,第8集团军的官兵们无不对这道命令感到震惊!

沃克的命令是这样的:


“我们进行的是一场争取时间的战争。不能再后撤、调整防线或采取其他你们可以想象出来的任何措施,我们的背后已经无路可退!

各部队必须进行反击,使北朝鲜人陷于混乱失衡状态。我们不会再有敦刻尔克的撤退(注:即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英国军队从法国撤退的地点),也不能有巴丹的再版(注:即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麦克阿瑟从菲律宾撤退的地点),退守釜山会使那里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屠场之一!

我们必须战斗到底,被北朝鲜人俘虏比战死更糟糕。我们必须同生死共患难。如果我们当中有些人必须得死,那就让我们死在一起,谁丢失阵地,谁就要对数千名同伴的罹难负责。

我要求你们把这一命令传达到全师所有的人。我希望人人都明白,我们要守住这条战线,我们必将获得胜利!”


沃克发威了,“虎头狗”要吃人了!

数天后,沃克将军在国内成为了英雄,他那张硬汉的脸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读者们都相信他能收拾朝鲜的残局。此刻,没有人能够想到,在经历了9月末10月初的短暂胜利之后没多久,第8集团军旋即在朝鲜半岛上遭遇了惨重的失败,沃克将军也殒命朝鲜半岛。

7月29日,美骑1师和美25师在永同的阻击失败,人民军突破秋风岭,相继解放了金泉、晋州等重镇。人民军第12师经过大胆迂回,于8月1日攻克安东,歼敌两千余人,终于一雪前耻,金日成马上授予第12师“安东荣誉师”称号以提振士气。

美骑1师不愧为美军王牌主力,虽然仓促投入战斗依然表现顽强,但在人民军的强力冲击下还是节节后退,而南韩军队似乎从战争初期的溃败中恢复了一些,用金日成的话来说就是:“美军的战斗力有时还不如伪军,伪军越来越不愿意缴械了。”

7月末,人民军第6师已经兵临马山,威逼釜山。

此时,苏联趁着8月份正好由苏联轮任安理会主席的机会,于8月1日重返联合国。三天后,苏联代表马立克提出了一项提案,要求朝鲜交战各方立即停止在朝鲜境内的一切敌对行动。但这时候的朝鲜战争已经是射出枪膛的子弹,任谁也抓不住了。

此时,中国似乎也看出了朝鲜战局之中隐藏的凶险难测的端倪,中国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下达了一道命令,命令各军区限期完成剿匪任务,整装待命……

8月2日,在人民军的猛烈进攻下,美第8集团军被迫开始向洛东江东南岸撤退。3日,美骑1师撤过了洛东江,成千上万的难民紧随着军队涌向洛东江大桥,场面混乱不堪。美军过完后,美骑1师炸毁了大桥,许多在桥上的难民也被炸飞上了天。

美军开始在洛东江南岸掘壕固守,并由此拉开了釜山环形防御圈攻守战的序幕。

洛东江那奔流翻滚的江水赫然呈现在人民军面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