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十五章:碧血映湘江(六)

likangjiang 收藏 4 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这一仗,对于整个红军抢渡湘江的大局来说,并没产生什么大的实际作用;只是将我师防御的压力减轻了一点而已。文市附近已无敌军,我估计周浑元会将剩下的三个半师猬集一起,对我师水车防御阵地采取稳扎稳打,由东向西,步步推进的战术。一旦桂军攻占新圩,就可与桂军形成前后夹击之势。目前形势来看,对我师威胁最大的应是进攻新圩的桂军笫七军,今天一天三军团五师伤亡惨重,而增援部队六师一时脱不开身尚未到达,明天会更加艰难。想到这里,我决心配合五师狠狠教训一下桂系的王牌第七军。而桂军绝不会想到我师会“过界”去偷袭它。我接通了李天佑师长的电话,将我的计划跟他商谈,李师长很快就答应下来。于是我跟政委研究了一下,便立即调整计划,调动兵力。104团仍旧担负文市的防守,并护卫师直的安全;102团和师炮兵营一部及狙击连两个排连夜增援水车。我率100团、师特侦营、炮营的两个迫击炮连、一个警卫连及一个狙击排与五师配合行动。为尽快恢复部队的战斗力,我命令将补充营1200余人及伤愈归队的200多名老战士立即补充到部队,伤亡的连、排干部及班长从教导队抽调。有关俘虏和缴获的战利品处理,就交给政委负责;我连夜带领部队及送给五师的武器弹药和药品赶往新圩。

文市距新圩约二十公里,我们晚上十二时到达新圩。李师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对我们给予的支援表示十分感谢!接着,我俩就具体作战计划进行了商讨,决定打击当面之敌一一桂系第七军第二十四师。由五师正面阻击吸引敌军,我师部队预先潜伏在敌军侧翼和侧后,在敌攻击之后,突然发动攻击。与此同时,我师特侦营化装偷袭敌炮兵阵地并伺机打击敌指挥部。我率警卫连作预备队。出击部队凌晨五时前进入预定位置潜伏,由五师派人担任向导。

三十日,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清晨的田野、山林里升腾起一缕缕淡淡的雾气,朦朦胧胧的。这本是百鸟欢唱的时刻,却响起了猛烈的炮声。桂军二十四师的笫一次进攻开始了。从桂林机场起飞的敌机也飞临五师新圩阵地的上空,投弹轰炸。炮击过后,只看见漫山遍野身着土黄色军装的广西兵,密密麻麻,躬着身子,利用地形,快步向前面的山坡冲去。据闻:桂军打仗狡猾且又固执,一旦打红了眼就分外凶狠。我从望远镜中仔细观察桂军士兵的战术动作,十分规范而又熟练,果然是训练有素,不愧为王牌之师。过不多久,山头上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及手榴弹的爆炸声。“开始!”我下达了攻击命令,近四十发迫击炮弹几乎同时落在桂军第二波攻击队型集结处,满天飞起断肢残臂,十分钟的猛烈炮击,对毫无防备的桂军来说,那简直是人间地狱。随后是嘹亮的冲锋号声,山头上的五师官兵,挟带雷霆之怒,向山坡下扑去。我师突击部队分成四路冲出,一时杀声动地,桂军的攻击部队被我军迅猛而又猝不及防的打击彻底溃败了,我将警卫连一起投入追击,直追出好几里才收兵。特侦营不但摧毁了桂军二十四师的炮兵营,还突袭了二十四师师指挥部,几乎全歼敌警卫部队。这一仗将桂军二十四师彻底打残了,三军团五师官兵报了昨日的“一箭之仇。”我指挥部队迅速打扫战场,随后告别李师长快速撤回。

白崇喜在桂林总指挥部得知自己嫡糸王牌第七军二十四师折损大半的消息,心疼不已。忙问其原因?属下报告说:还没弄清,只知道是一支穿黄绿色花衣服,头戴铁帽子(钢盔)的红军部队所为。白祟喜一看地图就明白了:这必是赤匪三十四师所为。暗思道:这个三十四师真厉害。昨天刚歼灭了蒋老头一个半师,今天又吃掉我大半个师,据说还只动用了一部分部队。这个三十四师到底有多少人?武器装备如何?指挥官其人又如何等详细情况务必弄清。于是命令属下必须搞到赤匪34师的详细情报,二是吩咐手下将领尽量避免主动去碰这个34师,让蒋老头去头痛吧。

回到师指挥部,政委递给我中革军委的来电:要求我师务必在文市至水车一线阻敌到今晚。我拿着电文对政委说道:“阻敌到今晚,对于我师来说没有什么问题。军委纵队今天上午才开始渡江,明天一天才能渡完。东岸还有这么多部队,光我们师就有一万多人,还有那么多物资、伤员、大炮,凭着一座窄窄的浮桥,上面还有敌机的轰炸,一下能过得了吗?单我们师过就需一天。时间不等人呵!目前,所有粤军、桂军都往这里赶,好在中央军薛岳部只在黄沙河至零陵一线布防,若南下压来,我们就会成为瓮中之鳘,无路可逃。现在最关键的是一、三军团在界首与脚山铺一带的阻击部队,目前伤亡惨重,面对敌军几倍优势兵力和火力的凶猛攻击,我看最多只能支持到明天一天,界首至凤凰嘴一线渡口将会被封闭。”

“那我们怎么办?”政委听我这一说就急了。

我笑了笑,说道:“当然天无绝人之路。一是返回湖南打游击,那就会受到蒋介石二十几万大军的围追堵截,前途难料。二是另辟途径,抢渡湘江。现在正是枯水季节,湘江上游很多滩头是可以徙涉的,水深至多齐腰。我们可以采用两种办法同时进行,由工兵营在水深的地方架设浮桥,让伤员、炮兵、辎重营从桥上过,其余部队涉水过河,最多三、四个小时可渡完。昨晚,我让师侦察连李连长率一个侦察排、一个工兵排、一个警卫排并携带一部电台,前往界首至兴安一线侦察情况去了。估计下午五点前会有信息返回。若成,则令工兵营今晚先行赶到渡河地点,做好架桥的一切准备。听到命令,必须在两个小时内架好桥。若不成,那我们只好在界首强行渡河。”

“好你个老陈,一切都预先算计好了,比孔明还行。”政委夸奖道。

“政委,时不我与,需马上开个会,作出决定,分头行动。”

“好!我立即通知人员。”

约半个小时,几个师领导及师后勤部长、卫生部长都参加了。首先蔡主任汇报了俘虏兵的处理:有873人自愿参加红军,通过工作我们挑选了1000名俘虏担任运输工作,其余全部释放了。还有600多名排以上的国民党军官与兵痞怎么办?我说道:“公开宣判枪毙几个血债累累的反动军官,团以上军官全部押走。其余的关在那里。”接着后勤部长简略汇报了缴获的主要物品。卫生部长汇报了野战医院的情况。我问道:“需要用担架的伤病员有多少人?能自行行走的伤病员有多少?”

“需用担架的326人,能自走的1157人。”汪部长(师卫生部长汪仁聪)看了看随身的日记本回答。

“好!杨部长你必须在三个小时内交400副担架交给汪部长。可请工兵营协助。”我又对汪部长说道:“1000名俘虏兵交给你,从补充营再调200人。三人负责一副担架。另外调一个整卫连由你指挥,你必须保证不丢掉一名伤员。”

“是!我保证完成任务!”汪部长严肃地回答。

随后我作了准备抢渡湘江的有关布署:“一、各战斗团补足人员保持满员编制,武器装备及弹药按规定补充携带,此事由王参谋长负责。二、主要作战物资:弹药、药品、食盐等全部带走,粮食每人携带十五天,损坏的枪支、火炮等不重要的物品全部处理掩埋或扔到河里。此事由杨部长负责。三、由黄副政委与蔡主任率100团和师直非战斗单位今天下午四时出发,到达石塘镇宿营。四、王参谋长率104团晚上七时赶到两河镇,并在以东地区修筑防御工事,阻击新圩方向的桂军。五、唐副师长率101、103团及炮兵营一部,晚八时撤出水车到文市宿营。六、102团及特侦营在水车殿后掩护,由我指挥。政委,你给大家说说。”程政委站起来表情严肃地说道:“同志们!这次抢渡湘江战役已到了我们党和红军的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也到了我师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军委纵队今天上午才开始渡江,要渡完估计明天还须一天。一、三军团为掩护军委纵队和全军过河,在通道两侧已顽强阻击三天了,伤亡很大。目前,国民党的三十多万大军已围上来了,形势非常危急。所以,我们全师一定要听从陈师长指挥,服从命令,万众一心,渡过湘江,突出包围!大家按陈师长的布署行动吧。”

下午四时,我和政委收到侦察连李连长发回的电文,大意是:距界首往南约十五里的小河村一带,数处皆可徙涉,水深处仅齐腰,亦可架设浮桥。南边的兴安县城距渡河处约20里,有桂军一个团及一个保安团约2000人;界首附近有桂军十五军三个师正与三军团激战。情报与我的估计差不多。问题是夏威的十五军发现我师渡河,肯定会回过头来截击我师。不过问题不大,十五军的三个师已与三军团激战四天,自身伤亡必定不少且又十分疲劳,我用三个团就可对付它,只不过伤亡大一点而已。若能没法与之和平解决最好。我知道桂军这次作战的总方针是“拒客和送客”,防止红军深入广西内地,更为重要的是防止蒋介石的中央军乘机进入广西。而我师只是借道过路而已,并不深入广西内地。于是,我和政委作出决定:十二月一日晚从界首与兴安之间的小河村一带,渡过湘江。为此,我不得不调整部署:命令李副参谋长率师特侦营,警卫营(缺一个连),工兵营做好准备立即出发,今晚赶到小河村。工兵营负责搜集制作浮桥的材料、船只等,警卫营负责严密封锁消息,绝不能暴露半点我军渡河的意图。特侦营今晚务必渡过湘江,在明天傍晚之前,想法摧毁桂军十五军的重炮部队,既使是一部分也好。同时,寻找几位熟悉到升坪、华江的向导。

傍晚,我赶到水车附近102团指挥所。秘密向罗团长布置任务:晚上十时前把部队撤到距文市约三、四里地方,寻找有利地形埋伏好,待发现有从新圩方向插过来拦击我方部队的敌军时,你就从侧翼展开攻击,牵制敌军。注意不要恋战,尽量避免伤亡,视情况迅速撤回文市。另外将侦察排留在文市,迎接笫八、第九军团;并转告在水车不要停留,到文市再休息。任务完成后,迅速撤回。

晚上八时刚回到师指挥部,我就接到三军团五师的电话,李师长告诉我说:五师已接到中革军委命令,明天拂晓前撤离新圩阵地。情况突然发生变化,我又不得不改变计划:命令101团和炮兵营一部(两个迫击炮连)连夜撤到两河镇,明早构筑简易防御工事,与104团准备阻击新圩方向的来敌,掩护文市我军的撤退。命令102、103及炮兵营另一部明天凌晨撤离文市赶到石塘镇构筑工事。命令100团及师直属部队明天拂晓出发,下午五时前经安和到达小河村。

十二月一时凌晨,中央红军主力一、三军团位于湘江西岸南北两翼的阻击线都已被压缩到了通道即将被封闭的状态。从阻击阵地上送来的告急电报一封接着一封;数天没吃饭睡觉的朱老总和周副主席都清醒地意识到:决定红军生死存亡的最后时刻到了。于是,他们便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红军总政治部联名发给一军团、三军团电报,其大致内容是:一日战斗,关系我野战军全部西进,胜利可开辟今后的发展前途,退则我野战军将被敌层层切断。我一、三军团首长及其政治部,应连夜派遣政工人员分入到连队去进行战斗鼓动,要动员全体指战员认识今日作战的意义。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胜负关糸全局。人人要奋起作战的最高勇气,不顾一切牺牲,克服疲惫现象,以坚决的突击执行进攻与消灭敌人的任务,保证军委作战命令全部实现。打退敌人占领的地方,消灭敌人进攻的部队,开辟西进的道路,保证我野战军全部突过湘江,突过封锁线,应是今日作战的基本口号。望高举着胜利的旗帜向着火线上去。这是对一、三军团全体官兵的最后的战斗动员一一“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一、三军团的全体官兵呼喊着:“高举着胜利的旗帜向着火线上去!”英勇奋战在阻击阵地上,用血肉之躯顽强阻挡敌人猖狂的进攻。

凌时二时,102团掩护约两千余名被打散的红八军团官兵退到文市。我命令师政治部段副主任带着收容队负责整编,并安排他们吃饭休息,拂晓随我师一同撤退。而红九军团在我师的接应下,于凌晨一时已撤离文市,连夜向湘江渡口奔去。

十二月一日拂晓,我率领102团和留守人员及收容的八军团人员,快速撤向石塘镇。途经两河口时会见了王参谋长。叮嘱他注意收容红八军团被打散的人员,并于中午十二时前将部队撤到石塘镇。上午十时,我率部到达石塘镇与政委会合。我与政委决定:在石塘镇一线构筑阻击阵地,由唐副师长指挥103团担任阻击任务;我和政委率102团、炮兵营及收容部队于十二时出发,下午六时前赶到小河村渡口。王参谋长率101、104团于下午二时前到达凤凰嘴以东约4公里处构筑工事,以小河为屏障,坚决阻敌于下午五时半。然后,104团沿安和直插小河村;王参谋长率101团沿凤凰嘴、界首、向南到达小河村;注意将沿途掉队和来不及渡河的我方将士带往小河村渡口。唐副师长指挥103团完成阻击任务后,撤到小河村周围布防,掩护全师渡河。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一日,这一天被后世聂荣臻元帅称作“战斗最激烈的一天。”红一军团的阻击阵地上到处响彻着红军干部“一切为了苏维埃”的呼喊,战斗达到了白热化。湘军突破一军团的层层阻击,一直冲到一军团指挥部的跟前,军团保卫局甚至出动战场执行小组上阵督战。三军团放弃新圩阻击阵地后,使用全部力量在界首这个阻击点上顽强战斗。中午,李德和博古到达湘江东岸,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渡口周围到处散乱地堆放着没有炮弹的大炮、印刷机、缝纫机、机器零件、炊具、行李、书籍……江面上飘浮着木板、各种杂物及人和马的尸体。天空中几十架敌机轮番轰炸、扫射;既使浮桥已断,轰炸依然猛烈。湍急的江水中,红军工兵们在冒死抢修……江中浮桥上拥挤着行进的队伍,人声马鸣鼎沸,不断有人马跌入江中。傍晚时分,主席与军委纵队渡过了湘江。浮桥再一次被炸断了,渡口边还留有小部分来不及过江的零散部队,他们呆呆地望着奔腾不息的江水。不久,王参谋长率101团撤退途经渡口(这是我特意安排的),给这频于绝望的近千红军官兵带来了新生的希望,很多人感动得哭了。王参谋长迅速将他们组织好,抬着所有的伤病员,一同撤到小河村。

由于我师昨日对中央军周浑元部及桂系笫七军的打击,有效地迟滞了这两军的行动。周浑元部在我师昨夜主动放弃水车后,今日的行动更加小心,中午十二时才推进到文市。桂系第七军在得到后续部队的增援后,胆子壮了许多,前进的步伐相对较快。上午十时左右,其前锋部队一个营遭我师101团猛烈火力打击,被歼一个连,后经打听知其阻击部队乃为赤匪34师。于是,便放慢了推进的速度。

下午四时,为隐蔽我师抢渡湘江的作战意图,师指挥部暗地关闭了所有对外联络的电台。下午五时三十分,我与政委率师指挥部来到小河村。李副参谋长向我和政委汇报了渡河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河西岸敌情没发生什么变化。方营长来电详告:今日凌晨五时,特侦营化装偷袭了桂系十五军的两个师炮兵阵地,推毁了这两个师的绝大部分火炮,给三军团以有力的支援。目前,特侦营控制了河西岸距渡口约3公里的有利地形并封锁了消息。我与政委认为抢渡湘江的时机已成熟,便命令全师六时开始抢渡。冬天的夜来得早,天色已暗了下来。我指挥100团和102团主力立即涉水渡河,抢占湘江西岸右侧有利地形,阻击界首桂系十五军的前来进攻。102团三营和警卫营三个连涉水渡河,抢占湘江西岸渡口左侧有利地形,阻击兴安方向的来敌。特侦营收拢兵力担任渡口正面的警戒。工兵营与补充营1500余人于渡口架设浮桥。顿时,小河村渡口及两侧的河床上鼎沸起来。我命令后续部部队凡是能涉水过河的,一律涉水过河。留下政委在渡口指挥架桥,我亲自带头脱掉冬衣,绑带,只留一身单衣,将物品捆绑一起,顶在头上或背在背上,涉水过河,刺骨的河水令人生畏,我坚定地迈开大步朝河中趟去,齐腰深的河水浸透了衣裤很不好受,我咬着牙关登上了西岸。这时,天色已完全黑下来了,河两岸渡口及河中间亮起了三盏煤气灯和百数盏防风马灯,河面如同白昼。工兵营加快了架桥的速度,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桥基本架好了。

突然,湘江西岸右侧距渡口六七里处传来密集的枪炮声。我立即带了一名上次新圩战斗俘获的桂军团长,快速赶往右侧防御阵地指挥所。暗思道:桂系十五军来得好快呵!跨进指挥所,100团韩团长向我汇报了敌情:据侦察向我师渡河口扑来的是桂系十五军的四十五师,刚才桂军一个营的试探性进攻被击退了。我说:“很好!要防止桂军的偷袭,104团已赶到渡口,我已令其立即渡河前来增援。另外,则才抓到俘虏吗?”“有十几个。”韩团长答道。“把他们都带来吧!”我吩咐道。

不一会,俘虏押到了。我对着这群俘虏自然是一番解说:说明红军不愿与桂军为敌,也不会深入广西内地,只是借道而已。说完,将这名桂军团长与这群俘虏一起释放回去,并要桂军团长带回两封信,一封给白崇喜;一封给十五军军长夏威。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四十五师方向又响起了枪声,只不过这次枪是朝天开的。我已知其意,也命令部队向天乱放了一阵枪。但我还是叮嘱部队要保持高度戒备,谨防上当吃亏。晚上十一时半左右,全师顺利渡过湘江。我命令炸毁了浮桥,全师向西北方向黑沉沉的山区快速奔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