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外传 第14章 确定被害时间

sjhexcrvug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黄丽梅回到了公安局,把她在交通局汽车队了解的情况原原本本作了汇报,郑万江听完黄丽梅的汇报,在屋里来回踱着步。 “我们去何家,何金强的父亲不承认死者是何金强,他的脾气粗暴,说话蛮不讲理,并把我们从家里赶了出来。好在他的邻居向我们反映了一些情况,据他的邻居反映,出事的前一天,何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黄丽梅回到了公安局,把她在交通局汽车队了解的情况原原本本作了汇报,郑万江听完黄丽梅的汇报,在屋里来回踱着步。

“我们去何家,何金强的父亲不承认死者是何金强,他的脾气粗暴,说话蛮不讲理,并把我们从家里赶了出来。好在他的邻居向我们反映了一些情况,据他的邻居反映,出事的前一天,何金强父子吵过架,原因是为了他的婚事。”郑万江说:“看来,这里面肯定有其它原因,难道是何金强的父亲对儿子不满而起杀机,可是看何父的表情,这样的可能性很小,他的邻居崔云路倒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何金强胳膊上的伤疤是地痞王大庆刺伤的。”

“这难道和他有关系,都是些地痞无赖似的人物,时常会做出越轨的事情,可不至于到行凶杀人的地步,再有为什么要杀他?其动机是什么?”黄丽梅问。

“我只是猜疑,王大庆刺伤何金强已是一年前的事,王大庆虽然是地痞流氓之流,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而杀人,再有时间已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这只能看以后的调查结果。”郑万江说。

“何金强的徒弟反映,十六号中午他和父亲吵了架,这里面会不会有问题,脾气暴躁的人易于冲动难以自控,这一点应引起我们的重视。”黄丽梅说。

郑万江点点头,告诉她目前还不能妄下结论,疑点已经出来,说明这里面有问题,这得看以后调查的结果。从案犯的作案手段来看,极其残暴,不像是一般人所为,何佳奇也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对儿子下狠手。

“队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时间久了,我怕会出现其它情况,如果是蓄意谋杀,杀人凶手一定会在暗中活动,这一点我们不得不防,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黄丽梅说。

“这也是我最为担心的事情,我们目前唯一的做法是,必须加紧做何金强父母的工作,得到何金强的具体情况,从他们那里打开缺口。”郑万江说。

从他们的表情来看,有着许多异常现象,这里面有着一定的隐情,听到他们夫妇的谈话,说明他们心里有着极大的顾虑,不愿意把实情说出来,要想法把这块堡垒攻下来。

“你带人你去找李秋兰,具体了解一下她和何金强接触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估计她应该知道何金强的一些情况。”郑万江说。

“这是何金强近几天的手机通话记录,最后一次通话时间是七月十六日晚上八点五十分,我查看了这个号码,是他弟弟何金刚的手机号码,通过时间为三分钟,这应该是他死前最后一个电话。”黄丽梅把通话记录递给了郑万江。

“这个人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他是和何金强最后通话的人,那么何金强这段时间在哪里,表面看来不应该和何金刚在一起,他或许会知道一些情况。”黄丽梅说。郑万江看着通话记录没有说话,显然他在思考着什么。

“队长。”孙耀章推门进来,说:“外面有一个姑娘自称是何金强的女朋友,要找负责同志。”

“这个姑娘一定是李秋兰,她来得正是时候,快让她进来。”郑万江说。

一会儿,孙耀章带了一个姑娘进来,郑万江打量一下这个姑娘,是个漂亮姑娘,她二十五六岁,细高的个儿、匀称的身材,一头乌黑的长发,上身穿一件花色半截衬衫,下身穿一条白色西装裤,皮肤微微有些发黑,一双大眼睛显得格外明亮,她就是李秋兰。

郑万江搬过椅子让她坐下,她接过黄丽梅递过来的水杯。

“我叫李秋兰,是何金强的女朋友,今天在大街上看了协查通报,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很像金强,尤其是胳膊上的疤痕。”说到这里,她心里顿时紧张起来。站起身来两眼紧盯着郑万江,她希望这事不是真的。郑万江理解她此时的心情,但这是一个事实。

“你不要着急,稳定一下自己的心情,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经过调查核实,已确认死者就是何金强,他是被人勒死后扔到河里的。”郑万江告诉她。

“什么,真的是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以后可咋办?”话没说完,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摔碎了,就感觉眼前一阵发黑,差点倒在地上,黄丽梅赶紧上前扶住了她,李秋兰抱住黄丽梅失声痛哭起来。

“秋兰姑娘,你的心情我们十分理解,出了这样的事情谁都会接受不了,但要面对事实,事情已经发生了,谁都无法挽回,希望你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他的有关情况,为我们提供一些他的线索,以便尽快将凶手缉拿归案为他伸冤。”郑万江劝解地说。

“你们需要我做什么?我一定积极协助你们,尽快抓住杀人凶手。”李秋兰停止了哭声说。

“何金强的被害时间是7月17日晚上十点以后,在此期间,你有没有见过他,他都去过哪里,都跟谁接触过,有没有什么人来找过他?”郑万江问。

“7月17日上午金强来到我们家,我问他今天为什么没上班,他告诉我说请了几天假,上午把帮助我家修房和运煤,下午帮助我们家里看了些农活,吃完晚饭后就回去了,说好第二天在来帮助我干些农活,可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来,打他的手机总是关机,因为他的爸爸不同意我们的婚事,不让我进他们的家门,所以没有去找他,以为是他有特殊情况出车了,当时也没有在意,没想到他会。”李秋兰说不下去了。

“他那天是几点钟离开的你家?”黄丽梅问。

“八点多钟,他说晚上还有别的事情,什么事情他没有说,我也没有过多的问。”李秋兰回答说。

“他那天有没有反常情绪?”郑万江问。

“那天他有些不高兴,头天中午他和他爸爸吵了一架,原因还是为了我们俩的事,我俩的婚事他爸爸一直不愿意,那天他爸爸还拿棍子打了他,说是要再跟我处下去就不让他进家门,弄得我也没有办法,不知如何是好,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思想还是那么封建僵化,满脑子大家长主义,可我们又没有一点解决的办法。”李秋兰回答说。

“那天晚上在你家吃的饭,喝酒没有?”郑万江问。

“他和我爸爸喝的是啤酒,他喝了不到两瓶啤酒。”李秋兰回答说。郑万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在你的印象当中,他都和那些人有过节,有没有太大的矛盾。”郑万江问。

“金强这个人特别的安稳,我看中的就是他这一点,没有听说他和单位上的人有太大的矛盾和隔阂。”

“那么和外界呢?或者是和社会上的人,我听陈队长说他去年五月份以后,他的车经常出现问题,不是挡风玻璃碎了就是轮胎被扎,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黄丽梅问。

“那些都是地痞王大庆干的,去年五一节下午,我上街给金强买衣服,碰到地痞王大庆,那天他喝醉了酒,公然在大街上调戏我,这事正好被金强看见,他们二人大打出手,结果金强被王大庆扎了一刀,后来公安局的人赶到,把王大庆抓了起来,没过几天就放了出来,给予治安罚款处理,并赔偿了金强的医药费。后来他的车经常出事,最可恨的在外地一家饭店吃饭时,后面的轮胎不知被谁给卸走了,没有办法只得自己花钱给换上,他怕领导知道对他有意见,因为他不知道是谁干的,这事他无法说清。”李秋兰说。

“这些都是他对你说的,那么后来呢,怎么又没有事了?”黄丽梅问。

“金强为这事一直特别烦恼,不知道如何是好,怕车队领导批评他,整日提心吊胆,后来是金强的弟弟金刚在和王大庆喝酒时,知道了这件事,是王大庆派人干的,金刚和王大庆的关系不错,看在兄弟的情意上,是他出面把这事摆平了,并在饭店请了金强,王大庆当场向金强道歉,以后就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李秋兰说。

“何金刚和王大庆的关系不错,他们经常在一起?”郑万江问。

“都是一些酒肉朋友,何金刚这个人好讲江湖义气,结交了一些社会上的朋友,社会上的事他都能办理。要是没有他,金强说不定还会发生什么事情,王大庆是个地痞无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有着他爸爸做靠山,别人也不敢把他咋样。”李秋兰说。

“那么金刚和金强之间有没有矛盾?”郑万江问。

“他们哥俩感情不错,没有发现有什么矛盾,只不过他俩性格不一样。”李秋兰说。

“我们调查了他的手机通话记录,最后和他通话的是何金刚,他俩会不会在一起,晚上他又会去哪里,事先何金强和你说过什么没有?”黄丽梅问。

“他俩不应该在一起,金强看不惯金刚的做派,虽然说是亲兄弟,但性格完全不一样,平时接触很少,他晚上究竟去了哪里,这我也说不好。”李秋兰说。

“7月16日,也就是出事的前一天晚上,你和他见没见面,他那天夜里住在哪里?”黄丽梅问。

李秋兰想了一会儿,摇摇头,说:“我没有和他见面,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郑万江让李秋兰先回去,这期间尽量不要外出,他们会随时找她了解情况。

李秋兰走后,屋里剩下郑万江三人,郑万江点燃了一根烟,说:“根据李秋兰的反映情况,何金强帮李秋兰家里修房、买煤并干了一天的农活,在她家吃了晚饭,喝了酒,吃完饭时间是晚上八点多钟,根据目前得到的一些线索,何金强被害时间应该在晚上十点以后,在这段时间里他究竟在哪里,都和那些人接触过。这些人都值得我们注意,我们要做好细致的调查工作,哪怕是一个细微的环节都不能放过。”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