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飞:“我叔是金国友”是“李刚门”的嚣张续集

hutaozxm1 收藏 0 98

■ 议论风生


日前,在温州市永嘉县的一起交通事故中,满身酒气的驾驶员纠集七八个人,围殴前去处理事故的交警和协警,叫嚣“我叔叔是金国友,跟老子作对的话非弄死你们不可”,并打砸另外一辆事故车辆。据了解,金国友曾任温州某公安局副局长、某交警大队大队长,已退二线,酒驾男确系金国友的侄子(据《都市快报》)。


震悚、惊怵,不只因为酒驾恶名昭著,权贵子弟竟无所禁忌;也不只因为法律震慑之下竟公然袭警;更因为此事件与前段时间的“我爸是李刚”事件颇为相似。


在这里,单纯讨论酒驾问题或者袭警问题,更像是隔靴搔痒。需追问的是,前事之警世教训,何以没能让后者引以为戒,反而不只愈发嚣张,还要“弄死”处理事故的交警和协警。正如有网友调侃:“管住自己儿子,才知道侄子不管也不行”。但问题在于,这仅仅是管住儿子、侄子以及其他亲属的问题吗?问题的根本或许是某些公权力肆无忌惮、手握权柄者的特权发酵。


酒驾肇事后,能够一边袭警一边叫嚣“我叔是金国友”,如此嚣张蛮横的行为,与其说是酒精刺激得胆大妄为,莫若说是“酒后吐真言”。而如此无所忌惮的心理和行为养成,又需要多少次的历练和持久的身边环境熏染,我们可想而知。所以,根本上不在管住儿子、侄子以及其他亲属,而在于必须管住权力。只有权力在法治规范的框架内从善如流,权力所熏染出的子弟才不至飞扬跋扈。


从“我爸是李刚”到“我叔是金国友”,“拼爹拼叔”现象似乎没有被遏止的征兆。本质上,无论“拼爹”还是“拼叔”,归根结底还是在“拼官”、“拼权”。而“拼官”、“拼权”屡屡以这种极端的方式展现在世人面前,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程度。当“我X是某某某”露出了蔓延的苗头,对权力的规范与约束,实在是已经刻不容缓。


□令狐飞(教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