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连:一本遗失多年的特种兵笔记 第四章 第20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8.html


20



省道上的检查站对野狼大队的人都比较熟了,通过检查站时,过的是绿色通道。而其它车辆和行人,都在等候检查。这时其他班的男学员跟着教官早就跑到前边去了,唯独小黑这个班的女学员,刚过检查站,个个面如金纸,上气不接下气,在公路上稀稀拉拉地落了一串。小黑生怕哪位姑奶奶晕倒,一会儿跑到前面,一会儿落在后面,轮番照顾,把他忙活得够呛。

女学员中,体力最差的就数柳如婳,一直落在最后面。小黑跟着她跑了一段,看到她随时都有倒下壮烈牺牲的危险,心头很不忍,这样娇弱的女人受这份罪,哪个男人见了都会生出怜香惜玉之情,恨不得背着她,驾起一个筋斗云,一下飞到终点。

小黑很想跟她说一声安慰的话,却开不了口。柳如婳也没搭理他,从那天向他打听相片上的人起,就发现他在处处逃避自己,却不知他为何这样做。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是个不通性理的怪物,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小黑几次想开口,都没找到话说,这时前方弯道上,一个女生正在呕吐。小黑生怕发生什么意外,便对柳如婳说了声跟上,加快步伐朝前跑去了。

小黑消失在弯道之后,后面公路上只剩下柳如婳孤零零一个人。这时,公路外侧有一人正拿着望远镜在观察她,这是刘一豹和他的“歹徒们”,要上演英雄救美的好戏,这时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刘一豹打量着他的猎物,得意地笑了笑,然后吹了一声口哨。那是命令潜伏在树林里的“歹徒”行动的信号。

蒙面歹徒果然从天而降,柳如婳吓得花容失色,连喊救命都忘了,呆呆地愣在那里。一个大头的歹徒二话没说,伸手就去抓柳如婳的背囊,柳如婳因为恐惧的缘故,双手紧紧缩在胸前,大头怎么也没扯下来。

公路上过往的车不少,此时传来汽车的马达声,一个歹徒警觉地四下望了望,嘴里嚷了句什么,大头歹徒赶紧弯腰一搂,将柳如婳扛在肩上,朝路旁的树林中钻去。


扛着柳如婳的大头歹徒刚进树林,迎面就遇上了一高个子蒙面人带着同样蒙着面的一矮个和一瘦人来接应。双方碰面时,都一愣。接应的高个说:“原来头让你们先动手了?”

扛着柳如婳的大头回头望了同伴一眼,后面的哥们又望了公路方向一眼,什么也没说,做了个继续向前走的手势。

直到远远地离开公路,几人才将柳如婳放下。后面出现的高个歹徒三人互相击掌庆贺,其中一个说:“这一票干得太干净了,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

扛柳如婳入林的大头对三个庆贺的歹徒说:“快动手,少废话。”

高个对大头说:“你谁呀?我怎么听不出你声音是谁?”

大头瞪了高个一眼,回头望了和他一起来的同伙,骂道:“老大安排的什么人,一点不专业。快动手啊……”

歹徒互相望一眼之后,靠近柳如婳的矮个歹徒小声问:“对,赶紧动手,后面该什么节目了?”

高个回答:“劫财和劫色。”

“对对对,劫财和劫色的关键时刻,英雄就该出场了。”

矮个说完朝柳如婳走去。

柳如婳居然没晕,这时半蹲在地上,背靠一棵树,像一只受伤的小兔,胆颤心惊地望着他们。矮个走到她身边时,突然转身,回来对高个小声说:“排长,我下不了手。”

高个对矮个的脑门就是一巴掌,低声斥道:“你他妈这时候叫啥排长,叫老大,知道吗?照先前排练的脚本进行,快去。”

矮个只好又朝柳如婳走去。柳如婳不由自主地把身体向后缩了缩,突然开口对矮个说:“你想干什么?”

矮个还以为她吓傻了,这一开口,把他吓了一跳,心虚地对柳如婳说:“我想……我想……”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这时柳如婳的声音更高了。

“我想……我想劫个财……还劫个色。”矮个终于嗑吧着把这句台词说了出来。

柳如婳顺手捡起地上的一块小石头,朝矮个扔了过去,矮个根本没防备,被砸中嘴巴,当场捂着流血的嘴,跑回高个身边,哭丧着说:“排……排……排……”

“还他妈排排排,你娘的排骨吃多了?叫老大。”高个又抽了矮个一巴掌。

矮个儿捂着脸说:“是,老大,我的牙报销了……”

这一切,让埋伏在不远处的总导演刘一豹气得直骂饭桶。先前矮个过去时,刘一豹嘴里就在小声念叨着“恐惧感,恐惧感”。这一场戏,是要充分激发一个柔弱女子在遭遇歹徒时的强列恐惧和无助的绝望心情,心头的恐惧和绝望越强,那后面英雄出现时给她的惊喜就越大,她的感恩之情就越强,这样才能为她后面的以身相许英雄美人共浴爱河做足铺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