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二卷 征战蛮族 第三十七章以杀止杀(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三十七章以杀止杀(一)

谢飞心里不由得豪气万丈,心中像憋着股气般,浑身激动着有种不发不快的感觉。

第二天一大早,谢飞集合军队,整整三千多军队,其中是一千多轻装骑兵,装备新式弩箭,射程一百五十步,单兵护盾,长三尺宽四尺,重十斤,另外主要武器是唐代才发明的横刀。一千刀盾兵,重盾牌,宽八十公分,高一百四十公分,重约四十斤,主要装备斩马刀,重十斤。每名刀盾兵光自身装备就重达五十余斤。一千标枪兵,每人着轻皮甲胄,每人两支标枪,长约二百四公分,两支枪可以旋装在一起,就是一枝长达四百八十公分长的戈。

这也是谢飞三个多月以来的辛苦磨练的结晶,现在曲阳军士的身体素质与以前相比根本不在同一个档次上。无论士气还是,团队配合,都有了显著的提升。特别是武器装备,横刀是唐朝时代发明的,在这个时候可以说是超时代的产物,当然战斗力可想而知。戈矛那类武器太过于笨重,特别是受到突然袭击时,根本无法有效的转变阵型,古代许多经典战例,差不多都是从后方突然杀出,敌大败。这是因为当时戈矛(长一般都是三至四米,秦代更是恐惧的达到了四米八)这些武器太笨重,前进行军的时候都是竖立起来扛着的,队伍阵形太密集,如果转后防守或者攻击,都需要准备时间。而且容易伤到自己人。

三千多曲阳军士气高昂,当然出生之前的宣誓也是必不可少的,无怪乎都是那些让人提气的话,谢飞作了一番感慨陈词,见火候差不多了,就让传令兵打出出发的旗语。指示军队直接出城。大军便浩浩荡荡地朝太行山进发了。

谢飞一边行军,一边欣赏这大好河山秀丽的景色,但是他的心情却异常沉重,虽然并州仍在刘琨手中,但也只是少数几个大城暂时未被攻破,中国是一个农村包围城市的国家,即使在现代还是城市人口少,农村人口众多,在古代这个情况更甚。谢飞所过之处,处处可见森森白骨,到处是毁坏的村落,到处是荒废的田地。

谢飞看着那些白骨,心中异常压抑,这就是落后的结果。落后就要挨打,虽然祸是当政者腐败造成的,然而为此买单的却是那些老百姓。

经过五天的隐蔽快速行军,很快就到达了马头山以西地区关口,红日当空,冷风吹拂,苍茫无垠的草野上,黄草摇曳。

令谢飞颇伤脑筋的是军队战斗力的问题。在之前的战斗中,谢飞发现手下的军队缺少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杜曾说这是因为军队训练不足没有多少战斗经验的原因,但谢飞却不完全认同,他觉得这支军队缺少一样东西,这样东西就是“军魂”,是为之血战沙场无怨无悔的信念。简单地说就是这支军队没有信仰,只有有信仰的军队才能成为真正的铁血精锐。这里所说的信仰并不是宗教信仰,而是一种点燃战斗欲望的火种。

但要怎样为自己的军队确立信仰呢?

谢飞很自然的想到了后世,共产党的那一套信仰教育甚是有效,可以说当时在成军之初,不过是那几个高级将领受过军事教育,但让人不得不佩服的是,CCD组织那套精神催眠方法,能让没有受过任何教育目不识丁的农民,奋不顾身,死而后已。

谢飞就是要用这种方法来为自己的部下确立信仰。

谢飞要让自己的部下及百姓成为狂热的大汉族主意分子,要让他们为身为龙的血脉而感到无比自豪,要让他们明白龙的传人只有站着死的,另外谢飞还要让部下百姓们相信他才是大汉民族的代表,换句话说,就是谢飞要神话自己,让部下誓死效忠于他。

对于古代人的愚昧无知,用什么科学道理,根本讲不通,反而没有神话最为可行。谢飞会在将来的战斗中,让部下明白,他们这么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民族,为了子孙后代。

谢飞的此行首战目标就是刘渊的起家之地,离石。

离石位于太行山吕梁山脉中段西侧,离石地处吕梁山腹地,地势东部高而宽,西部低而窄,境内山多川少。北川河由北而南,东川河由东而西流经全区,两河在城西南合流后至合南川河而后出境注入黄河。离石境内主要林区,宜于发展林牧业;城东北为连绵不断的梁峁土石山区,城西马头山、王老婆山俯伏南北,中部是以北川和东川为主的河谷地带,土地肥沃,水源充足,人口集中,原是刘渊的粮仓。

自从刘渊在平阳的军粮被谢飞焚毁之后,刘渊下令四处征粮,百姓本来就生活困苦,哪里有多余的粮食给刘渊,明征不行,刘渊军将领就自作主张,下令士卒抢粮。在抢粮的过程中,匈奴兵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当地百姓对刘渊有原来的好感,转为憎恶,有好多热血青年纷纷投军抵抗刘渊。

刘渊本来就大的倚望就是离石,有道是屋漏偏逢连天雨,今年离石大旱,粮食收成锐减近五成,可是身为刘渊的根据地的离石硬是从牙缝里挤出三十万担粮食。

离石本是一个小县城,既没有高大坚固的城墙,也没有可以赖以拒守的天险。一将功成万骨枯,刘汉政权兴起。北中国开始了新一轮的血雨腥风,人民再次流离失所。可以说刘渊也算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他汉化成度较高,当然也知道汉民人口众多,力量无限,如果处理不好,将会陷在人民抵抗的汪洋大海中,他也制定了利与稳定的民族政策,有道是政策是好的,执不执行是另外一回事。

谢飞把部队藏匿在离离石城约六十里深山之中,只要需要骑兵一个时辰就可以到达。派出以祁雨为首的斥候营出去打探情况。

离石自刘渊称帝以来,加紧对离石城城防建设,把原有低矮的城墙增高加厚,并扩建了哨楼,箭楼,开挖护城河,并在东西两处入口兴建要塞,屯以重兵严加防守。

离石区地质构造以吕梁太行断块为主体,只西北部(马头山以西地区)属鄂尔多斯断块东缘。其间褶皱和断裂较为发育。区内缺失奥陶系上统、志留系、泥盆系及株罗系等。

信义南部诸山,东西走向。其东部为森林植被,西部为疏林密灌等。

信义(为现代离石区的一个镇,古代名不详,顾用现代名。)匈奴一队征粮士兵大约五百多人进入这个小村镇,由于晋朝残暴统治,居民积怨甚深,刘渊起兵之初,这里最先响应,本来政府征粮也无可厚非,历朝历代都是如此,这里的村民倒也非常配合。

领队的是离石左都护军靳准的部下,刘渊移都平阳之后,天高皇帝远,靳准成了一方土皇帝,麾下的士兵也渐渐骄横起来。匈奴兵最初受到百姓欢迎,但很快就开始残酷虐待当地居民,匈奴兵军纪散漫,人道是饱思淫欲,他们时常三五一群摸进这附近的村落,他们最见不得漂亮的女人,只要是见到后,无一例外,全部是先奸后杀,刚刚开始还顾忌一些,不敢明目张胆,他们会选择在晚上。后来见当地的老百姓不敢反抗,越来越大胆起来。

当领队的百夫长带领着十几名亲随到了信义当地一户大户人家,提出征粮的要求。这个大户姓白,当家的是一个老者,长得干干瘦瘦的,背有点鸵,须发全都已经白了。

老者当然对这个左都护军及随行人员好酒好菜招呼。

酒足饭饱之后,狼终究是狼,他们赶紧露出本来的面目。对其白家的女眷,顿时生出淫念。出手轻薄非礼。老者出来求饶,那名百夫长愤怒之下,拔刀就砍。

老者当时就一命呜呼了。

当他们露出真面目时,就不再顾及什么。

顿时,这个平时高高在上的白家开始遭殃了, 惊心动魄的嘶喊声和惨叫声不绝与耳,这些普通的老百姓,怎么能是那些强悍的匈奴人的对手,时间不长,那十几个匈奴兵毫无费力的杀光了白家所有男人,对白家的女人开始惨绝人寰的奸淫。

这些女人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个个都慌如呆鸡,任人宰割。她们的哭泣和求饶声,在这些禽兽耳中无疑是兴奋剂。

特别最惨的是白家的最小的孙女,时年仅仅十四岁,四五个匈奴兵上前轮奸,四五个如狼似虎的大汉展开狂风暴雨般的进攻,这个小姑娘就这样活活得被轮奸致命。他们似乎还不解气,就是对死者的尸体也不放过,用刀把她的头砍下来,肚子也被绞得稀烂。不过也有不甘心如此受侮辱的,一位年轻的媳妇,和匈奴军撕打,死不从命,必竟她只是女人,力量太小,她情急之下把头往墙上碰,撞得鲜血直流,或许老天给她开了一个玩笑,虽然如此,她却还活着。三个匈奴军把她扳倒,撕光了她的衣服,进行轮奸,一个匈奴军士兵的脸被她抓破,耳朵也被她咬掉,匈奴军用马刀从她下部挑到胸腔,腹部和胸部都被大开膛,肠子都挑出来。

这样的现象以生了连锁反应,从白家开始,迅速向全村镇蔓延,匈奴军也使用了一千七百年以后日本鬼子的那一套“三光政策”,他们把全部的男人杀光,居民的财物全部抢光,女人身上的衣物全部扒光,丧尽天良的做那些禽兽做的事情。

祁雨率领他的斥候营来到信义镇的时候,匈奴人已经走了,留下了三千四百多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从上至七旬老翁下至不足月的婴儿,全部没有放过。所有的女尸都裸体赤身、下身一片狼藉。(下面不写了,写都会心痛,反正都是事实,如果不信,可以看看历史书,晋代被屠杀共一千六百多万人,全国当时仅仅两千多万。可以说比起日本,匈奴人、鲜卑那五胡毫不相让。)

祁雨心如刀割,泪如泉涌,仿佛看到了当年全家的残景。他又目赤红,咬牙切齿的对身边的斥候命令道:“速去查看一下,有没有活着的。”

斥候营全体官兵领命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