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海洋战略思想的缺失看今日中国海权困局[参赛]

铁血老牌潜水员 收藏 10 1196
导读: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告诉我们,物质决定意识,反之,意识亦可反作用物质。今日中国在东亚所面临的海权困局,恰恰是之一理论的最好注解。 中华文明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典型的大河文明,而古代大河流域以农业文明为特征,农业是这些地区最主要的生产部门。这注定了中华文明从其诞生之日开始,便被紧紧地捆绑在陆地上,这也导致中国人从传统上就严重缺乏海洋视野和海洋文化,而一个缺乏海洋视野及海洋文化的农业民族也注定不可能产生海洋战略思想。在笔者看来,这恰恰是造成中国今日之困局的根源之一。 众所周知,中国真正面临海洋危机是从1840年鸦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告诉我们,物质决定意识,反之,意识亦可反作用物质。今日中国在东亚所面临的海权困局,恰恰是之一理论的最好注解。

中华文明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典型的大河文明,而古代大河流域以农业文明为特征,农业是这些地区最主要的生产部门。这注定了中华文明从其诞生之日开始,便被紧紧地捆绑在陆地上,这也导致中国人从传统上就严重缺乏海洋视野和海洋文化,而一个缺乏海洋视野及海洋文化的农业民族也注定不可能产生海洋战略思想。在笔者看来,这恰恰是造成中国今日之困局的根源之一。

众所周知,中国真正面临海洋危机是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的,尽管在以前曾遭受过倭寇及西方海盗的骚扰,但这不过是癣疥之疾,并不能伤动中国之根本,而从鸦片战争以来,完成工业革命后的西方殖民者自海上来的侵略,才造成中国的大危机,用李鸿章的话说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那么面对这种情况,中国如何应对?清政府给出的答案是“见招拆招”——既然敌人是从海上来的,那就把敌人从海上赶走。于是,在清朝末年,清政府曾多次掀起海防建设的高潮。 但纵观清政府筹办海防的全过程,始终缺乏一套完整的战略思想指引。费正清先生认为,中国的现代化模式是西方冲击、中国回应的“冲击—反应”模式。尽管中国学者大都对“冲击—反应”模式持批评态度,认为该模式忽视了中华文明独立发展的内在的规律和自发秩序。然而笔者却以为,虽然这一模式可能未必适合中国的整个近代化过程,但如果我们用它来观察从晚清以来直至当前中国的海防建设,仍然可以得出正确的结论。

清政府第一次提出建立一支舰队是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在这次战争中,中国损失惨重,首都被占领、圆明园被烧,面对如此重大的损失,中国不得不做出深刻的反思,其中一项就是检讨自己的海上力量。于是,一些有见地的官员提出购买一支现代化舰队,以御外侮,这样就有了“李-阿舰队”。但由于种种原因,这项交易并未达成,而后随着时间的消逝,战争造成的伤痛逐渐减轻,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但很快,清廷变为自己的短视付出代价。1874年夏,日本以台湾岛民杀死琉球船民为由,悍然出兵侵入台湾,沿海防务顿显紧张。清政府海军太弱,无力海防,遂决定不与日开战。最终双方谈判达成中方对日赔款50万两白银,换取日本从台撤军。日军侵台一事虽了,但对清廷刺激很大——“蕞尔小国”日本竟敢发兵中国台湾,并迫使中国赔款了事,东南海疆危机再现,这不能不使清政府再次正视“海防问题”。 随即,清政府任命李鸿章督办北洋海防事宜、沈葆桢督办南洋海防事宜。所谓筹备海防,主要就是建立近代海军,由于财力确实困难,清政府不能不放弃同时创建三支海军的想法,决定“先就北洋创设水师一军,俟力渐充,就一划三”,因此李鸿章及其北洋海军一直处于举足轻重的优先地位。1888年,北洋海军正式成军,标志着晚清海防建设达到顶峰。北洋海军成军之时,可以说是整个亚洲最强大的海上力量,拥有包括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在内的10艘主力舰艇,舰艇总数达到42艘,总吨位达45000余吨。有了这样一支舰队,清政府便认为可以高枕无忧了,于是海军建设的步伐再度停下来。从这时起,一直到甲午战争爆发,在这长达6、7年的时间里,中国竟未再添购一舰!而此时的邻国日本海军却一路高歌猛进,在这段时间内,通过外购、自建迅速拉平中日之间的差距,在甲午战争爆发前,其实力已在中国海军之上。结果尽人皆知,在甲午战争中,北洋海军全军覆没,晚清海防建设彻底失败。此后的清政府,面对巨额的赔款,以及自身风雨飘摇的统治,再也支撑不起一支强大的海军了。

纵观晚清的海防建设,其失败的主要原因,在笔者看来,不是慈禧太后挪用海军经费建颐和园,也不是海军官兵的腐败无能,而是清政府从始至终都没有一套完整、系统的海洋战略思想。当人类的历史进入19世纪以后,世界各国,尤其是沿海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都无可选择地与海洋联系在一起,国家的兴衰荣辱也无可选择地与海军联系在一起。为贸易而向海外拓殖,为拓殖而拼命发展海军;海洋和海军实际上已成为西方各国资本主义发展的国家战略问题。而拥有漫长海岸线的中国,发展近代海军并未真正看清楚这一不可抗拒的时代大潮,始终局限于对西方列强炮舰政策的一种本能反应,仅仅是一种企图重新关上国门的较低层面的军事防御对策。因此,中国发展海军的整个过程始终呈现一种“海患紧则海军兴、海患缓则海军弛”的被动、消极和短视的状态。这次导致了清政府在海防问题上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别人用鞭子抽一下,才向前走一步,别人不抽,就开始偷懒,直到被人抽的再也爬不起来。用费正清教授的“冲击—反应”模式解构这一问题,再合适不过。

将晚清海防建设的历史,与当前中国海权困境的现实对照,能得出很多有益的经验。新中国建立后,领导人们在海军建设的指导思想上和晚清其实没什么本质区别,都是将解决现实需要放在首位,缺乏一套长远的战略规划。海军建设的目标仍然只是抵御敌对国家的侵略,用毛 泽 东的话讲就是“为了抵抗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而年轻的人民海军所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打破台湾国民党政权对大陆海岸线的封锁,争取第一岛链内的制海权,保证沿海地区的安全稳定。基于这一现实问题,连同客观条件(经济、科技水平)的限制,大陆海军始终以发展轻型舰艇为主,鱼雷艇、导弹艇、火炮护卫艇、猎潜艇等成为海军的首选。这一路线在一定时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在争夺沿海岛屿、破坏国民党的骚扰等方面获得了一些胜利。然而,当1974年,南越当局悍然出兵侵占西沙群岛时,海军却发现:自己唯一能出动的只有排水量392吨的037型猎潜艇,而海军航空兵的岸基飞机由于航程太短,也无法提供有效的空中掩护。尽管海军最终靠着官兵们的英勇无畏,夺回了西沙群岛,但其中所蕴含的巨大风险是不言而喻的。受这一事件刺激,海军随后联合空军,共同研制了能够覆盖南海诸岛的飞豹战斗轰炸机,同时加快了我国新一代大中型水面舰艇的建造与部署。但这一切仍然停留在“冲击—反应”模式上,海军并没有提出一项长远规划,以至于我们今天虽然拥有了控制南海的实力,可当新的课题出现在我们眼前时,我们却还是手忙脚乱,甚至除了抗议以外,拿不出任何一项有效的应对措施。

今天的人民海军已经远非当年的北洋海军可比,她已具备在岸基航空兵掩护下,保卫18000公里长的中国海岸线的能力。但和晚清海军相同的是,人民海军仍然没有建立起一套系统的战略思想。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海洋可以为人类提供丰富的水资源、矿产资源、食物资源、海水能源、海洋药物以及油气资源,而海洋运输则是国际物流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它承担了国际贸易总运量中的2/3以上,其中,中国进出口货运总量的约90%都是利用海上运输。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我们明确传达一个信息——中国海军的建设绝不能在重复过去的模式。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挨了打、受了欺负才想起来“锻炼身体”。我们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在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海洋究竟带给我们什么?我们对海洋的利益诉求又是什么?先辈们在面对海洋上有过什么样的经验教训,我们又该如何从中汲取“营养”?我们对这些问题是否认真思考过?

综上所述。在笔者看来,中国海权建设之所以走了这些弯路,就在于我们从一开始缺乏一套系统的海洋战略思想。缺乏思想理论的指引,使得我们的海权建设始终找不到一条清晰的脉络,更不知道未来的路在何方。这就是造成中国今日海权困局根源。

1889年,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出版了他的著作《海权对历史的影响,1660-1783》,这部作品和随后出版的《海权对法国大革命和帝国的影响,1793-1812》;《海权的影响与1812年战争的关系》共同构成了马汉的“海权论”。在“海权论”的指引下,西方列强竞相发展海军,在人类海洋史上谱写出了一曲波澜壮阔的恢宏篇章,将世界海军带入了“大舰巨炮”时代。笔者衷心的期待能够早日诞生一部符合中国传统文化和利益诉求的“海权论”,帮助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在海洋时代找到一条光明的道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