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江北往事 正文 第五章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6.html


放在往常,这个时候的高庄应该是平凡的,家家都关门闭户,女人偎在男人身边,缠绵私语。东西两座瞭望台上的灯散射出昏暗的光,照耀的整个村庄神秘莫测。可今天不行。高庄里出了大事。大家都有些懵了,这两天高庄到底怎么了?先是莫名其妙的被迁徙出去,然后又脚还没站稳又转身回来了。走的时候,老爷子像旗帜一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可回来的时候,高老爷子只剩下一尊黑白画像摆在中堂上了。朱红被素白遮掩掉。一切都让人回不过神。诺大的奠字折射出这里的庄重与肃穆。塔楼上的灯光依旧昏暗,只是更多了些悲凉。

高四没有陪着其他人晚辈跪在灵柩前守着老爷子,高四独自坐在自己的卧房里沉思。很多东西需要细致的过滤,从中找到细节,然后把答案找出来。如果能做到很接近答案,高四就觉得对得起父亲在天之灵了。高四怀疑老爷子死在日本宪兵手里。这不是无中生有的想法。山木少佐这个人,心思敏捷,或者说,这个日本军人除了有草莽的凶悍以外还有文官特有的处理事情技巧。高四不是他的对手,这几年来,自己想若即若离这个日本少佐,可是每件事最后明显都进了他的圈套,被他牵着鼻子走。高四为了高家的基业不被战争摧毁,对日本宪兵俯首称臣这也是保全自己家族产业的方式中最有效的一种。可是高四还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至少表面上看,自己在日本人眼里是有分量的,有利用价值之外的价值存在的。所以,长期以来的挣扎让高四做的很辛苦。还算庆幸的是,高庄的事,自己知道的甚少,父亲刻意拒绝让自己知道很多。父亲不是怕他对日本人忠诚之后出卖了高庄,反正父亲就是不太喜欢自己,不太喜欢和自己交心的交流。曾经有一段时间,自己努力的想和父亲说些什么,结果,都被父亲用明显的语气加眼神给拒绝了。于是,高四知道自己在父亲心里的分量并不重。于是,父亲的光环一直压着自己,让自己在白昼来临的时候总想快点逃离开,在夜色侵袭之后还不想归家。终于,这一刻,来了。父亲再也干预不掉或者说是鄙夷自己的所为了。高四的脸上现在开始舒展出笑容。人一旦放松下来,就会出现思维上的跳跃,很多原先不甚明了的东西,就会豁然开朗。他突然明白了父亲好像要告诉自己些什么。接着他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对死去的父亲应该有一些可以未了心愿给予延伸的能力,因为,这个人曾经和父亲交往的很密切。这些年,这个人似乎没再来过高庄。但是,自己的记忆深处,有过支离破碎的记忆,那就是,自己的小时候常能看到他和父亲举杯对盏高谈阔论。自己的年纪大了,然后,就没看到他来过。他问过父亲。父亲说,人与人之间总会有意料之外的事发生,很多东西,留在心里惦记着,总比说出来要更值得回味一些。高四为了父亲这句话,苦思冥想不得解。今天突然就明白了一些,这明白不是自己凭空杜撰出来的,这明白是真搞懂了的。

高四:双喜,给我备马,我得出去一趟。

双喜靠在门外正在头一点一点的瞌睡:少爷,去哪?

高四:去一个应该去的地方。

双喜:村外来了很多日本宪兵。说是要保护我们,我看是在监控我们。

高四:日本宪兵?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双喜:中午卢队长过来的时候挑衅的说我们高家这回长面子了。走了老爷子,便能惊动少佐亲自去虎头山剿匪,佩服佩服。

高四:他家老爷子死的早,否则,山木一定也会这样为他复仇的。

双喜:我就不明白了,虎头山和我们高家素无瓜葛,怎么会来庄子里杀老太爷呢?

高四:我们和日本也素无瓜葛,可是日本鬼子怎么会来这里强占我们的家园呢?

双喜:少爷,这话可不能说出来。

高四:那要怎么说,难道还要说多谢那些端着枪的日本鬼子来这里做客吗?

双喜:老爷子亡故,可是少爷你要稳住情绪,高家不能再出意外了。

高四:我知道。你准备一下,我要出去一趟。

双喜:夜色下,高家的少当家出门办事,这山木少佐一旦知道了,少爷你这要办的事多办怕是要砸掉了。

高四:哎,双喜,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双喜:明天少爷可以照样去办公,在县城和高庄之间,少爷总是有机会脱身一会的。我觉得少爷今夜可以想一个完全的对策,为明天上午你离开庄院又没有进城的这段时间找个恰当的理由,比较有意义一些。

高四:还是你这个提议不错。其实,我出门也没什么事做,你说我怎么敢把父亲过世的噩耗传到上海告知大哥,怎么能来得及让远在重庆的二哥知道这些事。我如果不告知他们,将来我怎么面对他们呢。

双喜:这个噩耗想必这两天日本人会帮你传过去。我是这样想的,大少爷和二少爷恐怕是敢不上这桩白喜事了。那么四少爷你,承担起养老送终的贤孝之事,怎么会有无法面对他们的事呢?

高四:我发觉你比平日有道理多了。

双喜:我这叫近朱者赤。

高四:三哥被赤化了之后,性命都没有保住。你还是远离朱者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