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性为何呈现“阴柔之气”

砺剑2011 收藏 3 291
导读:最近,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少将发表在《环球时报》上的一篇文章,正在网上热传。文中有这样一段话:“现在社会上有个不好的现象,叫做阴柔之气上升,阳刚之气下降。”   我很赞同罗将军的观点。为什么当下的中国男性,让人感到有“阴柔之气”呢?粗浅分析如下:   其一,传媒广告业标榜“花样美男”为男性的典范。   在信息社会,传媒业、广告业对大众心理和价值取向的影响是巨大的。为了使消费者更易于接受自己的产品,企业总乐于选择相貌俊美、身材姣好的男女演员,来推销产品和取悦观众。改革开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近,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少将发表在《环球时报》上的一篇文章,正在网上热传。文中有这样一段话:“现在社会上有个不好的现象,叫做阴柔之气上升,阳刚之气下降。”



我很赞同罗将军的观点。为什么当下的中国男性,让人感到有“阴柔之气”呢?粗浅分析如下:



其一,传媒广告业标榜“花样美男”为男性的典范。



在信息社会,传媒业、广告业对大众心理和价值取向的影响是巨大的。为了使消费者更易于接受自己的产品,企业总乐于选择相貌俊美、身材姣好的男女演员,来推销产品和取悦观众。改革开放初期,娱乐业、传媒业首先效仿近在咫尺的港、澳、台,近来,则是“哈韩”、“哈日”之风尤盛。而这些地区的影视作品和广告娱乐业,是把“花样美男”作为男性形象典范的。



在台湾,是“F4”大行其道,日本有“贵公子”,韩国则是“王的男人”。上述诸君,皆是影视作品中形象俊美、衣食无忧、整日愁容满面、沉溺于情感纠葛的“奶油小生”。屏幕上,他们修指甲、做头发、用刮毛器、涂防晒霜;屏幕下,男孩们认为这就是潮流和风范,群起而效仿之。我走进理发店,剃头师傅拿来发型图册,上面甚至有“言承旭发型”,由此可见“美男”形象受青睐的程度。近来,还诞生了“伪娘”这个本身就很虚伪的词。就在罗援少将那篇热文的跟帖里,我看到一位网友写道:“湖南卫视那几个四十好几、上蹿下跳的小男人,简直戕害了一代中国男人!”



其实,在国际主流的期刊上,如《时代》周刊、《新闻周刊》、《经济学家》等,国际一线品牌的形象代言人,还是以“硬汉”为主。如瑞士某名表的广告代言人,是老牌“007”扮演者皮尔斯·布鲁斯南;首位登上月球的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也经常在整版广告上露面。还有好莱坞硬汉乔治·克鲁尼、英国球星大卫·贝克汉姆、现任美国加州州长阿诺·施瓦辛格等,都是广告商心目中的宠儿。可见,选择“硬汉”做广告,同样回报丰厚。



其二,国家形象宣传更应增添阳刚之气。



我曾看过一段美军征兵广告的视频,记忆犹新。



广告画面拍摄于亚马孙流域的丛林中,几名脸涂迷彩的海军陆战队士兵正在参加演习。他们身背辎重,头戴能与卫星直接联通的高科技头盔,手持M-16自动步枪,冒着雷暴和倾盆大雨,在泥潭中艰难跋涉前行。其间,不断有士兵陷入沼泽,或遭遇野兽袭击,战友们互相扶助、拉起人链,以防彼此摔倒或受伤。紧接着,就是士兵们渴了饮露水、饿了用军刀剥蛇皮生吃蛇肉的场景。演习结束后,一名美军教官面对电视镜头说:“这些优秀的小伙子,他们参军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我当时深感疑惑,征兵入伍的动机和宣传策略,竟然不是“爱国”!这真是与我们的国情大相径庭。现在想来,对于一名愿意接受人生挑战的青年来说,“证明自己”其实正是最好的宣传口号。



我们的征兵广告和国家形象宣传,也可采用艺术化和人性化的手段,像《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亮剑》中的李云龙,参与打黑除恶的重庆公安干警,还有我国的现代化武器装备,都能够用来制作唯美震撼的广告场景,激励优秀青年参军参警,报效国家。



其三,家长要学会培养男人,而非男孩儿。



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文治大于武功。中国人看重的,是谋士在帷帐中轻摇羽扇,运筹帷幄,弹指间灰飞烟灭,决胜于千里之外。在这样的历史浸淫下,加之现在独生子女居多,父母很容易溺爱子女,形成所谓“男性女性化,女性宠物化”的社会性别倾向。多年前,青少年问题专家孙云晓的报告文学《夏令营里的较量》,早已揭示了中日青少年之间的差距。最近,我看到新闻照片上日本、韩国的男孩子在雪地里赤膊参加军训,再看看咱们的“温室里的花朵”,上下学都需要家长接送,不禁感慨,这些年差距又加大了。



另外,我国的幼儿教育和中小学教育中,亟须加强男性教师的任职数量和质量,要使男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接受男性教育、塑造男性性格、建立男性思维。惟有这样,他们长大后才能成为母亲、妻子、儿女和国家足以依赖的男子汉。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