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双英传 九一八 第九节 消灭日军炮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

日军兵营这样的防御在当时算是很严密,然而在邱良军的眼里,这防御却好像是小学生作业一样幼稚可笑。更何况偌大的兵营就那么几个人,怎么可能守得住?

邱良军瞥了一眼,发现农田里有土豆,他心中立即有了主意:有了!在军校学习的时候,曾经学习过自制消音器的方法。在没有条件的时候,枕头和大块的植物块茎等物都可以充当消音器。这里不是有现成的消音器吗?那就可以射杀狼狗和暗哨了啊!只是可惜了这些土豆。

想到这些,邱良军先把缴获的水壶里灌满水,又回身从地里刨出十几粒土豆,装入打开弹药袋中。

完成准备工作后,邱良军小心翼翼的避开探照灯,爬到铁丝网边上,以刺刀支开铁丝网从下面爬过去。爬到围墙边上,他把水壶里的水倒在墙上,在围墙上挖开一个洞钻了进去。

刚刚进入日军兵营内,邱良军就发现距离自己不远处有一个暗哨。

日本人的位置藏得十分隐蔽,可是邱良军双目如炬,又是经过特殊训练,来到一个陌生地带势必会把周围地形都观察一遍。那些位置最适合藏人都十分清楚。按照排除法,他优先从最容易藏人的地方观察,很快就发现了第一个暗哨。

邱良军从弹药袋里取出一粒大土豆,套在步枪枪口上。然后平端起步枪瞄准了黑暗中那个暗哨,口里默默数着:“1、2、3、4!”数到四的时候他扣动扳机。

此时刚好大炮的轰鸣声响起,套了土豆的三八式步枪发出轻微的“彭”一声枪声,很快就淹没在炮声中。

暗哨的眉心中了一弹,连惨叫声都没有,就一声不吭头一歪像一根倒下的木桩一样从窗台上滚落。鬼子倒下的时候其实动静并不小,只可惜被大炮的轰鸣声掩盖了声音,他的死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报警的作用。

发现不远处有一条狼狗,邱良军从枪口摘下土豆,换上一个新的土豆,端起枪瞄准了狼狗。等到一声炮响,他同时扣动扳机,一颗高速旋转的子弹钻入狗头中,扎出一道血箭。狼狗呜咽一声倒在地上,蹬了两下腿便不再动弹。

为了防止探照灯转过来发现掉下窗台的暗哨尸体,邱良军趁着灯柱转过去的空隙奔跑过去,把被击毙的日军士兵尸体拖到墙角根藏起来。

邱良军不慌不忙,一枪一个慢慢的狙杀被他发现的暗哨和狼狗。用了十一颗子弹,击毙了四条狼狗和七名暗哨。

还剩下最后一个暗哨,邱良军伸手去弹药袋中拿土豆,却摸了个空,土豆已经耗尽。这时候他若是单纯借助炮声的掩护开枪,总是觉得不保险,三八式步枪的枪声很响,日本人极有可能听到动静。

于是他拿定了主意,决定以冷兵器或是徒手来毙杀最后那个暗哨。

每前进一步,腿上的伤口就抽痛一下,但是邱良军还是以惊人的毅力克服了伤痛的折磨,顽强的向敌人摸过去。

悄悄逼近暗哨,避开日本人的视野。当邱良军从后面爬上去的时候,那个日军士兵还在探头探脑观望外面。

那家伙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还没来得及转过头来,就被一双大手捂住嘴巴。日本人要喊叫却叫不出来,一把锋利的刺刀从他的咽喉割过,连血管、气管和声带一起全部割断。日本人只觉得自己浑身乏力,无法喊叫也无力反抗,挣扎了几下头一歪,便趴在地上去找天照大神报到了。

再仔细观察一遍,发现确实已经没有暗哨,邱良军这时候才开始着手收拾塔台上的日本人。

悄悄摸向第一座塔台,他就像一只猫一样无声无息的爬了上去。

塔台上有两名日军士兵,驾着一挺大正三年式重机枪。两名日军士兵的脑袋随着探照灯转动来回观察,却冷不防从后面上来一个人。尚未等两名日军士兵回过神,邱良军手起刀落,指挥刀划过第一名日军士兵的脖子,人头就像是熟透的西瓜一样滚落到地板上。第二名日军士兵见到自己同伴的脑袋突然不见了,刚刚转头,只见一个浑身污血的人站在自己跟前。没等到日本人看清楚对手长什么样子,就只见刀光一闪,这家伙感觉自己的脑袋同身子分了家……

两具无头的尸体还呆呆站立了片刻,尚未停止跳动的心脏产生强大的压力,把污血从断颈处射出,喷了数米高,失去了动能,化为一阵血雨把邱良军从头到脚浇了个遍。

控制住重机枪,邱良军也不再以冒险的冷兵器刺杀的方式收拾残敌。

通过观察,他发现兵营内的日军步兵只剩下六人。另外两座塔台上各有两个,门口还有两个放哨的。至于里面炮兵阵地上的几十人,都是一群炮兵。

240毫米重榴弹炮的炮声何等的震撼人心,里面那些日军炮手都用棉花堵住耳朵,还是不能避免被震得听不到声音。这时候就算是邱良军用机枪扫射了残余的步兵,日军炮兵也不会发现后面的动静。

根本无须犹豫,邱良军双手握住大正三年式重机枪的握把,轻轻转动枪口对准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塔台,大拇指压下扳机。

“哒哒哒”重机枪发出一阵轻快的鸣叫声,放置在左侧,装满子弹的金属保弹板迅速向枪机中缩短,子弹壳从右侧飞出落在地板上,空的金属保弹板从右边慢慢吐出。

重机枪打了一个长点射,对面塔台上两名日军士兵发出惨叫声,接连倒栽葱跌落到地面。

邱良军又迅速转动机枪对准另外一座塔台,扳机轻轻压下,一长串子弹把上面两名日军士兵也扫落到地面。

“敌袭!”门口的两名日军哨兵突然发现里面塔台上响起机枪声,几乎是同时回过身来。他们刚刚转过头,就惊恐的发现,兵营内的塔台上亮起耀眼的火光,重机枪子弹劈头盖脑迎面泼洒过来。

两名日军士兵身上留下一长排冒着青烟的血洞,相继仆倒在兵营门口。

邱良军给重机枪换上一个新的30发保弹板,转动探照灯对准日军炮兵阵地,随后把重机枪也转了过去。

这时候的动静如此之大,日军炮兵指挥官也非白痴,已经发现了身后发生的变故。他刚刚扭过头来,却发现塔台上的探照灯居然向自己的炮兵阵地照射过来!

“不好!”日军炮兵惊叫了一声。这名日军军官的反应还算是比较快,赶忙趴在地上。

探照灯塔上,大正三年式重机枪枪口亮起耀眼的火光,一串子弹向着被探照灯灯柱照亮之处泼洒过去。

“嗖嗖嗖”子弹尖啸着扎入两名正准备关闭炮闩的日军炮手后心,又拉着一条血线从前胸钻出,带血的子弹打在炮身上发出一阵“叮当”作响,两名日军炮手一前一后接连倒在重炮边上。

240毫米榴弹炮一发炮弹重量就达到两百多公斤,需要用带有导轨的小车送入炮膛。日军两名炮手还来不及关闭炮闩,就被袭击者击毙。沉重的炮弹在重力又缓缓溜出,离开炮尾部,重重砸在地上。

“敌袭!”正在操作火炮的日军炮手和日军炮兵指挥官几乎是在同时发出惊恐的喊叫声。

这种巨炮的炮弹需要六个人从炮弹堆扛起,抬到小车上。日本人听到喊叫声还来不及把炮弹放到地上,这时候邱良军已经把枪口转向六名扛炮弹的日军。大拇指轻轻压下扳机,机枪“哒哒哒”吐出一条火舌,镰刀一样猩红色的子弹穿透了最后两名日军的后心,在他们身上留下一长串血洞。

结果不用说,那两名日军士兵当场倒地毙命。这还不算什么,扛炮弹的六个人死了两个,沉重的炮弹失去平衡,向后面滑落下去,不仅把两具尸体压得稀巴烂,连中间两个抬炮弹的日军士兵也被炮弹活活砸死。

前头两名日军发现炮弹滑下去的时候为时已晚,失去平衡的炮弹重重砸落在地上,压得抬炮弹的木杠子“腾”一声弹起,一名日军士兵被打碎脑袋。另外一名日军士兵动作比较敏捷,连忙逃开,却没有躲过塔台上射下来的暗红色弹痕追杀,也被撂倒在地上,紧随他的五名同伴去找天照大神报道了。

邱良军轻轻转动枪口,把目标对准了正在操作另外一门大炮的十多名日军士兵。一串子弹喷泻过去,日本人死了四个,其余的几个家伙东躲西藏,四处寻找隐蔽物。

“卫兵呢?”日军炮兵大尉军官觉得十分纳闷,怎么机枪子弹会从自己的塔台上射出。

日本人不知道底细,不知有多少袭击者。日本人以为,敢于向他们兵营发起进攻的中国人,肯定不会少于一百人。

没死的日本人四处隐蔽,等了许久,没有发现再有子弹射出,他们才纷纷向放步枪的地方跑过去。三八式又长又笨重,炮手在操作火炮的时候,肯定不可能背着一支枪碍事。军曹和曹长之类的虽有王八匣子,但是那种手枪怎么可能打得中三百多米外的塔台。

就在日军炮手奔向步枪的时候,却听到一声爆炸声,刚刚向他们泼洒弹雨的塔台上腾起一团火球,探照灯上跳出一道电弧,雪亮的灯柱随之熄灭。探照灯边上的重机枪也随着迸裂而出的火球从塔台上飞出,重重砸落在地上。

日军炮手心中一喜:太好了!肯定是我们的帝国勇士回来啦!一定是我们的人干掉了袭击者!

正在日本人高兴的时候,突然空气中响起刺耳的尖啸声,一发榴弹飞过来,砸在他们的人群中间。“轰”一团火球从扎堆的日军人群中骤然腾起,弹片和钢珠扎入柔软的肉体中,飞溅起一阵血雾。那些手刚刚伸向步枪的日军炮手一下就被扫翻了一大片。

“不好!掷弹筒!”日军炮手清楚了有人正用掷弹筒向他们轰击。

原来,刚才塔台上的爆炸声是邱良军自己制造的。他无法带走沉重的大正三年式重机枪,于是把一枚甜瓜手雷在木栅栏上敲了一下,丢在重机枪下面。利用91式手雷引信长达七秒的延时时间,他溜下塔台。人刚刚落地不久,塔台上就发生了爆炸,炸毁了机枪和探照灯。

邱良军找到一处绝佳的位置,架起掷弹筒向日本人那边发射榴弹。第一发榴弹就砸在日军人群中爆炸。紧接着他又向掷弹筒中塞进第二枚91式手雷。

“嗵”一声火药气体膨胀的声音,榴弹优雅的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落在一门巨炮后面腾起一团翻滚的烈焰。

“该是的支那人!”这时候日军炮兵大尉可以说是心急如焚。他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士兵被炸死,最担心的是榴弹万一落在那堆已经装上引信的炮弹堆中,那么将会有多么可怕的后果!上百发两百多公斤重的炮弹,一旦爆炸是什么样的威力!

想到这些可怕的事情,日军炮兵大尉连忙跳起来,拔出指挥刀向炮弹堆一指:“快!去拔掉引信!”

就在此时,刚好一发榴弹落在他身边两米外炸开。“轰”一声巨响过后,这个家伙还呆呆站在那里,指挥刀却随着已经炸断的手臂掉在地上,全身上下都被近距离扎入体内的钢珠和破片穿透,身体变成一个喷血的漏斗。

尽管这时候日军炮手听力不很好,听不清楚他们的队长喊了些什么。不过看到队长在临死前指着炮弹堆,日军炮手们也明白过来,得赶快去把炮弹的引信拆卸下来,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

只可惜等到他们明白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一发榴弹落在炮弹堆中爆炸,“轰”一声巨响,冲击波和碎片打在炮弹外壳上,发出一阵令人恐惧的“叮叮当当”声。这时候只要再有一发榴弹砸在炮弹堆中,随时有可能引发大爆炸。

几名日军炮手飞奔向炮弹堆,眼瞅着又是一发榴弹落下,一名日军炮手居然扑在一发已经安好引信的炮弹上。“轰”榴弹刚好落在那家伙身上炸开,一下就把这个日本人的后背撕得稀巴烂。但是肉体缓冲了钢珠碎片的冲击力,炮弹没有被引爆。

邱良军一口气连续发射了六枚榴弹,连续炸死多名日军炮手。但是都未能成功引爆炮弹。

剩余的日军炮手已经不多,几名日本人发现袭击者居然只有一个人的时候,纷纷哇哇乱叫着向邱良军扑过来,想要给他们的伙伴报仇。

邱良军以步枪打了几枪,打死几名日军士兵,再带着他们兜了一圈。

不久邱良军出现在两名留守在大炮边上的日本人面前,其结果自然不用说,那两名日军士兵轻轻松松被他杀死。随后就在日本人的尸体下面安置了诡雷,又在炮弹堆中做了手脚,只要有日本人来搬动尸体或者搬动炮弹,就会引起大爆炸,把大炮连同整座兵营都给夷为平地。

完成这一切,出了门,他往高粱地里一钻,向着那个叫救了自己的姑娘村子中走去。

邱良军很清楚,多门师团快要到了,届时得到增援的日军将会向整个沈阳城发起攻击,他需要尽快做好准备,给日本人制造一点麻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