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萧桐歪解:文韬之明传第五

萧桐兰州 收藏 1 38
导读:萧桐歪解:文韬之明传第五 庚寅冬,闲居深山,仿姜太公钓鱼,独垂于小河,日出而作,月升而歇,所钓者,不敢妄称龙、螭、虎、罴,所解者,所悟者,无非文章而已,且仅此而已。若有上钩者,阅之,则喜,用之,应之,甚善。是为序。 本篇为《文韬》十二篇之五篇,曰:明传。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文王征战多年,心力交瘁,终于在“望”到太公后,挣扎着干了些事业后,病了。在高干病房里,他特意将太公召来,且让太子发(也就是以后的武王),也一并旁听,两代英主请教太公,让他讲讲延续国脉的大道真言,以此传给子孙。

萧桐歪解:文韬之明传第五


庚寅冬,闲居深山,仿姜太公钓鱼,独垂于小河,日出而作,月升而歇,所钓者,不敢妄称龙、螭、虎、罴,所解者,所悟者,无非文章而已,且仅此而已。若有上钩者,阅之,则喜,用之,应之,甚善。是为序。


本篇为《文韬》十二篇之五篇,曰:明传。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文王征战多年,心力交瘁,终于在“望”到太公后,挣扎着干了些事业后,病了。在高干病房里,他特意将太公召来,且让太子发(也就是以后的武王),也一并旁听,两代英主请教太公,让他讲讲延续国脉的大道真言,以此传给子孙。


《明传》开始之处,便充满了悲情,医院里的病人没有几个阳光灿烂的。文王叹息道:“上天将要抛弃我了,周国的社稷就托付给先生了,我想问问先生治国的大道,为什么有时废弃,有时兴起,是什么原因?”


文王从“起(兴)、止(亡)”这两个方面对比立论,阐明了“义、欲、敬、怠”与国家盛衰兴亡的关系,“见善而怠,时至而疑,知非而处”。即:以善小而不为,以恶小而为之,机会来了却小脚女人样优柔寡断,迟疑不决,明知不对却偏听偏信,一意孤行,这就是大道废弃的原因,也就是永远不知道怎么也弄不清楚、干不上去、解决不了、最后失败的原因。


“柔而静,恭而敬,强而弱,忍而刚,此四者,道之所起也”。即:对自己能谦和宁静,明白并清醒地知道自个几斤几两,不会无脑子也就是脑残般地半瓶水晃荡;待人能恭敬有礼,接物能强弱得当,而不是自以为是个人物、人才、人杰,就趾高气扬、吆五喝六、盛气凌人;对待机会能忍能刚,该出手时就出手,静如处子,动如狡兔。这四种优点具备了,可使大道兴起,个人前途坦荡,事业蒸蒸日上。


最后,太公以“义胜欲则昌,欲胜义则亡,敬胜怠则吉,怠胜敬则灭”结语。


太公提倡“义、勤”,反对“欲、怠”。什么是“义”呢,太公后世的唐宋八大家之一韩愈先生说了“行而宜之谓义”。古译今后就是说办事合符道理,对人民有益则是义。如果不“义”,办事全凭自己的好恶,只追求个人私利、小集团利益,这就是“欲”。有句“无欲则刚”说的便是这个意思,也是俗语“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正解。


“义”包含有两个方面的意思,一曰“道”,二曰“行”。张着大嘴,夸夸其谈,大话、空话、假话一篇又一篇,就像系列的报道和深入剖析某一领导主导的某一次个人或小集体以为会彪炳千秋的可媲美十一届三中全会之类的会议的文章一样,(偶滴个娘,可算写完了,不要让你读着太累)。空谈误国即是此理,有了行动,但不合符“道”也不行。一天胡整,今天要争创全球500强了,明天要整个亚洲最大世界第二的项目了、标志了、里程碑了等等。不一而足的,空让人看着着急。这样的例子拂手即拾,各地曾经轰轰烈烈的政绩工程,烂尾项目,可不是一片又一片,一代又一代地“明传”下去了。


“勤”,即办事恭谨虔诚,勤恳尽力,这是对“行道”的具体要求,也是一种敬业的精神。只有全心全意地把事情办好,决不能有丝毫的懈怠荒疏。这样的人物,一般在生命“over”以后,会在正面媒体上反复宣传,并且号召学习之,且莫名崇拜之。


总之,太公把“义、勤”看作是国家兴盛的两个基本前提,“义”在先,然后“勤”之。这是讲给旁听的太子发的,也是我们今天年青人所应该有所启发的:只是因为,我们,特别是青年的我们理性的思想不够成熟,而感性的欲望易于冲动。


还是因为:我们只是年青,是冲动一代,而也有俗话说了,冲动是魔鬼呀!


最后重复一下太公先生在本篇的两句至理名言(有好学者可记之,列为左右铭):


“义胜欲则昌,欲胜义则亡,敬胜怠则吉,怠胜敬则灭”。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无论古今,不分东西和人事。


萧桐2010.11.29兰州


下篇预告:萧桐歪解:文韬之六守第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