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三卷 第二次晋辽大战 第八章 开运灭佛(1)

cqx7711 收藏 0 6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夜色已深,石重贵在御书房里焦燥不已,茶水也经续了几十次,冯嫣让太监来叫他,被他骂得屁滚尿流,魂飞魄散。 当皇帝,实在太难了!早知道这么烦,当初就不该跟景延广抢班夺权! 徐永发,贺得意,柳玉京解来共九十万贯,被石重贵与冯道二一添作五,一半入户部国库,一半交给了早把兵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夜色已深,石重贵在御书房里焦燥不已,茶水也经续了几十次,冯嫣让太监来叫他,被他骂得屁滚尿流,魂飞魄散。


当皇帝,实在太难了!早知道这么烦,当初就不该跟景延广抢班夺权!


徐永发,贺得意,柳玉京解来共九十万贯,被石重贵与冯道二一添作五,一半入户部国库,一半交给了早把兵工司起动资金花了个精光的郭英。对于兵工司原料运输问题,石重贵召柳玉京来谈过,柳玉京倒也爽快,愿意使用家里的车队为朝廷批量运输那些很奇怪的低值品,价格也相当公道,不过他不要钱,要粮食,因为钱贬值实在太快了,石重贵考虑再三,咬牙答应了。至于铜料,石重贵实在想不出来该怎么办,现在就向南唐宣战,去夺取义安铜矿?且不说南唐也是个实力很强的大国,现在靠那点钱和粮食吊命的石重贵实在没有什么信心再打大仗了。


养兵工司和武备学校,财政学校的花销大得惊人,每天钱财如流水一般从宫里花出去,由于伙食很好,光食料就是这几个地方不可忽视的开销,窦仪曾经建议削减这几个机构的伙食费,石重贵思虑再三,拒绝了,再苦不能苦这几个地方,他们是大晋的未来。


杜威的回朝申请被批准了,前提条件是他必须留够一百万贯,五十万石粮食给吴峦,否则不但不准回朝,还要被委为北面招讨使,全面负责北面防务,马全节很争气,刚刚夺取了契丹人的泰州,改善了北部边防形势,要敢不听话,就把你个肥猪扔到泰州最前线!


五天前,高行周上表说澶州的两万侍卫亲军军心有些不稳,因为他们也一样在抵抗契丹的大战中立下功劳,还首先反了景延广,拥护石重贵,为何连在景延广部下的侍卫亲军都分到田地了,而他们竟然没有?石重贵暗暗冷笑,不分土地给澶州的守军,是故意的,因为他们现在是在高行周而非石重贵麾下,虽然高行周没有野心,但难保他部下的将领们没有,没有归属中央建制就贸然分给他们土地,他们只会感激高行周,而不是石重贵,以国家的土地,来建立大将的威信,这生意做得过吗?!


拖到现在,高行周在部下们的埋怨声中终于忍不住上表了,上表就好,石重贵马上下诏令高行周赴朝商谈分地之事,澶州大军当然不可群龙无首,就令在黄河防线立下大功的义成节度使李守贞进为侍卫亲军马步都虞候,暂代高行周领军镇守澶州。


早朝时分,连夜从澶州赶回来的高行周上朝谒见,石重贵很是夸奖了一番,让他马上下朝去与柴荣商议分地之事,高行周前脚刚离开,石重贵马上就命左羽林上将军潘环率一万精兵,押八十万贯前往澶州,其中十万贯赏李守贞,七十万贯赏军士,令澶州军士立即开赴青州,讨伐杨光远,各镇大军统一由李守贞指挥。安排妥当,令一内侍前往开封府,告诉高行周说契丹人又蠢蠢欲动了,想和青州杨光远再玩一票大的,他们攻击了齐州,齐州防御使薛可言打退了契丹人,并向朝廷上表告急,考虑到远水解不了近渴,朕已就近令李守贞带澶州两万军立即赶青州前线,这分地的事,只好再向后拖一拖了,你也别急,就在家休息一阵子罢,杨逆光远很快就会被平灭,到时朕就给你的部下们分地。


第二天,高行周入朝代部下官兵谢恩,石重贵和颜悦色地说洛阳景延广至今不肯放桑相回来,恐有反意,咱们可得先走一步棋,加强对他的钳制啊,高将军也是我朝老人了,你部下里有没有什么人可担大任啊?高行周当即推荐侍卫马军左厢都校王景,极言此人允文允武,可担大任。石重贵大喜,立即派飞骑去澶州召取王景。


散朝之后,被兵工司缺铜搞得坐立不安的石重贵到开封府衙找柴荣商量,因为柴荣日理万机,所以被特准不用上朝,一直在府衙办公。柴荣与赵普,张美,郑仁诲,王朴,王溥,魏仁浦六人将石重贵迎入府衙,分别汇报了工作情况。这开封市长官不是最大,杂事却是最多,柴荣刚上任时接连干了四五个通宵,才把积压的事处理完了,跟上日常工作,好在有六名财政学校的学生帮忙,倒也忙而不乱,能对付过来了。由于六名财政学校的学生不能天天上课,石重贵怕他们拉下功课,特命柳云生派几名书写快的内侍前去财政学校一齐听课记笔记,下课后再拿到开封府给赵普等人自习,有什么不懂,张美这样的老手就可以作答。


待小吏奉上茶水之后,石重贵就和柴荣谈起缺铜的事,满眼红丝的柴荣起身道:“好叫校长得知,学生与几位同学除处理日常事之外,对民生国计还格外留心,如今天下大饥,雄藩横行,礼节崩坏,实是隐有乱象,朝廷宜采取一些措施,虽然不能治本,却可以稍固国本,稍安民心。这其中,或有解决缺铜之道!”


“哦?”石重贵一下子来了兴趣,道:“说说看,什么措施?“


柴荣看一看赵普,道:“则平,不如你来说罢?“石重贵赠赵普予金牌,摆明了就是十分爱重,再加上赵普在政事处理中确实显示了人所不及的干才,因而有心结纳。


赵普朝柴荣拱拱手,也不推辞,站起来道:“咱们同学几人在柴师兄启发之下,针对时弊,有些想法,特进奏陛下!


其一,厉行节约,应令各节镇节不必再向朝廷献兵器,奇珍异宝,以缓节镇扰民之患,柴师兄去府库看过,各节镇献上来的兵器,皆老旧腐钝不可用,还不如不要,而且献兵入朝还成为节帅们搜括百姓的借口之一,朝廷没有因为献兵得利,却徒受括刮的恶名,不如就取消了也罢!


其二,允许大晋境内商人和境外商人进行商品贸易,互通有无,朝廷可从中抽税,于国库不无陴益。


其三,战乱之后,各地凋残,宜令官员招抚流民,给田耕种,有可能的话,借贷种子,农具与畜力。


其四,废除牛租。所谓牛租,乃是大梁朱温从淮南杨行密手中夺来了几十万头耕牛,这些牛被分给了有地农户,农户只须每年向朝廷交点牛租即可。但时至今日,这些耕牛早已不存在,牛租居然还要交,朝廷固然根本收不到租,还闹得朝野上下怨声载道。


其五,限佛。现朝廷财政紧张至集,寺院却香火旺盛,很多寺院圈占耕地,禁锢劳力,用铜器建佛像,聚敛钱财,据说在咱们大晋境内就有三余寺院,数十万僧侣,不事劳动生产,还不用交缴赋税。“


石重贵想了一想,道:“赵普这些抚民之举,除了限佛,倒是可行,枢密院那里,朕也可让冯道制诰颁发,但实际成效恐怕不一定会有,因为各地雄藩不一定理会朝廷的法令!“


柴荣离位下跪道:“陛下,学生以为,朝廷颁发法令是一回事,雄藩愿不愿意执行是一回事,不能因为雄藩有可能阳奉阴违,朝廷就不行这些抚民之举,至少让天下苍生知道,我大晋朝廷和视人命如草芥的军痞不一样,皇上心里是装着他们的,朝廷仁厚,节镇跋扈,那么民心所向,更不待言!“


石重贵大喜,双手扶起柴荣道:“君贵说得好!朕就按你说的办!“


按石重贵的授意,禁献兵,兴通商,劝农业,废牛租悉由枢密院制诰颁布,对于限佛,冯道表示反对,这朝野上下,从民到官,信佛敬佛的人太多了,一旦限佛,必有大乱。


石重贵满口答应绝不在佛面前搞事,转身就去武备学校视察,地狱一月已经过了,学员们纷纷表示已经适应了学校的生活并在吃过了一个月的馊窝窝头和烂菜汤之后对现在伙食深表满意,将会铁了心在学校里学习生活训练。


石重贵指派王审琦将武艺相对较低,但文化水平较高,比较聪明的学员挑出五百名,补入开山都,放心地撤回了潘美及他手下的五千军士,拉回北郊大营,将澶州军和戚城军基层军官召集在一起,进行无神论教育。那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军官们经过皇帝再三动员,一致表示大伙都经过血与火考验,分了田地,这辈子就是朝廷的人了,只认皇上和铜钱,根本不认什么神仙鬼怪,只要皇上您一声令下,弟兄们跟您水里来火里去,见神杀神,见佛屠佛。


统一思想之后,就开始行动。开运元年十月,以大晋皇帝石重贵用一柄大斧在开封般若寺亲自砸破一尊大悲铜佛为标志,如狼似虎的近万大晋近卫军兵分多路,将开封周围近百里范围内的寺院全部查封,由开封尹柴荣派人清点人数和财产,史称为“开运灭佛”,短短一个月时间之内,查封院近四千所,控制僧尼二十余万人,寺属工仆奴婢十余万人,搜获存粮两百万石,收膏腴上田数十万顷,收缴铜佛铜钟及各种铜器近百万斤。


“开运灭佛”引起了朝野上下的强烈反弹,大批信奉比丘尼的文武官员纷纷上疏反对,其中“斋僧十万,建寺三十”的邓州节度使宋彦筠上窜下跳,最为活跃,就连在青州前线外号“陈佛子”的坊州刺史陈思让,也忙里偷闲不甘寂寞地上了一表,称皇上不可偏信小人之言灭佛,礼敬佛祖,可为子孙后代积德江山永固云云。就连被六万大军围攻的杨光远居然也隔这么远向开封府的和尚尼姑们致以崇高的敬意。一流言蜚语满城乱传,甚嚣尘上。


处于风口浪尖的石重贵让近卫军军官在僧人之中挑选强壮有力的约两万人,勒令还俗入伍,并立即配给各级军官,送入北郊大营训练;数十万顷好田没入官产,着原佃户继续看护;剩余僧人工仆二十余万全部充为官奴,配给种子农具,开荒种地;女尼与婢女集中在几个大寺禁锢,发给针线布匹,为十余万官兵缝制冬衣。收得的近百万斤铜,大晋兵工司与三司使二一添作五,一半拿来铸炮,一半拿来铸钱。由于此时币制混乱,各种私铸杂钱横行市场,乱买乱卖,大大扰乱了国家经济,石重贵令三司监造“开运通宝”,全面严格仿制前唐李渊时代的“开元通宝”,钱上文字由武备学校副校长,大学士窦仪书写,形制仍沿用秦方孔圆钱,规定每十文重一两,每一文的重量称为一钱,一千文则重六斤四两,由于轮廓精细,文字精美,质料精坚,民间称为“重钱”,是响当当的硬通货。


随着“开运灭佛”的持继深入,郑州王景,澶州潘环,恒州吴峦,定州马全节等皆解送境内铜佛数百尊献于开封,就连身在西京的景延广也送了十尊铜佛过来,“护佛”官员们开始急燥起来,某些有雄厚政治经济实力的集团参与“护佛”,更使文武官员们要人有人,要钱有钱,气焰大涨,奏章雪片般送入内廷,言辞也越来越激烈,甚至有说朝廷如此倒行逆施,报应不远之类,大有集合朝野各方力量,与皇帝一较高下之势。


考虑到国家形势严峻,实在经不起大乱,为兵为钱狂热了好一阵子的石重贵觉得应该表示一下善意了,颁布诏令,通告天下,说卿等勿以毁佛兴利,而有难色。夫佛圣人也。广其善道,以化人心,心能奉道,佛则不远。存其像也,非重佛之至也。行其道乃奉佛之深也。今兴利所以济人也。济人即佛道也。然传播佛道,非一般人可为,须心地精诚,文书通晓者方可,朕考问系来僧侣,十之八九不过普通闲人,一字不识,如何教人敬佛向善?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