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冷血门”拷问中国社会良知

铸剑凤凰台 收藏 0 287
导读: 12月12日,上海复旦大学18位在校学生和校友在黄山进行探险活动时,遭遇恶劣天气而迷路。黄山地区警方接到求救信息后,连夜组织警力搜山救险。就在营救下撤过程中,一名年轻警察不幸坠崖牺牲。而遇救复旦学生被媒体曝光称表现冷漠,更在返校后大谈“危机公关”,引起社会舆论强烈不满和谴责。   据媒体报道,复旦学生一行18人通过网络BBS联系组团,到黄山地区进行探险活动,但由于组织者对目的地地貌和天气变化准备不足,缺乏足够设备。探险队唯一的一部GPS定位系统落水后无法使用,导致队伍在深山里迷路,天黑后探险队被困在

12月12日,上海复旦大学18位在校学生和校友在黄山进行探险活动时,遭遇恶劣天气而迷路。黄山地区警方接到求救信息后,连夜组织警力搜山救险。就在营救下撤过程中,一名年轻警察不幸坠崖牺牲。而遇救复旦学生被媒体曝光称表现冷漠,更在返校后大谈“危机公关”,引起社会舆论强烈不满和谴责。


据媒体报道,复旦学生一行18人通过网络BBS联系组团,到黄山地区进行探险活动,但由于组织者对目的地地貌和天气变化准备不足,缺乏足够设备。探险队唯一的一部GPS定位系统落水后无法使用,导致队伍在深山里迷路,天黑后探险队被困在翡翠谷宿营,相互依偎取暖,其中一名学生通过手机短信向上海亲属求救,其亲属向上海市公安局报警,之后上海和安徽两地联动展开了救援行动。


晚上10点后,黄山地区几个派出所开始出警搜救,并于夜里两点半左右找到了迷路学生。救援人员考虑到带的物资不多,怕学生们冻坏,要求他们立刻下山。就在下撤途中,年轻民警张宁海在一条狭窄山路上用手电筒给后面女生照路时,失足摔下山崖牺牲,年仅24岁。获救复旦学生当天下午乘车返回上海。有报道称,他们因张宁海的牺牲而深感悲痛,并在领队倡议下默哀,鞠躬感谢救援人员。


但是次日凌晨,一名安徽本地记者“淡淡esse香”在微博上透露,当张宁海的遗体被抬下山时,复旦学生并不像报纸写的那样痛哭流涕,而是表现平静,他们“冷漠的样子让我心寒”“他们说要回上海。一路跟到他们临行的车前,一个男学生过来说,不好意思,要上车了。接着,把车门重重地关上。”这名记者还称,张宁海是为了给一个女生让路才坠入悬崖,“可这个女学生以及其余17人面对我们的追问,一致缄默,不承认这一点。让人寒心。”她觉得张宁海走得很不值,“怎么样也轮不到他来为这些人的年少轻狂买单。”


更加令人瞠目的是,这批获救学生中的复旦登山协会成员在回到学校后,和同学在网上大谈“协会政治”和“危机公关”,相关对话被透露到网络上。其中未参加探险的名叫“石翔”的学生“传授经验”称,“好好......学学危机公关,经过这次,登协(复旦登山协会)就是你的了”,以及“要学着去建立秩序,去控制老人,去协调关系,去利用资源,这是这个协会可以给你的”,而参加了探险的“杜彬”则表示,“还得靠你们,我经验不太足”。这一段对话,被网友称之为“夺权贴”。


在“夺权贴”的同时,复旦BBS“日月光华”还出现了一篇文章,更加露骨地谈论如何利用这一事件开展公关,其中提到“安徽历来是复旦的友好省份,有相当多的共建研究院和优质生源,趁这次机会要把以前的关系巩固起来,为以后的进一步发展打基础。因此还是要多带几个院长和系主任往,也可以让人看出诚意来。方式上可以再讨论,但化坏事为好事必然是终极目标,也考验校方的公关水平。 ”其次,“这次事件让人看出了复旦在新闻媒体的控制力有所下降,我建议新闻专业的毕业生可以多往一些新民晚报新闻晨报,不要全都集中在文汇报和解放日报里,......这种晚报的阵地还是要多占领,党报的人数则可以适当减少。目前对复旦效果最好的一篇新闻来自东方早报,就是一名复旦的毕业生的稿子。”


在救命恩人尸骨未寒的时候,这种高谈“危机公关”的言论引起了媒体的广泛质疑和严厉批评。除了批评他们“逃票进山”“经验不足”等次要问题外,多数批评集中在复旦学生对待生命的态度上。复旦大学新闻中心主任方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承认,出现这样的言论,也暴露出学校和现有的教育,在生命观、社会责任感方面存在薄弱环节。


著名记者李承鹏在名为《覆蛋之下,岂有完卵》的博文中,措辞激烈地抨击称,“我不相信复旦这么牛就齐聚了十八个没人性的学生,......我更相信这是中国教育的必然作品。”“复旦十八个学生冷漠的脸,让人觉得很王八蛋。辗转听陈丹青感叹过,这就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社会的主流和栋梁……这让人不寒而栗。”


在社会舆论压力下,探险队领队、复旦校友侯盼在网上公开发表了一封名为《迟到的道歉,一直在行动》的道歉信,信中自责称“自私自大、盲目无知、自我膨胀”,并称“没有勇敢地在舆论面前站出来。勇敢地表达我们对张警官的感恩和对一份因我们的自大而失去的生命的敬意。反而放纵内心去逃避良心的谴责,将我们的歉意搁置一边,一拖再拖,直至现在,酿成了无法挽回的错误。”


但是,在不同媒体笔下,也始终存在着足以影响大众情绪的不同描述,真相总是慢慢浮现的。例如,探险是有充分准备还是轻率无知?民警坠崖时,学生是立刻知道还是下山后才知道?知道真相后是否表现出悲痛情绪?事发后不愿面对媒体,是人情淡漠还是正常的心理反应?(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内反应可能也不尽相同。)“夺权帖”和“公关帖”在多大程度上能够代表复旦学生的思维?


因此,人民大学著名学者张鸣呼吁,复旦学生的行为,虽然有该批评的地方,但过分的谴责是不必要的。但真正应该严厉谴责的,是如何控制媒体、如何公关运作的言论。出了事,总是先想控制媒体,把盖子捂上,这是一个即使在官场,也显得无耻而且落后的思维,却能出现在一个名牌大学的论坛上。这说明中国的大学教育,的确出了问题。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