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少大印南科大改革要胎死腹中吗?

最近,高校教育改革的试验田——南方科技大学,有些尴尬。教授有了,校园有了,却没有学生,筹办3年之久的南方科技大学,至今没拿到教育部的招生许可证。这就相当于,小孩出生了没上户口,不给南方科大招生的批文,等于从根子上要扼杀这次改革,不知道有关部门脑袋整天想什么呢?一个大学改革,筹备了三年,就差你一把火了,你给哑火了,或者说冷处理了,效率怎么那么低。相信教育部的领导,都是高学历的,怎么一点效率都不讲?难道提高行政效率就是给百姓们看的,给做事者设置障碍的?




南方科技大学朱清时在接受采访时,感到压力很大。主要原因是这个大学要打破行政屁股决定学校命运的旧体制,但是,却遭遇了一个冷出路:即上级领导既不否定这种改革,也不肯定这种改革,同时,这也意味着南方科技大学的学位国家不承认,这就让先行者们感到很被动,既然是改革学校的试验田,你不给他授予学位的权力,就是在逼其灭亡。




按着朱清时的话说,没人批准你(自主招生),批准了就是绿灯;没有人制止你,制止你就是红灯。南科大自主招生走到现在,没有管理部门出来说是对还是错。也就是说,南科大(自主招生)遇到的都是黄灯,没有亮红灯叫停,也没有亮绿灯放行。事实上,南方科大出现这种局面,只是说明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有关部门是拖时间,就想把它拖得胎死腹中,办事情的人都没法办?想改革的人寸步难行,高校改革成为一句空话大话。但现实是残酷的,学生也在用脚对大学投票。




有点关系的和有钱的,都不稀罕中国大学的文凭,为什么呢?原因在于,中国大学官僚化特别严重,教学内容落后,与现实脱节太大。很多专业毕业即失业,害了很多没有背景的学生。而且,就连北大和清华,在全世界都不排不上号,就连世界二级名校都不如,这与中国崛起,形成强烈的反差。




中国大学落后而愚昧的一个根本原因就在于,学术官僚化和学校官僚化。官僚式管理实际上已经违背了大学的精神,一大帮外行和笨蛋,将本来生机勃勃的大学搞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学生背背书应付考试,教授们忙着走穴攀附权贵,写点垃论文互相吹捧,自娱自乐;更有甚者,给管理层出点馊主意,整个大学管理体制,与官场几乎没有二样。大学是国家教育的收割阶段,前些阶段基础扎的再牢固,都被这样的一群学术官僚和行政官僚压制着,能长成参天大树吗?




教育部自身也看到了官僚式学校管理的弊端,要力行改革。但是,连一个南方科技大学的招生批文都不敢批,还搞什么高校改革,难道是糊弄一下不满的教师们和出钱买张不断贬值的文凭的学生们吗?




其实,南方科技大学也并不是什么异类。根据朱清时的介绍,学校就组建理事会,由四方面组成,主要成员包括市委、市政府领导,其中深圳市长、主管教育的副书记、教工委书记都会是理事会成员大概占四分之一;四分之一是南科大的领导层,比如校长、副校长、教师代表;还有四分之一是深圳的企业家代表,市政府是希望企业家给南科大捐款;另外四分之一是国内外的教育家。




可见,南方科技大还是没有摆脱政府的规制,只不过是在教授治校和打破铁饭碗方面,提前一步。其实这些很容易接受,其他很多方面都这么做了,现在哪个企业还不是企业主说了算,哪个企业还有铁饭碗一说,高校已经成为计划体制最顽固的一块堡垒。除了官员们特殊外,还在试图保住铁饭碗的行为,注定要被市场淘汰。包括大学也是一样,随着越来越多的学生发现,上大学的收益变成负债,越来越多的人就不会再和教授们玩考试游戏了,体制内的老太太和老爷爷们那一套拿考试来和学生做游戏的低智商游戏,已经不好玩了,因为玩得再好,得不到社会和企业的认同,等于白搭。只是因为如此,他们害怕改革,害怕这些游戏穿帮,但是,问题在于,随着时代的变化,还在搞那些考试游戏,而不是去增进学生们的本领和能力,除了学生将来不被社会认可这样的悲惨事情外,还有一个是阻碍民族素质的提高,也是令人不能容忍的。




所以,有关部门不是仅仅给南方科技大学一块试验田就行了,还得给人家招生的批文,总是拖着不办,要么是不作为,要么是存心要使得南方科技大学改革胎死腹中,如果是第二种结果,那就不要再让人家折腾了,因为教授们玩不起所谓官僚游戏,学生们的青春也等不起,整个中国高校教育体系更耽搁不起。如果不改革已经被公认为落后拖沓玩考试游戏的高校教育体系,实在是不知道中国式大学还有什么出路,而我们的管理者也有历史责任,阻止这种破落之势发生。




市场改革已经多年,但高校治理依然生活在计划体制的阴影里,这种局面何时能够改变?裹着小脚走路,世界其他高校,又蹿升了一大截了,我们还在迈着三寸金莲,边走边折腾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