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七十四章

骆马湖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URL] 夜幕降临,藏在田野中饿了一天的金掌柜三人,决定趁夜间越过文昌阁据点。这天夜里,敌人已接到宿城来的命令,城郊据点特别是运东各据点的敌人,整夜来回搜查,维持会的人、伪军和特务在夜里像鬼影一样的在据点附近的田野、道路,拉网搜查。三人利人敌人的间隙忽藏忽走,渐渐远离文昌阁敌人据点,当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夜幕降临,藏在田野中饿了一天的金掌柜三人,决定趁夜间越过文昌阁据点。这天夜里,敌人已接到宿城来的命令,城郊据点特别是运东各据点的敌人,整夜来回搜查,维持会的人、伪军和特务在夜里像鬼影一样的在据点附近的田野、道路,拉网搜查。三人利人敌人的间隙忽藏忽走,渐渐远离文昌阁敌人据点,当他们三人行进到敌区和游击根据地结合地带时,三人松了一口气,前面就是游击根据地,三人放心大胆地朝运东根据地前进。三人交谈着,心情变得愉快,忘记了饥饿,也忘记了疲倦。只要穿过前面的一大片庄稼地,再走里把路就进入根据地的村庄了。三人在庄稼地中穿行,刚刚走到庄稼地中间,前面忽然站起十几个黑影,黑影大叫:“什么人,站住,不站住就开枪了。”金掌柜从对方说话的腔调里判断:遇到敌人了。金掌柜三人立即卧倒,敌人那边响起了起了枪声,子弹在这三人的头顶上呼啸而过,金掌柜慌忙解下腰间的金条,埋入地下。那商人也把身上的子弹埋了,金掌柜说:“这下跑不出去了。”他郑重地吩咐伙计:“我们今后无论谁还活着,一定要把这些金条完整地交给党。”他又严肃对那贩卖子弹的商人说:“一旦被敌人俘虏,咱们要死死咬定是夜间赶路的商贩,敌人搜查不到证据,一时也拿咱们没有办法,否则你私贩子弹给共产党也是死罪。”黑暗中那商人点了点头。”在他们前面打埋伏的是一伙文昌阁据点内的汉奸维持会。敌人包围了他们三人,三人都被用绳子反手捆绑住。金掌柜和伙计受过专门敌工训练。懂得“索绳法”。这伙维持会绑人也是个外行,如果敌人把他们双手反手绑在背后,双手交叉成十字捆绑,那纵有天大的本领也解脱不了。这帮维持会把三人的手各合在一起捆绑,手脖子并不是呈十字交叉绑着。金掌柜和那个伙计的手腕遭敌人捆绑时死命地撑着,手腕间仍有一点空隙,这就是特工课上教的缩绳法。那商人却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被维持会的人捆绑的嗷嗷叫。维持会押着三人回到文昌阁据点,逐个审问,三人一口咬定是结伴而行的商贩,敌人举起大板凳披头盖脸朝三人一顿猛打,三人还是咬定那句话:是到运东做生意的。敌人打累了,又经过一天的折腾,就把这三人关在一间屋子里,外面放了双岗。其余敌人都打着哈欠睡觉去了,准备第二天把这三个人押解到宿迁城里去。到了后半夜,据点内敌人鼾声一片,布店伙计用缩绳法把被捆绑在背后的双手前后左右慢慢移动,绳子松动了。他的一只手从绳子里挣脱出来,解开了身上的绳子。金掌柜那背后的双手也在前后左右移动。伙计上前,先把金掌柜身上的绳子解开。二人正待悄悄溜出门,见旁边的那贩子弹商贩,用眼光苦苦哀求二人。二人上前又把商贩的绳子解开。伙计轻轻打开门,门外门口横着一条大板凳,伙计先轻轻跨过大板凳,用双手死死掐住门外抱枪坐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敌人,那敌人挣扎一番后被伙计掐死。金掌柜拾起长枪跟在伙计身后,那贩子弹的商人由于心里惊慌跨越门口的大板凳时,大板凳被碰倒在地,“哐当”一声惊动了睡在前面墙角的另外一个敌人。梦中的敌人被惊醒,见屋内窜出三人,吓得手也不听使唤了,怀中的枪变成了烧火棍。伙计手一摆开,呈打枪状,大喊一声:“丈人(宿迁骂人土话),哪里跑,缴枪!”伙计这一声喊,倒提醒了慌了手脚的敌人。敌人枪一扔撒腿就跑,伙计抓起逃敌的枪,三人夺路东逃。逃出了几百米,据点里的敌人才持枪追出来。三人往前跑,敌人在后面追,三人顺着原来的方向跑到那片庄稼地。伙计持枪掩护,金掌柜扒出了金条;商人扒出了子弹。与敌人对射中,金掌柜和那伙计子弹打完了,商人就每人给他们一把子弹。敌人渐渐逼近,金掌柜对二人说:“你们先撤,我来掩护。”伙计不同意说:“你和商人撤,我掩护。”金掌柜一边射击一边赶紧对伙计说:“趁天还没亮,你年轻人腿快,还是我来掩护。”伙计看着这位相处几年的战友、长辈,眼睛湿润了。金掌柜的命令他不能拒绝。他把金条缠在腰间,刚跑出几步,又被金掌柜叫了回来:“回来,你们朝县城方向跑,相反方向,敌人不防备。”伙计又拉着商人弯腰回头,借着浓密的庄稼作掩护迎着敌人跑去。又绕了一个小弯子,躲过了敌人。金掌柜一边打枪边向东撤,敌人紧追不舍。撤退中,他的小腿中了敌人一枪,顿时跌倒在地。金掌柜一天一夜未进粒米,年龄又大些,力气用完,腿上又有伤,终被敌人追上,被敌捕获。天已微明,藏在远处的伙计看到金掌柜一瘸一拐地被敌人拖走。他心如刀割,眼泪不住地流下。他真想冲上去打死几个敌人救出金掌柜,可是重任在肩,伙计含着泪和那个商人离开了。

敌人抓住了金掌柜,复又押至文昌阁据点,当即派人联系了城里敌人。情报队长高天华率特务渡过运河到文昌阁据点内。他眼盯着被绑的金掌柜,皮笑肉不笑地说:“都说你们搞地下工作的人狡猾,怎么样金掌柜?再狡猾也逃不出我的手心吧。”他把手伸开作抓东西的样子。金掌柜轻蔑地看了一眼这个败类,说:“别得意太早,共产党早晚要收拾你这个叛途。”高天华押着金掌柜到宿城日军宪兵队,金掌柜被投入宪兵队大牢。在暗无天日的宪兵队大牢中,腿部受伤的金掌柜受尽敌人惨无人道的拷打,金掌柜始终不吐露一个字。

运东县委动用各方力量,采用各种办法,试图营救金掌柜,可惜均未成功。日寇投降前夕,金掌柜和二十多名抗日人士被日寇秘密杀害在县城北郊、运河边一个叫长河涯的地方的一处芦苇丛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