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大盗王俊才为何只偷官员之家?《凤凰周刊》

没入红尘 收藏 14 1184
导读:惊天大盗王俊才为何只偷官员之家?2010-11-02 08:56:55 浏览 13169 次 | 评论 23 条 《凤凰周刊》2010年第18期发表了记者夏阳的长篇报道,让人们认识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惊天大盗,这个名叫王俊才的惯偷,家中拥有的文物字画藏品价值2亿元! 王俊才的家三室两厅,装修得雅致大方,客厅内摆着60寸的液晶电视、真皮沙发。不过真正令警方瞠目的是,各种各样的文物和藏品摆满两个柜子,包括各种瓷瓶、陶罐、青铜器共20件,字画6幅,金银戒指36个,金银手镯31只,玉挂坠、玉手镯30件,集邮册1

惊天大盗王俊才为何只偷官员之家?2010-11-02 08:56:55

浏览 13169 次 | 评论 23 条

《凤凰周刊》2010年第18期发表了记者夏阳的长篇报道,让人们认识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惊天大盗,这个名叫王俊才的惯偷,家中拥有的文物字画藏品价值2亿元!

王俊才的家三室两厅,装修得雅致大方,客厅内摆着60寸的液晶电视、真皮沙发。不过真正令警方瞠目的是,各种各样的文物和藏品摆满两个柜子,包括各种瓷瓶、陶罐、青铜器共20件,字画6幅,金银戒指36个,金银手镯31只,玉挂坠、玉手镯30件,集邮册17本和大量古钱币、旧版人民币、纪念币。此外还有美元、日元等外币,以及100克金条1块、银条6块,笔记本电脑5台,数码相机6个,摄像机1台和手机3部。

虽然王俊才涉嫌吸毒、持枪、绑架、放高利贷等多种罪行,但他最具“全国影响”也最为神秘的身份是以文物为主要作案目标的“二亿大盗”。

王俊才生在国家级贫困县,王俊才的父亲一人养着五子二女。作为家里的顶梁柱,王父不幸患上了肝硬化。王俊才14岁那年,父亲留下两三万元的债务,撒手而去。这彻底打乱了王俊才,不得不辍学开始打工。

辍学前,王俊才曾认为自己是人才。“那时是我心里最痛苦的时候。每天在学校脑袋中翻来覆去想的全是如何得到帮助,继续学业。”

辍学后,王俊才来到尖草坪区太钢一个饭店打工,一个月120元工资,每个月上交给哥哥60元。在饭店打工之外,还卖过糖葫芦、馒头。母亲改嫁后,无人管教的王俊才,认识了一些社会青年。一次,三个人抢了32块钱,抢钱后另外两人一哄而散,最小的王俊才没来得及跑掉,被抢青年一把将其揪住。王俊才急于挣脱,出刀捅伤了他。对方轻伤,王俊才被判入狱8年。

1998年抢劫时,王俊才仅20岁,2005年出狱时,王已27岁。6年8个月的监狱生涯里,王俊才还时常有努力自新的想法。“那会儿好几封信支撑着我,我哥,我妹,还有一个女孩。”

与王俊才同在饭店打工的女孩没有忘记王俊才,给他写过6封信,激励他不要失去勇气。一句话王俊才至今记得:“强者不是要压倒一切,而是不被一切所压倒。”“他们写信对牢中的我启发很大。想过好好做人。”王俊才在狱中曾为自己规划人生,天生喜爱鸽子的王俊才,希望能开一个养殖场,将母亲接回来,发家致富。

但出狱后,一无所有的王俊才四处奔波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哥哥妹妹没有力量帮助自己,外人毫无指望。

失望之下,王俊才只得回头寻求狱友的帮助。早他一年出来的狱友开了个棋牌馆,王俊才在此找了一份打扫卫生的工作,每天下午之前,把棋牌馆清理干净。

但这份工作显然不只于“打扫卫生”。这期间他到底做过些什么,除了王可能无人清楚。王俊才只是隐晦地说自己并非一开始就愿意走回“那个圈子“,只是实在找不到人可以帮自己在社会上立足才走回头路,因为”在那个圈里面,是不会跟普通人一样的”。

一年之后,“无论什么事总是冲在前头”的王俊才得到了狱友的信任,借给王俊才3万元。王俊才邀在火锅店上班的妹妹和妹夫,一起开了自己的火锅店。一年下来挣了14万元,王俊才分了7万元,妹妹、妹夫分了7万元。

但这个店很快被拆迁了。之后王俊才又开了洗脚房,也很快被拆迁。王的正当营生就此终结,他开始放弃靠打工或者自己做生意来发财致富的念头。不过,因抢劫百入狱8年的经历让王俊才发誓不再抢劫,因为“暴力犯罪判太重了”。

他决定用盗窃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在看守所里,王俊才坦言,不择手段地弄钱,就是为了用积累的财富将来替儿子买个官做做。

专偷官员的王俊才的惊人言论,也成为当今中国官场最真实的写照,下面是他的部份言论。

“我的这些文物,大多来自官员家中。我感觉这些人家中才有好东西,现在送礼都不送钱,都是送这些的。高官家和老板家的区别很明显,有钱的人不一定有文化,所以文物比较少。煤老板家里感觉比当官的家中差多了。阳泉那个煤老板家里,只有两个纪念币册。”

下面的几段,可以说是比较专业的盗窃官员的“盗窃指南”:

“省级领导我不敢去偷,最好是市级领导。我每到一个地方,要先挑地段。当官的都选择路好的地方。每次进去以后,肯定先进书房,文物、字画大多在这里,快速地挑最贵重的拿几件,然后才到床底下、柜子里看看,有没有现金、金银首饰,没有就撤。各个地方比较,还是北京的官员家里文物最丰富,上海其次,太原比河北更差。我进去过的这些人家,10个人的家里,有8个人的家里放着保险柜。”

“最佳时间,是在天黑刚亮灯的时候。夏天在晚上七八点,冬天是晚上五六点,因为当官的应酬多嘛,在这个时间段,走进小区,看到那家灯不亮,说明主人当天有应酬,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一般我不上5楼作案。卖楼的说得非常对,‘金三银四’,这两层住的肯定都是最有钱的。更高层的,既不安全,也不会比三层、四层家里更富裕。”

“越是经济活跃建设项目多的地方,当官的越有钱,因为开发商都想拚命揽工程,虽然现在都实行招投标,但实际上都得拿钱顶。”

如果说“盗亦有道”的话,两亿大盗王俊才可以说还是有些盗窃原则的:“我喜欢盗窃官员,也是因为他是受贿来的,偷了以后,肯定不会报案。我从不偷穷人,文物贩子的家我也从来不去。他们这些人辛辛苦苦,多年才有点收藏。当然我也不是完全可怜穷人,也怕他们报案。人家是辛苦得来的东西,不像那些当官的,心里有鬼就不报案了。”

令人吃惊的是大盗王俊才盗窃的目的和理想:“文物我一件也舍不得卖,我全部留给我的儿子,我想让儿子当官。我不想我的下一代走我的路,为了生活又偷又盗,也不想他做个普通老百姓,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做。我将来要给儿子一个好的环境,供他上学,供他走进政府部门。”

“我要将所有文物留给儿子,就是希望我儿子也能成为一名高官。如果有钱,想当官有什么当不了的?拿钱买呗。我会为儿子准备1000万元,从现在看,我儿子至少有60%的机会能成为官员。如果没有钱,就靠他的实力,他哪能当了官?现在有好多大学生,有了学历还不是靠边站。”

下面这段话简直就是对近日流行的“我爸是李刚”的准确诠释:“这就是一个关系网的社会。要想改变下一代和下一代的下一代的命运,就要进这个关系网,走进政府部门。如果你是穷人的话,这辈子想当官、升官发财都不可能。但你当官的话,儿子那一代的命运就会改变,下一代的下一代的命运都会改变。老子不干了,儿子扶上去,儿子不干了,孙子又扶上去。”

王俊才还说:“我不想从儿子身上得到任何回报,只希望他能当一个好官,把这个社会改变了,不管他是市长还是县长,最起码他能公道。我儿子能为老百姓做一件好事,我就没有白为他付出。”

但是,王俊才的付出注定白费,他的“壮志”注定难酬,答案其实在他前边的言论中已经给出,在这样一个腐烂透顶的官场体制中,当一个个体逐渐一步步沦为这个腐烂体中的一员、一个细胞时,注定会被其侵蚀同化,变成一个脓包,而成为贪官中的一员。

两亿大盗王俊才说:“我承认我的钱来得不正当,但这是一种生存方式。一人一个生存方式,一人一个奋斗目标。要是我当官,我还用得着去偷去抢吗?坐在家中就有人送呢。”这话虽然说的是强盗的歪理,但也确实是大实话。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