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啊,钓鱼岛归属铁证《海国记》被拍卖

悲哀啊,钓鱼岛归属铁证《海国记》被拍卖

以1325万被神秘买家拍走2010年12月21日 02:07新京报[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71条



昨日,被称作“钓鱼岛归属铁证”的书稿亮相首届艺术品大型拍卖会,最终以1325万元落槌。本报记者 韩萌 摄


本报讯 (记者王佳琳)昨天中午,被称为钓鱼岛归属铁证的清代文学家沈复自转体作品《浮生六记》佚文《海国记》钱泳抄本原件,在北京以1325万元被拍卖。


散失抄本成钓鱼岛归属证据


这部编号为304号的拍品,是昨天正常拍卖会的焦点,《浮生六记》是清代文学家沈复的自传体作品。文学界称《浮生六记》为“小红楼梦”。


在流传当中,《浮生六记》遗失后两本。2005年,山西书贩彭令在南京偶然发现了一本名为《记事珠》的文稿,后经多位学者鉴定,属于清代中期书法家钱泳的杂稿本手记,因其中有部分条目来自《浮生六记》,被认定为为《浮生六记》散失的第五本《海国记》。


而这部分文字中,部分有关钓鱼岛的描述成为我国拥有钓鱼岛主权的又一新证。


据彭令此前介绍,《海国记》“册封琉球国记略”页,记载有“……十三日辰刻,见钓鱼台,形如笔架。遥祭黑水沟,遂叩祷于天后。忽见白燕大如鸥,绕樯而飞,是日即转风。十四日早,隐隐见姑米山,入琉球界矣。”


这段文字中,确认以黑水沟为中国(清廷)与琉球国的分界线符合历史事实,钓鱼台(岛)明显在中国的领域内,不属于琉球。


据媒体报道,钱泳手迹原件的抄录时间为道光三年(公元1823年),其存世时间也比日本人所谓发现“尖阁诸岛”(即钓鱼岛)的时间早了61年。


神秘买家天价拍走作品


“由于中日两方都没有真正占领钓鱼岛,因此‘有效占领’这些国际法原则就无法作为法理上的依据。反而是‘先占’的历史依据变成两国对其进行主权争夺的主要依据。如果发现的新文献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就会增强我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谈判地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此前分析指出。


昨日这个拍品最终以1325万元被一名神秘买家拍走。


■ 现场


拍卖一度暂停等买家


编号为304号《(〈浮生六记〉卷五)册封琉球国记略(〈海国记〉)》原件拍卖时。女拍卖师上台介绍了拍品的具体情况。但之后拍卖并未马上开始,另一位拍卖师告诉大家,现在要暂时休息一下,因为还有几位买家正在赶往拍卖会现场的路上。


一位打扮普通的黑衣男子在台下大声表示了对主办方的不满,“想买的早就来了,等多长时间啊?”在拍卖会结束之后证实,这名黑衣男子就是最终的买家。为了稳定现场,主办方买来了面包等食品,一一分发给在场就坐的买家。有业内人士表示,在拍卖会上出现这种情况实属少见。


12点整,拍卖会继续进行,《海国记》起拍价定为900万,经过多轮加价,黑衣男子以1325万元拿下拍品。“也许不等那10分钟,现在的成交价格不会这么高,可能900万就能拿下。”一位买家在拍卖会结束后分析。


买家:“也是受人之托”


黑衣男子自称吴先生,最终拍得了《记事珠》(《海国记》)。拍卖结束之后,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也是受人之托前来竞拍,对于竞拍目的,“没有什么高尚的想法,也没有什么低级的想法”,而真正的买主就是希望通过竞拍,不让《记事珠》流出国境。但他始终未透露自己的身份以及幕后买家的身份。


吴先生说,他是在前天晚上从网上的新闻转载才得知这一拍卖活动。之后自己四处打电话联系,最后一直联系到了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产业扶贫委员会。不过联系之后他才得知,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产业扶贫委员会已经退出了这次拍卖活动。


昨天早晨,吴先生又按照地址找到了国际俱乐部,吴先生说,自己在询问了情况之后,也翻阅了一些现场提供的文献资料,并着重阅读了文章中有关此次拍品与以往钱泳书风比较的部分。


吴先生说,幕后的买家也是有爱国心的人士,参与竞拍的原因之一,也是不希望这件拍品今后流出国境。“毕竟现在流出的手段很多。”



■ 对话


藏家:小书贩书市发现文献


藏家彭令说自己是一个农民出身,高中毕业。所住的旅馆一个月只要两三百块钱。


记者:今天的拍卖结果理想吗?


彭令:如果理想的话,应该在3000万以上。


记者:拍卖所得会怎么处理?


彭令:一部分会用于扶贫事业;一部分会用于建国前毛泽东著作版本的收集整理。还有一个主要的部分,要用于改善我自己的生活。有些人会问,你为什么不捐赠,我也实话实说,毕竟我是个小书贩子,就靠贩书卖书为生。


记者:这次拍卖提出拒绝国外人士竞拍,是你提出来的吗?为什么?


彭令:我遵照我老师傅璇琮先生的教诲,认为这东西是证明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的历史文物,把它留在国内,应该是它的最佳归宿。


记者:你现在急于确定这个买家是不是中国人?


彭令:我想这个国家会确定,拍卖公司也会确定的。


记者:发现文献时是什么感觉?


彭令:只是感觉字写得很漂亮,以为它是个民国时期的抄本或是稿本。很多人不知道像我这样的小书贩,为了谋生,每天凌晨起来,天蒙蒙亮,带着个小手电筒到市场上去摸书。


记者:怎样确定是真迹而不是伪造?


彭令:太平洋学会2010年9月11号进行了专家审阅评估会,明确了它就是钱泳的手迹。这次鉴定都是国内顶尖级的专家,甚至把台湾的专家(蔡根祥)都请过来了。


记者:虽不是国家鉴定,但都是国家级专家鉴定?


彭令:嗯。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2010年11月,已经对它拍照,计划把它写入清史。而在此之前,也组织了故宫博物院的专家对它进行了鉴定,确定是清代历史文献。


记者:何时发现其中有钓鱼台(岛)字样?


彭令:发现《浮生六记》卷五佚文的,是我,但发现记载钓鱼岛文献的,确实不是我。而是台湾保钓协会的专家、学者、学生。他们看到我在香港《文汇报》副刊发表的《浮生六记》佚文的发现及初步研究后,与我取得了联系,多次点拨了我。


■ 发现历程


2005年


彭令在南京朝天宫发现。


2006年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辛德勇确认为钱泳手迹。


2008年6月


香港《文汇报》副刊发表彭令《浮生六记》佚文发现及初步研究。


2009年10月下旬


台湾保钓协会的专家、学者提醒彭令关注文献中琉球资料部分,发现钓鱼岛属于中国的证据。


2009年12月3日


香港文汇报报道,《(清著佚文手迹面世 比日本文献早76年)铁证钓鱼岛属中国》。


2010年9月


太平洋学会专家审阅评估,明确为钱泳手迹。


2010年12月20日


文献在北京以1300余万元被拍卖。


□彭令自述






本文内容于 2010/12/21 11:00:46 被小编a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