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最牛内涵搞笑贴《李逵日志》太给力了

aqssm 收藏 1 1250
导读: (1) 扈三娘生了,是个大胖小子,我心里十分纳闷,二月份才结婚,这才刚刚进八月、、、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聚义厅照例聚会,烦透了,本不想去,但强盗圈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去说不过去,去了就得随礼,哎!我区区一个堂级干部,一月俸禄才二十两银子,前几天秦明结婚随了十两,他是厅级干部,给少了不好看,何况我以后可能要归他大舅子花荣管。不过心里想想,秦明这厮忒不要脸,二婚还搞的这么隆重,咒你生儿子没屁眼。 扈三娘和王矮虎都是堂级干部,跟我平级

(1)

扈三娘生了,是个大胖小子,我心里十分纳闷,二月份才结婚,这才刚刚进八月、、、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聚义厅照例聚会,烦透了,本不想去,但强盗圈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去说不过去,去了就得随礼,哎!我区区一个堂级干部,一月俸禄才二十两银子,前几天秦明结婚随了十两,他是厅级干部,给少了不好看,何况我以后可能要归他大舅子花荣管。不过心里想想,秦明这厮忒不要脸,二婚还搞的这么隆重,咒你生儿子没屁眼。

扈三娘和王矮虎都是堂级干部,跟我平级,王矮虎武艺有限,人品也不咋地,估计没多大前途,本来想给二两银子意思意思行了,不过扈三娘好像在宋大哥那边说得上话,最近中层干部要调整,这是关键时刻,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给五两吧。

听说张顺的爹快死了,剩下的五两得给预备着。

幸亏这个月下山干了票大的,山寨规定按百分之十提成,估计有十两银子分红,明天先预支一下,不然得喝西北风了。

王矮虎那厮脸笑的跟花似的,越看越恶心,扈三娘怎么嫁给他了那?要长相没长相,要内涵没内涵!哎!好菜都让猪拱了。

会上发生了点小小不快,晁天王和宋大哥又吵了起来,其实也不是啥原则性分歧,晁天王说孩子像爸爸,宋大哥说像妈妈,两人总爱为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较劲。

两人争执不下,脸红脖子粗,像发情的公鸡,每当此时最讨厌,两人非得让手下表态,林冲借口喝醉了狂奔出去呕吐,戴宗犯了间歇性耳聋,公孙胜、刘唐和阮家三兄弟支持晁天王,花荣、武松和鲁智深支持宋大哥,吴用这厮最狡猾,说鼻子像爸爸,眼睛像妈妈,读书人花花肠子就是多,轮到我了,我慢条斯理的说,都不像,像我!扈三娘大怒,拿起酒碗泼了我一身,众人哈哈大笑,才算过去了。

其实,那孩子,像宋大哥,黑不溜秋的,但是我没敢说

(2)

酒,真是好东西,它可以让人忘记烦恼。

晁天王喝多了,宋大哥也喝多了。两人刚刚还脸红脖子粗,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转眼间就像亲兄弟一样,手拉着手,痛说革命家史,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看来老大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

晁天王醉醺醺的说,抢劫生辰纲那次,多亏贤弟及时报信,不然我们兄弟几个就折进去了,你是梁山泊的大恩人,这头把交椅该你坐、、、

宋大哥连连摆手说,江州劫法场那次,若不是老哥你带着兄弟及时赶到,恐怕小弟早就沦为刀下之鬼了,这头把交椅还是大哥你坐、、、

这两件事都叨叨八百遍了,耳朵都起茧子了,朱武在一旁冷笑,我想,其中内幕绝非“义气”二字那么简单、、、

吴用拿着把四处漏风的破蒲扇,一边摇一边念念有词:安得广厦千万间,大辟天下寒士尽欢颜、、、那表情,那神态,很是悲伤,跟死了爹似地

我心想,文化人真他妈的虚伪,咱是什么?强盗啊!老百姓的房屋就是咱烧的,老婆孩子也是咱杀的,你还在这里充什么大陷包子?真不害臊!不过这话不能明说,毕竟人家是领导嘛,领导天生就是虚伪动物,宋大哥和晁天王天天都在背后问候对方的八辈祖宗,见了面不照样称兄道弟?

公孙胜是道家,按说出家人不该喝酒,这厮非得喝米酒,说什么米酒是素酒,不算破戒,杀人放火的事你都干了,还在乎这点小事?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真没意思!看人家鲁智深,也是出家人,人家就敞亮多了,该喝酒喝酒,该吃肉吃肉,也没人笑话他!

(3)

酒场上男人的三大尴尬:自己喝醉了缠着兄弟的老婆,老婆喝醉了缠着自己兄弟,兄弟的老婆喝醉了缠着自己。

第一句话是鲁智深总结的,据说有一次他喝醉后曾拉着林冲的娘子叨叨个不停,不过那是上山之前的事了。

第二句话是张青总结的,他老婆喝醉了就爱缠着别的男人没完,每当此时,他坐在那里,脸青的跟萝卜似的。

第三句话是武松总结的,纠缠他的女人海了去了,其中,曾经有个女人是他的亲嫂嫂,而这个女人,也是被他亲手杀的,他自己从来不提这事,当然,也没人敢问。

我从没有类似经历,原因有三:一、我没老婆,二、我喝醉了只会抱着树哭,绝不会抱女人,当然,最主要的是女人也不会让我抱,三、从没有一个女人喝醉后缠着我,哪怕醉的不省人事,见了我,立马就醒了。

(4)

我发现一个规律,男人的相貌会影响女人的酒量。比如,如果我坐旁边,那么女人个个都是女中豪杰,揎拳捋袖,千杯不醉,如果换成武松,那旁边的女人抿两口就脸色绯红,直喊头疼,甚至步履踉跄,真TM邪了门了。

孙二娘又喝多了,大红裙子系腰间,一只脚踏在板凳上,唾沫横飞的拽着武松拼酒,武松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脸涨得通红,看来长的帅也是种负担。

女人这东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是王矮虎教育张青的话,张青哭丧着脸说,他也经常打,不过,是被打。

张青也是倒霉,怎么娶了这么一个女人,休又不敢休,活脱脱受罪,要是我,早就大耳瓜子煽上了。

(5)

林冲一个人在自酌自饮,我过去跟他碰杯,其实我不喜欢他这种墙头草性格,风一吹立马就倒。

不过每个人都很忙,只有他闲着,有时候两个男人在一起喝酒,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这时,王矮虎哭丧着脸从旁边经过,林冲叫住他问,喜事你怎么摆了副丧事的脸?我们又不白吃,看你弄的这几个菜,今天没少赚吧?

王矮虎讪讪的说,别说赚了,赔大发了,贺礼收了一千多两银子,可光酒席就花了两千两银子

林冲擂着桌子说道,你别瞎说,菜全是山上的野菜,鱼是湖里捞的,兔子肯定也是从山上打的,没啥本钱,怎么会花那么多银子

林冲声音有点大,旁边有人看过来,王矮虎食指放嘴唇,做了个“嘘”的手势说道:酒席是宋氏酒楼操办的

林冲“啪”的把筷子一撂,“哪个酒楼办的也不能漫天要价”

我捅捅他的腰,小声告诉他,酒楼老板是宋青,宋大哥的亲弟弟。

林冲的脸像开了个水彩铺,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满腔怒火立马化为乌有,板着脸开始训王矮虎:今天的酒席真不错,你看这野菜多新鲜,你尝这鱼汤,口感多好,这野兔,一看就是精心烹制的,收你两千两银子算你赚了、、、

“那是、那是”王矮虎苦笑两声离去。

做人难,做强盗难上加难!

(6)

夜深了,我还不敢睡,我在等宋大哥。

上梁山后,宋大哥从没有在一个地方睡超过两晚上,有时半夜敲开我的门,有时去花荣那里,有时去武松那里,极少在他自己房子里住。他那个房子也邪了门了,不是突然起火,就是莫名被砸,真不知道他上辈子做了啥孽。

来这里睡,我没意见,宋大哥从不睡床,来了就爬屋梁上,说是小时候睡习惯了,真不知道他有这癖好。不过早上醒来时,他总是趴在地上,鼻青脸肿,口水遍地。

今天喝醉后,我当众问他来不来我这里睡,他阴沉着脸说不来,我知道,他肯定会来,因为他说不来的时候肯定会来,他说来的时候,肯定会不来,我早就摸透了。

半夜时分,宋大哥果然来了,咧着大嘴笑的很灿烂:黑厮,没想到吧?

大哥如此高兴,做小弟的也不能拂了美意,我装出意外的样子说:宋大哥,你不是说不来吗?

宋大哥哈哈大笑说,孙子兵法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鬼神莫测,这是兵法的最高境界

我想,要么是我太聪明,要么就是那个叫孙子的太蠢。

我突然又想,每当我自以为很聪明的时候,是不是别人也在装着很蠢?

(7)

遇到一个人,改变一生的命运,这是军师吴用说的,不过我深以为然。

林冲若遇不到高俅,现在还在开封当禁军教头,鲁智深若遇不到金翠莲,还会在经略府当提辖。

命运,真让人捉摸不透!我以前在江州当狱警,虽赚不了大钱,但也是朝廷在编人员,按月领工资,偶尔收点小贿捞个外快,赌赌博,喝喝酒,日子也过的逍遥自在。照这样发展下去,娶个老婆、生个孩子,很快就能奔上小康生活。可惜,后来遇上宋大哥。

初见宋大哥时,心中大喜,活了二十多年终于碰到比我还丑的了。宋大哥五短三粗,咋看咋像个黑茄子,不过出手阔绰,前后送给我几百两银子,当然,我也不白收,他不用打杀威棒,不用干体力活,可以随意出入监狱、、、

让我万万没料到的是,这厮酒后居然题了反诗,其实题反诗也没啥,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个zao反 情节,喝醉后骂骂朝廷也是常事,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浔阳楼上题反诗,那可是州府指定合作单位,来往的都是官场上的人,这不是老虎嘴里夺肉,怡红楼里泡妞!

题了也就题了,你TM还署上名,署了也就署了,署的竟然还是真名,真是没事找抽型的!

结果被抓起来审问,这厮装疯卖傻,吃大粪跟吃馒头似的,差点就蒙混过关,不过关键时刻没顶住,竹筒倒豆子般从小时候偷邻居茄子到长大后偷看女人洗澡全招了,当然包括给我送钱的事,哎!可惜那堆大粪了!

那时我还不怎么懂法,以为几百两银子要掉脑袋,头脑一发热,干脆反了,后来知道朝廷有政策,贪污犯不判死刑,肠子都悔青了。

(8)这两天没啥大事。

晁天王三天两头请人喝酒,宋大哥隔三岔五找人谈心。

林冲请公孙胜弄了个草人,写上高俅的名字,每天早中晚各扎上一针。

武松和鲁智深干了一架,两人闲的无聊,猜筛子大小,赢了的煽输了的一巴掌,鲁智深连输十八场,脸肿的跟烧饼似地。鲁智深说武松出老千,武松说鲁智深太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就打了起来、、、、

南拳北腿,你来我往,众兄弟一听说打架,哗的围了半山人,有喝彩的,有加油的,有敲锣打鼓的,还有开盘口下赌注的、、、、

两人打了半天,看没人拉架,只好自己罢手。鲁智深气呼呼的说再跟武松说话他就是王八,武松说他再搭理鲁智深他就是狗娘养的。

没半个时辰,王八自己说话了,说只要武松不再跟他要赌债,就原谅他,武松也不管他娘同不同意,当下说赌债不要了,两人和好如初。

秦明和大舅子花荣掐了一架,好像是因为秦明喝醉后跟花二妹亲热时念叨着前妻的名字,被花二妹凌空一脚踹下床,跌的头破血流,事后据王矮虎推测,两人当时用的很可能是江湖中失传已久的猿搏式。

秦明是个火爆脾气,爬起来就给了花二妹一巴掌,花荣得知后鞋子都没穿一溜小跑进门就“啪啪”给了秦明两巴掌。

两人都是武将,武艺不相上下,又都是厅级领导,谁也不服谁,当下对打了起来,刚开始时秦明骑着花荣打,花二妹看哥哥吃亏上去拽着秦明的头发来了一通虎鹤双形,后来花荣骑着秦明打,花二妹又心疼丈夫,拉着花荣胳膊不让打,场面乱成一锅粥。

领导打架,我们做下属的不敢贸然劝架,再说了,人家是亲家,上去拉架说不定会被两人合揍,都在一边傻站着看,嘴里嚷嚷着别打了别打了,心里美滋滋的盼望两人能够多打一会,不然漫漫长夜没啥消遣真是无聊死了,后来宋大哥赶到,一人给了一巴掌,两人才算消停。

王矮虎凑的太近,也被宋大哥煽了一巴掌,活该,谁让你离那么近!

秦明成了熊猫眼,花荣成了歪嘴巴,两人窝在家里都不出门,花二妹也搬回了哥哥家住。秦明天天在家捂着脸哀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后来请吴用去给分家,约好老父亲一家呆一个月,六月份阮小二,七月份阮小五,八月份阮小七,为了防止反悔,特立字为据,签字画押。

七月份过完才发现当年是闰七月,老五媳妇说他们已经养了一个月,该轮到老七家,老七媳妇拿出当初签的字据说非得等八月份才肯接老父亲过去、、、、

不论晁天王还是宋大哥,都嫌这事太丢人,不愿意管,吴用当初也签了字,不愿意自己抽自己脸,只好说得了痔疮在家养病。

阮老爷子天天在山前大骂瞎了眼生了三个白眼狼、、、、

(9)

今天来说说鲁智深,鲁智深号称梁山泊三大猛人之一,另外两个一个是武松,一个是我。

不过,我对把我和鲁智深相提并论一直很不满,觉得跟他齐名是对我本来就不高的智商的侮辱,所以每当别人提起他时,我总是强调:别在我面前提他,我跟他不熟,谢谢!

我虽然极力跟他拉开距离,但不知为什么,在别人眼中,我们仍是一路货色,但我认为,我跟他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我莽撞是因为做事不计后果,由着性子胡来,他莽撞纯粹是没脑子,三岁小孩都能把他忽悠的团团转。

武松曾对他做过简短评价:实在。

但我觉得,用另外一个字来形容更加贴切:蠢!

看看他做的那些鸟事,我都替他汗颜。

在渭州当提辖时,被金翠莲父女忽悠,金翠莲本是郑屠的小妾,因争风吃醋被郑夫人赶出家门,这事无论怎么说都是原配和小三之间的家庭恩怨,不干别人事。可是金翠莲一番哭诉,这厮就头脑发热,找郑屠算账,结果下手没轻没重,失手把对方打死了。郑屠虽不是啥好鸟,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但人家有合法外衣,是关西著名企业家,跟州府关系密切,光天化日之下被打死,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经略相公也救不得他,只能跑路。

苍天有眼,这厮在雁门县又碰到金氏父女,结果还没等弄明白金翠莲拿着他白送的银子为啥不回东京反而跑到雁门县当小三,就被三言两语忽悠去五台山当了和尚。

在五台山屁股没坐热,就被智清长老忽悠去大相国寺去当什么执事僧;到了大相国寺,执事僧没当上,被智真长老三言两语打发去看守菜园子;华州救史进时,被鸟太守忽悠的连兵器都主动扔了、、、

被忽悠一次,可能是大意,但次次被忽悠,说明这个人脑子有问题。

林冲娘子遭人调戏那次,他的表现也让人目瞪口呆。

但凡妻子被流氓调戏,无非是丈夫在发飙,“我要杀了你”,丈夫的朋友在一边劝,“算了算了,反正没进去”,流氓抱头鼠窜,“误会误会,再也不敢了”。

到了鲁智深这里就乱了套了:高衙内抱头鼠窜,林冲在一边劝,鲁智深在发飙,看热闹的都糊涂了,到底谁家娘子遭人调戏了?

(10)

张顺的爹病危

我跟张顺是老乡,平常关系不错,多次从他关卡偷偷下山,他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时候自然得去看望。

听说他爹喜欢吃蜜枣,本打算弄两斤,去宋氏酒楼一问,得二两银子一斤,忒黑!我拼死拼活砍个人头奖金不才二两?

况且这个月俸禄只剩五两,心想还是留着他爹死后给凑个整数吧!但又不能空手去,只好去山上采了些野蘑菇趁手。

张老爹已经病入膏肓,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

很多兄弟在,我看了一下,大体分两种:一、是张顺的部下,二、是爹还没死的。像我这种死了爹又不归他管的人很少。

众兄弟有拎野味的、有提海鲜的、有送水果的、、、唯有鲁智深两手空空,这厮倒很是大方,甩给张顺十两银子,张顺哪里肯收,再三推辞

鲁智深急了,冒出石破天惊的一句话:反正你爹就这两天的事了,就当我随礼了,行不?

众人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张顺手僵在半空,递出去也不是,缩回来也不是。

我看场面有些尴尬,想圆圆场,搞活下气氛,接过来说道:银子先放我这边吧,等过两天给你一起随。

估计张顺也晕乎了,看到坡立马往下滚:那也好,先放你这里。

刚说完,两人都觉得不大对劲,一琢磨,这是说的啥话啊!张顺和我大眼瞪小眼,无语了。

不知道张老爹是被我们气的还了魂,还是回光返照,颤巍巍坐起来,问道:你那边有啥亲人没?

鲁智深赶紧说他全家除了他都在那边。

张老爹说那就好办,银子他走时捎给鲁智深家人,他死后随礼钱另算。

鲁智深哭丧着脸说,那好那好,张老爹直接捎过去能省不少买路钱。

(11)

宁跟明白人打一架,不跟SB说句话,这是众兄弟对鲁智深的评价。

我有时怀疑,这厮小时候是不是脑袋被驴踢过,满脑子浆糊,而且口无遮拦,说话不经过大脑,一句话能噎死一群人。

刚上山时,见林冲第一句话就是,阿嫂如何?

林冲当时脸刷的一下就黑了,冷冰冰的说:“死了”

鲁智深锲而不舍“怎么死的?”

林冲气呼呼的说:吃饭噎死的!

“吃鱼还是吃肉?”

“、、、、”

有次喝酒,吴用喝多了,又在吹嘘自己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谋略过人、、、

领导吹 牛 逼 吹到忘我时,正是下属们拍马屁的最佳时机,众人抓住机会,纷纷附和,你一言我一语,什么肉麻话都出来了,什么空前绝后啦,什么千古文豪啦、、、、乐和拍的最有水平,说什么“天下才分一石,吴军师独占九斗半”,这个马屁无论力度还是着力点均恰到好处,众人无不叹服

吴用一时间飘飘然,嘴笑的都合不拢、、、

眼看晚宴就功德圆满,这厮没头没脑的来了句:军师文采这么高,怎么连个举人都没中?

这一砖直接把吴用从云端拍到了人间,阴沉着脸不说话,宴会不欢而散、、、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众兄弟没一个不骂他脑袋缺根筋,要不是他武功高强,估计早就被黑了

(12)

快到中秋了,开溜的兄弟越来越多。

也不怪兄弟们意志不坚定,毕竟强盗也是人,也是妈生爹养的,长年累月在外飘荡,生死连个信都没有,谁不想中秋时跟家人团聚一下?好歹报个平安,省的猴年马月回家时自己坟上草都老高了,老婆领着孩子站在旁边,唠叨着说这土里埋的虽然不是你亲爹但胜似亲爹、、、

但强盗这个行业特殊,散开容易,聚起来难,所以不论哪个山头都有同样的规定:私自下山者,杀无赦!

为了阻止弟兄们开溜,晁天王和宋大哥捐弃前嫌,一致对内,毕竟再这样下去,两人就成光杆司令了

晁天王的长项是打劫,宋大哥的长项是拉拢人心,吴军师卖弄文骚别有一套,三人均对当前情况束手无策,只好召开紧急扩大会议,堂级以上干部参加,要求大家出谋划策。

杀人放火我在行,遇到动脑筋的事,我从来都是只听不说,因为我自己几斤几两心里还是清楚的。

公孙胜献计,看守法:在河边设置岗哨,结果,还没等半夜,岗哨自己溜了。

武松献计,连坐法:分小组,十人一组,若一人逃跑,剩下的九人都砍头,武松很天真,以为人人都跟他一样讲义气,不肯连累兄弟。大错特错,当强盗的连爹妈都肯连累,还会在乎兄弟?这个法子仅用了一天就不得不紧急废除,照这样下去,没等跑光倒先砍光了。

王矮虎受武松启发,心生奇计,提议捆绑法:每个组选个组长,睡觉前把剩下的九人绑起来,结果第二天一早,组长跑了、、、、

孙二娘献上一计,押金法:扣发当月俸禄和奖金,等过了节补上,不过这法子都老掉牙了,屁用没有。你想想,在山寨里干,干一票拿一成,剩下的悉数上交。自己拉出去单干,干一票顶在山寨里干十票。那点破工资,还不够塞牙缝的,没人稀罕。

鲁智深献计,吓唬法:抓住逃跑的人,砍了头挂在桅杆上示众。这个也没用,出来当强盗的,都是看惯生死的主,都信奉脑袋掉了碗大的疤,二十年后又是条好汉,没人把命当回事。

眼见人一天天减少,晁天王和宋大哥一个劲的上火,嘴唇都起泡了,仍无济于事。

(13)

今天厅级干部开会,晁天王下了军令状,谁部下再开溜,就砍谁的狗头。

花荣是我的上级,回来就召集我们堂级干部开会,杀气腾腾的说:我的狗头保不住了,你们的狗头也别想保住。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厅级干部跑了,砍谁的头?不过张了张嘴,没敢问。

散会后我立马召焦廷、鲍旭和李兖开会,他们三人是我统辖的地级干部,照例把领导指示传达一遍,这三个鸟人吓的汗都出来了。

散会后三人一溜烟跑了,肯定是去召集下属开会,不用猜我都知道他们说什么、、、

我以前总觉得自己不够沉稳,遇事慌里慌张,很羡慕那些办事沉稳的人。

现在我算明白了,火烧房顶还在喝茶聊天的,烧的必定不是自家房子,孩子掉到水井里还不急不躁的,肯定不是自家孩子。

一贯沉稳的晁天王这两天变得急躁,走路四平八稳的宋大哥,现在也开始小跑。

我想,若能想出办法解了山寨的燃眉之急,那我这次升厅级干部的事就十拿九稳了。

不过我这榆木脑袋肯定想不出,但我知道有个人肯定有办法,朱武。

朱武平常独来独往,不显山不露水,天天一副憨样,表态时从来都是双手赞同,发言时总是高呼领导英明,提意见时从来都是领导注意身体之类的话、、、从不表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但我认为,山寨里最聪明的非他莫属,其谋略比吴用高出一筹,其心机甚至比宋大哥还要深、、、

不知咋回事,吴用似乎不大喜欢他,看他的眼神总是怪怪的,还处处给他难堪。

宋大哥似乎也不怎么待见他,提起他来总是冷笑、、、

领导不喜欢的人,众兄弟也都识趣的离得远远的。不过我经常去找他,倒不是我喜欢他,而是没办法,我不识数,后勤处那帮王八蛋经常克扣我俸禄,所以我每次去领俸禄总是喊他一起,好给我把把关。

有次我下山抢了二百两银子,提成按一成算,竟然给我算成十两,幸好朱武在,当即指出数目不对,重新算了一下,应该是十五两。那次他干了票小的,抢了五十两银子,领了十两提成,我又送给他一两当做感谢。

这厮正喝着小酒,唱着小曲:虎为百兽尊,百兽伏不动,若逢狮子吼,虎又全没用、、、

那表情,很享受,像射了似地,或者正在射似地。

我说现在领导们束手无策,都准备拿行李散伙,你有啥好办法?

朱武说,士兵们逃走,无非是觉得在山寨因为没有希望,只有给他们希望,他们才会留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招安!

(14)

当我兴冲冲的跑去告诉宋大哥时,宋大哥脸上阴晴不定,问是谁想出来的,我不想出卖兄弟,就说我自己想出来的。

宋大哥不信,这个正常,换做是我,我也不信。一番威逼利诱,又讲了一通大道理,我还是不招,宋大哥最后问我兄弟是干啥用的?

我虽然粗鲁,但还是很讲义气的,说兄弟就是两肋插刀,肝胆相照

宋大哥摇摇头说,所谓兄弟,就是平常在一起喝酒解闷,关键时刻用来出卖的。

我一想,似乎有点道理,读书人看问题就是不一样,就把朱武卖了。

宋大哥冷哼一声,说果然是这厮,那一刻,宋大哥眼中似乎有杀气。

出来后,心中越想越不对,我跟宋大哥是不是也是兄弟?、、、、

聚义厅贴出告示,中秋节后,朝廷会招安,到时候兄弟们都加官进爵,荣归故里,这一招果然奏效,不但没人再开溜,以前开溜的又跑了回来,梁山泊一时人满为患。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