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心

fengmanchang 收藏 0 185

在我的箱底有一樽晶莹无染的“水晶心”,那还是上军校时一个宁子朋友送的,这么多年我一直把它珍藏在心底。每每想它,便会想起那段美丽的邂逅,和那位邂逅相遇的姑娘,并随之给我增加勇气和信心。

那是在上军校惟一的暑假里,在回家的列车上一位美丽善良的学生打扮的女孩与我相邻而坐,利用看窗外风景的机会,我瞅了一眼,见她长得很阳光。

“我叫宁子。”她把头一偏,朝我浅浅一笑,自我介绍起来。

或许是离家太久,或许是想家太切,对于长久在外求学的人,只要是听到乡音,那就会有说不完的话题,唠唠叨叨却充满了快乐。我也礼尚往来地告知自己的称谓。

“原来我们还是老乡啊!”宁了脸上更加阳光灿烂起来,随之一种女性特有的青春韵味渐渐弥漫开来。

从和她的谈话中得知,她和我一样,也是在边城读书,唯一不同的是,我是当兵到达边关才上学的,而她是从老家考入边城的一所财经学校。她已是第二个假期回家了,可归乡的心情比我更强烈,心情更激动,只是一路上听她说家乡怎样怎样、如何如何,我总是不动思绪地听就是了,因我好几年未回家,总想得到一点家的信息,虽然是在回家的路上。

或许是路途很远,思家的感觉在她的唠叨中不再那么强烈,也许是她感到有点累了,只听她说:

“你当兵几年了,部队上故事一定不少,讲几个吧我很喜欢”。

看着她准备要认真听的样子,我便成全期待地说了一些边防上趣事儿,见她听得越来越浓,就岔了开话题,开始说我们上军校不比他们上大学,军校训练是如何如何的苦,管理是怎样怎样的严,生活是那样那样的条条框框,少了地方大学那种浪漫情调。她便说她们刚到学校也要参加军训,一个月的军训人都快要趴下了,真累,训练太苦了。当然对我的军校感受表示理解。

“噢,你们也搞军训,感觉一定很特别吧?”

“从军训中或多或少能体验出一点点军人的味道,从小我也有过绿色梦,只因是女儿身,今生难圆”。她说着似乎很伤心,紧着说:

“你是我第一个当兵的朋友,我很高兴认识你,我们挺有缘分的,你说呢?”

我默许地点头。

最后一年的学校生活中,我们相互通信,多是些鼓励的言语,虽是短短的几句问候,既消除了想家的念头,又打消了生活的寂寞,相互之间感情也慢慢的产生了。对于这种感情,或许都在珍藏,放在心中许默默,谁也不愿说出。临近军校毕业时,她来到学校送给我了一个精美的包装,只是一个劲地说她很喜欢,希望我也能喜欢。

送走她以后,回来拿着那精美的包装,一层一层地打开,看来包装时很认真,下了不少工夫,想必一定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东西。是一樽晶明透亮、充满梦幻般的水晶心!我心是无限地激动、自豪、快活,仿佛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同班同学更是替我高兴,那是我们比较愉快的一刻。

大伙儿一边端祥着水晶心,一边预言我和送水晶心的女孩一定会发生点可圈可点的故事,要么就浪费了这么一段美好的时光,最后还没有忘记对我挤眉弄眼一番。这些讨打的家伙,他们都歪想到哪儿去了。

毕业后我便来到边防,又开始了戍边卫国的生活,空闲时用笔和纸给还在上学的她勾画出边防的一切,她在信中在电话里总是不忘说,很想知道的边防上更多的趣闻乐事,想知道我们生活的酸甜苦辣。不知为什么,我能给她说出生活的点点滴滴,却无法清晰地说出内心的感受。

是啊,水晶心,一个多么美丽纯洁的礼物,不也象征着一段美丽纯洁的友谊么――在爱情不能如愿走来的时候。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