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很深啊!揭秘近年来中国航空军工出现的怪现象 (转)

ybj_2007 收藏 1 147
导读:从国家,军队,中航之间的利益博弈说起,简单的说下近年我国航空工业的怪相   在航空工业发展上,国家、军队、中航、乃至于中航和下属单位的利益不尽相同,很多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另一些人则竭力否认这一点,试图把水搅得更混。而这正是让很多问题反复纠缠却始终得不到合理答案的根源所在。   从国家层面来讲,最简单的说法就是国家砸钱、砸政策、砸进口设备,力图建设起一个完善而高水平的航空工业体系,最终的目标自然是能够比肩欧美;而作为投入的预期目标,国家的要求就是,一方面要见到经济收益,另一方面要见到技术成果。   而

从国家,军队,中航之间的利益博弈说起,简单的说下近年我国航空工业的怪相

在航空工业发展上,国家、军队、中航、乃至于中航和下属单位的利益不尽相同,很多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另一些人则竭力否认这一点,试图把水搅得更混。而这正是让很多问题反复纠缠却始终得不到合理答案的根源所在。

从国家层面来讲,最简单的说法就是国家砸钱、砸政策、砸进口设备,力图建设起一个完善而高水平的航空工业体系,最终的目标自然是能够比肩欧美;而作为投入的预期目标,国家的要求就是,一方面要见到经济收益,另一方面要见到技术成果。

而军队的利益,那就是尽量少的采购费用,能获得更好性能的装备,平时好保养,战时顶的起消耗,能有更高的交换比,杀死更多的敌人而自己死的人更少。对于装备国产化的关注,从本质上说是对于装备供应是否会被卡脖子的关注。

最后从中航角度来说,那就是钱、更多的钱。中航现在提出的“两融、三新、五化、万亿”发展战略,最终目标不是航空工业自身的研发、制造发展水平,而是“实现经济规模挑战一万亿”,更是赤裸裸把圈钱两个字写在了脸上。

在中航网站的首页》集团概况》集团简介上,你可以看到标题贴图的口号:“到2020年挑战收入一万亿的奋斗目标”。现在已经是2010年底,10年间工业体系自身进步再如何神速也有其极限,更何况中航很多企业各种制度、风气上的老毛病缠身,都不是短短几年就能去除顽疾的。10年间,要达到这个目标,唯有用尽一切行政、金融手段才能实现。要知道,2008年,中航的年营业总额才1668亿元!

在土鳖国航空口的传统历史中,航空口习惯于排排坐、分果果的做法,由领导直接分配项目中的各子系统和部件。例如某个型号,领导大笔一挥,雷达就交给607所了,航电就给615所了,诸如此类,等等.......

而在成都的FC-1这个项目上,开始出现例外,由于该项目自身的特殊性,对成本管理非常严格,开始推行全程竞标并面向中航体系以外单位。这其间中航体系的很多子系统、部件在航天、电子口的竞争面前无论是价格还是性能都完全失败,而且即便仍然是由中航内部竞标获得的单位,其不透明利润也被大大压缩。

FC-1项目的成功,实现了战斗机研制高效率、低价格的突破;而对此方面感觉刺激最深的反而不是巴基斯坦,是空、海军和中航。要知道空军全面推行装备价格审计制度,干这种得罪人的事情,其最大的诱因正是J8F的离奇高价格。

而项目管理制度的改变,使得短短几年间就出现三代机比二代机还便宜不少的情况,更是让空、海军发现,战斗机项目还可以这么搞。中航方面则是怒火燎身又不得不撞出一副笑脸,为这个名义上他们自己的产品高唱赞歌,而中航下面很多自觉在全程竞标中利益受损的单位更是心怀怨恨。

很快丝带项目又由成都方面进行研制,成都又要搞全程竞标(丝带项目最后表决,投票沈阳的都是中航内的票,原因也在于此),这更是让中航和部分下属单位寝食难安。

在FC-1与丝带项目中,全程竞标的推行,在利益上成都与国家和军队基本一致,而与中航出现了对立;随着FC-1项目到丝带项目,项目的重要性、金额急剧攀升,中航对成都也就越发忍无可忍。所以后来丝带项目中出现中航直接干涉丝带研制,搞出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人事、行政调动行为,而军队也随之直接介入丝带研制,便是成都、中航、军队三者利益冲突博弈的直接体现。

而中航对于不听话的成都除了一方面用行政手段耍办公室政治,另一方面则扶北压南,将原有苏27的一系列改进方案全都赋予单独的编号,并且搞出一个备胎丝带方案。当然这些方案(除去16)都不受军队的认可,而项目研制中的财政蛋糕也全部按照传统模式由中航体系内部分配掉。

而对于国家来说,建国以来航空口长期向中央张大口、伸大手要钱的情况在近年确实缓解很多,中航胡搞乱搞目前仍然是居于次要矛盾的地位,所以也不会有太大的动力来对航空口进行伤筋动骨的体制改革。这就是现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