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牌照大奔故意撞警车--我是‘陈老十’的侄子

botian_08 收藏 3 1294
导读:“我撞死你!” 司机此前在警局口出狂言   12月17日13时许,白山市浑江大街与向阳路交会处,一辆无牌照黑色奔驰商务车疾驰而来,撞向等候通行的白山公安局新建分局民警戴振强驾驶的警车。肇事男子非但没下车,反而摇下车窗冲着民警戴振强喊。   随后,该男子倒车、左转,离开现场。   初次摩擦   同事吃饭时遇到冲突   大奔驾驶员是何许人,撞了警车,还叫嚣着要整死警察?   “这事跟我没啥关系。”戴振强说,自己被撞还要从一起治安案件说起。   今年6月份的一天,与戴

“我撞死你!”

司机此前在警局口出狂言


12月17日13时许,白山市浑江大街与向阳路交会处,一辆无牌照黑色奔驰商务车疾驰而来,撞向等候通行的白山公安局新建分局民警戴振强驾驶的警车。肇事男子非但没下车,反而摇下车窗冲着民警戴振强喊。


随后,该男子倒车、左转,离开现场。


初次摩擦


同事吃饭时遇到冲突


大奔驾驶员是何许人,撞了警车,还叫嚣着要整死警察?


“这事跟我没啥关系。”戴振强说,自己被撞还要从一起治安案件说起。


今年6月份的一天,与戴振强同一办公室的民警彭金威与朋友吃饭时,与邻桌的几人发生冲突,扭打在一起。彭金威迅速报警,并劝架。


民警赶到时,对方几名年轻人仍不肯罢休,其中一人还掐着彭金威的脖子将他控制在墙角,进行辱骂。事后,双方被带到派出所。


对方向民警“索赔”20万


得知彭金威是民警,对方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他,表示彭动了手,并造成女孩刘洋的鼻子处划伤一个口子,要进行赔偿,金额20万元。


“我再厉害,也不能1个打7个人啊。”彭金威说。


为将此事查清楚,白山市公安局多个部门进行了调查和走访,确定彭金威并未动手打人。彭金威分析,可能是双方发生冲突时,不知道谁扔盘子砸到了刘洋的脸上。


刘洋是当事人之一陈义明的妻子,陈今年21岁。


再度遭遇


年轻男子扬言“扒皮”


事隔多日,戴振强和彭金威在处理公事时再次遇到陈义明。戴振强说,这次,对方的态度更加蛮横。


12月17日10时许,戴振强通过电脑观看一起伤害案的监控录像。这时,彭金威带着3个人走进了办公室,处理几个月前的一起纠纷: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是夫妻,岁数大一点的是小伙子的父亲。


因录像看不清楚,戴振强想到现场再调取另一组监控。出了门,他想起忘了拿插在电脑上的移动硬盘,回到办公室,看到那个年轻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


“我电脑上有机密文档,你不能坐在这里。”戴振强话音刚落,年轻男子张口就骂:“我就坐在这了,你能怎么的,警察算个××!”


“我是‘陈老十’的侄子!”年轻男子继续出言不逊,“你敢动我,我就扒你皮!”


副局长劝解挨打


戴振强就找来值班人员,又给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付建勋和主管治安的宗副局长打电话反映了情况。值班人员欲将年轻男子带到值班室,遭到其父的反对,只好将他俩一起带到值班室。


结果,屋里的女子又打电话说警察打人了,不一会儿对方来了五六个人,在分局内吵闹不止。付建勋上前劝解,不知被谁打了几拳。


这几个人当中,年轻男子就是陈义明,同来的是他的妻子刘洋,动手打付建勋的是刘洋的母亲。


疯狂报复


开黑色大奔来撞警车


当天13时许,戴振强从付建勋办公室拿到车钥匙,着装准备去西站调取监控录像,看到陈义明正在值班室内。见戴要出去,陈义明随后跟了出来,上了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奔驰车,并打开车窗让戴振强上车。


戴振强没有理会,看着陈义明的车出了新建分局的大门口左转后,将车开出局门口并向右转来到浑江大街。戴振强看后视镜时,发现陈义明不知什么时候跟上了他。等红灯时,戴振强拿起电话,想告诉付建勋陈义明开车跟踪。就在这时候,陈义明驾车直奔戴振强的副驾驶位置,并刮上了旁边等红灯的大巴车尾部。


“撞完车后,陈义明不但没下车,还打开车窗对我说‘我撞死你’,我下车去拉他的车门,没有打开。”戴振强说。


随即,戴振强拨打了报警电话。


监控录像拍下整个过程


记者通过交警部门提供的监控录像看到,当天12时58分,多辆汽车沿浑江大街由东向西方向行驶,直行车道有一辆白色捷达车,行至与向阳路交会路口时,几辆车停了下来,等待通行。


就在这时,从捷达车后侧驶来无牌照奔驰突然左转,撞上了白色捷达副驾驶位置。


监控显示,白色捷达车下来一名男子,先是查看了一下车损,然后对着黑色大奔说着什么,但大奔驾驶员并没下车,持续了几十秒钟后,大奔迅速向后倒车,随即调头扬长而去。


捷达车即为戴振强驾驶的车辆,陈义明驾驶的就是那辆无牌照奔驰。


警方


撞警车属故意行为


知情人士透露,陈义明的父亲兄弟10个,陈义明口中的“陈老十”,是其父最小的弟弟,是当地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


事发后,交警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通过对另一方和目击者的调查认定,奔驰车撞上警务车,并不是驾驶员操作失当和车辆存在故障,已不属于交通事故,属故意行为。随即,案件交由公安部门处理。


白山市公安局副局长丁培臣表示,目前已责成治安支队、督察室和东兴分局来调查此事。至于在新建分局动手打了付建勋的刘洋母亲,以及其他人的所作所为,已经拍了录像,事情调查清楚后会对当事人严肃处理。


截至记者发稿,获悉有人和警方说情,希望大事化小,不要再追究。




从“拼爹”到“拼叔”


一句“我爸是李刚”让人记住的不是那张躲在车里的肇事者的面孔,而是盘踞在很多人心里的“权力”潜意识。这种意识的蔓延力,就像一种病毒,可能平时看不到,一旦暴发即侵染四周。


“我爸是李刚”过去未几,“我是陈老十的侄子”又出现了。从“拼爹”到“拼叔”,辈分没差,破坏力尤自晋级——连亲属都觉得权望能“压人”,这样的“权力”潜意识如果扩散下去是多么可怕。


可是不管怎样,李刚也好,侄子也好,他们驾车撞到了法律这堵大墙,回头已不可能——他们刹车的声音,也是最好的警钟。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