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一卷.毁损基石 第一章.残月遭劫(1)

shugangj11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11.1.1 第五大道20号 20:00 爆炸发生的时候,一袭黑衣的林烈正灯杆般的站立在街角,眼望着街口外面的大路,神色略显紧张。头顶上方一盏古朴的街灯闪着昏黄的光,将他的身影压缩成了一小团模糊的黑影踩在脚下,极其准确的衬托出他此时惴惴不安又跃跃欲试的心情。幽静的第五大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1.1.1

第五大道20号

20:00

爆炸发生的时候,一袭黑衣的林烈正灯杆般的站立在街角,眼望着街口外面的大路,神色略显紧张。头顶上方一盏古朴的街灯闪着昏黄的光,将他的身影压缩成了一小团模糊的黑影踩在脚下,极其准确的衬托出他此时惴惴不安又跃跃欲试的心情。幽静的第五大道上黑影憧憧,潮湿的水汽凝聚不散,空气里飘散着一股股臭氧的怪味儿,周围弥漫着福祸不定的鬼魅气息。

他是用平静的目光送走那辆依维柯的,当他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影消失在雨夜之中时,心里却在想,死马权当活马医吧!无论路途有多凶险,他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这是他成为六处的副主管以来独立作出的第一个决定。为此,他既感到激动又感到紧张。他为自己手里终于有了可以按照自己意志行事的权利而激动,又生怕一招棋错招致满盘皆输而紧张。自从把自己绑在了史吏驾驶的这辆战车上之后,林烈已经没有多少余地可以选择了。

的确,多灾多难的荆轩被抬上车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了,如果送医及时的话应该还会有救,按照荀循的说法,那个内鬼袁勇不知在荆轩的输液器中注射了什么药物,而六处医务室的技术条件根本无法应付这样的莫名症状,所以,及时送往最近的医院才是正确的选择。

估计此时他们应该已经接近医院了吧!顶多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为何走了这么久?不会是又有什么不测发生吧!可是已经增派了一倍的警力护送啊,杀手最多也就一二个人而已,难道他们有胆袭击一个小队的特工?又是杞人忧天吧!可是,怎么还没有接到他们的电话呢?林烈心神不定的想着,拿不准此刻荆轩的病情安危,于是,他忍不住走出院门,一路张望的来到了街口,期待着报告平安的电话能早一刻到来。


此次护送荆轩的特工和车辆都是由林烈亲自挑选的。一辆帕拉丁越野车先行开道,车上有四名武装特工,全部配备零三式短突,战力相当于武警反恐分队的一个加强班,有他们沿途保护依维柯,可保一路无忧。依维柯小型客车上由一老带一新两名特工,他们全都坐在驾驶室里,而把后面的车厢座位拆掉,腾出空间刚好可以放下一架担架车。医务室的孔医生一路都会守护在荆轩的身旁。

总共八个人两辆车和一段只有三十分钟的车程,照理说也不是什么艰巨的任务,本不该兴师动众劳心伤神的,但是,荆轩不是一般的病人,此一刻更是非比寻常。猎情成败就在今夜,而航母成军全在荆轩,所以此刻,无论是谁也绝对轻松不起来的。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林烈的忧虑也跟着一分一分的加重,他不有自主的担心起荆轩的安危来了。

再过二小时,一个极隐蔽极重大的情资接收行动就要开始,围绕着这一行动所展开的猎杀破坏活动已在昨日午夜时间就已开始,迄今为止从未停止,且有愈演愈烈之势,足已见得这一行动的重要和特战的残酷了。

林烈禁不住想,到了明天荆轩就是航母计划中最重要的人了,航母资讯一旦被接收,舰载机弹射器的技术瓶颈就会被攻克,蓄势待发的航母造舰计划当即便会转入实施阶段,不用两年,首支航母舰队便可成军,一个蓝色海军的时代即将开始!东海,南海,西沙,南沙的军事态势将会发生重大的变化,而中国漫长的海上石油补给线也将得到更为有力的保护,如此意义重大的一个晚上,如此重任在肩的一个人,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想到这里林烈冷峻的唇角绷得更紧了,两抹黑须微微下坠,仿佛他此刻的心情一样异常的沉重。他轻叹了一口气,在心里安慰自己道,既然袁勇这个内鬼已被除掉,那么,就应该不会有人将荆轩的行踪透露出去,如此,杞人忧天的事还是留给别人去想吧!

乌云密布的夜空里滚过几声闷雷,短暂的闪电隐隐的照亮了林烈阴郁的脸,冷漠的双眼在浓眉之下陷得更深了。就在这时,身后小院内的一道闪电将林烈推出去好远,跟着一声轰响,那枚电磁脉冲炸弹就在小院的角落里爆炸了。


林烈在从地上爬起来的同时他的心已经凉了,闪光不仅掀翻了他本人,也令他的全部假设统统破灭了。林烈不无遗憾的承认,内鬼不是袁勇,或者不仅仅是一个袁勇,还有其他的内鬼存在,他们就藏身在六处,而且还在猖獗的活动着。

哦,这样一来,荆轩凶多吉少啊!

林烈感觉自己的腿脚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有力和灵活了,他扶着墙费力的站起身来,两腿禁不住瑟瑟发抖。而就在这时,他从闪光过后的小楼出口处看见了疾奔而出的陈墨,立时,他的右脚拇指上条件反射似的传来一阵剧痛,这让他站立未稳的身体当即失去了平衡,随即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两分钟之前,才设法从史吏的办公室里脱身的陈墨正上上下下的寻找舒展,却不料想一枚小型的电磁脉冲炸弹就在小楼院内炸响了。随着闪光掠过窗口,陈墨看见了一辆停在小院西侧的汽车后备箱盖被炸翻开来,整个小楼随即陷入了黑暗之中。

即使楼内都是训练有素的特工,但被突如其来的打击震慑下他们依旧短时间的呆立在那里,脸上尽是错愕的表情。陈墨片刻犹豫都没有,他一个健步朝楼外冲去,脚踩着爆炸的尾音闯进院子正中。

强烈的电磁脉冲破坏了小院里所有的电力通讯和网络系统,同时也波及到了周围的一些居民家里。但时值夜晚,爆炸动静也不很大,所以并未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甚至有些居民想要打电话给城南供电局报修电路故障,但因电话线路也陷于瘫痪,所以只好放弃努力,提早入睡了。

院中执勤的警卫特工尽数被震昏过去,等到他们醒来时,小院的警戒哨位已被陈墨安排的特工所取代。接着地下室里的备用电源启动,小楼又恢复了基本的照明,但一切与电有关的设备皆因电器元件的损毁而无法恢复工作了。

史吏在小楼的门口朝院内看了几眼便匆匆返身回到了楼上,陈墨这时看见了扶着墙站在院门口的林烈,一副灰头土脸的狼狈相。他走过去,近距离的打量了对方几眼,略带嘲讽的说道:

“怎么,你的腿脚还没恢复过来吗?赶紧查点人数和设备的损毁情况吧!”

说完,他拍了拍林烈身上的土又补充了一句:

“哦,对了,刚才你不在,我替你简单料理了一下,现在,这里交给你了。”

林烈第一次没有为对方的挖苦而恼怒,他幽幽的问道:

“有没有人员损失?通讯什么时候可以恢复?”

“哦,一枚小型的电磁脉冲炸弹,应该不会造成人员伤亡,不过你有的是时间清点人数,至于恢复通讯嘛,最早也要一天的时间,可我们没时间等那么久,最多两个小时我们必须恢复卫星通讯功能,否则,我们就是一败涂地。”

话说到这里,陈墨猛然想到吕律调,心说不好,必须赶去三楼禁闭室,说不定这是敌人的一石二鸟之计,如果那个内鬼趁乱刺杀吕律调,那么可就真的无法挽回败局了。这一念头刚刚闪现出来,陈墨已经像是一阵风样的从林烈眼前刮过,消失在了小楼的门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