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战争:一只狗的传奇 正文 9 复仇者

北满墨 收藏 0 2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9.html[/size][/URL]  太阳已完全沉落与地平线,只有一点残光。月亮也悄然出现在偏东的天幕上,少许几颗星星闪着淡亮。   桑杰他们穿梭在树林里,茂密的树叶与繁茂的灌丛遮住了视线,这时已失去了那四匹白狼的踪迹。桑杰它们忽停了下来,四处张望寻觅,显得有点茫然、不知所措。月光洒下,林中树叶斑斑驳驳。微风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9.html


太阳已完全沉落与地平线,只有一点残光。月亮也悄然出现在偏东的天幕上,少许几颗星星闪着淡亮。

桑杰他们穿梭在树林里,茂密的树叶与繁茂的灌丛遮住了视线,这时已失去了那四匹白狼的踪迹。桑杰它们忽停了下来,四处张望寻觅,显得有点茫然、不知所措。月光洒下,林中树叶斑斑驳驳。微风徐动,若明若暗。

秋虫鼓噪,猎头鹰时而传来一声哀鸣,凄厉摄人。汤恩自语道:“那四只家伙去那里了呢?怎么转眼之间就没了踪影了?真奇怪!”

桑杰微叹了口气说:“咱们中了它们的计了。它们的目的就是把咱们引到这里来,不知道它们会怎么样,总之,咱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桑杰坚定的说:“咱们应立刻返回去,走出这片树林,走出塔格特山!”

突然!从林子深处传出一句话:“既然来了,就回不去了……”桑杰他们定神一看,瞬间从四周隐现出一大群白狼。面对这桑杰它们的高大白狼便是诺斯洛,而适才说话的,便是它!

顿时,桑杰它们猛感一阵惊恐,眼睛隐匿不住微微恐惧的眼神。汤恩龇着牙,怒问:“喂,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诺斯洛“哈哈”大笑说:“我是诺斯洛……”

桑杰和汤恩大惊,汤恩说:“原来你就是那诺斯洛,你这个可恶的家伙,是你杀了我的族众,我要杀了你!“说着汤恩便直冲向诺斯洛,诺斯洛一晃,用前胸猛撞了一下汤恩,汤恩被弹回了桑杰眼前。汤恩忍着痛,慢慢爬了起来。

诺斯洛“啧啧”说道:“你应该叫我叔叔才对,不要对长辈这么无礼。”接着,咧了一下嘴,续道:“你死了很多族众是吧?对,是我诺斯洛干的,那又怎么样?死再多的撒基尔的族众都不为过,死不足惜,这是应得的报应,是你爸爸撒基尔欠我的!”诺斯洛说的有点激动,牙齿“咯咯”作响。

秋月寒凉,西风不屑一顾的吹着,吹得渐狠了起来。似乎这月、这风也要给这场面增加点冷意,新添些凄凉和紧张,此时剑拔弩张,双方眼神里只有血!只有血!听见一声长嚎,诺斯洛狼群一齐围攻桑杰等。桑杰等也不甘示弱,奋起抗敌。双方撕咬了一会儿,桑杰等有些寡不敌众,招架不住了。

这时,从林子中传来一股强大的杀气,伴着风吹的树叶“哗哗”作响。桑杰察觉到了这股力量,心中疑惑不已。诺斯洛忽头上一阵凉风袭过,感觉出了事情会有什么异常发生。那股力量随着声音的加大,正逐步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移动。汤恩也感觉到了这股气息,向桑杰大声说:“我感到了有一股大力量正向这边赶来,这股力量的气息太猛烈了!”

桑杰回应说:“我也感到了。可能是狼王它们来了!”

汤恩大口喘着气说:“但愿是吧!”此时的汤恩以遍体鳞伤,声嘶力竭。

忽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着正在拼斗的每一只白狼!这股力量像台风,如海啸一般剧烈。没有人不惧怕这股力量,更没有人能阻挡这股力量!正激烈拼杀的一团白狼猛烈戛然止住了战斗,似乎被这股无穷的力量镇住了。

一群白狼看着眼前的景况惊呆了,似乎每只白狼每根毫毛脆的如玻璃。,它们说不出来一句话,俱半张着敞着血的嘴,对眼前一片骇然。白狼的四周环境绕着成千上万个萤火虫般的光亮,忽明忽暗。可以看出,那是无数双眼睛在凝视着狼群!黑压压的一大片,如一大块巨型乌云覆在四周,不时发出吱吱的怪叫,似乎在自鼓士气。那原来是一大群老鼠军团!一只挨着一只,中间连空隙都没有,如同被强力胶粘合在一起一样。

诺斯洛有点失措,有点惶恐。

“桑杰!”

募的,从鼠群中传来了一句熟悉的声,桑杰赶忙寻声望去。那是谁?噢,天啊,不可思议,原来是曾救自己一命的玛可森,那只小白鼠!

桑杰喜出望外,惊恐的表情顿转为喜悦,脱口而出:“玛可森!?”

汤恩一愣问:“桑杰,他就是救过你的那个玛可森?”

桑杰用力的点了点头。

玛可森走出鼠群一步说“桑杰,你们没事吧?”

桑杰摇了摇头说:“没事!”

玛可森看了眼诺斯洛,转头问桑杰:“他为什么要杀你们?”

桑杰叹了口气说:“说来话长啊,待以后我再和你解释。”

玛可森瞟了一眼诺斯洛,哼了哼嗓子,轻蔑的说:“喂喂,你玛克森爷爷在此,那个老独眼,和你的狼崽子们还不快点滚蛋,难道要自寻死路吗!啊?”

话刚说完,还没等诺斯洛开口,却听见几株大树背后,有声音传道:“诺斯洛不能走!”

众兽都不约而同的侧首寻望,却见几株大树后面隐现出又一群白狼。正是狼王撒基尔携数十狼众赶来。

狼王上前几步,面对着诺斯洛,二人四目相对,沉默不语。围观着也都静观其势,瞬间鸦雀无声。

这时,诺斯洛面部抖动了几下,冷笑道:“撒基尔,十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狼王也嘴角微翘,淡淡的笑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没想到十年前的那场浩劫下,你还能活下来,可真不容易!”

诺斯洛惨然干笑道:“要不是我族的一只勇士带我突出重围,我诺斯洛也不会有机会看到仇人,也不会有机会血洗狼部!”

狼王脑中刹时闪过狼部当日浮尸遍地的惨烈景象,不仅悲愤难当,狂叫道:“闭嘴,你这个混蛋!你杀了我狼部三十余只族众,我要杀了你为他们报仇!忘记我们曾经是朋友吧!”

一旁的汤恩想到死去的母亲,撕心裂肺的应和道:“爸爸,为我的母亲和族众报仇啊!”

接着白浪部落也都齐道喊道:“我我们的族众报仇啊,大王!”

狼王怒视着诺斯洛,诺斯洛也瞪着狼王。悠然,诺斯洛仰天狂笑,似乎要疯掉一样。

诺斯洛苦苦笑道:“你们招我诺斯洛报仇?哈哈。为你们的族众报仇?那我死去的一百余族众及我的父亲、母亲又该找谁报仇呢?啊?我的撒基尔大王?多么神圣响亮的称为——狼王!但却是一百余只白狼的生命换来的!”

狼王沉默了,眼睛呆滞着,不知在想什么。围观者也悄无声息,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诺斯洛,一个满腔怒愤,膨胀仇恨的诺斯洛!

二位停片刻,撒基尔叹了口气说:“诺斯洛,你与我之间的恩怨是该做个了结的时候了。在十年前,你我的父亲为了争夺克勒克草原的狼族霸王,发生了一场惊天的浩劫。那时,你我均年幼,本不应该卷入这场战争中来的。你我本是朋友,可最后……唉,诺斯洛让我们忘记过去吧!”

诺斯洛暂没言语,忽又哈哈笑道:“多么幼稚的撒基尔,你以为就凭你的几句话我就会放过你吗?放过你们弗兰顿狼部吗?啊?痴人说梦,妄想!回想我的父母,我的族众,我决不能放过你,包括你的儿子——汤恩!不,应该是全部!全部!”诺斯洛的样子可怕极了,简直是到了丧心病狂的境地了。

汤恩顿时心头一震,看了眼父亲撒基尔,又转头看了看桑杰,桑杰与他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都透着一丝丝不安,但都没有什么言语。

撒基尔观察了下四周的局势,冷冷笑道:“呵呵,诺斯洛,难道复仇的意念已经冲昏了你的头脑,使你着实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笨蛋?你要知道,现在从局势看,你是被动的,我们是主动的,你不该对我这么说话!要是真的争斗起来,你们片刻之间便可以成为冰冷的尸体,就永远都没有机会复仇了……”

狼,是永远不会认输的。诺斯洛,当然也不会!夜色笼罩下的塔格特,有狼群,有鼠军团,狮虎豹算什么,那都不可怕,都微不足道。这两种力量,是无坚不摧的,是不可比拟的!

诺斯洛先是苦笑了一下,笑得有点凄怜,笑得有点可怕,小的有点耐人寻味。然后,诺斯洛突绷紧脸部,眼睛透出一种认真,摆出背水一战的架势,朗声狠狠的说道:“从局势看,我自然不如你们狼多势众。但是,我还能有机会吗?撒基尔,我诺斯洛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这次,不成功,则成仁!”

撒基尔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既然你顽固到底,食骨不化,我也没办法。看来,一场大战是在所难免了。”

诺斯洛的双眼燃烧着仇恨的火焰,冷笑道:“撒基尔,我们本是朋友,我也不想和你为敌,但是,杀父之仇,灭族之痛不共戴天!”

撒基尔立即反言道:“又不是我杀了你的父亲,灭了你的族众!那是我的父亲——那可!当年你我都还小,没有参与那场战争!”

诺斯洛头上的青筋绷紧怒道:“那就父债子还!”

撒基尔气道:“你……诺斯洛,你真是疯了!疯了!那好吧,今夜就把一切做个了结吧!”

汤恩趁此喊道:“爸爸,为我母亲和族众报仇啊!它们死的好惨呀!”

一旁的乔依也道:“对呀,撒基尔大王,一定不要放过那个坏家伙!”

接着,撒基尔身后的狼群都引颈长嗥一声,齐喊道:“杀了诺斯洛,为狼众报仇!”

桑杰双眼紧盯着诺斯洛,有一种感觉说不出来。这种感觉,有点茫然失措,有点莫名其妙。它,不能让诺斯洛死。

在撒基尔狼众的呼喊声中,鼠军团的玛可森悄悄的溜到了桑杰的脖子上,靠近他的耳朵说:“喂,桑杰,你在想什么呢?”玛可森发觉了桑杰的异样。

桑杰在思索,没在意玛可森。

诺斯洛的全身在抖,这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愤怒的膨胀,全身每一个关节都在摩擦,口鼻中呼吸的气息带着浓浓的杀意。撒基尔以做好了战斗准备,诺斯洛你会赢吗?树林里疾风穿梭,如把把钢刀在削刮树木,天然的乐章,凝练一篇战曲!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