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残暴荒淫之君胡亥的最后结局(图)

心情车站9527 收藏 5 202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娱乐至死:残暴荒淫之君胡亥的最后结局(图)

胡亥画像



丧心病狂:残暴的胡亥


秦朝短命的直接原因是胡亥的残暴。他的残暴,在历史上赫赫有名。


秦始皇称帝后的第一件事是改自己的尊称为“皇帝”,以显示他的尊贵。与此称鲜明对比的是,秦二世上台后欲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极度享乐,而落实的却是大屠杀,自毁长城。这在后世成了利用不轨手段登上帝位的“必修课”。


冤杀蒙恬兄弟。被赵高公报私仇的蒙恬兄弟父祖三代都是赫赫有名的将军。因为扶苏已死,开始胡亥还想放了蒙恬,不料赵高怕以后蒙恬,马上阻止了:“以前先帝曾经想立贤明的陛下为太子,是蒙毅阻止了,他是不忠不义的人,以我之见,不如杀了他们。”赵高是个戳烂天不补的人,反正天下都是胡亥的,与他何干?


鬼迷心窍的二世不听兄子子婴之言,把代秦始皇祈祷山川才回来的蒙毅囚禁在代,更改法律,按图索骥,故意赐死。蒙毅在指责了胡亥滥杀无辜之后被杀。胡亥又遣使者到阳周连坐蒙恬,蒙恬说:“我家积功信于秦三世了。今我带兵三十余万,身虽囚系,其势足以背叛。但是我守义不反,不敢辱先人之教,也是不忘先帝。”使者不敢转达,蒙恬喟然叹息曰:“我何罪于天,无过而死乎?”无奈之下吞药自杀了。


手足相残。本来胡亥琢磨的第一件事是如何极尽耳目之娱的,被赵高所劝杀了蒙恬兄弟,就准备转移方向收手了。才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充满对女性的好奇,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可是他似乎立志要阅尽人间春色,说:“人居于世间,就像白驹过隙。我既然已君临天下了,欲极尽耳目之所好,穷尽心志之所乐,而且还想长有天下,终我一生,这个要求可以达到吗?”这种玩物丧志的颓废之语,如果是李斯或许会用周幽王和褒姒的故事劝谏。可偏偏胡亥所问的是“诲淫诲盗”的老师赵高,而赵高正唯恐天下不乱,懵懵懂懂的胡亥去问他,恰是正中下怀。


赵高极力称赞胡亥的想法是贤主之所能达到,而昏君所不能达到的,还出了个阴毒的主意,就是杀尽诸兄弟后,才可以高枕无忧地享乐。赵高以三寸不烂之舌轻易将胡亥说动,于是胡亥在赵高的帮助下更改法律,故意让群臣、诸公子犯罪,一旦有罪,就让赵高治罪。胡亥分两批杀了所有的兄弟姐妹,第一次把十二个哥哥砍头于咸阳的集市,十个公主在杜县被剁成肉块,相连坐者不可胜数;第二次在杜邮(今陕西咸阳东)又将六个兄弟和十个姐妹碾死,刑场惨不忍睹。将闾等三人也是胡亥的兄弟,最终也被逼自尽。


横征暴敛。二世的残暴,还表现在重敛赋税、大兴徭役、挥霍无度上。这是沿袭秦始皇的做法,当时修建秦始皇陵的征夫多达70万,胡亥出巡归来,在基本完工后,却不体恤百姓之苦,接着又为了满足自己的声色之娱,又大发徭役继续阿房宫和直道、驰道(古代的高速公路)的修建,同时还派兵征讨四夷,以显示自己的指挥才能就像秦始皇一样高。他选了五万个精壮的士兵驻守咸阳,并让他们学习骑马射箭,以供自己打猎之需。这时,聚集在咸阳的人数太多,粮食无法满足所需,胡亥不想影响自己的挥霍,就下令周围的郡县向咸阳运送粮草,而这些应付差使的人员,不但没有公款吃喝,还得自己负担干粮,也不许取用咸阳三百里以内的粮食(刘邦当“威风凛凛”的亭长,曾经送征夫到咸阳,县里的小小官员们都要凑份子钱给他路上用,萧何总是多给一倍;没有这些钱,恐怕刘邦就要在路上讨饭了)。


秦朝的徭役极其繁重,而且还有人头税等名目繁多的苛税,仅田赋就“收泰(大)半之赋”,此外还有征收饲草三石、禾杆二石等实物的附加税;成年农民一生要服兵役一年,应役的期限也很长,从17岁到60岁,这叫“正卒”;还要戍边一年,称为 “戍卒”;每年还要为郡县服劳役一月。其他的各种临时苛捐杂税也是不计其数,穷于应付。而这些徭役一旦失期,就会被处死,百姓叫苦连天。


严刑峻法。在战国七雄中,秦国的法律是最“严”、“繁” 、“酷”的,甚至变法的始作俑者商鞅也是自作自受被“车裂”而死。秦国律令之繁,酷法之多,别国难望其项背。秦始皇非常欣赏法家,他曾经在见到李斯的同门韩非子(后来因嫉妒的李斯作梗被冤杀了)的文章后说,如果能见到他而随游,死而无憾,可见其顶礼膜拜之至,李斯也是因为是法家人物而受到他的青睐。


秦律令之繁,令人不敢相信,据湖北出土的《云梦秦简》所载有律名达29种之多,涉及的社会覆盖面相当广,而这只是一小部分。其中有的规定甚至到了近乎细琐的地步,如有一条《厩苑律》规定:在每年的四、七、十月和正月都要评比耕牛,养得好的,就奖励酒一壶,干肉十条,免除饲牛的一次更役;养得差的,不仅田啬夫要被申斥,还要罚饲牛的两个月的役期。如果用牛耕田,牛的腰围减少了一寸,就要鞭打耕作者十下。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秦律令之酷,让人惨不忍睹。仅仅一种死刑,就有斩、戮、车裂、枭首、弃市、赐死、夷族等十几种。“参夷”、“连坐”是两种刑罚非常严酷的法令,许多人家因此家破人亡。到了胡亥上台,李斯为了免祸,向胡亥提出了“督责”之术。他批评仁义的尧、禹没有实行“督责”,是他们把天下当作自己的“桎梏”而不能随心所欲,他认为施行“督责”可以让帝王独断乾纲,大臣不敢为非作歹,老百姓都忙着修改自己的过失,哪里有时间图谋反叛呢?这样天下自然可以太平,君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殊不知,正是这种恶政为秦造就了一个掘墓人——刘邦。他本是体制中的亭长,因为带着服苦役的隶徒去骊山,隶徒们纷纷逃亡,刘邦见完不成任务,干脆就把他们放了,自己去落草干很有前途的“盗贼”职业了。


在李斯助纣为虐的建议下,大喜过望的胡亥果然“行督责益严”,谁整治百姓越严厉,谁就是好官,“杀人众者为忠臣”。当时,路上的一半人是受过刑的,被处死的人堆积于市,胡亥高兴地说:“若此,才叫能督了。”桓宽《盐铁论》记载说:“赵高以峻法决罪于内,百官以峭法断割于外。死者相枕籍,刑者相望,百姓侧目重足,不寒而栗。”一派恐怖的统治气氛。


正是在这种漫无边际的重负和酷法之下,天下的舆论都是“天下苦秦久矣”, 于是官逼民反,“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在秦二世继位的第一年就爆发了陈胜吴广大起义。在陈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鼓动下,可怜一度令人望而生畏的大秦帝国眨眼的工夫就“一行白鹭上青天”了。


沐猴而冠:荒淫的胡亥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将撬起整个地球。”对于胡亥而言,他会说:“给我一个帝位,我将挥霍整个国家。”


胡亥和秦始皇这对父子完全是两个极端:胡亥只关心自己享乐,而秦始皇气吞天下;胡亥被赵高玩弄得晕头转向,而秦始皇令臣下堨忠尽力;秦始皇勤政,每天看竹简做的奏章达120斤以上,而胡亥则是“花花公子”;对秦始皇的一生功过后人充满了争议,而对胡亥则根本没有争议,因为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无道昏君。


在史书里胡亥的事迹本来就不多,存留下来的多是胡亥和杂技演员、后宫美女们在一起玩乐的记载。胡亥刚刚上台就找赵高商量如何“娱乐至死”,这是他将“娱乐进行到底”的体现。除了与赵高高谈阔论,他还责问过李斯的一次。


荒淫宣言。在义军已经打到鸿门的时候,李斯见形势危急,多次想找机会劝谏,而胡亥还不知好歹,竟然责备说:“《韩非子》说,尧当帝王的时候,住的连小客店都不如,做椽的木料还有皮;他的衣食住行连守门的奴才都不如;大禹长年劳作,大腿上没有白肉,小腿磨光了汗毛,手脚都结满了厚厚的茧子,面目黎黑,还死在外面,这样的操劳连奴仆也不会达到。人们抢着当天子,就是为了这样苦心费力吗?一个贤明的君王,就是应该让天下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这才能表现出一个帝王的尊贵。如果他自己都过得不好,又怎么指望他能治理好国家呢?我就是要随心所欲,长享天下而无别人来妨害,你看你将怎么办?”他还大言不惭地说: “朕尊称万乘,而无其实,我欲造一千乘的车驾,跟随一万乘随从,来证实我的名号。”(胡亥的这种幼稚的思维,就像笑话里说的:一是“一”,那么“万”就是一万个“一”的重叠,可堪一笑,亦可堪痛哭。)


原来,胡亥的人生理念就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他的这番话,就是他的“人生宣言”,同时这也是对干预他尽情享受的李斯的指责:不准再对我说三道四,否则我就不客气了。李斯吓得为了自保,只得曲意以严厉的“督责”之法求得宽恕,说“严家无格虏”(黄荆条下出好人)。


巡游全国。胡亥刚刚上台时,觉得自己年轻没有威望,想学秦始皇巡游天下,以威服海内。于是在即位当年的春天,他就带着一大批人去“公款旅行”了。这次,他们东到碣石,然后沿着海岸南行,到达了会稽山,至辽东而返。他在每块秦始皇刻石记功的石头上都刻上了跟从大臣的姓名。胡亥是有样学样,却不料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在天下黎民嗷嗷待哺的时候,这些劳民伤财的举动,无疑是给大秦帝国这头负重已经到了极限的骆驼又增加了一根稻草。


自欺欺人。薛县人叔孙通,秦时以文学征为待诏博士。数岁后,陈胜起义,天下震动。胡亥听说了,就召各位博士儒生问:“楚的戍卒已经攻蕲入陈,大家看怎么办?”博士诸生有三十余人,说:“人臣不能作乱,作乱就是谋反,罪死无赦。愿陛下急发兵击之。”胡亥听不得“反”字,作色大怒。叔孙通却说诸生所言皆非:“明主在上,法令发布于下,官吏人人尽职,四方都心向朝廷,哪里有反者!只不过是些偷鸡摸狗的小贼罢了,何足挂齿?各郡守尉今已捕诛,何足为忧?”昏庸无比的胡亥听了很高兴,下令将说“反”的诸生下狱,说“盗”的皆罢免。还赐叔孙通二十匹帛,一袭衣,拜为博士。叔孙通返回学馆,诸生责备他:“你何言之谀也?”叔孙通却说:“公不知,我几不免虎口!”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面阿谀奉承的叔孙通马上逃回薛县,而此时薛县已降楚了。


杀进谏者。右丞相冯去疾、左丞相李斯(秦以左为尊)、将军冯劫(冯去疾子)面对日益严峻的局面,集体进谏说:“关东群盗并起,秦发兵诛击,所杀亡甚众,然犹不止。盗多,都是因为戌漕转作事苦,赋税太多的原因。请暂停建阿房宫,减省四边戍转。”胡亥大怒,说:“今朕即位两年之间,群盗并起,你们无能不能禁止,却又欲罢先帝之所为,是上无以报先帝,次不为朕尽忠,何以在位?”把冯去疾、李斯、冯劫下狱问罪。冯去疾、冯劫不愿受辱遂自杀,李斯不久也被枉杀。


胡亥就是这么一个以享乐为毕生追求的人,他如果只是以一个皇子的身份享乐,那只是危害个人,而他以皇帝的身份享乐,那就是危害整个社稷。


死不足惜:胡亥之死


上帝欲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胡亥一刻不停地疯狂游戏人生,希望死而无憾。可对天怒人怨的历史罪人,往往是事与愿违的。


胡亥是赵高一手捧红的,也是他一手杀死的。成语“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其实应该改作“成也赵高,败也赵高”。


各路义军凯歌高奏,一路向首都咸阳急进,其中的刘邦已经带领数万人杀入武关,派人连接赵高了。赵高怕胡亥怪罪自己,就称病不朝。这时,都门无故塌崩,大家议论纷纷,胡亥也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虎噬马。在赵高指鹿为马后,胡亥很吃惊,以为自己的精神错乱了,亲自召见占卜的太卜,太卜回答说:“这是你没有认真斋戒的原因。”于是胡亥到了上林苑去斋戒,斋戒期间,他依然游荡无度,还射死了一个过路人。这时赵高就故意打发其婿咸阳令阎乐去对胡亥说不知何人射死了他,还把尸体移到上林苑。一切安排停当,他就去见胡亥,说:“天子无故杀了无辜之人,这是上帝所不容的,天将降祸,当远离皇宫以禳之。”胡亥不疑有他,就出居望夷宫。谁知道,这竟然是一个阴谋!


一天,胡亥梦见一只白虎咬死了其车架左侧的马,醒后心里不乐,怪问占梦。占梦者占卜后说:“泾水之神作怪。”胡亥就斋戒于望夷宫,还把四匹白马沉下河去。此时胡亥终于也知道大事不好了,派使者指责赵高关于盗贼之事。赵高感到很恐惧,就悄悄地与阎乐、其弟赵成合谋换立仁俭的公子婴。赵高聪明反被聪明误,其实还是呆痴的胡亥最好控制,后来的事实证明,他想立公子婴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木匠做枷,自作自受”。


胡亥之死。过了三日,赵高以郎中令为内应,以一部分原属胡亥的士兵穿着素服、手持兵器冲入望夷宫。赵高却入告胡亥说:“大批的山东群盗已到!”胡亥爬到高处去看,非常恐惧。


赵高扣押了阎乐老母也就是他的亲家母置于自己的府内为人质,派阎乐带着千余人至望夷宫殿门,绑了守卫的卫令仆射,说:“贼已经入此宫,你们为何不阻止?”卫令大惊失色:“周围防守严密,安得贼敢入宫?”阎乐不容分辩,遂斩卫令,径直带着人冲入,边走边射,里面的郎官都大惊,或走或斗,几十个战斗者全部被杀死。阎乐一进殿就射向胡亥的坐帏。


胡亥大怒,急召左右,左右都惶扰不敢出。他身旁只有一个宦官不敢离开。胡亥逃入内室,说:“公何不早告我?乃至于此!”宦官说:“臣不敢言,故得保全。假如臣早言,皆已诛,安得至今?”


阎乐活捉了胡亥,指责他说:“足下骄恣,诛杀无道,天下共叛足下,足下自己说该怎么办吧!”胡亥哀求说:“丞相可得见否?”阎乐傲然说:“不可!”


不知人情世故的胡亥又说:“我愿放弃帝位,得一郡为王,这可以了吧?”阎乐说:“不行!”胡亥又说:“那我愿为万户侯。”阎乐也不许。胡亥只得哀求说:“愿与妻子为平头百姓,像我的其他兄弟一样,这样应该可以了吧?”阎乐发怒道:“我受丞相之命,今天是来为天下人要你命的,你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无奈之下,二世胡亥只有自杀以谢天下,被以平民之礼下葬在杜县。


赵高拿过玉玺佩着,而左右百官都不跟从;赵高上殿,宝座都摇摇晃晃。赵高自知天不予他,群臣也不同意,才最后决定以子婴继位。


赵高奸诈了一辈子,最后自己也死于阴谋。他废帝号,降格立秦王子婴,叫他斋戒后到秦始皇的宗庙里去接受玉玺。子婴知道其阴险,与两个儿子商量后说:“赵高杀了二世皇帝,他是怕大臣杀他才立我为王的。我还听说赵高和楚军有约,待灭秦后就在关中称王。”于是他称病不去,赵高多次派人来请,子婴都推辞了。赵高只得亲自来请,被子婴在斋宫里给杀了,还灭其三族,拉着他的尸体在咸阳城里游街示众。


宗庙被毁。大秦帝国已经是回天无力了,子婴仅仅当了46天秦王,就被迫用绳子套住自己的脖子,乘着白马素车,奉上传国玉玺投降了刘邦。曾经在历史上辉煌无比的大秦帝国,竟然如此迅速地烟消云散了;一个月后,子婴和宗族全部被项羽所杀,一度光辉的咸阳也遭血洗,宫室被付之一炬。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