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12章 最后见面情景

sjhexcrvug 收藏 5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在回来的路上,郑万江一直没有说话,他在考虑崔云路所说的有关情况,细细地揣摩着、推测着,何佳奇和何金强吵架,这是在何金强死亡的前一天,这难道是巧合,和何金强的死有没有联系。何佳奇为什么不让李秋兰进家门。这真像崔云路所说的那样,还有何佳奇为什么不承认死者是何金强,他的儿子失踪好几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在回来的路上,郑万江一直没有说话,他在考虑崔云路所说的有关情况,细细地揣摩着、推测着,何佳奇和何金强吵架,这是在何金强死亡的前一天,这难道是巧合,和何金强的死有没有联系。何佳奇为什么不让李秋兰进家门。这真像崔云路所说的那样,还有何佳奇为什么不承认死者是何金强,他的儿子失踪好几天能不着急,即使是有矛盾也不能这样,毕竟他们是亲生父子,这不符合一般人的心理。

难道死者真的不是何金强,是他们搞错了,世上会有这样巧的事,尤其是那胳膊上的伤疤,如果真的不是他,那么这几天的心血白费了,一切将要从头开始,可是从目前线索来分析,死者确实是何金强,一团疑云在他脑海里产生。

“还得想办法从何佳奇那里打开缺口,他一定会知道一些具体情况,时间不等人,凶手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一定在想方设法抹平事端,只有这样才能不会暴露自己。”郑万江心里想。

话分两头,我们再看看黄丽梅去交通局汽车队的有关情况。

黄丽梅按照郑万江所吩咐的任务,带领刑警岳自青来到了交通局汽车队,队长陈振光在接待室接待了黄丽梅她们,黄丽梅说明了来意,陈振光坐下后长时间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

“这怎么说呢?他给我的印象不错,精明强干,来汽车队已经有十年了,工作上十分认真、勤奋,在我们全队里人缘也不错,出了这种事我们十分难过,可不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有人和他有仇,可也不至于把他杀死,这犯的可是死罪,他不要命了。” 陈振光说。

“我这次来主要了解何金强7月17日出事前的全部情况,以便帮助我们尽快破案,使凶手尽快落入法网。”黄丽梅说。

“我们一定尽力而为,提供我们知道的一切情况,帮助你们尽快破案,及早抓住凶手。”陈振光表示道。

“我们首先要搞清何金强7月17日那天究竟去过哪里,接触过什么人,跟谁接触最多,他最近有什么异常表现,何金强的平时工作表现、生活情况。”黄丽梅说。

“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我和他接触较少,只知道他工作特别认真,何金强有一个徒弟叫孟庆义,和他接触最多,小伙子今年21岁,三个月以前开始学习驾驶,通过何金强的精心培养,现在就可以驾车上路了,可以找他来问问,或许能了解到他的一些情况。”陈振光说完便喊来一个人,叫他去找孟庆义,他和黄丽梅谈了何金强其他一些情况。

何金强是交通局汽车队里的一名出色的司机,他从18岁就开始当司机,至今已有10个年头,小伙子驾驶技术十分熟练,从开车到现在从未出现重大事故,加之人缘又好,全队上下没有说他不好的。特别是改制以后,他跑的更欢了,别人拉两趟他拉三趟,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为了照顾他的身体,所以队里给他派了一个助手,这个人就是孟庆义。

为了使孟庆义尽快掌握驾驶技术,他不分白天黑夜地教,仅三个月时间,孟庆义就可以单独驾驶车辆上路了,他这个人在工作上没的挑,只是去年有一段时间,不知为什么,他的车总是出毛病,不是汽车玻璃破碎,就是轮胎被扎,怀疑他是在社会上伤了什么人,曾经问过他原因,但是他没有说,由于以前他表现不错,就没有过多的追问,也没有对他进行处理,把修车费用都给报销了,只是告诉他以后注意一些,现在社会上的人不好惹,有些事情要多忍耐一下,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力壮,在外面瞎逞能,平安既是福,人好好的比什么都强。但这只是过了几个月,以后就没有发生什么事。

“至于其它的我倒没有发现什么,他的徒弟会知道一些。”陈振光介绍了何金强的情况。

“您说他去年车总是出毛病,那是什么时间?”岳自青问。

“是去年五月份以后,可是几个月以后就过去了,我们谁也没有在意。”陈振光回答。

“何金强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比如说像烦躁、闹情绪这类情况?”黄丽梅问。

“他这个人很内向,自己有事情也不轻易的说出来,没发现他有其它不良反常行为,庆义或许能知道一些,你们可以去问他。”陈振光说。

“陈队长,您找我?”门外面传来男人地声音,随着话音进来一个小伙子。

黄丽梅打量了一下这个小伙子,见此人个子不高但很粗壮,穿着一身工作服。

“小孟,这是公安局的同志,你师傅出了点事情,她来了解一些情况。”陈振光起身说。

“我师傅出了什么事情?他怎么了?”孟庆义急切地问。

“你先别急,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在张家湾镇五福庄村的河边发现一具尸体,经过我们调查死者就是何金强,他被人用绳子勒死的,之后,又被扒光衣服装入麻袋,运至康庄大桥抛入河里。你是何金强的徒弟,跟他接触最多,希望你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协助我们破案,尽快抓到凶手。”黄丽梅说。

孟庆义听完黄丽梅的话,一下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呢?一星期以前师傅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会死亡,并且还遭到如此毒手,他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感情。

“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光哭是没有用的,只有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争取尽快破案捉到凶手,这样才能对得起你的师傅。”黄丽梅说。

“有什么问题你们尽管问,我一定如实告诉你们。”孟庆义说。

“何金强在七月十七日以前,都有什么人来找过他,他们都是干什么的,何金强那几天有没有什么异常表现?”黄丽梅问。

“我最后见到他的时间是十六日,那天早晨情况是这样的。”孟庆义仔细的回想着那天的情况。

“小孟,把车好好冲洗一下,今天咱们去北京拉货。”何金强拿起水管边冲车边说。

“知道了。”孟庆义说:“师傅,今天咱们去北京拉货有没有跟李姐说一声,这一出去要几天的时间,要不要给她买些东西,不然她会不高兴,看不见你她还不生气。”

“没事,我们俩的关系你还不知道,铁着呢,绝不会生气,她是最了解我的。”何金强说。

“我说师傅,你和李姐的事什么时候办,我们还等着吃你们的喜糖呢。”孟庆义边擦车边说。

“看来今年还是不行,我老爸不同意我们这门亲事,我一时也没有办法。”何金强说。

“为什么?现在都什么年月了,父母还管这事?”孟庆义问。

“还不是嫌她家在农村,父母没有固定职业,她也没有正式工作,家里的经济条件又差点,这事还真不好办,看情况以后再说吧。”何金强说着叹了一口气。

“我说师傅,干脆你们来个先斩后奏,先把结婚证领了,或者来给他们来个生米已成熟饭,现在这种事不算丢人,把孩子生下来,往他面前一抱,让他屁辙没有,反正这是早晚的事,老人总不能不认他的孙子吧?”孟庆义说。

“那还了得,老头子知道非得把我的腿打折了不可,我何况还不想惹老头子生气,他都这么大岁数了,养我们哥几个长大也确实不容易,我哪能那么做,这会伤他的心。”何金强说。

“你的心眼就是好,那得等到什么时候,你也都27岁了,你看别人像你这么大年纪儿子都满地跑了,可你还是老爷庙后面上的旗杆,光辊一条,李姐长得那么漂亮,你也不怕被别人抢跑了,到那个时候还不傻菜,这几年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孟庆义开玩笑地说。

“别瞎胡扯了,这事我自有主张,不用你瞎操心,秋兰可不是那样的人,快把水龙头关了。”何金强说。

“小何,你过来一下。”这时调度员过来叫住了何金强。

“他告诉我们刚才北京来电话,货还没有准备好,今天就不用去了。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上午就没有出车,师傅便带我去教练场,一直到上午下班时间,我们各自回家。”孟庆义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