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了解更多参军的故事





到达西安火车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一群穿着肥大作训服的毛头小子正被接兵干部安排登上前来车站接新兵的卡车。北方的冬天就是冷,刺骨的寒风夹杂着只着小学课本上才描写的鹅毛般的大雪向一张张稚嫩的脸上扑来,地上已经积起了厚厚的雪,整个西安已经披上了一件白色的外衣。这群来自毛主席家乡的新兵蛋子们对西安这个千年古都充满了好奇,四处张望、打趣、嘻闹着。接兵干部高度紧张,就怕出现意外,好不容易把这群乌合之众赶上了车,以为可以放松下来。但被冻麻了脚趾和身体的新兵们在车厢里不停的跺着脚,搓着手,整个车厢像被震出了一曲架子鼓的味道,还不时夹杂着一句句长沙、浏阳土话的国骂,有人甚至学着蒋公的口头禅“娘希匹”。

“看,城墙还有古城楼”有人叫嚷着,兵们很快被这座千年古都宏伟的建筑所吸引,赞叹着古人们的神奇。不过卡车一直向前开去,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一小时后车窗外已看不到灯光,只能透着车灯看到外面的雪越下越大,这群南方兵都已经十多年没见过雪了,寒冷的天气已经把兵们都吓住了,心里犯嘀咕:到部队后还不知道能不能顶得住。接兵干部们不停地提醒新兵们不要睡觉,不要冻伤了。有个兵问道:“不是说在西安当兵吗?这是要拉我们去哪?”接兵干部露出诡异的笑说道:“只有武警才会在城市,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不在山沟沟里就不错了”兵们大呼上当,一个个似乎都后悔当初的决定,很多人选择这支部队是冲着西安这个古都来的,现在却要让他们呆在山沟里。

凌晨一点多,车队驶进了一座营房,这时锣鼓喧天,新兵们有点受宠若惊地看着老兵们拍红了手掌露着笑脸地叫欢迎。大雪刚停,厚厚和积雪已经被清理到了树堆下并做了修饰,干干净净的路面已经显示出了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没见过这种阵仗的新兵们反倒安静了下来,下车后在接兵干部的口令声中排出了在老兵眼里歪得不能再歪的队列。点完名,清点人数之后新兵们就被老兵包围起来,由排头领着朝前营房走去,老兵们不时在队伍中正面出击、穿插、迂回、包抄、半途截杀等方式把新兵们各自带向不同的地方。良久,三连的楼道里挤满了一脸稚气的新兵,从连部门口排起,高个的在前面。连部旁边的一道门上挂着一块牌子:“三连七班”。连长顺手指向三个兵叫道:“你,中间的那个,还有后面的那个去七班”并指定了一个瘦高个做通讯员。老西一脸诧异:人家都说小白脸才当通讯员,怎么会挨上自己呢?(插播一条号外:后来一啄磨也许老西在前面几个高个里面长得不算太傻吧。不然别人为什么要管高个叫“傻大个”呢?不过下了连才知道长得高并不是好事,团里的政治处主任需要人出公差的时候总是少不了一句话:“把17分队的西北寒剑叫上,他个子高又灵活”)。七班长跑过来满脸微笑帮老西拿着行李就往班里跑,那架势生怕别人把这个兵从他手里抢走似的,从表情可以看出七班长是个急性子,不过他对老西挺满意的。老西他们是第一批到了,分在七班三个人,还有七个来自山东的兵要三天以后才到。

稍微收拾收拾,连里吹哨,饭堂吃饭。进部队第一顿吃面条,这是传统,老西看着那一大锅一大锅白花花的面条,上面漂着丁点儿蛋花外加少许青菜叶,却不见半点油腥子,心里顿感恶心。再瞅着别人夹在碗里的面条才明白什么叫做“陕西八大怪之一的面条可以当腰带(扯面宽得像裤带)”,老西稀里糊涂地吃了几口,实在难以下咽。回到班里,班长打来热水给老西他们暖脚,几个新兵受宠若惊,一股热流涌上心头,班长可真好。

第二天,基本上都是收拾行李,打扫卫生,熟悉环境,学习着原地踏步走、向左向右转。因为兵还没到齐,所以一切基本无事,班长总过来嘘寒问暖,让兵们感觉异常惊喜,异常温暖。到了夜晚,这算是新兵连的第一个晚上,老西从连部打扫卫生回来,看见另两位战友在写信,边写边流泪,班长正在安慰他们,让他们别太想家,给家里人报个平安,老西也跟班长一起安慰两位战友。闲下来的老西也拿出纸笔给爸妈写信,刚刚还在安慰战友的老西一提起笔两行热泪就夺筐而出,第一次离开家,远离父母身边,老西总想控制住,但怎么也压制不住思乡之情。下午领的装备中,鞋子不称脚,老西脚大,发下来的鞋太短,班长带着老西满世界换鞋,好不容易找到一双44码,老西为此激动了好久。

第三天,第二批新兵总算到了,分到七班的都是些憨厚的山东大汉。给老西印象最深的是那个来自职业足球队的荷泽壮汉。他姓李,之前在广州湛江市职业足球队踢球,老西喜欢跟他聊足球,虽然他总是一脸不屑的说:“跟你们湖南踢没劲,总被我们干个××比零的。”还有几位随着时光流逝,岁月的迁徙老西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知道天生五音不全的老西,一首歌曲都不会唱,因为老西从来没有一句歌词能找得准调的,在学校的时候唱歌从来不开口,也没少气他最尊敬的班主任。幸好在部队那不叫唱,那叫吼,可眼下这几位山东兄弟,愣是比老西还神,班长还让老西一帮一地辅导另一位战友,好吧,那就吼起来吧,这一吼不要紧,把老西弄得可是信心爆棚,以至于在一次操课休息时,老西自告奋勇吼起了一曲《浏阳河》,结果被排长指着骂:赶快下来,你把你们浏阳人的脸都丢光了,战友们更是把这个当笑话,笑了三个月。

三天“蜜月期”一过,班长的急性子马上凸显出来,没有循序渐进,只是显得非常急功近利。唱不好歌挨耳光,摆臂不齐挨拳头,军姿站不好挨脚踹,正步走不好用……总之是用尽一切方法,并伴着一句句侮辱人的脏话,甚至当兵才四天其他班还在学摆臂的时候,老西他们就已经在冰冷的水泥地面爬起了战术,夜里还要在班长的拳脚下练习着“抗击打能力”。那位刚开始战士们眼里的好班长,一下子变了个样。或许他想用最短的时间教出一群好兵,想用最短的时间教出全连顶呱呱的兵,好为自己的前程添加一块加砖,但这样的方法使得七班的战士像是一群散兵游勇,各自为战。以至于班里的战友们变得越来越木纳,越来越恐慌,动作永远也做不齐,做不标准,心里压力越来越大。老西这个通讯员更是没尽到职责,每天被班长安排他三次去连部打扫卫生,其余时间都在打骂体罚中度过。每次吃饭他总盼着连长、指导员快点吃完,因为七班的战友们早早地吃完饭排着队在等着老西,老西边收拾着连部的桌子,伴随着班长一句句夹杂着脏话的:快快快,并用脚踢着老西屁股以示催促。在这个吃饭都要评比的连队里,兵们都是抓紧着用最快的战斗方式解决饥饱问题,面对被兵们戏称为“四大名菜”(一个青菜、一个腌制的酸辣大白菜,一个土豆丝,一个萝卜丝外加少许肉末)一个个狼吞虎咽,差点把脚都用上。班长们互相较劲,从原来的一刻钟,到五分钟,再到三分钟吃完包括洗碗在内,最不爽的是,其他班都是走着齐步雄纠纠、气昂昂到饭堂,七班的兵们往往都是爬着过去的。兵们每天喝的水都是咸的,很多人都水土不服,兵们一个个叫苦连天,可又都没办法,只是慢慢些适应着。

某天晚上熄灯后老西给连部打好热水,回到班里,刚进门胸前就多了个26号半的鞋印,倒在门角里,刚刚站起来,脸上又挨了一耳光,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班长压低声骂到:“你这个××,(以下省略N字)”老西被打得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进班的时候帽子戴歪了点,(老西很晕,都熄灯了班长视力也太给力了。)看着别的连队通讯员不用出早操,吃饭洗碗不用着急,没事就往连部跑,老西十分羡慕,再看看自己,根本不像通讯员,从山东新兵来到班里后这七八天还没刷过一次牙,没有洗过一次脚。

每天五点起来压被子,为的就是叠出来像块豆腐,但为了占个位置,也为了班长们那份莫须有荣誉,兵们一天比一天起来得早。不过老西的被子还是在出操后一次又一次次从厕所里面捡回来,老西也为此不知道多少次对着毛坑里的便便做着俯卧撑、吼着番号。七班长自己叠不好,还经常请其他班长过来教七班的战士叠被子,虽然兵们已经叠得像模像样了,但被子还是每天早上从厕所或者开水房里捡回来。

某晚。轮到李兄弟打开水,刚进班里,班长又揣了过去,每次班长都不可能只揣一个,因为班里始终都是一个犯错,全班一起顶,这次七班长把大家排成一列,练起了脚法……原来是因为李兄弟偷着抽了烟,为此班长把一整盒烟放在脸盆里,然后用开水泡着------俗称“烟茶”,让他喝下去。这种东西看着就恐怖,如果真喝下去估计要中毒死人。李兄弟喝了一口却吐得一蹋糊涂,班长见状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七班长所在部队有个别号“铁拳502”,这次作为训练骨干调到师里训练新兵,他的拳头可想可知有多硬。七班的战士每天在这种高压下生活,训练变得畏手 畏脚,成绩一直排在全连最末,班长就更加把兵们整得更惨,在班长的拳脚下度过了十多天,兵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肚子和胸口成了重灾区,更要命是的屁股被揣了无数脚,屁股上肉多,储备充足,所以班长最喜欢拿这个地方开练。每天七班的兵们除了训练就是挨打、挨骂,兵们的忍受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所以有积怨都将会在某一天内爆发。

又在一个白雪皑皑的晚上,班里少了个人,李兄弟不见了,班长到处找,这下七班长慌了,叫上几个班长一起在营区找,最后在磁卡电话旁把他抓了回来。刚进班,就被几个班长轮着打,当然也祸及了老西等人,虽然是杀一儆佰,但那“一佰”也不会放过的。当其他班长走了之后,七班长还余怒未消,又拿七班的战士们练起了他的独门功夫,忍耐极限到了要爆发的这一刻,终于,李兄弟发飚了,老西也跟着发飚了,其他兄弟也发飚了,一起把七班揍了一顿,但很快由于动静太大,连长跟指导员带着人过来把七班所有人都控制了起来。

冷静下来的老西才发现闯了大祸,刚当兵才十多天,可能就要背上处分了,连长、指导员、排长把七班的兵们一个个叫去问话,一个个都流着眼泪出来,老西心里一直忐忑不安。老西想着来到部队后军衔还没授,这个时候很可能会被遣送回家,就算留在部队也会被班长更加严厉的折磨着,会被其他老兵合伙整死,孤独、无助、前途迷茫,老西心灰意冷,老西仿佛站在了米字路口,不知道该去向何方,老西被从小向往的部队深深地伤透了心,老西冒出了一个想法:“离开部队”。还把想法后悔当兵的想法告诉了父母、同学。后来爸爸寄来了加快急件,同学们也写信鼓励着老西。老西只对他们说自己吃不了部队的苦,并没有把真正的原因告诉他们,因为老西不想大家对部队产生怀疑,改变看法。老西明白家人的良苦用心,但是他心意已决,面对如此黑暗的部队他只想一走了之。老西战战兢兢的来到连部,连长、指导员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还有排长在旁边附合着。

老西把想法说了出来,连长红着脸,猛地一拍桌子骂到:“你这个熊兵,还是不是男人?才当兵几天就想当逃兵了?”

老西说:“我不想当逃兵,我只想回家,这里太黑了,我枪都没摸着就快要被打死了”

指导员也是猛地一惊,听到一个新兵蛋子讲出这样的话,本想发火,可顾及指导员的身份,他只能像哄小孩子哄着老西。“这也难怪,一个新兵没吃过啥苦,刚到部队才几天就被班长整天打得那么惨,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提,但千万别想不开……”

排长也一个劲着劝导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几个人才把老西的情绪控制住。最后的处理结果出来:据说,七班长本来是要被退回老部队的,但在一排长和二排长(他们和七班长是同一个团)的力保下才留了下来继续担任班长,原来七班的十名新战士被分到了其他十个班,从其他班里再配十个新兵到七班,七班长继续留任。

就这样老西离开了七班,但担惊受怕的心结继续伴随着老西,他明白所有的班长都是同一个战壕的,七班长肯定会私下让其他班长还有老兵好好“照顾”老西的。所以老西并没有因为换了班而改变自己要离开部队的想法,直到他见到了一位上尉。

老西被分配到了十三班,刚过去就生病了,不知是何缘故,老西全身冒虚汗,不停地咳嗽,连队并没有叫来军医,而只是让老西停止训练一下午,老西也在这段难得闲暇时光里,在训练场旁边的草地上好好享受着阳光浴。四点钟左右老西开始吐,直到吐得胃液都出来了,被十三班长叫人抬回了宿舍,老西浑身无力,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晕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班长拿来几个馒头,老西饿狼一样的吃完了,这时班里其他的新兵们正在床铺上练体能,看样子快熄灯了。十三班长安慰着老西继续睡觉,老西又躺了下去,过不久老西肚子里又翻江倒海,又全部吐了出来并且晕了过去。

等老西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了,他匆匆吃过班长给他留着的五个大馒头,向训练场跑去,来到训练场就被连长给叫了过去,老西看到一个上尉特别眼熟,这名上尉到他家里家访过,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在老西眼里他是个英雄,英雄所说的话始终是有震憾力的。

上尉:“听说你想当逃兵?站好了,还有没有兵的样子,你以前跟我说过什么还记得吗?你这样就算是上了战场也会成为俘虏,当了俘虏还不马上招了?这一点点小小的挫折都受不了?还算什么男子汉?”

一连串的话让老西猛然惊醒,他突然感觉活过来,站在他前面的是位从枪林弹雨训走过来的英雄,老西对他可是敬畏有加,老西坚定了,跟上尉交谈许久后,终于露出了他踏入军营以来的第一次笑容。老西从这以后很快就溶入到了十三班这个集体,班长对老西和班里的同志都挺好。瘦弱的老西在七班时训练全不及格,到了十三班后得到了正确的教导,老西也拼了命地练,总算追上了其他同志,考核的时候全部优秀。班长把十三班调教成了一个优秀的团队,流动红旗一面一面往班里扛,老西也算是因祸得福。

某天下午正在进行每天雷打不动的五公里越野训练,在跨过折返点时,老西老远看到了七班长,他特意慢了下来,趁势调整调整,好路过七班长的时候加速冲过去。可这点小伎俩还是被老练的七班长识破,老西路过他时,使出全身力气来了个加速,但后背还是多了个26号半的鞋印,七班长指着老西说:“你记着,下连后别分到我所在部队,最好不要分到17分队,如果分到我们班,看我怎么整死你”老西艰难地从沟里爬起来,没有继续完成剩余的几公里,而是径直向连长所在位置跑去,从此老西跟七班长的梁子越结越深……。

(后续:也许一切皆已命中注定,谁也逃不掉。当下连分配时老西听到一个少校在台上念到老西名字并分配到七班长所在部队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怔住了。下老部队后经过一星期的复训,老西又被分到了17分队,正所谓冤家路窄,七班长这前所说的话全部得到应验,老西被分到了他所在的二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就是那个曾经无数次从厕所捡回来的被子




=====================================================

又到一年入伍时,已经脱下军装的你,是否还记得当年参军入伍的情景:报名登记、检查、分配、新兵连……,欢迎参加海泰客杯铁血网“参军的故事”征文比赛,更有机会赢取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市场价489元人民币的“海泰客”男士户外超轻鞋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英国第一户外鞋品牌海泰客(HI-TEC)提供冠名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泰客服务热线:400-889-5007

海泰客官方商城地址::点击进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本文内容于 2010/12/20 13:00:50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