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三十五章以战养战

程志 收藏 12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URL] 第三十五章以战养战 等祁雨带领手下三百多人回到山道口,只见一人迎风而立,那个年纪莫约三十来岁,身高一米八五,身材魁梧,狭长的单凤眼,目露精光,一道刀疤从眼角划止下巴,那是不是谢飞是谁。 祁雨只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相当于现代的排级干部,而谢飞却是统领五千兵马的校尉,地位悬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三十五章以战养战

等祁雨带领手下三百多人回到山道口,只见一人迎风而立,那个年纪莫约三十来岁,身高一米八五,身材魁梧,狭长的单凤眼,目露精光,一道刀疤从眼角划止下巴,那是不是谢飞是谁。

祁雨只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相当于现代的排级干部,而谢飞却是统领五千兵马的校尉,地位悬殊,怎能不让他心慌。

祁雨赶紧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上前恭敬的行礼。“卑职祁雨参见将军”

祁雨向后三百多名同行军士也一并行礼,声音整齐而洪亮。

谢飞笑道:“众军免礼!”

杜曾道:“谢爷,这次还真亏了这个祁雨,不然我们还真寻不到此处?”

“哦”谢飞眉头一皱,道:“我不是留下暗记了吗?这样应该不难找到这里呀!”

杜曾道:“蛮人甚是狡诈,他们在山谷十里处开始清理痕迹,不仅清除了谢飞留下的暗记,还将他们回来的痕迹也一并清理得干干净净。不光如此,他们还在外围设置大量的陷井,若非祁雨心细,就算我等能寻到此处,损失也不会小。”

谢飞闻言开始仔细向祁雨望去,只见他此人莫约二十五岁上下,身高七尺,一脸憨厚的样子,祁雨其实原来也不笨,只能说是有些憨,当初亲眼目睹全族人男女老幼全部被杀,铭心刻骨的仇恨早已融化了他的憨,反倒让他变得极为精明,就像瞬间被激活了天灵盖一般。

谢飞此时却在心中谋划开来,他本来是特种兵,最擅长的也是特种作战,可是特种作战不光需要士兵的业务技能素质过硬,还要其心理素质过硬,他的局限不仅仅是摸掉敌人的指挥系统,也不是暗杀几个罪魁祸首,而是驱逐异族,他可以训练出精锐的特种兵战士,但是,谢飞要统领全局,而不是当特种队长。有道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而祁雨的出现,让谢飞看到了希望。

祁雨不仅心细,而且脑袋极为灵活,区区一个百夫长竟然懂得声东击西,正面佯攻,迷惑敌人,侧面出击,出奇不意。看来加以时日,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将才。

谢飞一众人辞别巴鲁族人,向曲阳县城回去。

曲阳本来经数次匈奴大军攻城,几乎荒废,附近又有小股匈奴骑兵抢掠,百姓苦不堪言,若是按现代人的思维,他们大可以逃离此地,向南迁移。但是那时边境居民大多是充军发配至此,朝廷有明令,没有朝廷允许,私自内迁是死罪,他们知道横竖都是一个死,死在官军手中,并不见得比死在匈奴人手中好到哪里去,所以他们不敢大批迁移。

这也难怪,当时汉族人奴性太重,做习惯了顺民,就算是死也不敢轻易做出违背王法的事。这也是为什么五胡乱华百年,汉族人被屠杀一千六百多万的原因,不仅不抵抗,也不知道逃跑。

临近天黑时分,谢飞他们终于回到曲阳城。

曲阳城虽然历经大战,元气未复,不过在谢飞的治理下,一片欣欣向荣,渐渐有了些生气。刘渊军粮危机,也没有大兴兵祸,小股部队侵袭曲阳,曲阳守军在谢飞的领导下,狠狠打击敢与来犯之敌。匈奴人在此碰到了硬茬,因为没有占到任何便宜,渐渐的来很少来侵犯曲阳。曲阳百姓倒也得到暂时的安宁。

谢飞回到曲阳的消息,婉娘得知后来不及梳妆打扮,就跑去迎接。

婉娘此时神色焦脆,青丝徐乱,双目微红,显然谢飞失踪的这段时间,她的晶珠没少流。谢飞在猛然见到婉娘的那一刻怔住,想想他在前世,只是一个孤儿,只是一个杀人机器,除了战友,谁也没有关心过他。现在来到这里,居然有一个女人为他牵肠挂肚。谢飞鼻子一酸,忍不住心思澎湃。

婉娘此刻也不在意众人的目光,一声低哼扑倒在谢飞的怀里。

众人倒也知趣,纷纷离开。

次日,谢飞早早起床,虽然说他昨日酣战至午夜子时,但从二十一世纪培养的军事习惯却没有改变,只是现在不跑步了,改习兵刃杀敌之法,也习骑射。当然,闲暇时刘协也学诗文,为的就是对这个时代有更深的了解。

此时,谢飞正张开一张强铁弓,拉成满月,箭心直对百步之外的木头人,只听“嗖”的一声,箭,离弦而出,隐隐间听到一丝轻啸声,只见那支箭深深地木头人有眉心。谢飞以前很少用箭,即便是从后世带来的弓弩也很少用。从后世带来的那个弓弩有瞄具,射击同步枪差不多,区别有限。但是弓箭却不一样,那与单纯的开枪不同同日而语,虽然,谢飞在射击上有着惊人的天赋,但是刚刚开始学射箭的时候,成绩却差强人意。在五十步之内能命中目标就不错了,百步的箭靶鲜有不脱靶的。仅仅三个月,谢飞的箭术就有了惊人的进步,虽然现在称他为百步穿杨有点夸大其词,不过对于一个初习箭术的人来说,这简直匪夷所思。

孟恩看到谢飞的箭术如此了得,上前说道:“将军真乃神人也,仅仅习得三个月,却能百步穿杨,只要勤加练习,假以时日,那还了得?”

谢飞他这人不喜别人拍马屁,所以孟恩的这番话,说是恭维话,倒不如说是实话,任何人只要勤奋练习,都会有所成就,这样的恭维反而会让谢飞觉得舒服,想到这里,他回过头说道:“出了什么事?”

孟恩一脸难色,顺便望了望周围的军士,谢飞会意,立即向他的书房走去。

谢飞的书房陈设极其简单,古代文言非常难懂,不过好在他在后世学过好多古书的白话文,知道其中的意思,不过那必竟都是名家学说,但更多的是未收录在课本里的文章却非常难懂。况且谢飞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学习这方面的东西。

谢飞来到书房,向个看了看,对孟恩说道:“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孟恩沉思片刻,他低声说道:“将军,现在曲阳粮响严重不足,如继续照此配额仅仅勉强维持半个月,如果按以前配额可以维持一个月。”

谢飞明白粮响是军队士气的根本,如果没有粮响,根本不用敌人攻击内部自乱。谢飞思绪起伏,过了一会儿,抬头向孟恩问道:“你可有良策?”

孟恩好像早已知道谢飞会如此问,直截了当的说道:“将军可以向刺史申请调拨,以应不时之需。”

谢飞摇摇头,说道:“晋阳存粮也不多,况且战乱持久,加上今天北方大旱,粮食收成减半,刘将军手里也不宽裕。作为下属总什么事都向上司反应吧。能自己解决最好,不能解决就想办法解决。”谢飞看着孟恩脸色微变,他话锋一转,说道:“当然,我也不是怪你没有想办法?”

孟恩低头思索好久,迟疑了一下,“还有一个办法,增加。。。。。。。。”

谢飞立即打断孟恩的话,“这样绝对不行,现在百姓生活得太苦了,匈奴人数次抢掠,百姓们自己能不能渡过这个冬天还是一回事,我们如此做不是把百姓往死路上逼吗?民以食为天,没有吃的,怎么让百姓拥护我们?”

孟恩也是一时无语,其实他还真怕谢飞向他想的那样做,不过谢飞的反应还真是出了他的意料,看来自己当初选择得没错,谢飞真是一个明主,对待百姓仁慈,体恤下属,孟恩说道:“可是,我们目前危机应当怎么解决?曲阳太穷,既无大商贾,也有大户,没有粮食,也没有钱。”

谢飞神色坦然,微微一笑道:“这方面你不用急,继续施行此等配额,粮食放开供给。粮食的问题我来解决。”

孟恩微微一愣,怯怯道:“卑职无能。”

谢飞一笑,“不要这么生分。”

谢飞转言问道:“此先我军改治,淘汰下来的环首刀及制式装备有多少?”

孟恩道:“两千余。”

谢飞点点头,说道:“把这两千套兵刃全部送给巴鲁人。”

孟恩闻言,神色大变,说道:“将军,万万不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如果将军送给他们兵刃,他们再来屠杀我部民众,将军此为莫不是等同助纣为虐吗?”

谢飞道:“不怕,你只要按我说得去做定不会出现任何差错,巴鲁天性忠厚,虽然崇尚武力,嗜血好战,但是他们却与匈奴人又不同。巴鲁人与匈奴、鲜卑族人都有深仇大恨,他们见识过我军军容,自然不会攻击我们。如果他们胆敢放肆,等于给我留下口实,我必定把他们全歼之。”

孟恩见谢飞自信心实足,却不知他的底气到底从何而来,但是孟恩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应该问的问,不应该问的就不问,谢飞应该对他说的就会说,不对他说的自然就有他的道理。孟恩有点不好的问道:“目前的粮食危机应该如何解决?”

谢飞坦然一笑,说道:“非常简单,祸水东引,以战养战。”


ps:书越来越冷,激情越来越少,第一卷即将结束,高潮渐起,求支持,支持越多更新越快。新人难,请理解一下。票票砸吧,我需要大家的支持!大家的支持也是我更新的动力!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