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批评的权利和质量:一答“取次花丛”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11 29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取次花丛”很认真地对我提出鲁迅的问题,是从“中医”这个话题开始的,然后转向“批评”本身。他说:


“中国的鲁迅,骂的还是有些水平,不然也不会被写进中国的语文课本。但是,现在又从语文课本里被赶出去了?为什么?不是鲁迅口中的人都复活了,而是大家只学会了鲁迅的骂,却没有学会骂什么和怎么骂。我想鲁迅先生估计也不愿意看到现在这帮子人如此的骂法吧,只会让人反感,没有任何实际作用的谩骂,毫无意义!!!


我们来设想一个情景,有一天,出现了一个好领导,他真的想办一点事实,做一点改革,然后他让大家提出建议。结果这些建议,毫无专业性可言,完全是不切实际的胡说八道和没有任何可行性的劣质言论。那么你觉得这个领导会再相信这些提建议的人吗?这些提建议的人,他们的话,在以后,还会有任何的力度吗?


我记得曾经在以前的帖子里面看到一个人这样说,说我觉得不爽我就要骂,我就要提。对此我没有任何的意见,既然现在法律和网络赋予了你这个自由,那么你就来发挥你的自由好了。只是,你觉得那些当权者,那些手中掌握了经济命脉的人,会哪怕只是花一点时间来看你们胡诌八扯吗?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我没有那闲工夫。”


我也相信鲁迅不会以无知为资本,以无知为资本的只能是上不了台面的小流氓和小混混,给人家做狗腿子使唤的。但是批评有误和以无知为资本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其实批评的问题,鲁迅在世时就遇到过,我们看鲁迅全集,也会发现他有说错的地方,也有人评论说他只会提意见而提不出解决的方法。对此,鲁迅的回答是,一个食客对厨子说做的菜不好吃,很可能是这个食客说错了,但厨子却不能因此就说,那么你来做吧。


我们争论的实质,我以为,是批评的权力和批评的质量的问题。


批评首先是一种权利,只有在批评这种权利能够有效行使的时候,我们才能对批评的质量提出意见,否则就是独断的借口!


对于所有的人而言,都只可能是一个领域的专家,而不可能样样精通。但是我们身处的这个社会确实全方位的和立体的,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只能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提出意见,而对其他方面缄口不言或者先去下十年苦功成为专家后再说话。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现在的生活远不是传统的“开门七件事”那么简单了,公共交通、医疗、教育、住房、燃气、电力、自来水、日用消费品价格、商业服务业网点布局、空气质量、食品安全……是涉及到每一个人切身利益的,我们——不管是像“取次花丛”这样“搞经济的人”,还是其他搞什么什么的人,想想总不难发现自己在和家人同事聊天时,话题常常是在这些方面的,而且恐怕其中是批评远远多于赞扬的,大概其中也有不少在专业人士眼中是“不切实际的胡说八道和没有任何可行性的劣质言论”,但我们应该如果面对这样的现象呢?


我以为,批评这种权利的大小和能否落实,与批评质量的高低是有很大关系的。


我上面举出的那些方面,常常要开什么听证会,参加听证会的据说也有“消费者”代表,但我总觉得那些参会的消费者都是专业消费者,否则我很难想象这些消费者会不骂娘而是很“理解”有关单位的困难。这么有质量的意见,我辈真是提不出。


当然,我也知道茶余饭后的谈论笑骂,和网上的帖子,大多数确实都是没有积极意义的,缺乏可操作性的,但是并不能据此就限制甚至取消批评的权利。也许“取次花丛”认为我这话是对他的曲解,那么我们看看他的话吧:


“现在又从语文课本里被赶出去了?为什么?不是鲁迅口中的人都复活了,而是大家只学会了鲁迅的骂,却没有学会骂什么和怎么骂……一个好领导,他真的想办一点事实,做一点改革,然后他让大家提出建议。结果这些建议,毫无专业性可言,完全是不切实际的胡说八道和没有任何可行性的劣质言论。那么你觉得这个领导会再相信这些提建议的人吗?……那些当权者,那些手中掌握了经济命脉的人,会哪怕只是花一点时间来看你们胡诌八扯吗?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我没有那闲工夫。”


难道“取次花丛”意识不到他描绘出的是一幅多么可怕的场景吗:


因为大多数意见是“不切实际的胡说八道和没有任何可行性的劣质言论”,因此大多数人在实质上被剥夺了批评的权利,能够行使这些权利的人都是专业人士,那么,这样下去的结果会是一个专家治国的井井有条的理想社会吗?


绝对不会!这样下去的结果只能是出现一个独裁的社会。


一个社会中任何一个人的一项权利得不到保障,也就意味着所有人的权利最终都得不到保障。当大多数人都被迫闭嘴时,“好领导”听到的最终只会是他愿意听到的建议,而建议者提出的也只能是“好领导”愿意听的建议。这些建议,毫无疑问的都具有高度的专业性和充分的可行性。


不幸的是,这种情况我们并不陌生,看看资源垄断型国企的所作所为,看看我们的银行系统,看看北京市卫生局对小学生调查的反应,都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好领导”和“掌握命脉的人”畅所欲言,其他人一边凉快去的时代——反正你们也提不出什么有质量的建议,那就干脆别开口了。后果呢,请“取次花丛”注意,后果是由包括我们每个人在内的所有人来承担的。这一点我会在以后专门谈谈。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保障那些批评意见毫无质量可言的人继续行使批评的权利呢?这样不是会消耗大量的社会资源吗?没错,但是因此消耗的社会资源会换来更大的好处——一个健全的社会。这也正是鲁迅存在的意义。


一个政府应对社会问题时的表现如何,并非取决于政府本身,而是取决于政府所受到的压力的大小。而保障批评的权利,正是为了对政府保持压力,使政府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一个只有“合理化建议”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公平和正义的。当然,天使之国例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