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中让一代中国将领遗恨不已的事件

灭铁人 收藏 15 48524

他只为插到敌人肚子里去了的九十一团担心,九十一团已打过了三十七度线,退路已被美军彻底切断。那可是由红一方面军第一师第一团发展起来的老红军团队,丢了如何得了呀,那会折尽军威的!


此时三十一师两翼的人民军和二十七军都在撤退,三十一师再不走就孤立了。


“我们要带九十三团阻住敌人,为九十一团挡住日子,九十一团不脱险,师指不走!”


赵兰田师长和刘暄政委含着眼泪下了决心。三十一师作战科副科长枫亭带着两个警卫员视死如归,迎着无数冲过来的敌人向南奔去。他们的任务是找到九十一团回头传达师长的撤退命令……


两个警卫员先后倒在敌人的火网下,枫亭单枪匹马奇迹般地奔波六十七公里,在敌人的包围圈中找到了九十一团团长李长林。李长林看到枫亭时吓了一跳。枫亭更吃惊,李长林还要兴致勃勃地去,攻打南韩三军团司令部!


了解了战场形势后,九十一团这个红军团队毫不慌张,深通战术的李长林率部先朝敌人后方的东南向冲过去,秘密涉过了南汉江,然后又绕道走向北方。六天后,靠吃野菜树皮维生的九十一团一千多名中国官兵终于冲破了三个师敌军的堵截,建制完整地同大部队会合,一路还抓了六十多个南韩俘虏!


东线几支被围的中国部队都是战争经验极其丰富的老部队,沉沉稳稳地都溜出了美国人的包围圈——二十七军全军断粮,又被美国在朝鲜战场上惟一的空降王牌一八七空降团和大批敌坦克截断了退路。这支踩上孟良崮、攻进上城的中国劲旅纹丝不乱,名震东洋的彭德清军长指挥部队交替掩护,见空就钻,饿着肚子穿来插去一番,连一支小分队都没有损失就平安撤回了北方。十二军也泥鳅一般悄悄溜出了美军包围网。到了二十七日,彭德怀在全线展开八个军进行阻击,终于压住了阵脚,只有中线的六十军一八○师出事了……


司令部稳住了,六十军一八○师的情况也查明了,该师全军覆没了。


一八○师的覆没有很多原因,有上级的,有兄弟部队的,但更多的是自身的……


五月十八日,中朝联军的攻势尚在高潮,范弗里特就发出指令要在西线和中线进行反攻准备。中国人的攻势只能维持五到七天,粮弹耗尽后必然撤退。那么,如果乘其粮弹全无、忙于撤退时,杀个回马枪会是个什么结果?这个问题想得范弗里特两眼放光!


他也瞧不起学弟李奇微。李奇微的反攻只是一线平推,抢占山头,让中国人从容逃掉,不,决不这样干!


在美军中有“山地战专家”之称的范弗里特决定采取中国人穿插敌军的办法,用坦克和摩托化步兵组织“特遣队”,由强大的空军掩护,沿公路向中国人后方猛插,抢占桥梁渡日,配合后续部队包围正在撤退的中国人……为了准备这次反攻,范弗里特不惜将守备后方的兵力抽调一空,南方人民军游击队立刻迅猛发展,导致范弗里特落了个“不懂政治” 的骂名……


五月二十二日,中国军队进攻刚停止,范弗里特的反攻立刻开始了!


骑一师七团突击队、美二十五师“德尔温装甲支队”、美十军“牛曼尖兵”特遣队等武装到牙齿的重装甲支队凶猛地向正在撤退的中国军队后方插去。在特遣队身后,是一直养精蓄锐的十三个师!


胜利班师的中国军队面对突然降临的打击惊呆了。“牛曼尖兵”不足一个连的部队三小时内在中国军队最重要的地段纵横穿插二十公里,一路如人无人之境,竟抢占了天险屏障昭阳江北岸渡日,向刚刚东线大捷的宋时轮兵团腰部狠插一刀,一举包抄到还滞留在三七线附近的二十七军、十二军背后!中线的十五军、六十军右翼也


彻底暴露。接着,六十军的防线被突破,中线王近山兵团和东线宋时轮兵团的联系被彻底切断!东线已是危急万分,中线也开始大势不妙了。屋漏偏逢连阴雨,王近山三兵团刚开始撤退,电台车就被敌机炸毁,兵团部与下级部队全部失去联系!猛将王近山急得顿足大骂。他的六十军一八①师两翼已彻底暴露,实际上已被包围,配属给宋时轮的十二军也被截断了退路……


彭德怀的战役布势瞬间就被打得七零八落,甚至连一条像样的阻击线都没有。到五月二十四日,十二军军部和下属两个师、二十七军主力和六十军一八O师都被美军截断在三八线以南,战场一片混乱……


短暂的震惊过后,中国军队那些久经沙场的王牌军立刻开始坚决的突围行动。配属给宋时轮的十二军三十一师虽已被孤立在敌后,同军部失去联系,师长赵兰田这个老红军却并不惊慌。他相信部队和自己的 战斗经验。




这个师相对于中国军队那些见过无数大场面的老牌师来说。确如彭德怀所言,是“一个较弱的师”。它的历史很短,一九四七年才由山西地方部队升级组建。是时,解放战争已是捷报频传,该师是在比较顺利的情况下成长起来的,从未遇过特别复杂的困境,领导大多没有单独指挥作战的经验,人朝前又补充了大量刚投降的国民党俘虏……


当这一切不利因素累积时,一八○师的覆亡便在情理之中了,断粮时竟不知杀掉可供几天食用的几百匹骡马而任其跑散,不积极联络求助反而砸毁电台烧掉密码,不集中力量突围反而解散部队听天由命跑一个是一个,干部们担心编进部的国民党俘虏打黑枪只想着自己跑掉……


到了五月二十七日,一八○师师长郑其贵、副师长段龙章、参谋长王振邦都逃出来了,几百名干部和骨干也溜过了战线。应该说,他们能活着回来就已经证明,如果不解散部队而是坚决突围,一八○师是有很大的希望打出来的,所以,那个解散部队、分头突围的决定足够让彭德怀砍掉这个师师首长们的脑袋了……


一八○师一万一千名十兵共损失了七千名.其中五千余人被俘,这是志愿军在战争中被俘最多的一次。师政治部主任吴成德率领三十三个人在语言不通、地形生疏的南朝鲜打了整整一年的游击战,最后也被捉住了。


吴成德是朝鲜战争中被俘的中国官兵中级别最高的一人。


一年后,吴成德回到了中国。由于那个特殊的时代,由于中国军队战斗到底的传统,在敌后奋战了一年的吴成德要承受许多难以言语的痛苦。他被迫离开了军队,失去了视若生命的党籍……


一八○师覆亡成了中国军人心中永远的痛,韦杰军长直到临逝世前还在哆哆嗦嗦地写永远也写不完的一八○师覆亡总结。六十军军长韦杰被撤职,师长郑其贵被撤职留党察看一年,副师长段龙章撤职留党察看一年,彭德怀则将五次战役视为他一生中四次军事失误之—……整整一代中国将领都为这件事遗恨不已。



18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