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大学生组织探险旅游,接触接触大自然本来应该值得提倡,年轻人确实需要一些冒险精神的,当然。年轻人的社会和人生经验不足犯点错误也属正常,但问题出在他们好像觉得自己没错一样。

他们存在明显的准备不足,盲目自信,他们声称其中有7人有10次以上户外探险经验,其中一个是测绘工程师,工作就是在全世界做测绘工作,是地图专家?但地图专家不一定是探险专家,另7人有一次以上户外经验,其中1人2009年曾走过这条线路,还有4人是新人。号称准备很充分,但仔细一分析,从其中人员构成来说,其实三分之二是新手,因为对于从小生活在城里的孩子来说,一次户外经验真的算不上是经验,对于生活在山区的孩子来说,即使一次也没有参加过类似活动,经验也远比城里孩子来的丰富。虽然其中1人2009年曾走过这条线路,但是城市里的方向感到了山区是没有用的,除非他1个月前走过可能还有点管用。十八个人就靠一个GPS,除非他们真的自信到不靠GPS也能探险的地步。小时候我和父亲等一班人进山的时候,即便就是1天,水壶也一定要一人一个,哪怕最后只是喝掉几口水,因为如果只带一个,万一水壶掉了总不见得渴死。枪,至少两把,万一打不响还有一把。东西要带双份的!尤其是在GPS落水以后,应该立即打开看看是否还能正常工作,不能,就回撤。实在要进去,那就应该在所经路段采用折树枝、系布条等原始方法做好标记,万一迷路可以原路返回。我小时候哪来的GPS,每次进到陌生山区都是用的这种土办法。虽然他们是复旦的大学生,但山区生活经验绝对比不上山区的小学生。

其次,遇险后不知所措,本来夜间山区救援难度和危险性就极大,就算不为救援他们的警察考虑,总得为自己考虑吧,18个人那,又不是18头猪,采取2人一班,轮流站岗,撑到5、6点钟再报警,总比连夜出山安全吧。而救援他们的警察连夜赶到后,出于自己的职责所在,多数会让他们连夜出山,再说他们估计当时也求之不得。但是又不能让这班厮在路上再出什么意外,结果护送的警察把危险留给了自己。

最可气的是,拼了小命(这回真的是有人献出了生命)救回来的人,居然对自己的做法毫无悔意,他们声称准备很充分,其中有7人有10次以上户外探险经验,(怎么连在山里过夜的勇气都没有)?其中一个是测绘工程师,工作就是在全世界做测绘工作,是地图专家?如果真的是这样,我看复旦的相关专业可以关门大吉了。

至于以后的事更让人生气,本来救出山以后没搞什么仪式也就算了,毕竟他们也是受了不小惊吓。网上有人骂,承认自己冒失其实也就过去了,人家警察的领导和家长又没谁要追究你们什么责任。

出这样的事情,说真的,不管是复旦学生,还是警察家属,谁都不愿意看到。但是事情已经发生,警察救人也是本身职责所在,学生也不想遇险。既然出事了,自己肯定有问题,为什么就你们迷路人家没迷路呢?首先要检讨自己的疏忽,其次要有真心实意的感恩,最后,也不要把此事作为人生的一个包袱。谁知,复旦新闻系偏偏出了一批煮烂的鸭子——肉烂嘴不烂。这时候提出要控制舆论,亏你们还是学新闻的,民间的舆论是可以控制的吗?你们是在帮同学还是在害同学啊?我想,18个人里面可能有几个冷漠的人,但不大至于个个都没有悔过之意吧,你控制了舆论,人家就得戴上冷漠无情的帽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