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 正文 第二十六回 给我理个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下午三点半钟,周世祥自己坐公交车来到了肖强家,开门的还是他母亲,肖强照样躺在床上。


见到周世祥的到来,肖强打心眼儿里乐开了花,因为他一看周世祥这副样子就知道这两天关于想发财还是不想发财的问题,折磨的这小子不轻。


“来啦!快坐!”肖强掀开被窝一边招呼周世祥一边对母亲道:“哎——你还愣着干啥?快点把水果、点心拿来招待客人啊!”说完他把身子挪到床边就准备下地。


周世祥一见他腿上还打着厚厚的绷带,忙阻止道:“哎呀,在床上聊聊天就好了,下来干嘛?!”


肖强一笑,还是下了床来,慢慢挪到沙发边坐下,摆摆手道:“没事,总不能你每次来我都躺在床上吧,你可是贵客呀!这几天可把我给闷坏了,等会儿咱们出去走走!”


“出去走?你这……”


周世祥见他对母亲说话没有一点教养,心中已经很是不爽,见他下地也没上去扶一把,但口中的关心还是要装一下样子的。


肖强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笑呵呵道:“没事儿,出去走一下好的快些。见你能这么快作出决定,我也得快点好起来对吧?!”


“你这还没好利索,你妈会让你下楼吗?”周世祥疑道。


“她?”肖强看了看门口,再看着周世祥恨声道:“这娘们儿不是我妈,是我老子后娶的,不用理她!”


原来是后妈。周世祥这才想起上次来时为何这个女人话很少,而且把自己领到肖强卧室后就退出去了的事情。


看肖强慢慢把衣服、裤子穿好,他这个后妈也把洗好的水果和点心用托盘端过来了。肖强却一皱眉头道:“拿个东西都这么慢,要是等饭吃的早就饿死啦!不吃了,走,咱们去外头逛逛!”


前一句是对他后妈说的,后一句是对周世祥说的。还没等周世祥开口,肖强又对他后妈命令道:“去把我拐杖拿过来!那,这是救我命的朋友,我们出去转转,我老子回来你再乱丫一气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个圈圈带叉叉!周世祥心中彻底震怒了——后妈也是妈,你小子有什么资格凭什么对她不敬?!


周世祥坐在沙发上双拳紧握,脸气的通红,真想给这小子两下子,可实在又找不到什么理由去干涉别人家里的事情,一时竟愣在了那里。


肖强看着后妈去门后拿拐杖,再扭头看到周世祥这副样子还以为他听到这些话非常尴尬,笑笑道:“你不知道,这人以前总是打我小报告,害得现在没有一个朋友来找我玩儿。你不同,你可是我老爷子请来玩儿的,上次你回去后他还怪我没留你吃饭,今天可得好好补上!”


说着话,只见他后妈眼含热泪把拐杖递到了肖强手中,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就扭头跑出了肖强的卧室。


肖强见了讥笑一句“活该”后,扭头对周世祥道:“走吧,今天我请客,咱们好好吃一顿去!”


周世祥此刻非常后悔答应来跟这个肖强交“朋友”了,但现在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上午那几个人还在不停地告诫自己不管进了哪个圈子都得“入乡随俗”,这次还必须得快些进入角色。


混混沌沌中跟肖强下了楼,出了军分区家属大院,直到坐上公交车胸中一口怒气才慢慢消化下去。


换了两趟车,眼看就坐到A市火车站了,周世祥才对身边的肖强奇道:“我们这是去哪儿?吃个饭不用跑这么远吧?!”


肖强看着周世祥神秘一笑,道:“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我怎么可能带你去不入流的地方吃饭呢?你跟着我就是了,呵呵!包你一会儿开心!”


说着话,汽车已到终点站。下了车,肖强拄着两只拐杖在前面一划一划地走着。大约二十分钟后二人来到个小巷子里,在一所挂着“月亮湾”招牌的街边理发小店停了下来。


晕,不是吃饭吗,怎么理发来了?周世祥心里一边嘀咕一边跟着走进了小店。


只见这个店面最多也就十几个平方的样子,里面有两张理发椅,上面坐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大概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正在那儿谈笑风生。见到拄拐的肖强先是一愣,然后两人几乎同时起身扑到他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哎呀,这不是‘二爷’吗,这么搞成这个样子?!”


肖强笑嘻嘻地在其中一个女孩儿大屁股上“啪”地拍了一下,淫笑道:“小乖乖,这几天有没有想过二爷啊?”


那个屁股被拍的女孩扭了下身子,撅着嘴嗲声嗲气道:“二爷坏死啦,这么久也不来看人家,是不是被哪个狐狸精迷住了,才搞成这个样子的呀!”


肖强闻言发出一阵怪笑道:“要说狐狸精也就你这个小狐狸精能迷住二爷我啦,嘿嘿!今天有事要办,等二爷腿好了再来收拾你们两个小蹄子!梅姐呢?”


“说话算数哦,二爷别腿一好又不知道跑那个相好的那儿去啦!梅姐在里面,快进去吧!”


肖强回过头看了眼发愣的周世祥笑道:“我先进去说几句话,你在这等一会儿。”说罢他又看着两个妖艳的女孩淫笑道:“这位可是我过命的兄弟,你们两个要好好招待哦,把我兄弟伺候好了二爷我有赏,明白吗?”


“哎呦——二爷对我们还不放心嘛,你兄弟我们哪个不是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呀!”说罢,二女看了看周世祥微微一笑,扭着腰肢走到他面前,其中一位伸手拉住他的手臂嗲道:“哎呀,二爷的兄弟好帅哦!帅哥,以后可要经常来玩儿呀,我叫蓉蓉她叫甜甜,可不能忘记了呦!”


周世祥看着她们的骚包样心中一阵恶心,赶紧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肖强。


肖强一见他那初哥样,更是开怀大笑道:“兄弟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吧,这么大男人了可别告诉我你还是个‘处’哦!这样,你先陪她们玩玩儿,叫她们给你开个苞吧,一会儿我再出来喊你!”


说罢,他又是昂头一阵大笑,也不管周世祥什么情况了,自己拄着拐一划一划地进了后房。


周世祥虽未进过这种地方,却也多少耳闻过一些,只是今天稀里糊涂跟肖强过来了,才知道这种地方比想象中要“恐怖”十倍、百倍!


两个女孩儿见他跟肖强其他的兄弟完全不一样,腼腆中还透露着斯文,是个典型的初哥,估计这八成是被肖强拉下水的哪个在校官宦子弟,看肖强进屋后忙使出浑身解数准备好好“招待”他一番。


不过这两个女孩儿也知道对付这种初哥不能操之过急,得慢慢的让他放开,于是把他拉到理发椅上坐下后,一人一头爬在周世祥肩膀上进行试探性挑逗。


“帅哥,第一次呀,你好腼腆哦,嘻嘻!”蓉蓉道


“是呀!帅哥喜欢我们什么样的服务呢?是一个人陪你好还是需要我们姐妹两个一起陪你呀!”甜甜道


周世祥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涨红了脸,情急之下忙道:“我,你们,你们给我理个发吧。”


理发?二女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直笑到蹲在地上挤出了眼泪才道:“帅哥,你可,你可真逗!理发?哈哈,你看看这里哪儿有理发工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