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十五章:碧血映湘江(四)

likangjiang 收藏 9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URL] 随后,我又吩咐通信连与三军团五师取得联系,这可关系到我师能否安全通向湘江渡口的关键问题。一旦后路被切断,我师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前辙可鉴。 十一月二十八日拂晓,抢渡湘江的大决战全面展开了。中央红军主力一军团在觉山的脚山铺一带阻击湘军刘建绪两个师的进攻;三军团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随后,我又吩咐通信连与三军团五师取得联系,这可关系到我师能否安全通向湘江渡口的关键问题。一旦后路被切断,我师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前辙可鉴。

十一月二十八日拂晓,抢渡湘江的大决战全面展开了。中央红军主力一军团在觉山的脚山铺一带阻击湘军刘建绪两个师的进攻;三军团的四师、五师分别在通道左翼的两个阻击点界首与新圩,阻击着桂军十五军和第七军的猖狂进攻;五军团三十四师茌文市与水车阻挡着中央军周浑元部四个师的进攻。敌军全部有飞机、大炮助战。就在这激烈的枪炮声中,军委庞大的队伍走出了文市。从文市通往湘江渡口的路上,缓缓行进着数万红军,狭窄的小路上已容纳不下多路并进的队伍。于是,田埂上、山坡上、沟壑里布满了灰色的滚滚人流,向着西边远处一条弯弯曲曲的亮线一一湘江奔去。

我站在铺满作战地图的桌前沉思着,各方情报信息不断向我这里集中:今天清晨,中央军周浑元部笫五师、第九十九师向水车地区发动试探性进攻,遭我师101、103团的阻击;笫十三师与第九十六师正向文市逼近;湘军李云杰部二十三师将今晚到达水车地区。这样,我师将面临敌五个师的进攻;而右翼还受到桂军第七军的威胁。我思考了一会便对程政委说道:“政委,形势非常严峻。如果我们这样被动防御的话,不但会大量消耗我师的有生力量,还会将我师置于非常危险的处境。你看一一”我指着地图继续说道:“我师的右侧,三军团五师防守的新圩,地形比较平坦,只有几座低矮的小山包,根本无险可守。五师只有两个团的兵力,且弹药不足又缺少重武器。而他面对的是桂军第七军的两个师又一个团。这笫七军是李宗仁、白崇喜的起家部队,早在北伐时期,就和叶挺的独立团并肩作战,在攻打汀泗桥、贺胜桥的战斗中,创下赫赫声名;是桂系中的精锐部队。而且武器装备好,又有飞机、大炮配合,我估计五师绝顶不了三天。然新圩阵地一旦被突破,桂军就可长驱直入,既可拦腰侧击军委纵队及渡河部队,又能切断我师退向湘江渡口之路,从背后包抄我师,使我师陷入四面受围的绝境。”

“老陈,难道由我师派部队去支援。”政委询问道。

“不行!我师兵力本就捉襟见肘,派的兵力少了,根本不起作用,派的兵力多了,自己的阵地难保。”我断然否定。

“老陈,那你说怎么办?哦一一我知道了,你脑袋灵,肯定又有什么鬼主意,快说!”政委猛然醒悟道。

“好!我说。今天我们先观察一下周浑元四个师的进攻情况。若形势不发生大的变化。我将集中部分主力,利用火力优势,围歼文市北面处于孤立位置的敌第十三师,得手后再追歼敌第九十六师。敌人绝不会想到在这种大军压头的形势下,我军会采取大规模的反击,再加之敌军对我师的战斗力、武器装备及人员编制缺乏详细的了解。这样,我们就能达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目的。具体部署是:明天,我们以101、103两个团的兵力坚决阻击和牵制敌第五师、笫九十九师及第二十三师;以104团大部阻击敌九十六师,集中100、102团、特侦营、警卫营、炮兵营、狙击连、骑兵连及104团三营,围歼敌第十三师。我们可先选定预设地域,以警卫营、104团三营及狙击连担任阻敌诱敌任务,由师王参谋长指挥。以100、102团明晨六时前潜伏在预定地域;特侦营今晚化装插入敌十三师侧后潜伏起来,明天听师部命令奇袭敌师指挥部。骑兵连待敌军溃退时再出击。明天上午待敌进攻到预定地域后再发起反击,集中三个山炮、野炮连,四个迫击炮连(包括100、102团的炮兵连),共三十六门山、野炮,四十八门迫击炮,轰击十分钟。出击各部见师部信号后,进行总突击。这一仗的关键是速战速决,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即敌援军到来之前)击溃并重创敌十三师。因此,各部指战员必须动作迅速,勇猛顽强,不给敌军喘气和还手的机会。然后再进行笫二步与笫三步。政委,你看怎么样?”

“老陈,这个计划的确是很好,只是太过冒险。只有你老陈胆大包天,敢行之险事。好!我舍命陪君子。”政委思考了好一阵,才断然说道。说完,我俩相视大笑起来。弄得旁边的参谋、警卫莫名其妙。“丁参谋,给我接通唐副师长的电话。”我说道。“老唐,水车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师长,101、103团已打退敌人两次营、连级规模的进攻,看来敌人还在试探。我估计明天会有一场恶战。”

“嗯!你估计得不错。晚上回来开个碰头会。”

“好!”唐副师长挂断了电话。

“政委,我们去文市那边转转。顺便通知韩团长、罗团长及各营营长,还有炮营万营长等有关干部去看看地形。”我提议道。

“好!老陈,我看将师直属单位移到文市去吧,这样也方便些。”

“行!那就晚上迁过去吧!”

我们一行来到文市附近的104团指挥所,师王参谋长和姚团长向我们作了汇报:敌第十三师与九十六师今天上午八时才到,第十三师布署在文市西北面,第九十六师布署在文市东北面,两军相隔约八、九里。估计下午会向我师防御阵地发动试探性进攻,104团两个营布置在一线,102团已秘密进入文市附近做预备队……汇报完之后,我们在王参谋长和姚团长的陪同下,悄悄来到文市西北面防御阵地察看地形,我将此次战斗的计划跟众人谈了,大家都听了异常兴奋,个个摩拳擦掌。随后,我便布置了战斗任务,提出了要求。各级指挥员纷纷表态,保证完成任务。

回到师指挥部,碰到了方营长,他已经等了很久。见面就高兴地说:“师长,果如你所料。我派出侦察员悄悄跟在桂军第二十四师前锋部队附近,没多久,桂军就跟中央军那个营相遇了。桂军毫不犹豫地就开了火,两军便打了起来。桂军约有一个团,仗着人多势众,压着中央军打。我看两军打得差不多了,中央军那个营已抵挡不住了,便带领特侦营从桂军两侧和后背杀出,打得桂军措手不及,死伤狼籍。我还令战士们边打边喊:‘国军弟兄们,援军已到,打死那些广西佬!’被困的那一营中央军听说援军到了,一下子像吃了鸦片似的,劲头十足,冒死从里面冲出。桂军那个团却倒了大霉,被两边夹击,伤亡惨重,最后只剩下不到一个营的人逃之夭夭。我们收缴了全部的武器弹药返回。那个中央军营长还一个劲儿向我表示感谢!还问我是哪支部队的?我说我是中央红军!那家伙顿时惊呆了,我命令部队顺手缴了中央军的械;总共俘虏了300多人。”

我听完高兴地说:“方营长,这次任务完成得很好,我给了你记大功。部队伤亡情况怎样?”

“总共伤亡七人,其中阵亡一人,重伤两人,其余均为轻伤。”方营长回答说。

“嗯!还不错。现在有一个任务交给你。”方营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于是,我将明天那场战斗的计划和任务详细告诉了方营长,叮嘱他回去马上做好准备出发,既要打掉敌军的指挥部,又要注意减少战士们的伤亡。方营长带着任务高高兴兴地走了。

关于桂军与中央军发生的“误会”,桂军损失了近一个团的人枪,自是不甘罢休。后来双方捅到蒋介石那里去了,蒋介石答应补偿桂军一个团的全部装备才算了事。当然,责任自然落到红军头上。

燃烧一天的战火逐渐息灭了。从这一天的战场形势来看,蒋介石感觉到自己精心部暑把红军一举歼灭在湘江岸边的作战计划又要泡汤了,不由怒气填膺。暗骂道:“这些该死的军阀,平时要械要响厚颜无耻,口口声声要‘不负钧座厚望,与匪殊死一战’。可到了关键时刻,就相互掣肘,全无大局观念。”恼怒之下,给何键与白崇喜发出了措词严厉的电文:迭电固守河流,何以全州沿至成水之线全无守兵,任匪从容渡河,殊为失策。窜渡以后,又不闻我追堵各队有何处置,仍谓集结部队,待机截剿。匪已渡河,尚不当即立断痛予夹击,不知所待何机?可为浩叹。为今之计,惟有一面对渡河之匪,速照恢先(刘建绪)、健生(白崇喜)所商办法,痛予歼除;一面仍击匪半渡,务使后续股匪不得渡河,并照芸樵(何键)预定之计划,速以大军压迫。……总之,窜匪一部漏网,已为失策,亡羊补牢,仍期各军之努力,歼匪主力于漓水以东、四关以西地区也。前颁湘水以西地区剿匪计划,已有一部之匪西窜,并望即按计划次第实行,勿任长驱西或北窜为要。

满篇电文,充满了蒋介石怒不可遏的诘问。我拿到截获的电文想到:何键、白崇喜恐怕再也不敢敷衍了事,明天定会倾注全力了。以后三天,将被红军战史记录为最残酷、最惨烈的战斗。晚上,我们几个师领导相互通了气。然后,我将围歼敌十三师的计划详告众人,大家觉得可行便同意了。最后,我提醒大家:明天水车的防御战将会非常激烈,师炮兵营也不会给予支援,告诉各级指挥员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另外,我还将情报通告了新圩守军三军团五师李师长,并派人将上午缴获桂军与中央军的一批武器弹药送给了五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