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神山圣湖——虔诚的心路历程

冈仁波齐峰是中国冈底斯山脉主峰,中国最美的、令人震撼的十大名山之一。山顶高度海拔6721米,是冈底斯山脉第二高峰。位于西藏自治区西南部普兰县北部。藏语意为雪的宝贝。南侧断层降落到象泉河谷地和玛旁雍错和拉昂错湖盆。海拔6000米以上冰雪覆盖,分布着28条现代冰川,以冰斗冰川和悬冰川为主。南坡冰川多于北坡。冈仁波齐是世界公认的神山,同时被印度教、藏传佛教、西藏原生宗教苯教以及古耆那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笃信佛教的藏族人坚信:朝圣能尽涤前世今生的罪孽,增添无穷的功德,并最终脱出轮回,荣登极乐。因此,总是有数不尽的藏族人,以独有的磕长头方式俯仰于天地之间,向强磁场般的圣地跋涉。没有血肉之躯,便无朝圣之举,没有风尘仆仆,便无朝圣之途,不历经千辛万苦并跨越真正的时空,就不会有心灵的虔诚。朝圣对于一个信徒而言,是可以以一生的时间去认真对待的神圣之举。甚至可以这样说:超出“苦行”意义之上的朝圣之旅是将个体生命之旅推向极致的唯一途径!作为神山的冈仁波齐,其地位是世界性的。印度创世史诗《罗摩衍那》以及藏族史籍《往世书》、《冈底斯山海志》等著述中均提及此山。从这些记载推测,人们对于冈仁波齐神山的崇拜可上溯至公元前1000年左右。冈仁波齐神山同时被藏传佛教、印度教、西藏原生宗教 苯教以及古耆那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它在藏语中意为“神灵之山”,在梵文中意为“湿婆的天堂”(湿婆为印度教主神),苯教更是发源于此。每年络绎不绝的,来自印度、尼泊尔、不丹以及我国各大藏区的朝圣队伍们,使得这里的神圣意味不断得以体现并加深。

玛旁雍错(Lake Manasarovar)在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城东35公里、岗仁波齐峰之南。其周围自然风景非常美丽,自古以来佛教信徒和苯教徒都把它看作是圣地“世界中心”,是中国湖水透明度最大的淡水湖,藏发所称三大“神湖”之一。玛旁雍错得名于11世纪在此湖畔进行的一场宗教大战,它在藏语中意为“不可战胜的湖泊”。藏传佛教噶举派与苯教的争斗逐渐获胜后,便把已经沿用了很多世纪的“玛垂错”改名为“玛旁雍错”,即“永远不败之碧玉湖”。沿湖而建的佛寺甚多,现存8座。湖水源于冈底斯山的冰雪。相传“圣湖”的水能 洗掉人们心灵上的“五毒”(贪、嗔、痴、怠、嫉),在湖口沐浴净身,灵魂得以洗礼,肌肤得以洁净

来到藏地已经八个年头了,总是听到源于神山圣湖的那些个美丽的传说,一直有一种想法去藏民心目中的神山与圣湖看看,也参加一次那神圣的转山转湖仪式,却一次次地在临行前选择放弃。八年的藏地生活,常常感受到西藏那种虔诚的信仰氛围,心情也变得平静了许多,西藏那虔诚而神秘的宗教色彩,也深深地扎根于我的心底。这次离开,不知道是否还能回到这片神圣的土地,放下自己心里的那么多的想法,我走向了圣洁的冈仁波齐峰和玛旁雍错,和当地的藏民一起,走上了朝圣之路,同时也是走上了自己心里的那条圣洁的心路。

藏地的八年生活,把我从一个懵懂少年锻造成了一个成熟的高原汉子。高原的风霜伴着我那些已经逝去如飞的岁月飘散在这片神圣的土地,留下了满脸的风霜,高原的粗犷与厚重融入了我的血液。在我飞满高原红的脸上,你也许看不到我逝去青春的影子。八年,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间留在了这圣洁的雪域高原。已经习惯别人把我看成一个藏民,如今,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知道自己的生命里已经多了一道色彩,那就是西藏圣洁的兰色,回想起这些年的经历,我的眼前划过那些已经离我远去的日子,从穿上军装的青涩,到见到高原的那种震撼,从善良的藏族老阿妈,到离开时的依恋与惆怅……种种故事,在我的眼前浮现又轻轻地逝去。泪滴悄悄地滑过我的眼角,滴在我朝圣的路上,也滴进了我的心里。离开了高原,我将失去现有的一切心情,把那些个快乐与忧伤深深地埋在心底,去面对故乡——那已经陌生了的城市。这一刻,我知道,今生的梦已种下,在这苍茫的高原上。

年日寺的经轮转动着岁月的尘烟,磨黄了时间的沧桑。经幡上飘落的风,牵动着我的心事,冈仁波齐峰上那亘古不化的冰雪里,承载了多少美丽的故事,玛旁雍错的纯净里,记录了谁的企盼?轻轻地伏在地上,把自己的身体与心灵贴近这片古老的土地,心情也仿佛纯净了许多。耳边传来赞珠阿妈轻轻的吟唱的《吉祥谣》,那份虔诚的守望深深地融进我的心里。俯下自己的身子,用自己的身体去丈量着通往圣地的路。一切都在这种纯净的心情里变得虚无起来。这时候,我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虔诚之路,这一刻,我真正地明白了为什么高原人的心灵会那样的纯净无尘。并不是因为高原上的宗教信仰,而是因为这纯洁的雪山与湖水浸润着他们的世界,纯净的蓝天浸染着他们的心灵,脚下的土地记录了多少高原人的虔诚与企盼。悄悄地走过这里,和着经轮转动的轻响,我的心在这里膜拜着神山与圣湖,让它们的纯净与圣洁,轻轻地浸染着我的心,那些个无奈与心碎的回忆,在这里悄悄地逝去,化作轻轻吹过的风。带走冈仁波齐峰上的云雾。让我看看冈仁波齐神山的容颜,走过了这么久的企盼,只为与你相见时的那份圣洁的守护,那份纯净与心动。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我们一起围在火堆边,喝着热腾腾的酥油茶。神山冈仁波齐上吹过的风,轻轻地吹着火堆,把四周的夜色照亮。同行的门巴族姑娘卓玛靠在帐篷上,唱着那首著名的《高原红》:许多的欢乐,留在你的帐篷,初恋的琴声,撩动几次雪崩? ,少年的我,为何不懂心痛,蓦然回首,已是光阴如风.离乡的行囊,总是越来越重,滚滚的红尘,难掩你的笑容,青藏的阳光,日夜与我相拥,茫茫的雪域,何处寻觅你的影踪……扎西多吉大叔弹起了扎木聂,那清亮的歌声和着琴音在山谷里飘荡,轻轻地撩动着我的心。让我想起了那些伤心的往事,只是,我已经忘记了当年的那份心碎。回首遥望,你其实并未走出我的视线。只是我已经长大,失去了那份思念的感觉,你的身影消失在青藏高原那茫茫的雪山里,让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心碎。与你相约的那份承诺,让我在这里坚守了八年。如今,我却不得不选择离开……对你的思念,在这圣洁的冈仁波齐下的夜晚里轻轻地爬上我的心头。随着这天籁般的歌声飘散,化作思念的泪。轻轻地地在神山脚下,我知道今生我已无法忘记这个夜晚,因为这圣洁的雪山,也因为你!泪光里,我仿佛看到你定格在22岁时的那灿烂的微笑……

天亮了,我们收拾行囊走向了圣湖——玛旁雍错。传说,玛旁雍错和边上的的拉昂错是神山冈仁波齐的两滴眼泪。玛旁雍错与它旁边的拉昂错相隔不远,却是两种不同的风景,玛旁雍错边生机勃勃,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纯净与圣洁,而拉昂错边上是寸草不生,好像是充满叛逆的邻家女孩,秀气妩媚中带着点点的野性。走进圣湖,一泓清澈的湖水映入眼帘。湖底的五彩石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五彩的波影,格桑花在湖边绽放,风里带来了它醉人的沁香。所有的人都在虔诚地膜拜着着圣洁的净土,冈仁波齐倒影在湖水里,圣洁的兰色浸染着它的雄姿。轻轻地捧起圣湖的水,让它的纯净与清凉融进我的心里。一切仿佛是那样的熟悉,天空中时不时地传来鹰鸣声。一切的心情与梦想都化作了虚无,那纯净如许的颜色化作了天空中那空旷的蓝色,留在每一个朝圣者的心间,所有的故事都在圣湖那纯净的水里留下了永恒思念的背影。圣湖的水很甜,像珍珠一样流淌在圣洁的高原腹地,传说喝了它以后,能洗脱“百世罪恶”。那么让我在这里洗去所有的那些个罪恶吧?从此心里少了那么多的思念与心碎,愿我那化为永恒的她,从此得到解脱。今日的所有,只因为当初与你相遇的那份心动,把所有的心情与故事化作永恒,留在这圣洁的高原上,留给我生命里的那份纯净……

因为你的存在,也因为我们的誓言,我在雪域高原上坚守了八年。今天,让我以一个高原人的虔诚为你而祈祷,为你也为我的救赎而坚守。高原的风霜记录了我们那些快乐的故事,也记录着你离开后的那些属于我的思念,今天,让我为你而祈祷,把所有的心情在圣湖的纯净里化解。为了我即将的离开,也为你我那些,已经逝去的岁月,湖边那盛开的格桑花,映出了你的笑脸,也悄悄地浸润着我的梦……所有的故事在这一刻化作了永恒的回忆,今生如梦,只为你的那份温柔,悄悄地走过,不带走一丝的心动或忧伤,你给我的那份感动,静静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一如当年。思念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经历了这么多,我总以为都已经忘记了,却发现,它们只是悄悄地沉淀在心底,当你不经意触及的时候,它会迅速地占领你的心……我想流泪,西藏是唯一一个能让不再流泪的我,重新流泪的地方。走了这么久,我依旧孑然一身,我的家在哪里?从十三岁离开了家,到现在我依然是一个人去走,没有家的人,就四海为家,浪迹天涯吧?

本文内容于 2010/12/19 9:32:06 被梦凡少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