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船 正文 加勒比森林大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0.html


喇叭“梆梆”乱按,没个交通秩序……黑得反光圆圆头颅戴着怪异墨镜的高高的黑人!穿着非洲服装巨乳巨腹巨臀迈动如山的黑女!戴着假发和稀奇古怪的头饰身材像幼鹿似的黑少女!穿着花衬衫脸型比常人窄黑得不反光的西印度群岛人!身躯肥重深目圆睛满脸络腮胡的印度人……简直像鬼的世界;黑种人、棕种人、红种人……混乱、粗厉、热烈……人人脸上洋溢着异笑,笑声中露出满口白牙……都是南美狂人!沿街一溜排坐满了摆地摊的,卖的是铁皮罐、洋铁筒、生铝锅、牙刷牙膏染发水、香水香皂泡泡糖、火柴胶水扑克牌、塑料凉鞋晾衣夹、钥匙环手电筒、饼干糖果电蚊香……脸上写着欢乐,口里唱祝福歌,全清一色进口货;身材矫健的黑人手扣计算器在套换行人的美元,那边还有卖西红柿、小白菜、萝卜茄子青红苋的……全是印度妇女,卖野果和各种山药草的人头攒动,有几个头顶香蕉的黑妇女走过来了……全是欢乐的笑脸……转昏了,古经理他们已无影无纵……对面电器商店门口传来鼓乐声,七八个头扎民族装饰物满脸长须的Nasty people在玻璃橱窗摆下了一溜排钢鼓,快速击拍,鼓声急如春水、密如奔马,震天动地响起来了… … 来自邻国的民间歌手为前往非洲演出募集费用……一个摇手铃的青年在行人前手舞足蹈……鼓声如雷,“噢-噢-噢噢-噢……”响起来欢乐的喉歌……我在他们募捐的小木盒里放进了小钱:

“为什么你们唱歌?”

摇串铃的混血青年答道:“因为我们欢乐!”

“嗯------?”

“为什么你们欢乐呢?”

“因为我们唱歌……”

我半晌噤住,几乎震昏……


“喂——狂同志……”传来了女声……坐上汽车,“怎么样,你们来到这个国家的印象……”车子驶向草坪广场…… “像农村一样!”小舒说。大鲁的意见是:“乱得像世界末日!” “赚钱的好地方啊!”古经理得意地大笑起来!让我想想对它的印象,我也大笑起来了。

“老狂欸,你这样想就对喽!”老古在我肩上用力拍了一下!


……有时候我们不能不翻来覆去炒问题,炒老问题旧问题。海外看中国,无论如何是个很复杂的话题,有时不能不带有某种复杂的感情。 这是因为在母亲的眼里,是没有叛逆的儿子的;但儿子却总是对母亲充满了微辞。矛盾的是,母亲总是喜欢温顺的子女,而中华民族总是孕育出一批富于批判精神的贰臣逆子;然而讲正史却总是煲刘备尔非曹操;如果歪看历史,会看到一些铮铮崚节,而非总是柔弱无骨。海外看世界,无论如何也是个复杂的话题,有时可能会有更加复杂难言的感受……一般来说,出于民族感情和某些切身的利益,公正评说也不易;尤其是要在这样一个第三世界的、在各方面都还在起步阶段、社会经济文化都很落后的国家,做出对整个西方世界的评价,是非常困难而不合逻辑的。但是,这是一个西方国家,它的穷,它的落后,都是西方文明西方社会的产物;它由西方的母体产生,也将继续按西方的血脉延续下去;我们固然不应对它的未来担忧;但是如果忽视西方的逻辑,忘记了它在发展中具有西方固有的共性,也会迷失历史方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