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域战云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三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


他是明知故问,不然那一句“不能打”从何而来?性急的王德替马大彪解了围,“张兄弟!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后村的钱博斋突然向我方发动了进攻,死伤了好多弟兄。狗娘养的竟然说鬼子把他的家人当做人质,他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干的。这不,我们想先把他解决了,然后到前面帮你。”

“谢了,王大哥,他是不是被迫如此我不知道,但我清楚要是不想个万全之策,鬼子就该把咱们解决了。”

“哦?…张兄弟,你这话什么意思?”几乎所有人闻听此言都愣住了。几乎所有人,当然不包括杨靖宇将军。他是这里面唯一没被眼前占据的这点局部优势所迷惑的人。“张兄弟,你发现鬼子有什么新动向了?”将军问道。

“没有!我了解的只是张兄派人通知我的那些,只是您不觉得鬼子的动作有些反常吗?或许只是没有猜测到日本人的用意吧!张兄请看。”张天龙在拿起跟树枝在地上画了张草图。从松树县范围来看,我们没有任何危险,鬼子的做法就像一个疯了的赌徒,不顾一切想要捞回王村这处资本。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甚至不惜放弃了我们早有预计的孙家仓库的驻军。真有点顾头不顾腚的感觉。不过要把这张图放大一点呢?张兄,你是不是没有算计到白城的日军?

白城!将军的眼前豁然开朗,刚才冥思苦想未能说通的问题均被这两个字解开了。长期以来,大家对付的都是眼前的松树县的鬼子,这种点对点的攻防态势几乎给众人造成了一种东北大地上唯独松树县才有鬼子的错觉。目力所及,也仅仅是松树县这块屁大的地方。谁也没有想到距离松树县不远,还有一处白城,而在白城驻扎的是鬼子的精锐第七联队。松树县只不过是它下辖的一个分支而已。

“张兄弟,你可算立了大功了!”杨靖宇将军使劲拍着张天龙,欣喜之色溢于言表。事情变得简单了许多,只要猜测出鬼子的目的,是进是退均可按照自己的想法布置。

“恩,张兄弟说的有道理呀。这么看的话鬼子的想法是要拖住咱们,那这还有什么研究的,直接回山不就完了吗!没捞到孙家仓库的物资,不过狗日的在王村这里也存了不少,不算白来一趟!”马大彪转身便去召集他的部下。不过很快他又停下了,原因很简单,张天龙没动。这小子拉着杨靖宇将军走到一边,正在嘀咕着什么……。

对于这位同住在夏家店附近的邻居,马大彪心底确实有些惧怕,否则以他的个性怎么会允许驻地傍边新来一股势力而置之不理呢。用马大彪的观点来说。“我惹不起你,就离你远点。”

可现在不同,张天龙没走,那说明他肯定有什么想法,正像刘大侉子所言,“张天龙这小子鬼精鬼精的。”既然如此,听听看他要怎么做又有何妨,弄不好还有些便宜可站。

张天龙和杨靖宇将军的声音都不大,有时候像是争吵的样子,却依然保持着话音传播的距离非常之近。隐约中,马大彪似乎听到了“张兄弟,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到底怎么做?没了后文,不过马大彪不急,他知道两人商议的一定是这件事的解决方法,当然,以张天龙个性大概什么都不会说,这犊子弄不好又想单干呢…。不过杨靖宇将军却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他会把最后的结果告诉大家,并征求众人的意见。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两人一起返了回来,“诸位兄弟,现在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方才我和张兄弟商量了一下,根据鬼子目前的态势,我们决定冒一次险,此次行动兵分两路,由我和张兄弟共同指挥。当然,各位如有不愿留下的,可以现在回山,鄙人绝不阻拦。愿意留下一起打鬼子的,我们更是举双手欢迎!”出乎马大彪的意料,将军并没有说怎么干,而是问三人愿不愿意留下。“他娘的!”马大彪暗暗骂道。“又是这个张天龙搞的鬼,合着我要是走,你就不告诉我怎么计划的了呗。原本打算听完后核计一下本钱与利益,这回好,啥都不知道就得拍板。忒他妈阴了!”

将军的目光很热切,他当然是不希望这些友军走的。三路人马合计五六百人,几乎等同于王德的三支队,这是相当大的力量。

“刘兄,你是走还是留?”马大彪想让刘侉子先出头,在他想来,刘侉子胆小怕事,定然是要走,到时候自己在借机起势,或可达到令对方说出计划的目的。

马大彪又一次失算了,刘侉子见问道自己,当即站起身来,“张先生!我认识你的时间并不长,但看的出来您是个直心肠的豪爽汉子,您就说怎么干吧,我留下了!”

紧接着常大仙也站了起来,“张司令,虽说我常大仙能耐不大,却也是个中国人,自从小鬼子来了咱这个地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有谁不狠这群狗娘养的畜生!既然您言明是去打鬼子,没说的,算我一个!”

皮球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挟着劲风又兜回到马大彪面前,“既然二位掌柜的都留下了,我还有什么说的,揍他个王八犊子!”马大彪强撑着也留下了。其实是小,面子是大,当土匪的撇家舍业,身背骂名,几乎什么都没有,如果连面子再丢了,还还混个什么劲。

“好,谢谢诸位当家的鼎力支持!下面我安排一下作战任务,马兄弟,你带人守住王村,并负责阻击钱博斋的人马。对方若不进攻,你千万不要先开枪,能不打则不打。刘,常二位当家的随我把张兄弟的部队替下来,负责将村外鬼子拖住。王德的第三支队抽出两百人交由张兄弟指挥,其余的留作预备队!”将军布置完毕完看了看张天龙,后者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点什么,却终于没说出口。

留下来阻击钱博斋的部队,这个任务不算什么,只是鬼子的大队人马用不了多久便会赶到,弄不好自己就得被鬼子生吞活剥了。还是小心为妙。马大彪心里暗暗打起了算盘,“两个小时,恩,以两个小时为限,到时候借个由头我就走人。”

松树县城,日军警备司令部,中队长樱井悠闲自得的坐在他窥望了许久的司令官座椅上。来自大阪的他除了对天皇陛下的一腔热枕外,也有着自己的小九九---升官发财!在樱井看来,世界上没有什么比钱更美妙的,而支那人不过是一群会说话的牲畜,对付牲畜还需要什么仁慈,干脆杀光了事。这样自己便可从中获得各种各样的战利品。还有比这更为快捷的发财方式吗?不过他的想法却为大队长工藤所阻止。这个混蛋总是热衷于摇晃着肥胖的身躯与各种各样的支那人打交道。满口中日亲善,皇军仁慈的话语。他又何尝仁慈了?前几天城东孙裁缝家那件辽白瓷梅瓶本是自己先看到的,后来说漏了嘴,却被工藤抢了去!哎…,不过孙裁缝那个女儿可真不错。一想起那个女孩,樱井的嘴边浮起了残酷的笑意,有一件事他始终没弄明白,为什么支那女人会视贞洁如生命呢?那个小丫头被自己扒光后的悲苦惨叫,在自己身下的哀婉啼哭,哇…好似一股来自冥府的乐章,这种叫床声更能激起男性的征服欲,在本国可是听不到的。樱井最后也随了那女孩的心愿,(哦…也许应该叫女人吧。)用削尖的木棒刺穿了她的下体,还别说,她的生命力真够顽强,足足让自己欣赏了半个多小时才算去了她本就该去的地方。

这样想着,樱井却有了些困意,耳边似乎响起了枪声。樱井张开眼皮,旋即又闭上了,他笑了笑,大概是自己听错了,这怎么可能?方才工藤大队长打来电话,说那群叫花子般的支那武装人员已经和其主力纠缠在一起,叫自己小心看守县城,看守什么?即便有些零散人员漏了出来,还敢来松树县城?这里可是环绕城墙的坚固堡垒!工藤临走前给他留了两个小队的兵力用于守城并维护治安,樱井认为已经太多了!

爆炸声轰然响起,这回可没听错,枪声紧跟着密集起来。啊?樱井以军人的敏捷搜的站起,跨步出门,正与前来报告的小林撞了个满怀!“少佐阁下,匪军进城了!现正向司令部急速运动!”

“什么!进城了?”樱井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大了三圈,即便方才隐约间听到的那声枪响是真的,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再说城门早已关了,他们怎么进来的?

樱井一把推开小林,直奔前厅。枪声已经很近了,司令部门前,同样听到枪声报警的帝国士兵们正慌里慌张的安置着沙袋,准备就地阻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