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祖谦:西方阴暗心理 一怕两岸统一二怕中日友好

hutaozxm1 收藏 4 3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凤凰卫视2010年12月17日《凤凰全球连线》,以下为文字实录:


卢琛:拖延了整整一年,日本菅直人政府今天终于通过了民主党执政之后的第一份新《防卫计划大纲》,这会成为日本今后整整10年的国防建设指南。大纲首次点名中国的军事动向是必须和国际社会的担忧事项。明确表示,将转向机动防卫来应对恐怖袭击、朝鲜导弹等各种事态。从美联社、路透社到法新社都认为,经过大修改的防卫大纲,日本将防御的重点从冷战时期的俄罗斯转向存在潜在威胁的中国和朝鲜。日本在野党社民党的党首批评,新大纲关于机动防卫的新概念,与基础防御西南诸岛被侵犯等等,比自民党执政时期,来的更为积极。如何评估日本这份将影响未来10年的国防指南?


另外,对于日本的媒体承认,中日战争时期,日军在占领南京之后,进行了大屠杀,而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计划在20号要访问南京,但是遭到反日情绪影响,没有成行。如何分析中国民间对日情绪的新变化,今天《凤凰全球连线》我们在东京现场您看到的是《朝日新闻》专栏作家莫邦富先生,在上海现场是上海东亚研究所区域安全研究室主任张祖谦先生,北京现场军事观察员李晓宁先生,各位会深入的分析到远交近攻,日本国防战略剑指中国,首先来看宋看看的追踪报导。


解说:周五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在记者会上表示,通过不屑的讨论和努力,终于推出证明实力的新防卫大纲,希望能够回应日本国民的期待和信任。


北泽俊美(日本防卫大臣):机动防御力量是新的构想,能够对应今天这种最新、最复杂的安全保障环境,而且以日美联盟为基轴,并加以深化,可以成为今后的地区,以及世界整体安定的要素。


解说:日本学者认为,以往日本对东海和南海的安全保障以及防卫问题不够重视,现在日本终于认识到这片区域在国际形式上和中国的行动紧密联系,应该认真的面对。


日本安全保障问题研究会会长:不仅是日本,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在安全保障问题上,都比过去要重视,为什么越南要和美国,进行共同军事演习?中国应该考虑一下,这个背景问题。


解说:日本内阁官方长官认为,新的防卫大纲并没有以特定国家为议论对象,自卫队的机动性编制是出于日本自己国情的考虑。


卢琛:好,这次日本的防卫大纲首次点名中国的军事动向,请出我们三位嘉宾做深入的分析。首先请教在东京现场《朝日新闻》的专栏作家莫邦富先生,莫先生这一日本点名中国军事对,认为中国是地区和国际社会的担忧事项,我们很好奇,在日本的历来政策当中,都是这样点名会指一个国家吗。那现在指中国的话,说明菅直人政府对华怎样的政策?


莫邦富:应该说日本长期以来,它对中国还是抱有戒心的,只不过以前不是那么明了的提出来,好多的时候是借着把北朝鲜作为假想敌来说,但是实际上它好多军事演习,它的实际的目标是针对着中国的军事力量的。但是像这次民主党这样赤裸裸的的把中国作为一个警戒的对象提出来,这应该说是比较行的。回想到一年以前,日本民主党提出来的政策是和美国、中国保持同等的距离,但是现在它却走出了比自民党时代其要远的距离了,所以这个情况我觉得非常值得忧虑。


卢琛:北京现场李晓宁先生,从军事角度帮我们解读一下这回新防卫大纲提出的一个专用名词,叫机动防卫,另外日本加强了在离中国较近的冲绳岛附近海域的海上自卫队宙斯舰的机能,以及在全国部署航空自卫队爱国者-3的导弹拦截系统的能力,如何评估中日两国在这个区域海内的机动能力?


李晓宁:日本的新的防卫大纲,它是一个新的战略计划,战略计划的中间有三大要素,第一个是战略目标确定,就是战略目标的评估。第二个就是实施战略目标的途径与手段。第三个就是战略资源利用,它的目标,刚才讲的机动防卫,原来由专守防卫转为机动防卫呢,它的目标是改变了,它原来是针对俄国,现在明显的是针对中国而立的,当然这里头也有隐含着摆脱美国,增强自己军事力量的隐含的长远的战略目标。


机动防卫就跟原来专守防卫不一样,专守防卫以陆军为首、为主,以自己的攻击方向建立这种固定的防卫阵地。现在是以加强海空军力量,特别是加强海空军远程的攻击能力,包括侦查警戒能力,这个方面就是明显的是以中国方面为题了,这是一个明显的东西,它在陆军部分,减少了自己坦克的数量和自己在陆军的一些驻岛人员,特别向他们所谓的战略方向,西南诸岛方向增加了这种驻防能力。人员和兵器也增加了,包括它的武器三原则,都是为了实现战略目标而配制的这种途径与手段,得到增强,我是这样看的。日本的这种防卫大纲的战略改变,使它今后有一个更长远的计划,这个计划现在没有明显摆脱出来,一方面是针对中国,我看有一方面也是有美国控制的这个之前的。


卢琛:好,在上海现场上海东亚研究所区域安全研究室的主任张祖谦先生,张主任,这回西方的各个大的媒体在评估,都认为日本它的防务政策转向从冷战时期对俄罗斯的一个目标,转往对中国和朝鲜,那大家在看了,在钓鱼岛事件之后,目前中日关系希望能够趋于缓和,但是这样的一个防御大纲出了之后,您认为整个的紧张局势会有怎样的趋势?


张祖谦(上海东亚研究所区域安全研究室主任):这个变化西方媒体都关注到了,这实际上也反映出西方有一个很阴暗的心理。西方有两大怕,第一怕中国大陆与台湾统一,第二怕是中日友好。因为对于西方来说,他们感觉中日两国实际上距离是很近的,而且在历史上长期是友好的,除了在一个20世纪初以来,中日一个交恶,甚至于发生战争。现在面对的崛起的中国,如果中国在跟日本友好,这是西方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现在这一变化西方是感到非常高兴的,从日本来说我认为它这个变化,不一定符合日本这个国家的长期利益,实际上从它长远利益来说,它应该是要坚持日中友好的政策。


但是我也确实感觉,由于这个防卫大纲的提出,在今后的比如说5到10年之间,很可能中日之间,尤其是在海上摩擦和纠纷,可能会增加。


卢琛:好,在东京现场莫邦富先生,我们注意到如果首相菅直人在各方的评论出来之后,他有个回应,他说新的防卫大纲出来之后,应该对于邻国不具有任何的威胁,您个人感觉邻国的感受会如他所讲的那样吗?另外刚才李晓宁先生谈到的,可能有摆脱美国之意,但是美日关系的同盟,在这一回的防卫大纲当中,有进一步的牢固的提及,您如何评估?


莫邦富:我认为至少从短期来看,不存在摆脱美国的意图,但是从长远来看,应该说它有这个潜在意识。对于菅直人的说法,我觉得不能认同,为什么呢?他现在把中国作为假想敌,长期以往下去呢,对中国国民来讲,对中国的政府来讲,也会对日本加强警戒,会修改它对日本战略上面的看法,所以这样就会使两国的关系肯定会变得很容易进入一个比较微妙或者紧张的一个状态。


对日本来说,我这有一张照片,是我最近到地方演讲的时候拍的,就是这样一个照片。日本地方上面的经济非常箫条,大家无法想象的是,这张照片是中午11点半时候拍的,当年这条街道是大家人都没法走,走通的互相都要碰到,肩都要碰到的那样,非常拥挤的一个街道。但现在地方方面就非常箫条了,对日本来说实际它现在应该更加花比较大的力气来做的一个是赶快做好它的经济,把他们失去的20年尽快把它反馈回来。但是实际上民主党现在走的就是一条反向而行驶的道路,它不在经济上面花很大的力气,却在军事上面走出了连自民党时代都不敢走的这样一步。


所以我觉得,日本这样的做法,都是把邻国作为一个敌人来设想的话,今后对日本今后的发展,是绝对没有什么好处的。


卢琛:好,您刚才提到了,地区的经济凋敝,我们不如看一下地区政府现在做什么。日本冲绳县石垣市议会在今天通过一个草案,把1月14号定为尖阁诸岛也就是钓鱼岛的开拓日这样的一个纪念日,我们看一下这份报道。


在历史上,日本明治政府在1895年的1月14号将钓鱼岛定为了日本领土,因此从这一天开始定为钓鱼岛的开拓日,那现在石垣市的议会又进一步的把这个开拓日固定下来,向世界宣誓说钓鱼岛从历史上看是日本固有的领土。在上海方面我们想请教的是张祖谦先生,您认为石垣县这样的动作,对于钓鱼岛来说不是正好是一个反面教材吗?因为1895年之前,历史上应该属于中国吧?


张祖谦:对,实际上如果我们把这个历史追溯的远一点,不要说钓鱼岛,连琉球群岛实际上都不是日本的,琉球群岛在明朝的时候是中国的一个属国,它每年都要向中国的皇帝进贡的,然后还保持很密切的联系。这个琉球群岛是在一个明朝末年和清朝,被日本糊里糊涂,就是趁中国国事衰弱的时候,尤其是实行海禁的过程中,被日本偷偷的拿过去的。1895年,日本冲绳地方政府确定了一个开拓日,来开拓钓鱼岛,实际上那也就是在台湾,在《马关条约》以后,被日本割让过去的,那就意味着在1895年以前,钓鱼岛实际上根本不在日本的版图之内。


卢琛:好,这样的一个现实状况之下,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他想访问南京,那日本评估是有可能很强的反日情绪,但是中国我们看到的民调显示20%的人是欢迎他的。


卢琛:有关日本今天所出台的新防卫大纲当中的表述,为修改禁止武器出口三原则留有了余地,这个方面我们继续请出嘉宾深入分析。首先北京现场的军事问题专家李晓宁先生,这样的一个动作会说明军事有再出发的可能性吗,当中也谈及到了和国外一些武器的话题?


李晓宁:当然,这里头日本防卫大纲计划一方面从浅层次看来它好像是针对中国,针对周边地区,讨好美国好像自己有新出发地,它武器三原则就是武器禁止出口三原则,它要打破这个范例,有更长远的计划。当初日本三原则是一个和平原则,当然它当时在二次大战结束以后,朝鲜战争时期的一个五几年的一个原则,一是不向共产党国家出口,第二个不向敌对国家出口,第三不向争议地区出口武器。


后来到1976年,政府把这个更加完善了,就是基本是禁止全面禁止出口武器。现在它在跟美国合作标准3型导弹,就是可以打卫星那种导弹,而且在很多的反潜武器方面还有其他的攻击性武器方面日本都有长足的发展。它想突破这个,日本前一段还传出了他们要恢复皇军,总之它想变成一个强大的,就是日本在政治、军事方面的弱项,它要加强,而且要想自己通过战后以后,变成一个像战前那样的一个强大的军事强国做努力,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的部分。所以我看到日本的社会党的党首已经开始批评这个原则了,这是个危险的举动,我想日本的战略这方面的选择是个非常错误的事情。


卢琛:而且这样的表述没有在日本国内进行过协调之后,已经在防卫大纲中体现。另外莫邦富先生,有关日本驻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访问南京这个事情,本来是定20号,但是担心遭到有反日的情绪,所以现在在做最后的协调,您个人评估,丹羽宇一郎这样的一个对作,对于日本现在中日关系的局面有一些什么样的作用,另外我们注意到,日本共同社提及到了,南京大屠杀日本是承认的,我们很关心在日本各个媒体,从官方到民间,对于南京大屠杀这个事实的认同是如何的?


莫邦富:对南京大屠杀这个问题,日本总体上来讲它是大的上面承认,小的上面进行否定,也就是说通过具体细节问题,想来否定,或者至少是来掩盖整个事实。作为丹羽宇一郎他作为一个民间大使,他长期和中国进行商贸关系,他实际是从某种地方上比较了解中日之间的这种老百姓之间的国民感情的。他上个月访问了天津,访问了唐山,他觉得在这样的时候应该可能也需要向中国释放出他作为大使,希望从日本政府或者日本国民的一个善意,他觉得可能应该去访问南京,有比较好的一个象征性的效果。


但是现在日本媒体说,是担心南京有反映的全体,我觉得可能更重要的,还是日本过国内有一部分反对的声音,这个声音使得他们外务省,使得丹宇大使有点忧郁,最后到底能不能成形,我觉得还有一点协调。


卢琛:还再做最后的协调,好上海方面的张主任,到底中国民间什么样的情绪,其实日本方面已经做了一个民间的调查,结果出来是22%调查的人认为无条件的欢迎,23%是不欢迎,这个基本持平,那剩下的人全部都是有条件的欢迎,比如说你如果谢罪,如果能够中国经济获得利益的话,是欢迎的,您如何解读民间对日的情绪呢?


张祖谦:我看,就从这个民调也可以看出来,除了23%不欢迎以外,绝大多数还欢迎的,那说明中国人民和政府还是通情达理的,尤其是一个广大的人民群众,历来是把亿个军国主义,和普通的日本人民分开的,也把日本现在的右翼力量和大多数的民众分开的。


卢琛:好,李晓宁先生,最后我们还是回到这回防卫大纲,日本防卫大纲是遵循日本的宪法,一句话就是说,不成为威胁他国的军事大国这样的一个理念,您认为这一回的防卫大纲,走这个理念是否有所偏离?


李晓宁:当然有所偏移,民主党政府现在走一条危险的路,它的战略选择是个错误,它想依靠这个,日本你向另外一个方向,从菅直人到前原诚司,一直在这样做,这是原来自民党政府一直都不敢做的,我看现在是危险的,这个战略选择是非常糟糕的事情,我是这样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