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阿桑奇落入的陷阱 - 兼谈妇女保护的法律与实践

rluo 收藏 6 27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阿桑奇的案子现在有几个新的进展,大致上都是意料中的事,了无新意: 什么过堂了,要求保释了,保释后起诉方又上诉了,等等等等.


比较有意思是这么几点:

俄罗斯总理普京拿这事儿在记者面前开了一回涮,说他们西方国家如果真的是民主,怎么会把阿桑奇给抓了呢?其实对于普京,后面的话更重要:你们(指西方媒体)老是报道我们这儿也不好,那也不好,其实都是看事情的角度问题.把我们描述成这样,跟地狱差不多了,而你们自己的国家则只有一个阿桑奇在说真话,还TMD给抓了,你们有什么可牛B的?(注意:有些话儿是笔者的翻译,水平有限,可能有夸大,请勿拍砖)

另外:巴西总统好像也说了句话.没记住.

基本上,都是就着阿桑奇这个事在看老美的笑话,起哄架秧子。


回到阿桑奇这儿,法院判他可以保释,但条件相当苛刻:保释金20万英镑,交出护照,天天到警察局报到,必须住在警察局附近并且通报住址,不得进行夜生活,佩戴电子跟踪器.


简直比坐牢好不了多少!


交钱是为了你万一逃跑,保释金就变成追捕你的经费了(20万英镑啊!用不完的也归警察局,反正不会还给你);

交护照是为了防止逃出境;

报到啊通报住址啊其实有些等于国内的“监视居住”,随时可以到那住址去查你在不在,而且一旦到规定时间不报到,立即可以发出通缉令,让你跑也跑不远;

佩戴电子跟踪器也是同样的目的,一旦发现开溜或者破坏跟踪器的企图,也可以立即抓人;


唯有这个不得进行夜生活看起来比较搞笑,但也是有道理的:阿桑奇身上背的官司是“强奸罪加*”,虽然未到定罪的时候,但是是通缉嫌疑犯.一旦要是放他到夜生活场所,如果再犯点儿什么“*”“非礼”“强奸”之类的罪行,苦主一定会跟警察局过不去:你们怎么保护市民的?!明明已经是通缉犯还放出来害人?

这就说到妇女保护的法律与实践了:强奸加*罪名的处理:

在大部分国家,这都属于刑事重罪.现在阿桑奇案子在英国的法律流程才刚刚开始:双方律师要时间准备材料,到法庭排期开审;在正式开审之前,嫌疑犯怎么办?是先关押还是可以保释?于是,就这个问题开个“聆讯”,双方先交锋一番:控方自然说被告“对社会有危害”,或者“有潜逃危险”,尽量劝法官把被告关起来,不然且不说会不会顶风作案,一旦要是跑了,就什么都白忙活了;辩方基本上就是反驳这两条,有时候会加上疑犯的健康状况等等做文章,能保释就是胜利.至少,如果到了最后的庭审,陪审团(美国)看着是个可以保释的人,说不定就认为无罪的可能大呢(后面这句是我胡说,不必当真啊).


那么阿桑奇这个案子是怎么背上身的,为什么说他“可能”是落入了“美人计”呢?


咱们先说案子的细节:

上次说了,新闻里讲的是:

在瑞典,某日阿桑奇先和一个美人回家,后来双方自愿干那个事儿.强调一遍:双方是自愿的.第一次,用了套套,皆大欢喜;第二次,发现套套“破裂”,于是女方要求停止,阿桑奇不听,“强行”继续.

第二天走人.这期间并没有人做出法律行动.言下之意,该美人算是忍气吞声了吧.

后来不久,阿桑奇又跟美人二号发生了同样的故事,唯一不同的好像是这次不是第二次套套破裂,而是干脆没用.一开始,美人二号也没有采取法律行动.她只是做了女人们通常会做的事:向朋友(们)倾诉.

偏偏,她的朋友包括了美人一号.

于是,一号觉得“问题严重”,估计是为了保护更多的妇女不受伤害,就鼓励二号报警;一号自己做为“曾经发生同类事件的当事人”出来作证.


警察局接到报警,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情节轻微”,甚至没有立案.


后来,媒体开始大幅报道此事.警方才觉得“事关重大”,于是重新开卷立案,当时阿桑奇应该已经不在瑞典.警方于是发出国际通缉令.


这下,所有国际刑警组织成员国都会把阿桑奇列作通缉犯,一经发现,立即拘捕.身在英国的阿桑奇感觉无处可逃,于是同警方“协商”,“约见”,然后被逮捕.


从头到尾,媒体一直高度统一,不说阿桑奇“自首”,而说跟警方约会了以后被逮捕.这里可能有阿桑奇高超的公关技巧在起作用,或者是媒体对阿桑奇的同情.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说他自首,也就是说媒体认定这个人是罪犯或者最少是嫌疑犯.现在说“约见”,那么阿桑奇就是以“被冤枉”的身份跟警方打交道了.


这个事情到现在,反过来看阿桑奇笑话的人也不少。


从法律的角度看,不能完全说这个案子是胡闹的。从妇女保护的法理讨论到法律实践,这种个案正是其中的一个新的高度,或者说难点。

现代法律对女士的保护,可以说至少在法理上,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在法律文章中读到的法理讨论,都有过这样的情景:即使一位女士开始同意与男士发生关系,在事情开始或者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如果女士觉得不爽,决定中止,而男士强行继续,法理上都是可以认定为强奸的(听到男士们一片惊呼“谁知道她什么时候说真的?什么时候是“欲拒还迎”地要俺“加把劲”???风险太大了吧!!!)。


呵呵,别紧张!


法理的学术讨论是一回事,真正的执行是另一回事。原因就在于,法律的颁布与实施,必须兼顾“法律精神”和“执法程序”的平衡。法理上要讲得通;执行上要有可行性,即做得到,而且可以普及。上述法理在法律执行层面一直是有问题的,主要在于“事实的认定”。怎么证明“该女士在过程中不愿意了,要求中止,而该男士强行继续”???

这种事在绝大部分情况下不会有人证。仅仅对立的双方当事人各执一词,执法单位很难有确凿的取证来证实任何一方的说法。


这里差开来说一句:现在的法律和法理讨论,真是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了。回想三十年前(改革开放前),基本上如果一位男士被旁人(邻居、看门儿的老大爷老大娘)看到是在一位女士的同意下进入了她的闺房,不论是以同事还是同学或者朋友的身份,那么,以后里面发生的事情那位女士就要负至少一半儿的责任!如果现场没有特别明显的暴力痕迹,诸如殊死搏斗那种水平的,那位女士基本没有机会证明强奸的存在(色狼们在淫笑)。这种法律实践看起来是多么的缺乏对女性的保护?!但这是那个时代的科技水平决定的。

当然,水平低也有水平低的好处:当年,一旦执法机构从强奸罪的角度进行调查,只要从口供等主观证据中得知嫌疑犯与受害人“性器有接触”,即可认定为强奸罪。什么阴道伤痕啊,DNA对比啊,根本没有那么多麻烦事。直接就送法庭去判了。

而现在,从法理的讨论看,基本上可以说,女士有权在关系发生的任何阶段提出中止;而男士不可强行继续(可怜的男人们!)。各种技术手段对细微的,如精子精液DNA衣物纤维等等等的证据的调查,随时可以作为对男士不利的证据。时代不一样啊!男士们要当心喽。


再回过头了说阿桑奇的案子:瑞典那两位女士正是从这个法理的基础上,提出的控告:两人都不否认开始是自愿的,都提出是在中途要求中止,而阿桑奇违背了她们的意愿,而构成犯罪。

所以说,从法理上看,不完全是胡闹。

但是,从法庭调查和审判来看,这几乎肯定是个长期乃至无限期的法庭争论。太多疑点了:第一号美女说她发现套套破裂,要求停止。这个细节怎么证明?怎么发现的?

两位美女当时都没有报警,而是互相讨论了之后协商决定的,为什么?是否事后当时没有感到有报警的必要(也就是没有被强奸的感觉)?

等等等等......

很多的细节可以引起大量的法庭争论。


而这个情况,再放到阿桑奇本人的背景上看,同意阴谋论的人立刻就可以认定,这是有ZF力量在搞鬼:把阿桑奇拖住,然后老美ZF再想办法把他引渡到老美去,想办法再困住他十年八年,这个维基解密事件就彻底解决了。-- 阿桑奇是让人下套儿了!

-------

断断续续写了些东西,拖到今天贴出来之前,在电视台看到新闻用了“自首”这样的词来形容阿桑奇的被捕,是第一次;

而阿桑奇在被保释后第一次到警局报到,再次向记者宣布,他最大的“担心”就是“据说美国ZF正在研究起诉”-老美仍在努力,想把阿桑奇引渡到老美去处置呢。


喝口水去,接着看戏!





本文内容于 2010/12/18 23:22:42 被rlu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