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这一轮美国联合日、韩举行大规模军演活动的落幕,日、韩先后在东南亚展开外交攻势,劲吹和平风,朝鲜半岛紧崩的局势似乎趋于缓和。然而,美、日、韩三方外交姿态与国内具体做法实际上背道而驰,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的对抗局势明松暗紧。



观察和评价这一问题,有一个时间节点非常重要;12月6日,美、日、韩抛开“六方会谈”机制,举行三方“密谈”协调共同立场,会后各方政策有何变化、究竟在干什么?



老调新唱的半岛政策



三方“密谈”后发表的声明中,依然坚持了美国“先弃核、不对抗、后对话”的固有对朝立场;语调坚决的措辞中,挑明了三方对朝基本态度:乖乖就范、缴枪不杀。唯一的新意,就是谴责了朝鲜炮击延坪岛的行动。



在抛弃“六方会谈”单干的情况下,三方“密谈”声明却滑稽地表示加强“六方会谈”框架内的合作,但目的却是给中国施加压力。“三国外长欢迎中国对联合国安理会1718号和1874号决议的支持,期待中国努力敦促朝鲜遵守其在2005年9月六方会谈联合声明中明确表达的义务。”



很显然,“三方密谈”协调出的对朝政策,不过是老调新唱。“密谈”声明表面上“强调坚持与中国建立坚固、富有成效和建设性的关系,”主张“建设一个和平的东北亚共同体,”但实际上却是进行国际政治欺骗,将自身恶化东北亚局势的责任推卸给中国。同时,声明中写入日、韩外长欢迎美国参与2011年东亚峰会的表态,等于确定了以美国为首、美日韩协作的东亚政治、经济与军事秩序的主导架构。



此起彼伏的和平喇叭



在“三方密谈”举行之前,中国国务委员载秉国发表长篇文章,阐述了中国处理国际关系的原则立场,表达了坚持和平发展、友好相处的基本态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对“三方密谈”提出质疑:他们究竟要干什么?通过表明自己、提出质疑的二种形式,提请国际社会关注“三方密谈”的内容,认清究竟是谁在破坏东亚和平秩序。



朝鲜也接连安排领导人的经济视察活动,金正日在视察活动中连续作出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谈话,表达了和平的愿望。媒体还刻意渲染了金正恩10月份在一份内部文件上的批语,即:朝鲜现在可以没有子弹,但不能没有粮食;粮食比子弹更重要。舆论分析认为,这是朝鲜有意改变先军政治治国方针的信号。



“三方密谈”后,日、韩也先后作出外交姿态,改吹和平风。12月10日,前原诚司与印尼外长举行双边会议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日本与印度尼西亚达成共识,合力通过对话解决韩朝冲突。



李明博更是一鸣惊人,在半岛局势依然紧张之际,突然打出半岛统一牌。12月9日,他在接受马来西亚《星报》访问时表示:“不容否认的是,朝韩必须和平共存,最终并实现统一。”为表明这不是心血来潮之语,他还介绍了统一路线图构想:依序是建立“和平共同体”,并使朝鲜半岛去核化;推动跨边界经济整合,进而建立“经济共同体”,最后建立“朝鲜国共同体”。并信心满满地表示:统一为时不远。



随时开战的政治准备



面对日、韩你唱我和吹响的和平喇叭,朝鲜半岛真的走出战争阴云,步入和平的坦途了吗?“听其言,观其行”,答案是否定的。



就在“三方密谈”之后的第二天,美国防部联合参谋长马伦访问日本,明为商讨军演事项与防务合作,但引起媒体关注的内容,则是马伦的一项提议。马伦向日本防长提出,明年日本应参与美、韩联合军演,建立三方联合军事演习与共同防卫合作体。这也许才是“三方密谈”达成的重要成果之一。



同日,韩国国防部长官金宽镇在军团长级以上主要指挥官会议上下达了允许各级指挥官“先打后报”的指导方针。韩国国防部政策室长章光一在当天记者恳谈会上表示,应对敌人先发制人的攻击,可以不受停战协定和交战守则的约束,可以立刻出动战斗机和动用舰载炮,对敌人的攻击源进行精确打击。他说:“美国方面也对此表示同意。”



日本是否会接受美国提议,加入美、日、韩三方联合军演与防卫合作行动,只是一个国内政治决策的形式问题。韩国对此总体上是持欢迎态度的,并于10日派出副防长在东京与日方官员讨论加强双边防卫合作事项。从日本的战略目标来说,美国既然给了日本脱离和平宪法约束的松绑机会,日本当然视为一次争取便宜行事的机遇。前原诚司趁美日演习之机隔海眺望北方四岛的作秀,美国再次作出《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范围的承诺,说明日本已经用行动表达了政治选择与利益诉求。



更有甚者,菅直人于12月11日发表谈话,表示正考虑在朝鲜半岛“战争发生后”,派遣自卫队前往韩国“救助日本人”。他还表示,为实现这一目标,有必要对自卫队法的相关条款进行修改。清晰地表达了突破和平宪法约束的意图。



12月10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李明博和前原诚司在东南亚大吹平风,日、韩军方却在东京讨论军事合作事宜;当天上午,日本冲绳县石垣市两名议员登上钓鱼岛附属岛屿中的南小岛,对中国作出政治挑衅。



综上所述,日本作出派遣军队到韩国“救助日本人”、韩国军方下达“不受约束、先打后报”交战原则的二大政策突破,东北亚安全局势明显恶化;从日、韩国内舆论动态来看,日、韩对朝动武在国内法律与民意方面已经作出了成功的试探和准备。至于美国五角大楼的军事行动,早就有了盟国防务义务的法律授权。从理论上来说,意味着朝、韩战争随时可能全面爆发。



中、俄能为维持朝鲜半岛和平做点什么?



我一直认为,由于朝鲜数千门火炮的威慑力,美、韩采取常规战争手段对朝发起打击的可能性极小。因此,“三方密约”后采取的军事政策与外交姿态调整,还是在国际上进行“道义”欺骗与在国内进行政治准备的表现,但这些并不完全是战争必然爆发的主要观察点。



美、日、韩三方的外交协同与军事互动,当然不是完全针对朝鲜进行威慑;美、韩公开韩国主打、美国协援的约定,美、日军事主力的针对目标会是谁?日、韩结伴同行分别出访印尼、马来西亚的目的是什么?这些都不需要猜测。



但是,这一切也不是当前发起对朝打击的完密军事部署,真正的战略目标是威慑中国接受“三方密约”,放弃对朝政治支持与经济援助,为美国获取全面掌控东亚战略平衡主导权扫清障碍。



那么,对朝真正发起军事行动的真正标志是什么?朝鲜火炮射程莫过于60千米,显然不能实现分散性纵深配置;储量不多的导弹在美、日、韩三方联合反导力量和空中寻的压制面前,并不具备有效的威慑力。韩国《中央日报》11日引述消息人士指,韩国政府内部近日出现“重新部署美国的战术核武器”的观点。因此,战争是否发起,最关键的一点是:如果韩国允许美国战术核武器重返半岛部署的舆论“弄假成真”,就完成了对朝临近汉城部署的火炮阵地发起毁灭性打击的战争准备,战争也就不远了。



从朝鲜的军备窘境中可以看出,中、俄并没有没有像美国对日、韩那样给予朝鲜有效的军事支持;正如朝鲜外务相在接受俄罗斯媒体专访时说:各方都清楚,“朝鲜半岛局势紧张的背后究竟是谁。”朝鲜被迫实施“核武装”,也是基于自身常规军备落后、同时遭受美国核威慑的无奈选择。那么,面对美、日、韩三方咄咄逼人的态势,中、俄能为维持朝鲜半岛和平做点什么?看清了朝鲜的短处,看明了美国的邪恶,看懂了韩国的顾忌,看透了美日的野心,答案也就是八个字:只差决心,不差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