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六十九曲:【大战之前】

双鱼隐三仙 收藏 1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URL] 桃花仙源自废八荒六合五行重新整合,按九州七禁十二城划分。九州为樱州、离州、震州、藏州、泽州、邙州、坎州、襄州、冥州。七禁为仙源周边荒地,乃不归谷、九罭黄泉、葬仙冢、天涯海角、八荒极地、六合血渊、太虚幻境。十二城为樱州城、离州城、震州城、藏州城、泽州城、邙州城、坎州城、襄州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桃花仙源自废八荒六合五行重新整合,按九州七禁十二城划分。九州为樱州、离州、震州、藏州、泽州、邙州、坎州、襄州、冥州。七禁为仙源周边荒地,乃不归谷、九罭黄泉、葬仙冢、天涯海角、八荒极地、六合血渊、太虚幻境。十二城为樱州城、离州城、震州城、藏州城、泽州城、邙州城、坎州城、襄州城、冥州城、忘忧城、九幽城、苍雪城。

离州主城离州城,乃是螭囿山庄坐落之地,四周大大小小数百小城,主要以炼丹、画符之术闻名仙源,丹药、符纸千变万化,承太上一脉,得仙丹大道。

藏州主城藏州城,乃三大隐仙圣地佛宗藏玄阁所在之地,主要以修习“经”、“律”、“论”三藏佛法,得接引如来大道,下分十大宗派,其中八大宗派系为大乘的天台宗、三论宗、唯识宗、华严宗、律宗、密宗、禅宗、及净土宗,以及小乘的俱舍、成实二宗派系。

震州主城震州城,乃是仙源散修的福地,其中修真主要来自海外散修、世外隐休和百家修真,以武入道、以儒入道等,百家齐鸣,内有云翳宗、多宝山、鎏婳派、天罗阁、神笔门、太乙剑斋、阴阳门等等。

仙元历一万三千七百四十六年夏末,妖族集结三万大军,由‘赤炼天君’澹台烈烛为帅大举全面入侵桃花仙源,大败仙源联军于九阳山,一时间仙源大乱!仙源联军元帅‘千雪魇’欧阳真侯遇伏身亡,仙源联军死伤过半,暂退至离州,联合螭囿山庄,共集结一万余修真,枕戈待旦,誓与妖族一绝死战。

与此同时,三大隐仙圣地在藏州山脉布下万佛收妖玄极大阵,派八大派系天台宗、三论宗、唯识宗、华严宗四宗镇守要道,便派人向负雪苍山千雪流寒宫、冰神岭天池求援,共抗妖族。

震州以百家修真为首,推选出十一位参事长老,联合海外散修、世外隐修,集结八千修真,由武道修真“流空炎君”段宥为帅,镇守震州要道。并连夜向临州襄州羽瑶山庄、樱州绝器山庄以及泽州天机谷求援。

妖族大军兵分东、东南、东北三路,分别由天机地仙榜顶级妖族高手率领,分别向离州、震州、藏州进军。妖族东南大军以“九龙大仙”九尾妖狐步天绝为帅,座下有“双驼老祖”貔貅妖兽、“灭天大王”大鹏妖兽干谒怒、“千里血河”无角螭龙武枯骨等仙妖高手;东北大军以“噬煞老祖”蛀獠龙申屠炬渠为帅,座下有“涅婴大王”八爪蜘蛛共烺、“雷吼天王”龙狮象邵谒狂、“玲珑大仙”七绝花妖科鸾涟等妖仙高手;正中东路大军则由“赤炼天君”澹台烈烛亲自为帅,座下妖仙高手不计其数,“吞天大王”千眼蟾蜍夏侯无极、“风电老妖”狮驼魔王关洛、“驱魔明王”禺狨猴妖孙墨移、“九曲老怪”龙皇蚯蚓东方幻,皆是称霸一方的顶级天机地仙榜上妖仙。

由于此次妖族出兵极为诡异,迅若闪电,且高手众多,甚至许多都是成名百十年的天机地仙榜级别的妖仙高手,故仙源联军大败之后,桃花仙源顿时人人担忧。就在此时,却又传出天机谷谷主叶问仙断天卜卦,得到了此次仙源战役是大凶的卦象,天机谷望气望运望三世,断人断命断天机,问天卜命从无失误,一时间更是人心惶惶。

水月山庄接到螭囿山庄的求援,公孙水流立即令四大公子之一的叶少乾率领一千援军前往离州,羽瑶山庄也由左纶煌为首带领一千余人前往震州,绝器山庄兵分两路,由玄奇七子率领一千援军前往离州,慕容境塬率领五百绝器山庄援军和六百樱州境内其他门派修真援军前往震州。三大隐仙圣地千雪流寒宫和冰神岭也纷纷派出门下弟子前往藏州藏玄阁,商讨共抗妖族事宜。桃花仙源一时间兵荒马乱,各地平民百姓及小门派纷纷向桃花仙源内部迁徙,躲避战乱。

而此时由于妖族的突然入侵,追拿萧子邪和赫连舞的任务便主要交给了四大山庄和其余一些门派仙级长老,其中包括了水月山庄水火木三位长老、绝器山庄赤骥真人、羽瑶山庄左冷轩等人。其中左冷轩是左纶煌派来,水火木三位长老也在近日收到公孙水流密函,要求他们要生擒萧子邪,至于那妖女,则是立即斩杀。

萧子邪和赫连舞此刻却丝毫不知道桃花仙源战势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二人现在正在专注的看着眼前赤炎倪角兽和金帝糜蛇为抢夺那黑色小花的惊天大战,便连那小男孩此刻也被那惊天动地雷鸣般的打斗声惊醒,神情专注的盯住战场。

只见那赤炎倪角兽身影快若闪电,不断在四周旋绕,掀起阵阵罡风,它用利爪不断撕裂金帝糜蛇厚厚的皮甲,而且口喷岩浆烈火,微占上风。而那金帝糜蛇却嘶嘶低吟,目光血红的盯住赤炎倪角兽不断变换位置的身影,蛇躯狂舞,躲避那些岩浆烈火,并时不时喷射出一股股墨绿色的毒液。

赤炎倪角兽喷出的岩浆炎热霸道,一碰到金帝糜蛇便将它的皮甲腐蚀开来,皮开肉绽、鲜血淋淋,但金帝糜蛇却能立即新生出皮肉。金帝糜蛇的毒液也是极为厉害,那赤炎倪角兽沾上一滴,便会痛的狂口大叫,伤口丝丝冒起黑烟,阵阵恶臭扩散开来。一时间,两只妖兽斗得是旗鼓相当。

突然,那金帝糜蛇瞅准时机,蛇躯爆射,一下将那赤炎倪角兽圈在怀中,死死锁紧躯体,似是要将那赤炎倪角兽活活勒死。赤炎倪角兽痛苦的悲鸣一声,四爪狂抓,并一口咬住金帝糜蛇的皮甲,生生撕下一大块皮肉,并向那伤口中喷出一口岩浆烈火。

那片皮肉顿时变得焦黑,同时传来一股浓重的皮肉烧焦味,金帝糜蛇疼得嗷嗷直叫,在地上不断翻滚,掀起一片尘土飞沙!剧痛之下,金帝糜蛇凶性大发,眼中爆射残暴凶芒,似是要与那赤炎倪角兽决一死战,巨大的蛇头从天直下,血盆大口猛张,一口将那赤炎倪角兽的头咬入口中,将蛇毒射入赤炎倪角兽体内,并狠狠撕扯起来!

一股青黑之气便自那赤炎倪角兽的头部散遍它的全身,赤炎倪角兽不断挣扎,身躯狂摆,利爪急舞,不断在那金帝糜蛇身躯上撕扯,乱抓直下,竟将那金帝糜蛇一只眼睛生生抓瞎!淡淡绿水从那蛇眼中喷射出来,金帝糜蛇疼痛难忍不断翻转打滚,但却丝毫不肯放松,依旧死死咬住那赤炎倪角兽的头颅不断撕扯!

就在此时,那赤炎倪角兽便做最后一搏,极尽自己所有气力,一口喷出本命精元岩浆烈火,那岩浆从金帝糜蛇喉咙猛冲下去直至蛇尾,金帝糜蛇的身躯通体变红,忽然膨胀又立即收缩,一股烈火从它口鼻眼中激射喷出,金帝糜蛇在地上疯狂打了几个滚,便萎靡在地上,一动不动,似是死去了。而赤炎倪角兽也是抖动两下,便也直直躺在地上没了声响。

萧子邪怔怔看着眼前这异常惨烈震撼的一幕,颇为感慨,良久无语。天地之间,种族繁多,为了生存,各个妖兽均是极尽所能,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兽性的冷酷、凶残、暴虐便在这一刻表现到了极致!

萧子邪心中暗想,人生下便具慧根,修炼短则百十年,多则千万年,只要慧根不断,抓住机缘便可修身求道,在在修道途中机缘不断,便可以的得到许多高人指点帮助,事半功倍不在话下。然而,天地之间的花草树木鸟兽虫鱼想要得道成仙,却非千万年不止!它们首先要修灵性、炼慧根、开五识,因为没有什么修仙典籍,便只能通过漫长的苦修来增加修为,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没有师傅请教高人指点,它们只能凭借自己努力吸收天地灵气,好不容易遇到天材地宝,还有与其他众多妖兽抢夺,稍微不慎,便前功尽弃。而修为一旦朝夕尽毁,便又要重新开始历练,等待千万年!可以说,妖之一途,殊为不易!

便在他沉思之际,赫连舞的咯咯笑吟传入耳中,回过神来,萧子邪便发现赫连舞正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那个小男孩也眨巴眨巴眼睛盯着他,只是目光颇为阴冷。

赫连舞扑哧娇笑一声,青葱玉指忽的戳在萧子邪脑门上,目光似笑非笑,嗔怒道:“果然是个呆子!叫了你这么多声,你才回过神来。说!你刚才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哪家姑娘?你只管告诉我,我便让她变成淫娃荡妇从了你。”

萧子邪郁闷不已,赫连舞开口闭口便都是在说自己在想姑娘念女子,难道自己在她眼中就这么急色麼,不由不悦道:“哼!便是在想你这妖女!”

赫连舞闻言咯咯娇笑,粉面微红,娇躯花枝乱颤,娇嗔质疑道:“是麼!我不就在你身边麼,怎的还要想我?”随即面色一冷回过神来:“好哇,竟敢说我是淫娃荡妇!”言罢,便咬牙切齿的揪着萧子邪的耳朵左三圈右三圈的拧了起来。

萧子邪本来还为占了赫连舞的便宜暗爽不已,不想竟这么快便被她看了出来,真是乐极生悲!吃痛之下,萧子邪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尺地寸天离开她的魔爪,闪至那朵黑莲边,脱口淡漠道:“小爷懒得与你这泼妇计较。”便细细观察起那朵神秘黑莲。

赫连舞便轻轻跟着走过来,也不与萧子邪打闹了,望着地上两只妖兽尸体,叹息道:“这两只妖兽只怕也都修炼了千百年,灵智已开,慧根也生,应该快要结出妖丹幻化成人了,今日竟为了这朵黑莲同归于尽,真是可惜了,千年修炼,百年道行,一朝尽毁!”

萧子邪瞥了赫连舞一眼,冷笑一声道:“这朵黑莲应该不简单,至少可抵百年修行,否则这两只妖兽也不会拼了命也要得到它了。世间虽大,但除非人为培育,天材地宝本就少有出世,可遇而不可求。况且,即使出世了也大都会被修真高人所得,哪里轮得到这些还未炼出妖丹的妖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两只妖兽拼命抢夺它也不是没有道理。”

赫连舞嗤嗤哂笑,不屑道:“就只有你懂得这些道理麼?我可惜的是,他们若结出了妖丹,我便可以挖出来炼制丹药了。还真是可惜了呢!”言罢便花枝乱颤大笑起来,笑声放肆不羁至极。

萧子邪顿时冷汗直冒,心里暗骂道,真他娘的是个妖女!妖,实在是太妖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