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战定乾坤,一役灭二雄,秦王李世民惊世之战----虎牢关之战

中州一龙 收藏 0 720
导读:[quuott]ybkfpujHCXw3e1WoTPphmg%3d%3d[/quuott] 隋朝是北周相国兼后戚杨坚从其外甥北周静帝手中夺得,帝位来的并不怎光明正大,但其在位期间兢兢业业,厉行节约,变革制度,二十年间就把隋朝建成为一个强盛的中央帝国。当时国泰民安、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社会安定,户口锐长,垦田速增,积蓄充盈,甲兵强锐,幅员万里。可惜识人不淑,被二子晋王杨广所蒙蔽,废太子勇而立杨广。这杨广便是后来的隋炀帝,有名的亡国之君。 杨广才非不高,志非不远,恰恰相反,其人才高志大,文韬武略皆非

5楼 流弹打中我胸膛

中国别把自己当大国看就ok


隋朝是北周相国兼后戚杨坚从其外甥北周静帝手中夺得,帝位来的并不怎光明正大,但其在位期间兢兢业业,厉行节约,变革制度,二十年间就把隋朝建成为一个强盛的中央帝国。当时国泰民安、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社会安定,户口锐长,垦田速增,积蓄充盈,甲兵强锐,幅员万里。可惜识人不淑,被二子晋王杨广所蒙蔽,废太子勇而立杨广。这杨广便是后来的隋炀帝,有名的亡国之君。


杨广才非不高,志非不远,恰恰相反,其人才高志大,文韬武略皆非凡品,他很想超越前代名君,更想把老爹的事业更上层楼。但物极必反,脱离实际,超越国力的大手笔很快把文皇帝创下的充盈国库耗费一空,连年的大工程建设及四方征伐更使国力虚耗,民生艰难。


终于,引起民变四起,烽火连天,国势危急,更雪上加霜的是大隋统治集团内部的官僚,地方实力派也趁乱起兵,或称霸一方,或攻战四邻,兼并图远,天下自立为王称帝者先后有十几人之多,各方诸侯逐鹿中原,天下大乱。


最后有实力一争天下,势力较强者有王世充的郑,窦建德的夏,李渊的唐,江淮的萧铣等。


而唐武德三年(公元620年)的一场战争,使唐王朝的统一之战前景更加明朗,也更加势不可挡。这就是虎牢关之战,而秦王李世民就是此次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经典之战的总导演。

虎牢关,又称汜水关,因为避唐高祖的祖父李虎的忌讳亦称武牢关,在洛阳以东,今河南省荥阳市市区西北部16公里的汜水镇境内。它作为洛阳东边门户和重要的关隘,因西周穆王在此牢虎而得名。南连嵩岳,北濒黄河,山岭交错,自成天险。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简要说下王世充和窦建德。


王世充此人有胡人血统,少爱兵法,隋炀帝时为江都宫监,在平杨玄感之乱中立功而得炀帝信任,后留守洛阳。炀帝巡游江都被宇文化及所弑后他拥立杨越王杨侗为帝,,后废帝自立建号为郑。其势力最强时天下三居其一。


窦建德,世代务农,为人仗义,深得邻里赞誉。他走上造反的道路可以说是机缘巧合,为帮朋友被朋友“拉下水”的。后成长为河北举足轻重的一支武装力量。后来自称夏王,建都乐寿。


李渊为争夺中原,制定了先郑后夏的战略。


武德三年,李世民誓师东征,李世民制定先除藩篱再攻中心的战略,经三个月的苦战,把洛阳周围的城池一一攻取,扫清了四周,洛阳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孤城。但因洛阳城坚而难攻,攻守双方形成了僵持。王世充在军事才能上也非平常之辈,当年把李密打的没脾气只得投奔李渊,这次双方互有攻防,但王世充最后还是被迫坚守孤城,不能再出城列阵迎战。而李世民虽在外围战上很顺利,但前番对付薛举和刘武周的战法都未能奏效。久攻不下,军心也有动摇,然而李世民意志坚定,认为洛阳一座孤城,内缺粮草,外无救兵,不会坚持很久,假以时日,困也困死王世充。


王世充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急派使者到窦建德那求救,窦建德原本想坐山观虎斗,隔岸观火想坐收渔利,但观望一段时间后,眼见王世充危在旦夕,想到王世充灭亡后自己也难以幸免。便亲率十万大军(号称三十万)前来助战。短时间连克数城,兵锋直指兵家要地虎牢关。


窦建德以帝位亲征。又几乎倾巢而出可以说犯了兵家大忌,若是自己坐镇后方,精选良将去解围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被擒而受死的悲惨结局了。


还是继续说战争的进程,当大夏出兵的消息传来,李唐阵营内部一时争论不休,主战派与退守派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以屈突通为首的退守派认为若窦建德一旦占领虎牢,李唐将背腹受敌,后果难测,所以应暂避其锋芒,退守新安,择机再战。而以薛收等主战派将领却认为,「王世充粮草已将用尽,内外离心,我们就应当坐收渔利,不必劳师动众去攻击。只要他们得不到接济,便会不攻自破。而窦建德则将士骄横兵卒懒惰,我们必须进占虎牢,扼守险要之地。只要使窦建德进退不能,那麽王世充十日之内必然溃败。假若现在不速战速决,让窦建德占据虎牢,那刚归降的各城就又无法守卫,我军就很难再有现在的良机取胜了。」当时退守派人多势众还多是名将。


李世民心中早定下了围洛打援的策略,对薛收的意见深以为是。当即不顾退守派众人的苦劝,力排众议,认为若退守不但前功尽弃,还会使王世充得到喘息和恢复,李唐的士气也将受到沉重打击,统一之路将会艰难崎岖,遥遥无期,乃至李唐的国运也将难测,甚至可能一败涂地,亡国族灭。而虎牢关易守难攻,只要抢占先机就可以逸待劳,对夏,郑各个击破。


于是,李世民决定分兵两路,一路围困洛阳,自己则亲率三千轻骑,星夜驰往虎牢以拒窦建德。


当时,唐军也是久经苦战,疲乏不已,又见大夏军势强盛,心多恐惧,李世民为鼓舞士气,决定给窦建德一个下马威。


抵达虎牢关扎营安寨后一天,李世民就带了亲兵卫队五百骑出关去探窦的大营,两地间距离二十余里,李将所带兵马安排在沿途各处险要之地埋伏,伏兵分别由李世绩、秦叔宝、程知节率领,而自己只带了尉迟敬德等四骑,五个人大摇大摆就直奔窦建德大营。


李世民是很有信心的,他对尉迟说:“吾执弓矢,公执槊相随,虽百万众若我何!”又曰:“贼见我而还,上策也。”


五个人离夏军还有三里时遇到了敌人的流动哨,李世民跳将出去,大喝一声,我乃秦王李世民也!一箭干掉了对方带头的小将。夏军中大惊,虽然不信真是李世民,但还是出动了五六千骑兵杀将出来。五人组中无名的那三个吓得面目变色,李世民命他们先撤,自己则和尉迟二人殿后。这二人的组合果然威力惊人,敌骑追在最前的一定中箭毙命,所以敌人不敢逼近。从夏军的角度考虑,虽然不敢太靠前,但又不甘心就此回去,所以就不知不觉地被引入了李世民事先安排的埋伏圈。伏兵杀出,夏军仓皇而逃。 第一战就使夏军一听到秦王二字就感到心惊胆裂。




两军几次试探性的交战,夏军多败,阻塞难行又作战不利使大夏军心有不稳之态,人心思归。此时又传来粮道又被唐将王君廓截断,真是雪上加霜,祸不单行,窦建德进又有疑,退又不甘,犹豫难决。


此时,夏国谋臣凌敬提议:渡过黄河,攻取怀州河阳,逾太行,入上党,收河东之地,一则入无人之境,师有万全;二则拓土得兵;三则可解洛阳之围。


这是一出“围魏救赵”的好计,直捣关中李唐根基,李世民将不得不退兵回救。洛阳之围当不攻而解。


但王世充的使者痛哭流涕,哀求不能退兵又用重金贿赂夏军大将,诸将纷纷主战,窦建德也自负兵力占绝对优势又怕失信于天下,决定和李世民决一死战。


李世民得知夏军情势后,便决定以诱敌之法歼灭之。


五月一日,李世民渡河,在黄河北岸牧马,并留下战马千匹,给窦建德一种粮草已尽的假相,他本人则潜回虎牢谋划备战。


第二天早晨,窦建德果然中计,觉得有机可乘,他全军出动,击鼓而进,想用气势吓倒唐军。李世民避战不出。


李世民对部下说:「窦建德过险关鼓噪而进,毫无纪律;临城列阵,是在轻视我军。我们如果按兵不动,他们的勇气必然渐渐衰退,列阵久了将士就会饥饿疲劳,不攻自退,等那时我们再乘势追击,将战无不胜。」


果然不出所料,到了中午,窦建德的军队因为没有开战,士卒又饥又渴,开始争着喝水,还有士兵还出营洗马洗澡,很多人坐在地上,阵型全乱了,一副败相。窦建德治军不严,纪律松弛也就埋下了失败的祸根。


李世民见战机已到,一声令下,三千精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夏军,势如倒海,锐不可挡,,彼时,窦建德还在和文武百官在大帐中议事呢,还未回过神来,唐军铁骑已冲进大帐,一时大夏军顿时乱成一团,军士马匹横冲直撞,无头苍蝇似的,狼奔豕突,四处奔逃。十万大军倾刻间溃不成军,特别是新收降的徐元朗孟海公部更是直顾逃命,投降就有五万之多。


窦建德受伤在牛口渚被擒(应了民谣:豆入牛口)。李世民质问他:我自讨伐王世充,你来凑甚热闹?越境前来,犯我兵锋,今日何如?


窦默然半晌,答到“今不自来,恐烦远取”。一世英雄此时也是无可奈何,自嘲而已。


后被押至长安为李渊所斩杀。


生擒窦建德后,李世民回师洛阳,王世充一见大势已去,一时也万念俱灰,只得献城投降。


李世民虎牢关一战,以区区三千人就打败十万大军,以少胜多像此战一般悬殊的不能说旷古未有却也不多见。擒窦降王,竟一箭双雕的解决了两大割据势力,此后中原基本荡平,李唐国威和实力都大增,为最后统一全国奠定了坚实基础。


虎牢一战,唐军本有是背腹受敌之忧,但李世民以精准的判断,正确的战术,过人的胆略,身先士卒的表率之作用,抢占虎牢险关而万夫莫开,避敌锋芒,待其有疲军之状后给致命一击,诱敌惑敌,兵不厌诈,抓住窦建德犹柔寡断的缺点,用疑兵之计,乱其部署。


李世民在虎牢关之战中再次表现出其高超的战争指挥艺术,同时也表现出其勇往直前的勇气和坚定的意志和必胜的信心。秦王李世民不愧为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军事奇才,有勇有谋,屡克强敌,灭薛举父子,平刘武周,收窦建德,王世充等战都是经典之战。


而坚定的意志,必胜的信心,强大的勇气,再加上高超的指挥艺术和谋略就是今天的战争指挥官也是非常难得帅才。再有勇猛善战的将士,良好的装备的则能战无不胜。


李世民不但雄才大略,能眼观全局,定策用谋皆有法度,同时还很重视情报,多次亲自探察敌情,几次身陷危亡之险境。另外,作为最高统帅还能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与将士同甘共苦,因此深得将士之心,将士用命,虽三千犹能敌十万之兵。


还有,李世民还非常重视和善于利用骑兵这个冷兵器时代的“突击利器”(古代名将善用骑兵者很有几人,汉霍去病,唐名将李靖也是如此)。用好骑兵往往能出其不意,能迅速进行穿插,分割,包围,既可打破袭战又可打围歼战,确实很妙!


看看历史上的经典之战,举一反三,再放眼当世,当代战争恐怕也离不开自己的突击利器。大家觉得是不是?


最后再刺激一下我等,秦王时年仅24岁,,就是今天刚出大学校园的学生。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