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庄们的“沦陷”与律师业的“救赎”

碧海晨心 收藏 0 44
导读: 在一年前的今天,李庄正式换上囚服,走进了山城的监狱,开启了他人生的另外一段旅程。作为一个律师,他的职业生涯就此终结,而作为一个囚犯,他的刑期那时才刚刚开始。无论当初是多么的趾高气昂,但身陷囹圄的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恐怕或多或少都会有在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人生的道路是漫长而曲折的,当李庄当初走上律师这条路的时候,他或许是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可当他在律师界功成名就,呼风唤雨的时候,却走向了律师这个值得社会尊敬行业的对立面,走上了一条通过不正当手段来谋取利益的不归路。 古希腊的哲人赫拉克

在一年前的今天,李庄正式换上囚服,走进了山城的监狱,开启了他人生的另外一段旅程。作为一个律师,他的职业生涯就此终结,而作为一个囚犯,他的刑期那时才刚刚开始。无论当初是多么的趾高气昂,但身陷囹圄的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恐怕或多或少都会有在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人生的道路是漫长而曲折的,当李庄当初走上律师这条路的时候,他或许是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可当他在律师界功成名就,呼风唤雨的时候,却走向了律师这个值得社会尊敬行业的对立面,走上了一条通过不正当手段来谋取利益的不归路。

古希腊的哲人赫拉克利特曾说:“上升的路和下降的路本是同一条路。”这句话本是用来形容哲学与日常生活两者间的关系,而李庄的人生,恰似这样一场黑色幽默剧。一年后的今天,这出剧仍在上演,只不过李庄已经从前台隐退,而从那出案件直接或者间接受益的一些律师则从幕后走到了台前。他们蒙住自己的眼睛,忽略法律认定的真相,试图通过华丽的修辞来将一个本该因自己的行为受到谴责的律师描述成一个如同耶稣一般代替世人受难的义人,将一场公平公正的审判污名化成一场针对律师行业的蓄意迫害,将一件推进中国法治进程的标志性案件抹黑为中国法治被颠覆的例证。

在他们的言说中,李庄的形象逐渐高大了起来,他指使龚刚模等人串供的行为被逐渐淡化,他那出尔反尔的认罪言语也被认为是可以理解,值得同情。总之,他们对与李庄有关的一切行为都有着自己的取舍标准与判断逻辑,至于这是否是司法所认定的真相,已经与他们无关。因为他们所需要的,只是这么一个来使自己成为“义人”的代言人的道具,从而使自己不用冒任何风险的站在聚光灯下来进行表演以获得关注。这种黑色幽默,不知道身在牢中的李庄看到会作何感想。毕竟,作为那个圈子里面曾经的一员,他对这一套路恐怕是再熟悉不过了.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当这些人在这里为李庄鸣冤叫屈时,我不禁想起了当年轰动一时的“刘涌案”,当这些所谓的北京的大律师们通过种种手段试图影响的判决,甚至炮制那些“专家意见书”时,你们的正义感和良知感在哪里?而那些受害群众回家的路又在哪里呢?在这里,我其实并不否认律师为中国法治事业所作出的贡献。但律师在法律王国里的角色正是“忠实反对派”,他可以独立提出辩护意见,但不能也不该如李庄那样逾越法律的界限。真正值得信赖的律师并不应该将法庭内外变成剧场来演戏给世人看的丑剧演员。而应该是有操守兼有职业正义感的人。

李庄们的道路是他自己选择的。当初在他一念之差做出这种选择的时候,他应该早已经想象到了今天的这种结局。在圣经的马太福音中,耶稣告诉他的门徒们:“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这个宽门与窄门的命题无疑是智慧的总结,可是要每个人在每个时间点都能正确的分辨出门的宽窄却很难。要想在错误的道路上迷途知返,就应当首先反思自身。只有在反思后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那才是真正走上了一条全新的回家的路,也只有在遵守法律的基础上再出发,律师业才能真正实现自我救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