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1-1-11蛰伏,见事无回避——WinD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


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11蛰伏,见事无回避——WinD



“我走啦,小鬼头。以前还会跟在姐姐身后要糖吃,现在一点儿都不好玩了!”RaiN像是丢下两个不要了的大公仔一般,转身背朝张霄舟和徐辰枫挥手,临走仿佛想起什么忘了说,头也懒得回的补上一句,“顺便告诉你们,WinD也来咯,现在正带着那两个迷路的家伙,赶去上帝工厂控制中心呢,大家好自为之吧。”

“Whoa!WinD师兄也来了?加上外面整军待命翼轸和宗瀚,这次行动还真壮观诶。”霄舟闻言兴奋不到三秒钟,突然神色一变,“等等,唐宗和宋祖那俩人怎么回事,居然会迷路!搞什么飞机?”辰枫舒了口气:“现在可以不用担心那边了。还好被师兄遇见他们,否则等到天亮,我们和美俄两军大眼瞪小眼,那就惨了……”

辰枫和霄舟情绪落差间,丝毫没有留意到RaiN那婀娜的“库德里亚什”身影,已经悄然无息地消失在科尼斯贝格湖面的琥珀倒影中。只有一旁的汉武,清楚看清了她离去的轻柔脚步,果然是渗透高手,人如代号:雨落时分,润物来去皆无声……她口中所说WinD,难道就是龙嘉峪麾下号称“见事无回避”的“风”?听闻此人处事果敢、行动迅捷,且拥有美国第一心理学院——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最高学位,是个洞察人性、精于暗示的心理战鬼才,因此军方内部人士借用《汉书》名言,给他这个绰号:见事风生,无所回避。没想到,“十二天象”竟然已出其六,连平素行踪鬼魅的RaiN和WinD都现身了,看来龙嘉峪真是异常看重本次任务,事先做过不少准备和安排……

“怎么了,汉武?”霄舟见汉武失神,捡起先前跌落的“龙牙”生存刀,走来询问的平静话语中,掺杂着只有辰枫可以察觉的心鞘杀气。

辰枫当即背向汉武踱步到霄舟面前,用两人之间可以心领神会的眼色告诉他,在没有确定内奸的真正身份之前不要动手:“你丫又不是不知道,那家伙就是个大冰块儿,冻死不说话的,哈哈!”

冷冷一笑后,霄舟将匕首插回军靴,就地坐下:“商量下明天的计划吧,我们怎么进入水地中心刺杀罗德。”

“刚才电磁探测出的大致楼层结构,我已经保存下来了,从空间容纳大小看,整个十二楼中,唯独三楼有一个宽大房间和左右两边相对较小的隔间,典型会议室结构,四方会谈应该就在那里举行。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地下室,虽然探查到建筑下方存在大型内部结构,可是仪器无法显示出具体形态,我猜想,‘E联俄师’从地球通往水星殖民基地的‘虫洞’,就被设置在这个全封闭内部结构中,里面充斥着空间翘曲效应,造成我们发射出的电磁波被全部吸收,因此无法得到信息回馈。但估计俄罗斯军方带美德两国科研人员参观‘星际之门’的可能性不大,毕竟那是国家最高机密的军事设施。所以,我建议把行动重心放在三楼。”辰枫看着手中小型建筑用侦测雷达的显示屏记录,在楼层方案得到霄舟确定后,继续说道,“上帝工厂位于地底深处,虽然有人工生态循环系统,不过内部空气流通相,对于地上设施来说,还是差了不少,因而这里几乎每座建筑物,都有独立的通排风装置,精确到每一层,水地中心也不例外。据雷达显示,这些长方体管道的容积,可以让人轻松蹲行通过,而且最为有利的是,每楼的排风口,都通往另一条垂直总管道,最后转向从地下连接中心以南一英里左右的生物换气间,距离我们现在处地不到半英里。而我们,就从这个生物换气间偷偷摸进去!水地中心门庭的防范和戒备固然会很严密,可美德两军因不了解建筑构造,绝不会想到,有人可以从远处的设施直接进至中心三楼会议室,不用说,俄军肯定知道这条通道,但应该不会刻意调来守卫为难潜入者,毕竟,他们也希望罗德死在我们手上。”

“那我就在水地中心外找地方隐蔽,掩护你们撤退,以及狙击追兵。”印象中这是汉武说的第二句话,可每一句都让霄舟面色沉寂:不出所料,他果然不想进入水地中心。来前虽说需要一个狙击手,保证能致罗德于死地,可谁都知道,在建筑内并不算宽广的战斗空间,汉武那把超级杀伤性的25mm口径高压榴弹发射器,没有用武之地。

辰枫没等霄舟有所反应,便私自作出决定:“OK,离会议开始不到十二个小时,我和MooN现在就赶去生物换气间,把‘断崖’还有其它武器带进会议室,以免明天守卫部队剧增,我们装备太多行动不便而被发现。汉武你就前往水地中心正门附近,寻找合适的狙击点,等唐宗他们破坏掉人造阳光系统后,等待十分钟,如果我们没能出来,便迅速撤回货运通道,没有必要再赔一个进去。有问题吗?”

“没问题。”汉武扛起“XM109”,挤出言简意赅的三个字,当即移步朝水地中心方向走去,重归来时湖外林间一片昏暗。

确定身边只有自己和兄弟两个人,霄舟视野移开草木漆黑中汉武渐远的背影,转而看着若有所思的辰枫:“为什么这样安排,相信有你的理由吧?让那家伙留守正门,对我们撤退路线岂不是莫大威胁?”

辰枫当然有自己的考虑:“首先,我们现在还不能完全肯定,汉武就是俄情报局打入小队内部的眼线,这样可以给他留条安全的退路,万一我们估算失误,也绝不能让自己的同伴无辜流血牺牲。其次……我有说过,我们一定要从正门杀出来吗?简直是找死。”

在果然如此的轻笑声中,霄舟起身提拿好全部装备:“那就先不多问了,到时候再告诉我。走吧!”

兄弟间信任,不需要缘由,心有灵犀、互补不足,什么都不用多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明白彼此真意,没有任何无谓顾忌。

辰枫和霄舟保持距离,无间默契的来回交叉掩护,借着人造夜色接抵目的地,于路竟然没有看见一名“δ”战队的巡逻士兵,看来师姐果然安排得体贴周到,不想死的人,就乖乖去睡觉吧。上帝工厂生物换气间外,种植庭院,一名身着环保工作制服的俄国男人,正大口猛咂指间肥厚的“Gonzalo”雪茄,双目微闭,享受着吸咄那浓醇烟碱所带来的阵阵快感,吞云吐雾中,完全没有察觉到死神的接近已经让缠漫身旁的烟圈,被“镰刀”挥舞之风刃撕扯而变形,在他吸入此生最后一口烟气、雪茄离唇那一刻,一只迅猛有力的手,狠狠扣捂住他的嘴鼻,将还未来得及过肺的气体,生生憋在无法发出声音的舌齿之间。感觉背部大椎处突然被人死力外抵,面颊下颚遭向上一提再猛力后拉!俄国男人刹时只听见自己颈骨折断的清脆“咔嚓”声,仰面瘫软倒地……霄舟为求保险,补上一记屈身铁膝,砸碎了他的咽喉。这名可怜的俄军工作人员,甚至没有看清杀手真容,便再无一点动静,体内烟气从他微张的口唇及两只扩放的鼻孔中缓缓冒出,如灵魂升腾般渐渐飘散……

“去天堂见上帝的时候告诉他,孤会去找他的。Goodnight!”

辰枫见霄舟顺利得手,窜出掩护,合力将尸体抬入旁边茂密草丛,掩藏妥当后来到窗前,支起腕上折叠反射镜,看到房间内还有两个人,辰枫比划起手势,意思是你左我右,不要见血。虚掩的铁门被慢慢推开,门轴合页那腐朽的咯吱声和涌入的清风,让房间内工作人员以为是自己同伴抽烟回来,扭头只见两副陌生的冷血黑面,自己脖子却已经再也转不回去了。霄舟见辰枫低头凝望自己未沾鲜血却已夺命的双手,不禁问了一句:“不习惯徒手格杀这种残忍方法?”辰枫视线离开战术手套,神情凝重、脸色严肃的对霄舟说:“打架用砖乎、照脸乎、不易乱乎、既然乎、岂可一人独乎?有朋一起乎、使劲乎、不亦乐乎、乎不着再乎、乎着乎着往死里乎、照此乎,不信乎不着也!”

“我CAO!等见了罗德,你一个人慢慢去乎!”霄舟冰凝满脸的杀容,顿时又被辰枫无厘头恶搞给扯碎,只剩顺额而下的一滴冷汗,“还好这里没有士兵驻守。”

霄舟扒下死去工作人员的外衣,比了比,贯身满载的自己似乎套不进去,索性先把两具尸首丢进管道,然后将他们的制服侵入身旁水槽内打湿,再挂于房间通风显眼处。辰枫不懂,问他何意,霄舟解释:“有人进来发现员工失踪了,或许会以为他们回去换衣服……”“靠!这样也行啊?”辰枫无语,转念一想也对,碰碰运气吧,看看有哪个傻瓜像霄舟想的那么二。

生物换气间主体管道高约两米,足可让人直立行走。辰枫和霄舟快步飞奔在夜感镜片下四周一片荧绿合金中,心想不出五分钟,就可以顺畅无阻的直达水地中心,不料,转角后眼前骤然出现的光亮,逼停了二人的健步如飞。糟糕!竟然还有俄军工作人员?对方自然早被远方急促靠近的步点声惊动,颤抖着用手电四处照射,直到两条幽魅暗影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站定。霄舟抽出生存刀,在集束光线照明的视野范围内,蹲伏着的工人,清楚看见了他和他手中的“龙牙”,正朝自己毫不留情地咬来,手足无措间,只能发出一声凄厉惨叫……回声渐渐被死寂的阴暗所吞没,刀锋停在手边血肉的脖颈处。女人?这句无助的呼喊,或许得到了上帝怜悯,救了这名俄军女工一命。霄舟并没有让手间薄铁从她大动脉抹下,站起身来,沉默中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另一头黑暗中,辰枫缓缓走过女工身边,将刚才取出的两把“虎爪”投掷刀尽皆回收入鞘,俄国女工见他也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努力挣扎着爬起身,可绵软双脚在余留的惊恐面前,就是不听使唤,一个踉跄打断了她逃跑的脚步,站立不稳间被辰枫背后一击敲晕在地:“一个女人,晚上就不要来这种阴暗的地方修理管道了,好梦。”讲完这番不知说给谁听的话语,辰枫拔腿跟上前面的霄舟,两人相视一笑,纵然这辈子消逝在自己手中的生命无数,可这其中,还没有一个是女人……就算她是敌人,就算放过她会带来麻烦,那又怎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四面楚歌也不能改变和撼动心中原则!你可以说我们狂妄,然而,我狂、故我强!

不知是否受过训练,这位侥幸得以生还的俄军女工,竟然不到一个小时便苏醒了,也不顾肩后尚还锥心疼痛,数次摔跌也不能阻挡她亡命地跑到管道进端,在看见自己两名同伴冰冷的遗体后更加惶恐,几乎是用手胡乱抓爬着逃出管口。正在换气间内清理一些蛛丝马迹的库德里亚什,被眼前突如其来、惨无人色的扭曲面容着实吓得不轻,回神后赶紧将女工扶起,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女工见是“δ”战队的新任指挥官,仿佛遇到了救星,慌忙中口齿不清、逻辑混乱的用俄语讲述着刚才遭遇。库德里亚什听完却露出一袭优雅笑容,将见后更加不知所措的女工轻轻搂入怀中,左手抚摸着她被汗水浸润的褐发:“没事了,从今以后,你永远都不会再做噩梦,好好睡吧……”

在库德里亚什温暖怀抱中听着奇怪却又温馨的话语,女工突然一阵痉挛,感觉身体热量在瞬间流失——顺着他右手深深插入自己胸前的那枚冰冷手刺……指尖无力抓扯着眼前熟悉的军服衣领,女工眼睁睁地看着库德里亚什将自己再次推落刚刚逃出的深渊井口,脑海中最后的画面,是自己破涌而出的鲜血,清晰划出一道弯月弧轨,在空中琴弦般丝粘着他手中的寒铁刃尖,此时此刻,竟会莫名感觉到:这一切,就如他嘴角清甜淡雅的微笑,深藏凄凉间,却又透散着那种永恒的迷人?好美……

……

“这两个小鬼头,还真会给人找麻烦。妇人之仁!”库德里亚什伸出左手,接住刺端滑落滴下的一粒血珠,想起刚才无辜凋零的生命,不由轻叹,“要怪就怪,他们虽然有情,然而战争无情。”

“就是这里。”辰枫指着水地中心下垂直管道某处,“这个位置是二楼中段,我们刺杀罗德得手后,直接从会议室冲出,在二三层和一二层之间楼梯处分别安置一台‘断崖’,然后炸开通道壁,从原路撤回生物化气间,狭长地域有利于你我作战,让两个智能‘杀手’为我们争取一些时间,说不定美德两军以为潜入者人在二楼负隅顽抗,或将主力调来集结在水地中心附近;俄军那边,对我们的真实路线应该有所反应,不过相信师姐会从中瀚旋,还有那个魑魅魍魉般存在的师兄,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WinD怎么折腾敌兵。”

霄舟简单的一个“OK”手势,取出遥控炸药包,在辰枫指示处粘附妥当,然后继续用双脚踩抵着两边管道壁,往上腾跃攀爬:“哎,话说回来,和师兄师姐相比,我们还真是不成气候。”辰枫紧跟霄舟,低头转向钻进三楼水平管道,并肩蹲行向前:“慢慢来吧,他们都是在经历了无数血与火的历练后,方才铸就了今天的手段和本事,几乎没有承受过什么伤痛的我们兄弟几个,若想追赶企及,路漫漫而修远兮……不过,再过十几个小时,就是我们这次任务、也是这么多年来训练和实战最后的‘结业考试’了,至少要及格啊。”

“非满分不考,下辈子还做中国人!哈哈。”霄舟取出软金钥匙刀充当无声无光的切割“电焊”,在管壁上刻划出一道正方形的深痕,保证到时候可以一脚踹开这个空间跳下去。将随身装备再次详细地检查一遍,确定已经万无一失,二人将红外透视仪置于身前以便随时观察会议室动静,而后不约而同地趴伏在管道中,享受着难得的放松时间,顺便轻声闲聊。

“你说我们完成这次任务以后,会过一种怎样的生活呢?师父只是说,不再让我们去从事无止休杀戮,可没说让我们退役吧?”

辰枫对此也不甚清楚:“或许,去国内某些军事机构任职?反正只要不是每天早晨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杀人便好……”

“见鬼去吧!连学历和文凭都没有,在我们国家,就算你是神,也没有哪个单位肯收容你。”霄舟对辰枫的设想,就像是看见了一只嗡嗡乱飞的苍蝇,一巴掌拍死。

“呃……这倒也是。出来这么久,都快把‘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精神给忘记了。”辰枫当即表示自己说错,愿意纠正,“像我们这种刚成年的毛头小子,就算到什么单位应聘,有了所谓工作,也逃不脱只是端茶送水的命。我想师父也不愿看到,有朝一日,你丫这家伙受不了上级老油条的欺压,掏出一把‘Mmax’就把人打成蜂窝,然后在身后大楼一片烈火中、提着汽油桶走出来和满街的反恐特警疯狂对射……”

霄舟的笑容仿佛在说,知我者,兄弟也:“完全有这个可能!虽然不是兰博,可我和他一样痛恨这个社会的所有不公!而且,我可没他那么好脾气,能忍则忍。”

“唉……所以我说啊,你丫要淡定。有时间呢,找个大学上上课读读书,修身养性……”

“咦喂?”霄舟打断辰枫随口一说,顿觉对路,“有意思!既然我们都是部队文化扫盲的重点招安对象,从小到大一堂正经课也没上过,那有机会去填补一下同龄人都有的阅历,也是好事啊。找个大学,兄弟们一起去玩玩儿?”

辰枫回霄舟一个死人脸:“瞎扯淡!我们几个一起,那是上大学还是炸校园啊?别把魔爪伸向我们祖国未来的花骨朵……再说了,也没有哪个大学敢要我们,高中毕业证书你丫变给我看?”

“嘿嘿……”霄舟黑暗中突然一阵阴笑,“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权有势,要个飞机学历!师父是谁你忘啦?让他随便帮我们弄进哪所学校玩个开心,根本不是问题。再说他老人家一天不是念叨着么,要我们多看些书、补充一些文化知识,等等如是……我们去上大学,正合师父心意嘛!况且师兄师姐们,哪个不是高学历高文凭、倍受人尊敬和夸赞的主儿,谁像我们,人弹一个,死了都不带有人心痛掉眼泪的?”

辰枫听后同样“嘿嘿”一笑,让霄舟顿觉这家伙怎么比自己更阴:“正点诶!怎么我没想到?……祖国未来的花骨朵,大学里如花似玉的美女应该不少吧?”

“啊?!”霄舟闻言咬舌间弹起脑袋,一头撞在管道上壁发出“咣当”巨响,慌忙确认下面会议室依旧空无一人、没有任何异常后,赶紧趴回远处,不敢再因为聊开心了就什么都不顾的随便乱动,“读书就为这个啊!你不是已经有罗菲飞了吗?”

辰枫对霄舟还是一点都不淡定的行为,已经习以为常,自己除了嘴皮子,其他部位连动都没动一下:“再重申一遍,她不是我的……有个上将师父已经很恐怖了,再找个上将当岳父?我还不想英年早逝……倒是你那个混血美女,似乎人家背景显赫、不是那么好追的哦?连‘E联俄师’的兰格洛夫上校,都和她那么亲密。”

“所以嘛,先读好书,以后找份好工作,赚了钱,再出国!就算她不来中国我也可以去德国找她,至少,不用再像每次执行任务那样,一贯去哪儿都偷渡!上面没钱开船票是怎么地?”

“我靠!怎么你说话……就像是那些老爹老妈教育自己子女那般陈腔滥调啊?读书和赚钱,根本不存在正比关系……说什么赚钱出国?还是先保证明天以后,我们还能活着吧。”

对辰枫这句话倒是深表赞同,未来的计划,怎么说也要先过明天那一关才行哪。霄舟收起思绪伸出右拳:“那现在就养精蓄锐,为了祖国未来的花骨朵?老规矩。”

“老规矩,新目标,为了祖国未来的花骨朵!”辰枫呵呵出拳,会心一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